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於晴 > 假如我給你我的心

第28頁     於晴

  她是特地為他而改變的。

  邵慕堯不太明白為什麼她的眼光始終期盼的凝視著他,彷彿她希望他注意到什麼……

  他眼一亮,看見她淡藍的洋裝。一時的驚訝幾乎令他說不出話來。

  她在邵家住了一年,他從未見過她特意打扮自己。

  而這只有一個原因。

  余以森開始展開反攻勢,而為她顯然也頗有其意。

  他的濃眉忍不住皺了起來。

  「慕堯?」她試探的呼喚。

  邵慕堯先把不情願的老古使喚開後,才轉身面對商婷。

  他發現她叫得十分順口。

  「余以森今天來過?」他的笑容沒了。

  「他是來過。」她不解他的問話。

  他長歎口氣。「婷婷,我知道余以森的魅力很少女人逃得過,但我也跟你談過,他天性風流,只怕不會專心……」

  「我不會愛上他。」她不耐的打斷他,暗罵他是「木頭人。」

  他再度楞了一下。「既然如此……」

  「我高興,行了吧?」她翻翻白眼,撩起長裙坐在沙發上。「不解風情!」她低聲罵咒。邵慕堯靠過來。「婷婷,你剛才在自言自語些什麼?」

  「沒有!」她大聲回答,然後心中掠過一計。她拍拍身邊的位置,讓他坐下。

  「慕堯,我有點問題想問你。」

  「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邵慕堯對她沒半點防心。尤其是今天,他半強迫式的趕父母上飛機,免得他們插手這件事後,他少了一個負擔,少了一個像老古一般的大嘴巴。

  也因此,他鬆了口氣,不再擔心母親是否會天外飛來一筆,扯他後腿。

  「不後悔?」商婷詭異一笑。「我們相處這麼久,還沒談過你的愛情世界呢?」

  「你什麼時候有興趣想知道這些?」他皺起眉。

  「現在。你不願深談是因為沒有心愛的女孩?」她存心逗他。

  既然知道自己愛上了邵慕堯,就不準備放棄他。

  「不!我有。」他的回答一反她的預料。

  她以為他會當著她的面掩飾。

  「你有!」她的一顆心噗通的跳起來。「我認識嗎?」

  他想了想。「你也認識。」他回答得倒挺鎮定。

  商婷暗喜起來。「我們共同認識的女孩不多。我有榮幸知道是哪位嗎?」

  邵慕堯深地地看了她一眼。「目前不便透露,或許將來有機會會介紹給你認識。」

  她有些失望。「你可曾對她表白過?」

  「沒有。」

  「就這樣?」

  邵慕堯看著她。「你希望我向她表白?」

  「為什麼不?」她臉紅道︰「既然愛她,就應該說出來讓她知道。」

  「目前時機不宜。」

  「讓人搶走了再說?」她氣惱道。

  「我不會讓別的男人搶走她,只是現在時機未到。」他古怪的瞥她一眼。「你這麼熱衷我和你未來表嫂的事?」

  她抿緊嘴。「我只是不希望像你這種木頭人因為一時的不解風情,而放過了她!」

  「原來你為我擔心?」

  「才沒呢!」她眼一亮,心竹一計。「你是因為不好意思跟她表白吧?」

  邵慕堯淡淡一笑。「你這這麼清楚?」

  她猛點頭。「不如蠽A暫把我當你心目中的對象來表白,順便練習一下台詞什麼之類的,免得將來告白活像個木頭人。」她臉蛋微通紅起來。

  邵慕堯看著她,不吭一聲。

  「婷婷,你……知道了些什麼嗎?」

  「我應該知道些什麼?」她笑望他。「也許你願意告訴我?」

  他評估似的打量她。「婷婷,我母……我是說,譚伯母沒私下找人談過話嗎?」

  「有。她說你天生沉默不多話,希望我在你追求未來表嫂的時候能助你一臂之力。」

  她真這樣跟你說?」邵慕堯皺起眉,不知道母親又在搞什麼花樣。

  「你不信我?」

  他不禁歎息。「當然信。」

  「所以龤v她充滿希望的看著他。

  「婷婷,你要我怎麼做,你直說好了。」

  「你照辦不誤?」

  「只要我做得到。」他略有保留。

  她滿意的點頭。「你一定做得到。為了實踐我對譚伯母的承諾,不如你現在把我當你意中人表白吧。」

  「有何不可?」

  商婷一楞,沒料到他答得如此爽快。

  「你真願意?」她懷疑自己聽錯。

  邵慕堯含笑點頭。「你似乎很吃驚?」

  「不……」她突然臉紅心跳起來。

  邵慕堯拉起她的手,忽地嚴肅起來,深邃的眼眸鎖住她的眼睛。

  「嫁給我。」他心平氣和的滿足她的期待。

  她睜著眼睛望著他好一會兒,才領悟到他已經說完。

  「就驤o爧芊H」

  她簡直不敢相信她愛的告白竟然是如此的馫@無情調!

  他甚至連最基本的話都沒出口。

  如果不是她偷聽到書房裡的表白,她會以為邵慕堯根本沒半點愛她的心。不!

  即使是現在她仍感受不到他的真心。

  想到這裡,她的不滿明顯的在臉上。

  邵慕堯小心的看著她。「婷婷,你不滿意?」

  「不是太滿意。不過對像不是我,我也無權置評。」

  邵慕堯注意到她賭氣的臉,歎口氣。在某些時候,他還是不解商婷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你認為我應該怎麼說?」他無奈的補上一句︰「你應該知道我不擅言詞,不太會說一些甜言蜜語。」

  她想想有理,告訴他︰「你應該說『我愛我,如果有人敢跟我搶你,我會毫遲疑的阻止你接受其他男人追求。』」她希望他能斷然阻止余以森的追求,而不是公平競爭。

  邵慕堯看著她,好半晌不吭聲。

  「你不喜這類的愛情告白?」商婷注意到他似乎有股爆笑的衝動。

  「不是不喜歡。」他小心的斟酌字句︰「但你不認為過於流俗嗎?」他不敢告訴她,這簡直是肉麻當有趣。

  她的臉板了起來。「而你那三個字未免太現實了點吧!」

  「我從不說謊話。我的確是有想娶她當老婆的意願。」他理所當然的說道,顯然認為他沒有什麼不對。

  「那麼,你必須先說動她。」商婷幾乎為他的堅持而氣惱起來。她勉強耐住性子。「慕堯,你不認為一些動聽的話能軟化女人的心嗎?」

  「那麼,我就跟余以森沒兩樣了。」邵慕堯不懂她的心。

  商婷猛地站起來。「這完全跟余以森的甜蜜語不同。邵慕堯,有時候女人也是需要哄的!你不把你內心的真話表現出來,她怎麼會清楚、怎會知道呢?你這個大白癡!」

  說完,她就氣沖沖的上樓,連回頭聽他道歉的餘地都不留。

  樓下的邵慕堯完全被她弄糊塗了。他看著她用力摔上房門。

  「我要她嫁給我,給她一輩子的幸福,難道這不對嗎?」他摸不透少女心思。

  他皺起眉。也許他該向余以森討教討教幾招,雖然他懷疑身為情敵的余以森會樂於授教於他……倏地,他想起一件事。

  今晚,商婷的舉動特別怪異,尤其是頻頻追問他是否有意中人,還對他的告白頗有微詞,他的心裡泛起不祥的預感。

  也許她該死的知道了某些事……

  他的眼解瞄到老古正從廚房探出個頭,顯然對客廳裡發生的事相當有興趣。他狠狠地瞪了急忙縮回頭的老古一眼。

  突然,他發現週遭一切都如此不順利。

  他終於卸下了溫文儒雅的面具,一句詛咒從他嘴裡溜出去。

  「該死的這一切!」他咒罵道。

  商婷再次受到馮邦的騷擾,死纏不放的他有愈演愈烈之勢。

  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已經阻止不了他的追纏。

  她只有逃。

  一直逃到馮邦找不到為止。他可以在街堵她、在學校堵她,就是不曾在邵家門前纏過她,因為他怕邵慕堯,這是商婷所做的結論。所以現在除了跟邵慕堯偶爾的出去,她鮮少離開過邵家,甚至連到學校的意願也不高,如果不是剩下半年的時間就畢業了,她或許會因為馮邦的糾纏而休學。

  今天,她運氣不錯,躲過了馮邦的癡纏。中午出校門時,卻撞上余以森。

  他一見到她,就露出潔白牙齒,朝她走過來。

  「嗨!圓圓。」

  「圓圓?」商婷訝異的看著他。「余大哥……」

  「你可以叫我以森,今天你看起來氣色不錯。有沒有空和我到對面的餐館吃飯?我請客。」他展出風流倜儻的笑容。

  商婷想了想,點點頭,換來余以森特大號的微笑。

  隨後,他們到對面餐館,叫了兩份快餐,兩個人就坐在靠窗的座位。

  「圓圓,等你下課後,我再請吃晚餐,保證是燭光晚餐,完全有別於現在。」

  「我沒興趣。」她剛受完馮邦纏人的功夫,不想再經歷一次。

  余以森的眼神淡了下來。「一點機會都不給我?我發誓我沒惡意的。」

  「我聽見了你和慕堯在書房的談話。」

  余以森先是一驚,然後注意到她的用語。「你叫他慕堯?」

  「你聽得很清楚。」

  余以森不是傻瓜。「顯然我晚了一步。你喜歡他?」

  「我愛他。」她難得嚴肅。

  余以森不放棄。「我還有機會。」他咧嘴一笑。「人的心是會變的。」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