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於晴 > 假如我給你我的心

第15頁     於晴

  商婷持懷疑態度。「好吧!你不說,我就不說。」她注意到以萌的倦意,擠出笑來。「你該休息了。好好的睡一覺,醒了就什麼事都沒了。」她站起來。

  「真的什麼事都沒了?」以萌喃喃自語,眼神有些茫然。

  「余以萌!」商婷表面裝出生氣的模樣,實則心疼不已。

  以萌勉強笑了笑。「我不會胡思亂想的,等我醒了,你會來看我吧?」她不想孤獨一人,那會讓她想起馮邦,想起她的哀求、馮邦的無動於衷。

  她寧願死了算了,也不願再想起那些事。

  「我會的。」她為以萌蓋好棉被。「你一張開眼睛,我就會陪在你身邊,直到你終於發現我是個多嘴婆為止。」

  以萌安心的閉上眼。

  就在商婷輕悄悄準備離開房間時,以萌突然開口︰「圓圓,放棄你的想法。」

  商婷吃驚的回過頭。

  「我不許你找馮邦理論。」以萌仍然閉著眼。

  「你……怎麼知道?」她斯斯艾艾的問道,臉上有股被抓到的狼狽。

  「如果你不瞭解你,我還算是你朋友嗎?我雖然沒國色天香的美貌,但我不笨。我知道你腦子裡在想些什麼,別找馮邦理論,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瓜葛。」他平靜的說道。

  商婷滿臉不平。「我不是要找他理論,我是想狠狠的打他幾巴掌,讓他知道既然你這麼愛他,他何忍拒絕你!」她把先前隱藏的憤憤不平一股腦兒的渲瀉出來。

  「我們之間沒緣分。圓圓,我不想再聽到有關他的事了。你不會去找他?」

  商婷過了半晌,才不情願的回答︰「不會。」

  「謝謝你。」以萌不再說話。

  商婷在門邊盯了好一會,才打開門。她看見邵慕堯安靜的站在門外。

  她輕輕地關上房門,投入邵慕堯張開的懷抱裡。

  然後她終於將所有為以萌感到心疼、委屈、不平的淚水全發洩而出。

  韋詠妮發現她的客戶減少了。

  連續一個月以來,服飾店的顧客一日比一日少,就連老主顧也不見蹤跡。聰明的她立刻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立刻找來雷士霆。

  她不相信她會鬥不了余以森。

  她冰冷的美麗眸子充滿恨意。「我要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徵信社到底是怎麼做事的?」

  雷士霆冷靜的望著她。「韋小姐,雷氏徵信社在台灣是信譽最好的一家,如果我不滿意,你盡可以找別家。」如果不是礙著余以森的請求,他老早就不想為她做事了。

  他活了三十幾年才發現女人充滿復仇的慾念是多麼的可怕!他同情余以森,但更同情韋詠妮。因為他知道光憑一個韋詠妮是鬥不過余以森的。

  韋詠妮的臉色稍稍緩和下來,她知道雷士霆說的是實話。

  「好吧!最近你們徵信社查到什麼消息?」她改個方式,口氣也沒先前憤怒。

  「余以森在這幾個禮拜仍然約不同的女人出去。除此之外,他在進行一項報復行動。」雷士霆將余以森告訴他的話轉述。

  「報復行動?」韋詠妮的心涼了半截。「他真不顧我們之間的情意?」她喃喃道。

  「韋小姐,余以森這個人不好惹,你……何不就此罷手?」

  「不!」韋詠妮一聽見他的話,立刻翻臉。「除非他肯回心轉意,否則要我罷手是不可能的。」她斬釘截鐵的拒絕。

  「即使到頭來身敗名裂、傾家蕩產?」

  「就算同歸於盡,我也甘心。只要毀了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她沒注意到雷士霆一抹擔憂的神色。「雷先生,你能查得到他的報復行動嗎?我願意出高價,只要你能辦得到。」

  雷士霆一揚眉。「事實上,這並不簡單,但雷氏徵信社提供最完美的消息。余以森想要讓你在台灣待不下去。他目前第一項步驟就是打垮『詠妮』服飾店,如果你想收手,還來得及。」

  韋詠妮專注於余以森的計劃。「他想切斷我的經濟來源?」她冷笑。「他以為這樣就會讓我放棄,離開台灣?他完全錯了。」

  「錯了?」雷士霆為余以森探聽消息,即使這違反了他的本性與徵信社的宗旨,他也只有認了。

  「在台灣並不是有錢就能操作一切。」韋詠妮自顧自的拋下這句話後,就住口不言。她轉向雷士霆說道︰「雷先生,我希望你們能盡一切力量查出他所有的行蹤,還有他所有約過的女人,尤其是他對我所有不利的計劃,價錢方面我不會虧待你們,只要你查出我所想要的消息!」

  雷士霆表情一片空白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他瞭解余以森與她分手的原因。他相信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接受復仇慾望如此強烈的女人。

  他很慶幸他未曾碰上過像韋詠妮這樣的女人。

  他真的很慶幸。

  第五章

  「婷婷!」邵慕堯叫商婷。

  「慕堯表哥,有事嗎?」商婷露出笑容,走下樓。

  「你朋友最近如何?沒再想著自殺的事?」邵慕堯並不為商婷的朋友擔心,而是為商婷感到心疼。

  自從以萌住在這裡後,商婷的臉上很少有過真正開心的笑容。她仍然為以萌受傷的心而感到難過。

  商婷以搖頭回答邵慕堯的問話。「以萌沒再談過自殺的事,但是……」她一臉憂心忡忡讓他看了不忍。

  他拉起她的手。「但是怎麼了?」他柔聲問道。

  「以萌個性本來就害羞,經過這件事後,她整天比以前還要沉默、不多話。慕堯表哥,我真的好擔心以萌無法再像以前那樣钁鷁M害羞但開朗;現在……」

  「婷婷,心病除了心藥醫之外,還需要時間的平復。你朋友付出太多愛而沒有獲得回報,她需要時間來調整。你別太擔心,她會復原的。」

  商婷聞言不禁鬆口氣。「真的?」

  「不相信慕堯表哥?」

  「不相信就不會鬆口氣了。」商婷皺皺臉。「這全都怪馮邦!如果不是以萌阻止,我會找他理論,問他為什麼拋棄以萌。以萌是個好女孩,他不應該拋棄她,更不應該傷她的心。」她一肚子氣。

  「如果找他理論就能讓他回心轉意,你朋友就不用這麼傷心了。」邵慕堯無奈的笑了。「婷婷,你的個性就是太急躁了些。」

  「我知道。」商婷也無可奈何,突然她訝異的看著邵慕堯。「表哥,今天是星期日,你應該在書房處理公事的。」

  他只是聳聳肩。「我發現那些公事太過無聊,而我無法忍受著我表妹心情不佳。婷婷,想出去走走嗎?」

  「可是……」她猶豫的望向二樓。

  他長歎口氣。「你不能永遠當她的保姆。現在你放暑假,可以天天陪她,但你上課了呢?看到拋棄她的男孩呢?你會為她出氣嗎」她已經是二十來歲的人了,你不能永遠拿著盾牌站在她面前,為她除去所有的衝擊。婷婷,你懂嗎?」

  商婷懊惱地點頭。「你說的沒錯。但我們倆情同姐妹,我真希望能幫上她的忙。」

  「你開心就是幫助她最好的方法。小傻瓜,你不能一直板著臉孔生活下去,你的好朋友需要你保持愉快的個性開導她,而不是一張跟她一模一樣的臉蛋,那只會使她更加沮喪。」

  商婷想了想,重新展露笑容。「謝謝你,表哥!」「如果你能表現一下你的感激之情,我會很高興的。」他說完後,才倏地發現他說了些什麼。

  他劍般的眉皺了起來,無法相信自己竟衝口而說出了這些不可能會從邵慕堯口中說出來的輕佻話。

  商婷沒她這層顧忌。她開心的朝他臉頰上一吻。

  他清清喉嚨。「這表示,你願意出去走走?」

  「對不起,表哥,帶給你麻煩,還連工作都沒辦法做。」「事實上,這只是我逃避工作的好藉口。我喜歡見你開開心心,無憂無慮的模樣。」

  商婷對這位表哥又添幾分好感。

  尤其是對他體貼的心意,商婷只有感激莫名。

  她很高興能如此幸運的遇上這樣好的表哥。

  她真的希望邵慕堯是她真正的表哥……

  真的希望嗎?

  雷士霆順水推舟,藉著上次送回以萌的事,特地帶了一大束玫瑰來找商婷。

  他準備開始他的追求攻勢。

  但無巧不巧,他到達邵家的時間正是商婷與邵慕堯出去散心的時候。

  整棟屋子只有老古歡迎他。

  他看看老古,再看看手裡的玫瑰。

  「你確定他們連晚餐都有可能不回來吃?雷士霆不死心的問道。老古得意的點頭。雷士霆終於放棄了。」我還以為幸運之神是站在我身邊呢!」他喃喃道,本想把玫瑰花丟進垃圾筒,但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來。

  他抬頭。「老古,上次我救回來的女孩呢?送回家了,還是待在這裡?」

  老古打量他好一會,試圖猜測他的心思。「以萌小姐在這裡小住一陣。雷先生……」

  雷士霆不在意的揮揮手。「你不必故意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老古,我認識你的日子也不算少,你那套騙騙別人可以,騙我就不行了。你是個天生多嘴、好管閒事的老管家,不需要裝模作樣。」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