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寄秋 > 帶髮修行的和尚

第1頁     寄秋

  楔子

  開元混沌之初,非人非物之神祇由此誕生。

  或天空,或地面,或海洋。

  天有天祖、地有地母、海有龍王、河有河神,八方廣漠漸生綠意與生命。

  人景仰之,敬畏之,築廟修牆以為祭祀,香火不斷綿延數千年,以神之名為善或為惡,開啟世人是非之眼,回歸智能之始。

  龍門,不是一扇門,更非龍行魚躍的大門,與任何神祇都扯不上關係,它單純就是一個名為龍門的幫派組織。

  經過代代相傳,直到民國初年才漸漸浮上`面,成為近代史上最龐大的黑暗帝國,由華人一手掌控,其觸角遍及全世界。

  有陽光的地方就有華人的存在,這一句話說明龍門力量無遠弗屆,就像野生的雜草,即使是在危峻的巖壁夾縫,或是最枯瘠的沙漠地帶,更甚者冰天雪地的南極、北極,他們都能一一滲透扎根,繁榮壯大。

  現在甚至更誇張了,因一時興起,現任門主龍青妮居然放任女兒的驕縱,以自創的時光機器帶回白髮如霜的古人,給她的寶貝心肝當「玩具」。

  時光荏苒,比閃電擊中一○一大樓還要快速,一群小蘿蔔頭像十日速成的豆芽菜般抽長身子,由五行使者長成五行戰將。

  他們分別是──

  金:夏侯淳,五行戰將之首,年二十七歲,性別男,愛財如命,外號「鬼算盤」,隨身攜帶一隻金算盤,擅於用算盤珠子奪取人命,具有隱身能力。

  木:皇甫冰影,排行第二,年二十三歲,性別女,生性淡泊不多語,日見人,夜見鬼,擁有一雙異於常人的陰陽眼。

  水:司徒五月,年二十五歲,性別男,溫柔如水,個性被動,愛看書,天生白髮,能預知未來的事,他的出身較為特別,來自過去。

  火:南宮焰,五行之四,年二十六歲,性別男,個性衝動又好鬥,操控火的力量無人能及,並能隔空取物。

  土:西門艷色,沉穩的二十一歲女子,她能透視人心,並進入其深層記憶加以竊取或控制意志力,使其為己所用。

  不過這五人還不算恐怖,真正可怕的是他們守護的小主人龍涵玉,年僅十七的她才是最令人忌憚的頭疼人物,既危險又……

  防不勝防。

  第一章

  當殺人不再是犯罪行為,而是一種暴力美學,這世界還有正義公理嗎?

  若說殺人不再是牟利行業,而是一種變態的自我挑戰,那麼誰又能為枉死的生命索討未來?

  手中的刀泛著銀光。

  上膛的槍頓生寒意。

  人命,何其可鄙,因標上價碼而成為黑暗世界獵殺的對象。

  他在暗夜中奔跑。

  她在陰影處嗚咽。

  恐懼、害怕、驚慌、倉皇、迷亂、不知所措,蜷縮著身體垂死掙扎,向上帝、佛祖祈求一絲生機,希望黎明的光亮早點到來。

  風在呼嘯著。

  藏人的唸經聲從遠處傳來。

  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嗡!嘛呢唄咪吽……

  引渡,

  西方。

  ☆☆☆☆☆☆☆☆☆☆  ☆☆☆☆☆☆☆☆☆☆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敲木魚的聲音。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規律的敲擊聲,木杵輕敲平滑的法器,不疾不徐地敲著微凹的部位,微微褪色的表面露出原木顏色,佛之本相鑴刻其上。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檀香裊繞,清香撲鼻,三炷香火敬拜觀音座前,慈眉垂目的白衣大士笑看眾生百態,手持蓮花拈淨水,聆聽來自四面八方的哀鳴聲。

  木魚叩音傳遍靜堂,誦經低語輕送三十二塵剎,百千萬劫化閻浮,尋聲救苦度迷津,菩薩面容閻王心,敲起人間離合苦。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即說咒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

  一部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誦贊佛心,如流遠細水不斷地由口中溢出,虔誠心意上達天聽,與眾神同在化災消厄,除業障,修身以自持。

  身著灰藍色僧袍的男子端坐蒲墊上,兩腿一盤進入冥想世界,口中唸唸有詞,神情肅穆得有如一座靜湖,波瀾不起地存在自己空間。

  他低頭默念佛經,左手敲木魚,右手拈佛珠,字字句句如真金般吟唱,彷若天地間只有他一人,再無生、老、病、死,人世修得神仙路。

  一隻五彩斑蝶由半開的紙窗飛入,早春的櫻花綴滿枝頭,京都的寺廟寒意未退,卻也帶來百花的訊息,由一點櫻緋報春,染紅藍空下的土地。

  薩胤風,一個被丟棄在廟堂階梯的棄嬰,父母不詳,中義混血,突出的顴骨和深邃的五官看得出具有歐美血緣,黑色眼珠透著神秘的東方色彩。

  除了一張載明身世、姓名,及出生年月日的黃紙外,塞在襁褓兜衣內的一串瑪瑙佛珠便是他唯一的物品,再無多餘贅物。

  他是一個和尚,帶髮修行的和尚。

  依中國曆法來看,他出生的那一日是破軍日,又逢天殺星轉生入世,七星聯機天狗吃月,正七月十五日夜子來至人間,民間有個俗稱是鬼子。

  因此他遭生父生母遺棄並非全無道理,因為他天生帶著煞氣而來,又有破軍、天殺兩星軍入體,眉宇間透著叫人心驚的殺氣,即使才三個月就顯露凶煞之色,一個月便剋死祖父母及親舅。

  薩家求神問卜得知他是命中帶煞的孩子,主殺,將來若非一代殺神,便是統御黑暗世界的梟雄,無親緣、無生命線,生性克父克母克兄弟姊妹,誰和他走得太近都會有死於非命之虞。

  應該說命格輕者都不該和他走得太近,他是命犯孤寡的孤鸞命,一生之中鮮有良緣,就連朋友也少得可憐,他們會因為他而疾病纏身,難過半百。

  「麻曷倪牙納,積都特巴達,積特些納,微達哩葛,薩而斡而塔,卜哩悉塔葛,納補囉納納,卜哩,丟忒班納,捺麻嚧吉,說囉耶莎訶……」

  一遍又一遍藉著經文洗淨罪孽,人生在世誰能無罪,看見喜歡的東西想佔有,見到別人過得好,自己也想過得更好,貪、嗔、癡、狂、欲為人性根本,無從遏止。

  一本心經能解心中惑,卻根治不了附著的魔,看似浸淫在佛經裡的薩胤風忽然動了一下,以漆紅的木杵輕輕一揮,彈開飛向眉心的一粒褐色花種。

  「我以為你已經石化了,原來還活著呀!真是可喜可賀。」外加一點可惜,他居然沒剋死自己。

  「你來幹什麼?」雙目未張,語氣平淡無波的薩胤風表示不歡迎之意。

  「方靜老和尚不在吧?」那傢伙太嚴肅了,老讓人頭皮發麻。

  「在或不在對你無任何差別,你一向率性而為,全然不顧他人感受。」非常任性的男人。

  「說得也是,那我就不請自來嘍!請多包涵。」反正他從未跟誰客氣過。

  純白。

  刺眼的白。

  從上衣到長褲,以及足下的白襪,以白色裝扮的三上村夫先客套的探頭一瞧,繼而大方的拉開紙門,如入無人之地的拉了一張蒲墊席地而坐。

  日式建築以和室居多,從屋樑到地板全是木製,紙糊的拉門由左右拉開,入目的清幽透著懷古幽思,木頭香氣瀰漫一室。

  上涼寺是京都裡一座不起眼的佛寺,寺眾不過五,平時少有人走動,建於明治五年,是座歷史久遠,卻乏人問津的小寺廟。

  原因無他,只因地處偏僻又略顯陰涼,入夜之後更是陰風陣陣,不時有鬼魅之說傳出,日久之後便成了口耳相傳的陰廟。

  香火不鼎盛,外觀也就殘破了些,略帶蒼涼感,由遠處望去還真是生人迴避,怕鬼的大和民族自然是避而遠之,毫無冒險精神的繞道而行。

  不過風吹不倒,雨下不漏,倒是一處不錯的棲身之所,至少不會有不識相的人上門叨擾,把它當成觀光景點拍照留念。

  「又有生意了?」

  噙笑的三上村夫雙掌合十向菩薩一行禮,笑咪咪的眼連成一條線。「西屋宮子要買一條命,十億日幣。」

  「十億?」他挑了挑眉,似乎為這個數字感到些許訝異。

  「這間破廟該修一修了,你瞧屋外的琉璃瓦都少了好幾片,走廊的木板也有些往上翻,柱子裡的白蟻怕是不少,若你想多住幾年就得好好整頓整頓。」免得哪一天屋樑垮了會壓死在底下。

  「買誰的命?」十億不是小數目,並非尋常人等拿得出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