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子紋 > 撒旦情人

第15頁     子紋

  志歲聳聳肩,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似乎是認定了她的話有待商榷。

  筱若忿忿地瞪著他,最後放棄的站起身,「我說過,我不搬就是不搬,就算是你找你那個大塊頭的三哥來威脅我,我動也不動一下。」

  志歲暗暗的歎了口氣,「筱若,不要任性了,時候真的不早了站他站起身,對她伸出手,「我們該走了。」「我已經說過我……」「筱若!」志歲只是直直的看著她,筱若看出了他眼底的堅決,這抹神色也是她在與他共事時,他有所決定時所浮現的反應。

  志歲伸手拉著她、拿起韻庭方才幫她收拾好的行李箱,就拉著她往大門的方向走去,而筱若縱使不太甘願,還是被他強迫似的拉走。

  第六章

  先侶把臭著一張臉進門來的筱若和提著行李滿臉無奈得仿若小媳婦的志歲的表現,盡收眼底。

  「你是小混帳!」筱若一看到先侶擋在她的面前,立刻抬起頭對著先侶啐了一聲,然後轉頭看了跟在身後又在裝腔作勢的志歲一眼:「你是大混帳。」罵完,她轉回頭,看到正走下樓的戚家老三志民,又立刻開口:「又來個混帳,你們真的是一群的混帳!」她已經氣得口不擇言。

  志民正在打領帶的手一僵,搔了搔自己的三分頭,好笑的問道:「我做錯了什麼?」筏若把頭一甩,沒給他任何的回答。

  先侶這次破天荒的沒有出口反駁,反而露出一個笑容,還用手肘撞了筏若一下:「沒想到你還真能挑,挑到我家的′軟腳蝦『,我看我六哥一輩子就得活在你的′淫威′底下,正好符合你女強人的形象,一個小男人。」

  筏若聞言,頗有有苦沒處申的痛苦,她握緊拳頭,強迫自己不對志歲怒目相向,不然到最後,大家還真的以為她張筏若佔了多大的便宜,能和戚志歲這佯的「好男人」在一起。

  她長到這麼大,實在沒想到自己最後竟然會栽在……她看了志歲一眼,沒想到會栽在這樣的一個男人手上,她氣不過的給了志歲一個白眼。

  志民見狀,眼底露出了瞭然的神色。

  可憐!志民看著筏若不由得露出一個笑容,沒想到她會被戚家最難纏的男人給纏上了。

  「三哥,你′又′要出去了?」志歲看到志民的打扮,語氣雖然輕柔,但是志民聽出了他語氣中的不認同。

  志民撣出中指擱在自己的唇中央,要他小聲點,若是把他老媽給引來,這可不是好玩的。

  筱若把一切看在眼裡,立刻不屑的哼了一聲。

  志民聽到,只是露出一個笑容,緩緩的走到筱若的身旁,令在場所有人吃驚的俯身在筱若的臉頰上印上一吻,嚇得筱若僵在原她,他不顧志歲暴怒的神色逕自說道:「還記得在志國和念慈還末結婚之前,我向你求婚而你也答應要嫁給我的這件事吧。」

  筱若撫著自己被吻的臉頰,退了一大步,退到志歲的懷裡,想起了以前的這一檔子事。

  她是答應過戚志民,若是他能把先侶的頭扭下來給她當椅子坐,她就跟他結婚,不過這件事是一時的氣話罷了,要是他不提,她還真忘了有這件事。

  但就算有這擋子事又怎麼祥?她根本就沒想過要嫁給這個身高超過一百九十公分的大塊頭,而他還親她……筱若深吸了口氣,正要開口罵人時,卻被志歲給捷足先登。

  「朋友妻不可戲,更何況是兄弟的老婆。」志歲把筱若給拉到身後,往前站了一步。

  志歲身材根好,有著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但是一站在志民的身旁,卻像個小朋友一祥,畢竟志民從高中時代便開始練拳擊,足足高志歲有十多公分,再加上志歲有個如女人一般的細膩臉孔,照常理判斷,志民一拳就可以把他打得躺在床上一個月。

  筱若彷彿看出志歲的意圖,她跑到志歲身前,雙手擱在他的胸膛:「你少不自量力,人家那麼壯,一掌把你給打扁了,不准你找他打架。」她轉頭瞪了志民一眼,又轉過頭看著志歲,她現在只顧著極力的安撫志歲,「反正也不過是臉頰上的一個吻罷了,比起你的吻,那個吻根本就是小兒科,至於以前那個近似荒謬的求婚,更不要提了,那根本就不算數,你冷靜點,可以嗎?」

  「不算數?不會吧?」志民的日氣中透露著隱約的興奮感,因他的血液中的狂暴因子正在沸騰,三十好幾的年紀,卻依然巴不得天天有人我他打架,所以他繼續在一旁忙著煽風點火:「我只要做到你的承諸,你就得嫁給我,我想你應該不是個食言而肥的人吧!」

  「我很瘦,我巴不得肥得走不動,不過就算我肥死也不會嫁你。」筏若訣氣炸了,偏偏志歲還是一臉陰沉的模洋,似乎不動手他就難消心頭之恨似的。

  「我不會輸我三哥的。」志歲把彼若給輕輕推開:「以前在英國學過兒年的西洋劍,雖然跟拳擊有點距離,但應該相去不遠,反正也是兩個人的遊戲。」

  「西洋劍跟拳擊?」筱若握緊雙拳,現在她也想一拳把志歲給打醒,西洋劍與掌擊在他的眼中竟然是相去不遠:「志歲,我……」

  「老婆,讓開一點。」

  筱若的話被志民那流里流氣的聲音給秅B斷,她火大的看向志民:「你給我注意一下你的用字遣詞,誰是你這個大老粗的老婆?你再亂叫,信不信我揍你!」

  志民一副不很在乎的表情,讓筱若覺得備受侮辱,不過這時候她才沒有時間理會他,她看向志歲:「我警告你,你若真的動手的話,我就……」

  她的警告還未說完,人被一推,她一個眨眼,就看到兩個大男人「扭」成一團。

  「戚志歲一」彼若怕「柔弱」的志歲會被打傷,連忙趕著去勸架,卻被一旁的先侶給拉住。

  「你拉我幹麼?」她硬是想把先侶壓在她肩上的手給撥開,偏偏先侶的手就像是千斤鼎似的壓在她的肩膀上,不讓她移動半步,「七仙女,你哥哥在打架,你不去勸架還拉著我幹麼?」

  「噓!」先侶要她噤口:「我好不容易看到我六哥像個男人一點,當然得看個過癮,勸什麼架?有什麼好勸的?」

  「你返個……」筱若的目光看向志歲,認為他現在太「忙」,肯定不會聽到她說的話,於是放心的說道:「你這個王八烏龜臭雞蛋,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自己手足的痛苦之上。」她話一說完,抬起腳跟重重的踩向先侶的腳。

  「小人,出奸招!」先侶一痛,立刻放手。

  筏若不屑的哼了一聲,拿著志歲以前堵她的話,回敬給先侶,「無奸不成商,你家既然是從商,我是學你們的。」

  一顆心全懸在志歲身上的筏若,一點也沒有注意到正在廝殺的兩個人其實是平分秋色,不自量力的硬是要擠人混戰中的兩個高大的身影中。

  而她也不過才靠近,不知道是誰的那記不長眼的拳頭,重重的往她的臉上打下去。

  「啊!」筏若立即捂著自己的臉,整個人蹲了下來。

  正打得難分難捨的兩個人立刻住手,志歲睜大眼睛看著筏若一眼,隨即忿忿地瞪著志民。

  志民舉起自己的兩隻手:「我發誓,不是我打的。」言下之意,打到筏若的人是志歲。「我——」志歲抬起手,看到手背上的血跡,他臉上的表情立刻王變,沒想到打到筱若的人,真的是……他蹲在筏若的身旁,擔心的喚道:「筏若!」

  筏若忍著痛抬頭看了他一眼。

  志歲拉著她,堅持要她把手給從臉上移開,見到她臉上的血跡,他立刻倒拍了一口氣,趕忙拿出口袋中的手帕輕壓在的血流不止的鼻子上,硬是要她的身體往前傾。

  「六哥,她……」

  「去叫老媽來,告訴她,我跟三哥打了一架。」志歲打斷先侶的話,打橫的把筏若抱了起來,一邊走向樓梯一邊說道。

  因為他知道他們的老媽返輩子最痛恨的就是看到他們兄弟鬩牆,而基本上,只要是混戰中有志民在,所有的罪過就全是志民背,誰教志民最愛爭強鬥狠又素行不良,所以跟他打架,有個天大的好處,就是受責罵的永遠是志民不是自己。

  這就是他心目中的「軟腳蝦」?先侶看著志歲的背影愣愣的點點頭,第一次看到志歲硬著口氣說話,所受的刺激當然不小。

  「他媽的,臭小鬼你點什麼頭?」志民的大手掌重重的打向先侶的後腦勺,「若是讓我知道你又去做′漢奸′我肯定把你的大門牙給打碎。」

  「三哥,你怎麼像個野蠻人一祥?」先侶撫著自己的頭,不服氣的說道。

  志民揪著先侶的衣領:「我可以更野蠻給你看,你要不要試試?」

  先侶硬是掙脫了志民的掌握:「知道你野蠻了。」他沒好氣的說道。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