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有容 > 魅惑甜心

第17頁     有容

  基於此,她向任家兩老建議任君睿相親一事,並推薦自己的表妹為相親對象。記憶中他似乎對表妹的印象還不錯,而且兩家又是門當戶對,因此,她猜測這相親之舉頗有可行之處。

  對於任君睿之所以遲遲未帶蘇蘊甜在任家出現,她推測其原因——是了!一定是他也感覺到蘇蘊甜家世與自家家世不徙相提並論吧!豪門蓬戶之別,未免差大多了吧?

  所以,就因為是此道鴻溝,使得他就算對蘇蘊甜再傾心也不敢將她帶回家中。可是,他又已經到了適婚年齡,不得不為自己的終身大事作一番打算,於是乎,家世傲人的表妹很快會成為他物色為妻子的對象。

  在和表妹相親結束後的一段時間,為了取得其家中兩老的信任,繼而答應婚事,他誓必有段時間得不能和蘇蘊甜常相見,在這段時間,她可以以女方親戚之便,得以常常接近君睿,在能夠接近他的機會中,她會慢慢的幫他重拾他對她的往事記憶。

  她會令他再度愛上自己的,屆時,她會和丈夫離婚,然後當上任氏財團的總裁夫人。至於表妹嘛!將會得到一筆為數驚人的補償金額。

  當然!以上是她自己所打的如意算盤,至於這美夢會不會成真,那得要看看有人是不是肯配合了?

  「要我離開他並不是一件難事,但是,那也得要有人配合,是不?」蘇蘊甜看著侍者送上來的套餐一點胃口也沒有。在心中幽幽的一歎,「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先走了。」這個地方,她真的待不住了,拿起帳單,她一步也沒多留的往外走。

  對我耍性子?崔靈咧嘴一笑,君睿是我的,任誰也沒法子將他搶走的。

  R

  「呃……今天咱們家二少爺倒是挺給面子的啊!」任老爺難得留在家中同妻子一塊兒共享輕鬆下午茶,他今天出現就看到睽違已久的二兒子也在場。至於家中大少爺嘛,他可不敢期望其能夠偶爾出現吶!人家可是家有嬌妻,和美女對望總比回家中和他們這兩個老人相對無語好吧?

  「媽打電話要我今天回來一趟。」

  「她?」任老爺一愣,看著老婆,「又想兒子啦?」

  「我是想他,不過呢,我更想家中的二媳婦。」她這麼一點醒,這老頭兒可以知道她要兒子回家幹啥了吧。「前幾天呢,你大嫂總算說了些人話了。她說呢,你年齡也不小了,是該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家來相親了。」

  相親?!任君睿很直覺的皺了眉頭。

  「別急著皺眉頭,行不?她說這話也不無道理,而且,這回她還主動的提供了人選了呢,那女孩是你見過的,而且對她印象也還算不壞的哦。」

  任君睿從從容容的把咖啡一口口的細細品嚐,至於媽的話,他則是當成耳邊風一般。相親?沒興趣,他管她是哪家千金,也不管他對對方的印象曾經如何過,總之,現在的他對除了蘊甜之外的女人,一概沒興趣就是。

  任老夫人說了大半天,口乾舌燥之際,赫然發現兒子居然望著咖啡杯裡的黑褐色液體發起呆來。「我說了那麼多,你到底聽進了沒有?」

  任君睿頑皮的將眉一挑。「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你這孩子!」光看他那樣子,他有把她的話聽進去才見鬼哩。

  「我不喜歡相親,也從來不認為那種滑稽的方式能夠幫我尋到好姻緣。」任君睿一笑。「我的事情,我自有主張。」

  「那可是你大嫂的好意啊!」

  「好意?」這句話使得他笑意更深了。「難得你那麼信任她,嗯,不錯嘛,婆媳之間的問題已經有改善了。」

  「我真不懂你,到底要怎麼樣的女孩子才會套得牢你這匹野馬?你嫂子的表妹咱們都已經看過了,那女孩長相斯文,端莊又秀麗有什麼不好?」

  「像她那樣條件的人也不在少數啊,有什麼好?」任君睿反問她。

  「你這孩子天生伶牙俐齒,我說不過你。」她搖著頭。原以為他對崔靈的表妹可能會有興趣哩,好歹那個女孩長得和崔靈有幾分相似。他不是一向無法忘情於崔靈?要不,他幹啥至今仍不娶妻?「你大嫂的表妹和她可是有幾分相似,你不是一向喜歡那一型的女孩?」

  「那是過去式。」任君睿微皺著眉,警告母親不要再往下說。對於崔靈的眷戀早已經成為過去,長相和她相似者,如今都成了他的拒絕往來戶了。

  「那是過去式?那你好歹說說看,你現今所喜歡的究竟是哪一型的女孩,我也好可以拿個主意嘛!」說到這個,任老夫人突然想到前些日子她從牌友那裡聽來的八卦消息。「君睿,我聽說你最近和一個女孩走得很近。」

  任老爺一向瞭解兒子的性子,知道任君睿非常不喜歡別人對於他的私事干預太多,縱使父母也不例外。生怕妻子對他干預多了,縱然以關心為出發點,仍會令他不快,於是開口說:「君睿和誰走得近都無妨,反正你等著有第二個媳婦喊你媽就是了,其他的,就別管他太多。」

  「可是……」

  不待父親替他擋掉母親的話,任君睿倒是先開了口。「我不是最近才和那女孩子走得很近,我們已經交往一年多了。」

  「啊——」任家兩老相視對望。「怎麼我們都不知道?呃……既然交往了那麼久,為什麼不把她帶回來瞧瞧?」一聽到兒子承認已有交往的對象,任老夫人一顆心總算如大石落了地般。「找個機會把她帶回來嘛!」

  「交往了那麼久,想必你心中也認定了。」任老爺嚴肅的臉上也有了笑容。「下個月你媽媽五十大壽,帶她回來讓你媽開開心。」

  「屆時再說吧。」

  也許是該讓蘊甜在任家亮相了,只是她會肯嗎?她最近的情緒一直都不是挺穩定的,他看得出來她十分不開心。

  被他帶回任家的女子,一直以來都只有一個崔靈,如果下個月他真的將蘊甜也帶回任家,那將是第二個了。第一回他把崔靈帶回家是因為他愛她,有娶她的打算,如今把蘊甜帶回家中?這是否也是一種承諾?蘊甜是個當妻子的人選,而她是否也認為他是個當丈夫的好人選?抑或……他想,在她心中,他將不會是個丈夫的好人選的,一思及此,一抹苦笑撫在他臉上。

  這個下午茶一直持續了近兩個鐘頭才結束,待他步下石階要到下頭的廣場開車時已經快五點了。在這個時候,他卻意外的在石階上與崔靈相遇。

  「君睿!」看到他,崔靈十分訝異,但卻也十分開心。想必此刻,他已經知道被安排相親一事了吧?不知他的反應是什麼?

  「崔靈。」他直接叫她的名字。「我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尤其是婚姻大事,我更不允許外人插手。」這麼說,精明如她怎會不明白話中意?

  「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會不知道嗎?」任君睿臉上似笑非笑。「別想在我身上動什麼腦筋了,咱們最好維持著相安無事的情況,別試圖想改變些什麼,否則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吃不完兜著走。」

  「喔!你是指相親一事嗎?」看來,事情進行得似乎不順利,莫非他拒絕相親?「我可是以著大嫂的身份在為你著想哩!你可別不識好歹。」

  「是嗎?看來我是挺不識好歹的,所以,對於我這種人,勸你還是別在我身上出啥自認為為我好的主意,否則,屆時我恩將仇報時可就算你倒霉了。」他恨死了別人意圖想介入他的世界。

  崔靈最可悲的地方是,她弄不清楚自己已經成了過去式,仍試圖想挽回些什麼。活在過去的人,多可笑、可悲!

  「你——」崔靈的笑容凍結在任君睿堅決而微怒的眼神中,他此刻的樣子真可怕,原本想反唇相稽的話語卡在喉嚨間出不來。

  「我的話到此,至於你想怎麼做,那也就隨便你了。」

  第七章

  「昨天一夜沒睡好,」才下了樓,蘇蘊甜就哭喪著一張臉。「我再繼續這樣下去,不久大概就可以『駕返瑤池』了。」

  倒了杯牛奶給老妹,蘇蘊虹忽覺好笑的說:「小姐,你若年紀輕輕就兩腿兒一伸,那輓聯是不能用『駕返瑤池』的,那是給老人家的,你呀,只能用痛失英才。」

  「唉喲,反正都死了,還管得了人家送什麼輓聯呀?就算別人送了『普天同慶』我又能怎樣?」她灌下了一大口牛奶,啃著老姊遞來的三明治。

  這時,蘇蘊虹忽然問:「呃,你今天怎麼那麼慢吞吞的?」她看了下表。「都已經快八點半了,我記得你昨天才念著,好像今早九點有一個廣告要拍攝嘛,不是嗎?」

  「廣——告?!啊!完了。」蘇蘊甜答應宋少班要早一些到攝影棚幫他弄佈景的,這下完了!她把剩餘的三明治塞進嘴裡。「我……走了……」她口中有東西,含糊的說了之後才匆匆忙忙的往外衝。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