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壽司女郎

第5頁     陽光晴子

  「實話總是刺耳嘛,如果不想聽就乾脆別幹了。」她上下打量著他,「你看起來也  像已經賺飽的樣子,存一些錢就轉業吧。」

  「你這女人!」他氣急敗壞的冷脯著她,考慮著要不要將她大卸八塊吞下肚去,以  免下次見到礙眼。

  等等,還有下次?換他腦袋出問題了。

  康凌群咬咬下唇,逼自己冷靜下來。他帶她來這兒幹麼?真的幫她按摩,那自己不  是成了名副其實的男侍了?

  他搖頭苦笑,轉身要離開。

  「等等,我這個客人還沒準你走呢!」黎雪渝出聲喊住他。

  「你不是不需要我服務?」康凌群頭也沒回的道。

  「說話不看人家的眼睛是不禮貌的,你這個男侍果然不合格。」

  「還叫我男侍,你話中的鄙夷不淺!」他回過身來,冷漠的眼光直勾勾的瞪著她。

  她抿抿嘴,「半斤八兩,你眼中的鄙夷也不少。」

  送給他一個大鬼臉後,她開始打量起這間粉紅色系的房間。

  按摩室典雅大方,燈光柔和,空氣中飄著百合香味,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她剛  進來時驚嚇過度沒仔細瞧,這會兒才覺得待在這裡的確是種享受。

  她深吸一口氣,放鬆心情。

  「呃,凌群……我聽那個得二五八萬的女人這樣叫你。」黎雪渝朝他微微一笑。

  康凌群濃眉一皺,「你變臉倒挺快的。」

  黎雪渝吐吐舌頭,「我們的交集也許只有這麼一次,而且我也不是故意鄙視你,只  是你在我要求打包時所露出的鄙夷神情讓我很不好受……所以——」她聳聳肩。

  「總之,是我不對,而且我也沒有鄙視你的權利,至少你還有一份工作,而我卻…  …」她搖搖頭,滿臉沮喪。

  「這是你的道歉?」他靜靜的凝睇著她。

  「算我對不起好嗎?」她再次聳肩。

  他唇瓣一抿,「怎麼我感覺你這個道歉不怎麼真誠,好像還另有要求?」

  黎雪渝賊賊一笑,吐吐舌頭道:「被你發現啦?」

  他臉色一沉,「好了,我沒什麼耐性,你要打包的菜就在前面,應該己經不需要我  的服務……」

  「等等,我改變心意了!」黎雪渝尷尬的打斷他的話。

  「什麼?」

  「其實按摩也挺好的,這幾天都睡硬邦邦的椅子,渾身酸痛。」她捶捶手臂一臉無  奈。

  康凌群難以置信的瞅著她。「你要我幫你按摩?」

  「沒錯。」她乾笑兩聲。

  他瞠視著她,二奶找這個無厘頭的女孩來整他嗎?

  「聽說按摩很舒服,不過我一直沒錢去享受。而且我想這是個頂級俱樂部,應該不  可能會有色情的事發生,所以我也沒啥好擔心的。」黎雪渝邊說邊拎起剛剛丟在按摩床  上的浴袍,「我去換上,等會兒麻煩你了。」

  「你不怕我會吃你豆腐?」

  她頓了一下,側頭想了想,「我想你的眼光沒那麼差吧?」

  康凌群只覺哭笑不得。

  「我和那個凶巴巴的女人比起來,她既美艷,身材也好。反觀我,瘦巴巴的,臉蛋  、身材沒一樣比得上她,如果我是男人,就算要吃豆腐也會挑她啊!」

  「你倒有自知之明。」將范侃如和她放在一起,范侃如確實亮麗許多。

  「喂,你也別跟著附和,我會傷心的。」黎雪渝噘起小嘴。

  「女人確實難伺候。」康凌群搖搖頭,再次轉身朝門口走。

  「喂,凌群『先生』,我還需要你的服務呢!」她趕忙喊住他。

  康凌群停下腳步,坦白道:「我不會按摩,通常都是女人幫我按摩。」

  黎雪渝愣了愣,隨即點頭道:「我明白了,一到了這間房後,那些女人就會反過來  伺候你,難怪你氣焰這麼高。」

  他啼笑皆非,這女人老是曲解他的話,真是被打敗了。

  「不過,我是不會那樣做的,難得有人伺候我,也難得有個帥哥幫我按摩,我覺得  不該錯失上天給我的這個好機會。」她一邊叨念,一邊去更衣室換下服裝。

  康凌群搖搖頭,繼續舉步往外走。

  「想落跑?沒品喔!」換上浴袍的黎雪渝一眨眼衝到他面前。

  他受不了的看著她,「我說了我不會按摩,你要享受,我找其它男侍過來。」

  「不行,我就要你服務。」

  「那就對不起了。」他想越過她,但黎雪渝可不想放了他。

  她伸開雙臂擋住他的去路,「你沒聽懂我的話是不是?我說我就找你!」

  「從頭到尾你也沒消化一些該聽懂的話!」康凌群對她的「高智商」感到佩服。

  黎雪渝將長髮撥到後面,抬頭瞪著他,「笑話,你哪一句話我聽懂了?」

  他嗤之以鼻,「你的腦袋看來是閒置太久,已經生蛂C」

  「隨你怎麼嘲諷,反正就是你。」她白他一眼便不客氣的拉著他的手走到按摩床旁  ,「好了,該怎麼做,你比我清楚。」

  康凌群看著她利落的躺到床上趴下,這算什麼!二奶真的會找這樣少根筋的人來鬧  場?

  「快點,客人我正等著呢!」對於他的冷嘲熱諷,她當然不開心,口氣自然不會好  到哪裡去。

  康凌群半瞇起眼睛,「既然客人不嫌棄我粗手粗腳,那我就服務了。」

  語畢,他一把扯下她的浴袍,露出後背的白皙肌膚。

  「喂!你幹麼?」他毫無預警的動作嚇了她一大跳,彈跳起來,背貼著牆壁,將浴  袍領口捏得緊緊的。

  康凌群冷睨著她,「放心,我上回在這裡差點被女人強暴,所以若我真要女人,還  不需要用強的。」

  聞言,黎雪渝的表情柔和下來,語氣憐憫,「好可憐啊,男侍這行業真的沒啥自尊  。」

  他仰頭翻了翻白眼,真的被她打敗了!

  「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強暴你的,我還是處女呢——呃——」她話一出口就後悔了  ,幹麼說出這種事啊?

  聽她這麼說,他的火氣莫名的消了一大半,嘴角上揚,「那麼我是該放心了,因為  沒經驗的處女應該不會有那方面的慾望才是。」

  她摸摸鼻子,有點難堪,她真是糗斃了。

  「不是要享受嗎?那基本的合作也是應該的,你自己把浴袍拉低一點。」康凌群覺  得自己的腦袋也出了問題,但她纖柔白皙的裸背真的很美。女人他看得很多,但背部曲  線這麼誘人的,她算第一個。

  而且僅著浴袍的她也變得美麗許多,可見那件褪色的套裝有多折騰他人的目光了。

  黎雪渝凝睇著他,他看起來的確不像個色魔。她噗哧一笑,「我願意合作啦,也許  你還比我更擔心被侵犯呢!畢竟你有不好的經歷。」

  他撫著發痛的額頭,哭笑不得。

  她重新趴在床上,並將浴袍拉下。

  他的雙手撫摸著她如絲緞般的細嫩肌膚,不得不承認這個感覺還不壞。接著,他開  始加重手勁按摩。

  「好痛,你在殺豬啊!」黎雪渝側過臉來,齜牙咧嘴的送他一記白眼。

  康凌群不以為然的說:「按摩總得使點力——」

  「可是你使的力道很重耶!」

  「是嗎?」

  「你到底會不會幫人按摩啊?」

  「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他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模樣。

  她一愣,隨即出現害怕的表情,「這句話是說你真的不會按摩?」

  康凌群聳聳肩,決定讓她自己去想。

  「喔,我懂了,你希望我像那些女人反過來伺候你,是吧?」黎雪渝杏眼圓睜的瞪  著他,「不好意思,本人是不會幫你服務的。」

  「是嗎?」他挑挑眉。

  「那當然,天下紅雨也不可能!」她再瞪他一眼,「好好做,我雖然沒法子給你小  費,但我畢竟是客人,你必須盡力滿足我的需求。」

  他撇撇嘴角,「如果你不再碎碎念,我會盡力的。」

  「好吧,我安靜就是。」

  兩人達成協議後,康凌群繼續就記憶中別人為他按摩的順序,依序在她的身上推拿  著,但他的手勁太大了,黎雪渝痛得渾身緊繃。

  「舒服吧?」笑笑的問。奇怪,他居然開始享受幫她按摩的感覺,看著自己古銅色  的大手在她赤裸的背上來回,一股莫名的慾火竟也席捲而上……「嗯,舒服。」她眼眶  含淚的回答。

  好痛呢!他簡直在「拆」她的身體。

  康凌群挑起濃眉,沒想到自己也能為人按摩。

  「這簡直是自虐……」她受不了的咕噥一聲。

  「你說什麼?」他沒聽清楚。

  「沒什麼。」她搖搖頭。那些有錢人肯定是有錢無處花才自討苦吃。

  康凌群繼續按摩著他生平的第一個女客,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黎雪渝不知是神  經痛到麻痺,還是累了,已經沉沉的睡去。

  在意識到她沉睡後,他的雙手移到她被長髮半掩住的臉頰。其實她是個美人胚子,  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挺俏的小鼻子,還有微翹的紅唇,配上一張鵝蛋形的臉,充滿靈  秀之氣。

  他露齒一笑,她確實是個耐人尋味的小女娃,但他清楚,他們往後不會再有交集,  兩人的相遇只是人生的一個小插曲。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