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謝上薰 > 貼身俏新娘(終於賴上你了)

第22頁     謝上薰

  「原來,楚大哥就是人人傳誦的傳奇人物*白雲公子*,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表白呢?為什麼?為什麼?」

  一連串的為什麼,只有白雲公子能回答。

  第八章

  龍湖和秦藥兒在大廳上接待專程來拜訪他們的風蝶影。

  「姑娘想打聽小師叔的下落?」龍湖一臉不可思議。

  「我們可不知道他在哪裡。」秦藥兒心想絕沒有好事,先拒絕再說。「憑什麼要我們替你打聽?」

  小蝶心平氣和的喝了一日茶,心平氣和的告訴他們。「不憑什麼,就憑我是你們不久將來的『小師嬸』。」

  「噗!」「噗!」夫妻倆默契十足的將日中茶水一同噴出。

  「哇,你髒死了!」藥兒拉過老公的袖子準備擦嘴。龍湖死也不肯。「你才髒!」忙掏出帕子丟給她。「真不會照顧自已,連手絹也沒帶。」

  「誰像你,隨便攜帶汗巾絹帕之類的小玩意,找到機會馬上可以掏出來討好女人。」

  「喂,你不要得了便宜又賣乖,雖說這是你的拿手本事,但也要適可而止。」龍湖瞄一眼她腹部。「不要教壞了我兒子。」

  「誰告訴你是兒子?我喜歡生女兒。」

  兩人一吵嘴,又忘了旁人的存在。真是一對歡喜冤家。

  小蝶可不容許旁人忽略她。「咳!咳!你們如此失態,不懂得敬老尊賢,顯然有失教養,以後*師嬸*會不時過來教導你們一番。」

  「哇,癩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氣!」

  龍湖亦嘖嘖稱奇。「不得了啊,小師妹,你終於棋逢對手,有人的臉皮比你還厚哩!」贏得老婆一記白眼。

  兩人都像看到怪物一般的看著風蝶影。

  小蝶只有搬出拿手絕活,唱作俱佳的推銷自己淒美動人的愛情故事,說得龍湖有點感動,秦藥兒則動了壞念頭:小師叔第一次瞧見我便沒好臉色,直教人肅然起敬!尊敬他就要送他一個老婆,娶妻如瘋小蝶者,還扳得起臉嗎?

  於是,她透露了楚少玦可能會去的幾個地方。

  送走客人後,龍湖沒好氣的問藥兒:

  「你為什麼要告訴她呢?」

  「君子有成人之美,這也算積陰德啊!」

  「她年紀比你還小,萬一真成為我們的『小師嬸』,你說有多尷尬?」

  她驕傲地翹起小鼻頭,胸有成竹地說:

  「小師叔都不曾大駕光臨,又何來的小師嬸?」

  龍湖管得動上千的男部下,卻治服不了一名小女子,真是時也命也。

  **冰冷的自製或許是縱橫天下的利器,不幸遇到愛情,被凍痛的總是自己的心,楚少玦不免產生「作繭自縛」的感受。

  離開「風雷山莊」,竟使他萬分不捨,雙足若有鐵釘釘住。難道他是一個善變的男人嗎?遇到風蝶影,竟將過去一年癡心苦戀的秦媚雪擠出他的心房,滿腦子想的都是那只旋舞的彩蝶!

  「不是的,我終於明白了。」他昂首凝望白雲苦笑,他從來不曾真正和秦媚雪在一起相處過,只是,每一位成年男子的心目中都有一幅「完美女性」、「完美妻子」的形象,一旦遇到了,熱情會使人昏了頭,失去理智的判斷力。

  而風蝶影,正是「完美女性」的顛覆版,「完美妻子」的諷刺版。

  追求完美的他,起先會產生排拒的心理亦情有可原。

  及至分手後,強烈的孤獨、寂寞和濃濃的失落感,逼得他不得不正視自己的心態:他不要完美,他只要她!能夠撥動他的心弦,會令他歡喜也會令他皺眉的風蝶影!她擁有無與倫比的毅力和好奇心,正是適宜相伴他行遍天涯的最佳伴侶。

  只是,他有什麼資格去提親呢?

  他能鼓勵小蝶悔婚,作一名禮教的叛徒?

  為什麼不能?

  為什麼還沒行動就先想著退縮呢?

  楚少玦啊楚少玦,敢愛敢恨才是真性情。

  他挺起了脊樑,目光炯炯。「二師兄曾向我提起,爹娘的結合在當時亦是喧騰一時的醜聞,娘不顧家人為她安排的結婚對象,背棄家門隨爹私奔。原來,我也是反禮教下的產物,那我又何需吝嗇虛浮的顏面和聲名,自苦至這般田地。」

  隱身於惠山第三峰,山頁道觀後的樹林裡,他靜不下心,沒法做任何事情,直到思考清楚自己的過去、現在、未來,不禁為自已悲哀。過去,他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唯有對「完美女性」投射出一片單相思;現在,他若再繼續禮讓、退縮,可知的未來仍將如天上白雲一般的無味。

  他想清楚自已所要追求的,不由得勇氣倍增,仰天長笑三聲,真氣所到之處,簌簌抖落了滿地的青黃葉。

  「小蝶,小蝶,但願我現在趕去不會太遲。」

  身形倏起即將隱去,忽又像一片落葉停在地上。

  老天,他沒聽錯吧?!

  「我有一匹小烈馬,天天騎著它,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著去趕集,我手裡拿著小皮鞭,我心裡正得意,不知怎麼嘩啦啦啦啦,我遇見了一個你!哈!我遇見了一個你,哈!」唱一遍不夠,還要唱第二遍。「我有一匹小烈馬,天天……」

  「老天!我忘了她恐怖的歌聲!」

  可是,這有什麼關係呢?

  紅顏不過是一具骷髏骨,破鑼嗓子聽久了也甚覺曼妙無量。

  只要有愛,眼中所見皆美,耳聆皆天籟。

  曾經幾乎失去,如今失而復得,感謝上蒼的厚愛尚且不久,又怎敢有絲毫嫌棄。

  他足足聽了三遍,才走出樹林。

  重逢的一剎那,恍如隔世之感,屬於他倆的天地靜得失去了聲音。

  然後,她的視線被淚封住,面頰濕成一片。

  「楚大哥!噢,楚大哥!」

  小蝶猛然跳起來。「我就知道我會找到你!我知道的!」她狂喊著,不自覺的朝他奔去。奔向她夢寐以求的靠岸,奔向他的臂彎。

  他緊緊地擁住地,覺得好像到達了仙界,此生已了無遺憾,他的唇落在她的唇上,一切是那樣情不自禁,吻得心醉、癡迷。

  他吻去她頰上的淚水,她濕潤的眼睛,再一次吻她瑩潔、柔軟的芳唇。他可以清楚感覺到她顫抖的回報,確認她對自已強烈的感情有了迴響,於是便抱緊了她!

  心底升起仙樂飄飄,如同置身仙境一般。

  當他低頭凝視他心中所愛,確信從未見過如此燦爛、興奮的女人。

  彼此眼中除了對方,什麼都不存在!

  「小蝶,我的小蝶,我正要去找你呢!」

  「找我?」她的雙頰發紅,一雙大眼睛閃著驕人的光芒,裡面像是盛滿了陽光。

  「原諒我,原諒我的不告而別,我實在不願傷害你一分一毫;現在,請你再一次原諒我,我是什麼都不顧了,我要你和我一起做禮教的叛徒!」

  她在他懷中怔住了。

  「要怎麼做呢?」她喃喃問。

  「不要嫁給段拂,我要你馬上嫁給我!」小蝶瞪著他,眼睛睜得好大好大,臉上的疑惑就像逐漸呈現曙光的天空,消隱無蹤。代之而來的是一陣陣快樂的浪潮,像是要把她吞沒掉,那種狂喜,就像滔天巨浪,她無力,也不想抗拒。

  「你……說真的?」

  「蒼天為證!」

  她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的夢想、希望,一下子全實現了!

  「你可願意背棄加諸在你和段拂身上的婚約,到我的身邊來?」

  小蝶開懷的笑了,一雙充滿幸福的眼睛訴說著答案。「如果不是心屬於你,怎會千里迢迢投奔你?」她喃喃自語的把臉埋在楚少玦胸前。

  「成為你的……妻子是初見你第一眼之後,我心中一直迫切渴望的。」

  楚少玦更緊緊的抱著地,手撫著她的秀髮說:

  「即使明知前途艱難,我還是要帶你回去面對『風雷山莊』的諸位長輩,不願你有一個不名譽的婚姻,不忍看你從此回不了娘家。」

  小蝶抬起頭,和他靜靜對望了好一會兒。她果然沒有看錯人。

  「你不必煩惱我家人的反應,更無需在意段拂的悲或怒,事實上,段拂已先背叛鴛盟,很快就要和表姊花霞成親了。」

  「為什麼?」

  「這是天意。」小蝶的略述說段拂酒後誤入表姊香閨,還過了一夜,為了表姊的貞潔和兩家的體面,決定趕緊把婚事辦一辦。

  從她閃爍不定的眸子,楚少玦動了疑心。她大概沒注意到,每回她在打什麼歪主意,兩扇睫毛就像扇子似的煽個不停。

  「真相就是這樣?」

  他含義深遠的口吻似乎在懷疑什麼,小蝶的心狂跳數拍。

  「你的心跳得好快。」摟抱在懷,他的感應十分敏銳。

  「整個山莊的人都知道了,還傳揚到全城上下,害我無顏面再待下去,為什麼你要懷疑呢?」小蝶停了會兒,小聲急促的說:「我可以發誓」

  楚少玦的手指堵住小蝶的雙唇。

  「不要輕言對天購咒,我相信你就是。」

  他決心埋掉過去種種,只關心兩人的未來。

  如此一來,小蝶反而挺難受的,欺騙一個深愛自己的男人,似乎極不道德。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