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偷心契約

第10頁     凌淑芬

  謎題由一百格半公分見方的小鋁塊構成,那傢伙還很狠心的以雷射製圖,解謎人必須翻轉到特定角度才瞧得清小格子的圖像。

  十分鐘後,一百格鋁片全部回歸正確的位置。缺了兩顆門牙的柯林頓肖像對他扮鬼臉。

  「很幽默。」韓偉格啼笑皆非地嘀咕。

  移開鬆脫的鏡框,一塊三吋半的磁盤片掉人他手中。

  嗡鳴的計算機運作聲迅速成為會議室的主要音源。幸好那個陰陽怪氣的傢伙沒有另外安設密碼來胡搞瞎搞。

  計算機屏幕馬上秀出被調查者的人頭照。

  歐陽寧馨巧笑倩兮的素顏閃人他的視覺系統。

  調查內容相當詳盡,從她出生的那一刻到踏入他宅邸為止,每項資料都逃躲不過佈雷德的偵探。

  原來歐陽寧馨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大哥,是她父親第一任婚姻的產物。直到她七歲那年,父母親俱歿,才被十九歲的哥哥接過去扶養。

  十七年後,嬌妍的小妹妹成為考古隊尖兵,而充滿愛心的大哥哥則躍上亞洲十大計算機專家的排名。顯然歐陽家系擁有優良基因。

  有趣!韓偉格撩高蘊著笑意的嘴角。

  來到文件最尾端,一根燃燒的火柴棒突然蹦出來,放音系統開始演奏「虎膽妙算」的主題曲。

  「這塊磁盤將在五秒鐘內自動銷毀。」喇叭的機械音告訴他。

  韓偉格放聲咒罵。

  遲了一步!磁盤內部暗藏的腐蝕性藥劑已經發揮作用,計算機屏幕猛然跳動著灰白紊亂的記號。他只來得及將磁盤退出磁盤驅動器,避免計算機線路受到更進一步的損傷。

  「該死!」加上今天這部光榮捐軀的成品,這已經是他個人使用過的第三十二部計算機!他不得不開始懷疑佈雷德那傢伙和IBM公司掛鉤,企圖賺取鉅額的計算機維修和更新費用。

  第四章

  就這樣讓他給吞吃入腹了。

  寧馨既懊惱又困擾。

  更氣人的是,這傢伙「吃了就跑」,隔天一早醒來便瞧不見他的人影,至今已經失綜了十二天。她去詢問那票娘子軍主人的下落也沒用,因為彼我兩方根本無法溝通。

  不過韓偉格恪遵了他的承諾,第二天起她的臥室多了一具行動電話。然而,她向韓大主子提到需要藉由電話聯絡施教授和台灣家人,他竟然也就把電話設定成只能撥通這兩組號碼。氣煞姑娘也!害寧馨火大到甚至不想知道姓韓的如何握有她台灣家裡的電話號碼。反正他神通廣大嘛!有什麼事情瞞得過他?

  「我可以自行更衣,謝謝妳們。」傭女趨上前服侍她漱洗,被寧馨冷淡地摒退。

  她難得晏起一次,今天睡到過午一點才起身,眼睛剛眨開就發現侍女已經在門外隨時待命。努力完成分內工作並非傭婦們的錯,因此她開始學著以平常心看待娘子軍的過度服務,一旦遇上無法忍受的事情,直說也就是了,起碼她們還分辨得出她拒絕的語氣和表情。

  「嘰哩咕嚕--」女侍打著吃早餐的手勢。

  「不,我想先去花園散散心。」也不管女奴們聽懂了沒有,她直接邁向中庭的出人口。

  「嘰哩嘰哩嘰--」身後又拉起一長串的阿拉伯語,也不曉得想告訴她什麼。

  寧馨翻個白眼,決定還是聽而不覺比較方便。

  頭一遭步人中庭的訪客,通常會產生誤人森林公園的錯覺。放眼望去,青碧蓊鬱的柏樹形成主要的植物生態,林木下方間成點綴著野杜鵑、雛菊等花種。

  經過多日的觀察,她已經明瞭這片造景之所以能生存下去的原因。所謂「中庭」其實建構成大型的溫室,透空的頂部由整幕玻璃罩覆蓋,內部的水分、濕氣、溫度經由高科技系統來控制。地表土壤全是人工鋪灑的。工人們當初不知運來幾卡車的肥沃黑士,也不知鋪設的厚度有多少,才能提供柏樹林扎根生長的空閒。

  當年美國政府在夏威夷建造人工的「威基基沙灘」,成為世界一大名勝,而今韓偉格先生在沙漠綠洲創造奇跡,移植一座小型的柏樹森林,功力想必又更遠勝過美國政府多多。

  「真是大人物。」她喃喃抱怨,摘下一朵杜鵑,湊近俏鼻下深深嗅聞。

  將一個甫得手的女人眷養在宮殿裡,十天半個月不聞不問的,若非重量級人物,有誰能扮得出這等不縈於懷的氣魄。

  韓偉格實在應該受封「物化女性代表人物」的美譽。

  她鬱鬱地吁出一口氣,繞過兩株纏偎共生的柏樹。

  「啊。」猛不期然從樹軀後面伸出一隻巨掌,微微使個勁就將她拉跌在根幹上。著地之處,感覺起來還溫溫熱熱的……

  韓偉格慵散的黑眸鎖住她。

  「你--怎麼--」寧馨的舌頭打成無數個錯愕的結。

  他回來了!

  韓偉格何時回返的?為什麼沒人通知她?他獨自待在中庭樹林做什麼?她還以為韓偉格會猴急地立刻「臨幸」她。無數的疑問徙她心中晃過。然而這些問題都太敏感,寧馨不願意讓他認為自己很關心他的行蹤。

  於是,問號升到喉頭,化成沉默不自在的凝視。

  失蹤多時的大老闆開始動作,將誤打誤撞的百合花仙子調整好姿勢,安然枕在他懷裡陪著他吐納芬多精。深沉的眼依然糾結著她的視線,分析、玩味著其中每一抹複雜的情緒。

  「妳想說什麼。說出來!」大手扣住她的後腦勺,輕輕施力扥局她的素顏,輕緩的語氣柔化了字句間的命令意味。

  歐陽寧馨終究是歐陽寧馨,即使她努力想掩飾自己的不在乎,但年輕氣盛的女孩總是缺少幾分歷練,無法隱藏得百分之百成功。小百合般的清新無偽從她寸寸體膚裡渲透出來。

  他低下頭,親暱地舔滑過絲質花瓣似的柔唇,滿意地發現一陣哆嗦竄伏過她的玉膚。

  「你很喜歡舔人。」她開口的第一句評論連自己也萬分意外。怎麼忽然想到這句話。

  「我只喜歡舔妳。」壞壞的邪氣躍上鷹眼。「告訴我,妳和台灣的家人聯絡得如何了?」

  相同的,他的第一句問候也超乎她的料想之中。

  這男人委實遠超過她所想像的深沉。他並沒有問她住得舒不舒服,傭人服侍得妥不妥當,餐飲方面習不習慣,有什麼需要抱怨的地方。只說,妳和家人聯絡得如何?

  像他這種大開大合的男人不會專注於小家子氣的問題,而且對自己屬意安排的一切也太有自信。

  無論如何,韓偉格斂沉的性格很值得她學習。

  「你怎麼曉得我已經和家人取得聯繫?」雖然是多此一問,寧馨仍舊想確定他是否暗中囑咐手下監聽她。

  他有點倨傲地笑了笑,無意回答任何沒有營養的問題。

  三、五隻纖小的灰鴒翩然飛過樹林上端。

  「好漂亮。」她的注意力稍稍轉移了。

  而他不喜歡她的分心。

  霸道的熱唇重重壓在她的嬌軟上。

  「唔……你別……」

  天知道暗地裹有多少雙眼睛正凝視著他們倆,隨時等著衝上來承應主人的召喚,而韓偉格竟要在眾目睽睽之下與她做愛?

  「不要。」她驟然感到失措。

  寧馨的反抗激起他的征服欲。韓偉格低低笑了一聲,狂放又自負,不容推拒地將她放躺在草地上。

  叮叮咚咚的粉手捶在他身上全變成花拳袘L。

  「為什麼不要?」他邪魅地問,挑弄的手排開礙事的衣物--無論是她身上的或他自己的。

  「有人在看……」她輕喘,努力抵禦著頑戲逗引的大手,雖然戰跡並未見功。

  「讓她們看!」純男性的朗笑驚動另一波林內的雀烏。

  轉眼閒,啾啾嚶啼,桃紅色的纏綿,為翠煙樹林添上濃艷的媚色--

  飛絮飄落在乎靜的水波上,被彩魚輕輕卷沉下去。清脆的裂水聲掩過氣弱的輕喘。

  過後。

  韓偉格重新挺坐起來,他的百合安穩地蜷臥在懷中。他一面用間歇的細吻偷走她的嬌吁,一面體貼地撫掉她沾上的黑士和草屑。

  「告訴我,妳還需要什麼?」他舔弄著白玉似的細緻耳朵,熨熱的熱氣呼在她頸後。

  寧馨終於睜開一隻美眸,瞳中閃過淺淺澀澀的惱慍。

  「別在事後立刻提起這個問題。」她低聲地埋怨。

  「為什麼。」韓偉格轉而在柔潤的香頸吮出紅紅的吻痕。

  「那只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廉價,彷彿以『性』來交換更多的承諾、更好的待遇。」幽怨的語調似乎在控訴他,或者她本人。

  「不准這樣侮辱妳自己。」他握住她下顎,瞳心染上輕微的燠惱和不悅。「我從未將妳視為娼妓。」

  「哦?那麼請問尊貴的韓偉格先生是如何看待小女子的?」寧馨故意刁難他。

  她就不信韓偉格講得出既尊重又體面的答案。

  「妳是我的百合花。」他有夠狡黠,選擇一個不痛不癢的答案。

  「老好巨猾!」同樣是埋怨,這次的語氣聽起來嬌嗔多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