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帥哥有難

第8頁     凌淑芬

   

  幾句話登時輕輕鬆鬆地引發他的罪惡感。

   

  「噯,是我的錯,還沒來得及帶你認識新環境之前就南下出差去了。」時彥頗覺得愧對她。「你哪天有空?我請你吃頓飯,算是補償你吧!」

   

  問得彷彿她做什麼大事業似的,區區小事而已,何來有空沒空之說?

   

  「我隨時有空,揀日不如撞日,就選在今天中午如何?」正好解救她暫時脫離成山的工作堆。

   

  「不行耶,」時彥回她一抹歉意的笑顏。「我待會兒必須去晶華和客戶開會,中午可能趕不回來。」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呀!你和客戶討論事情的時候,我可以坐在其他桌位等你,不會吵到你們的。」

   

  「孩子話。」他忍不住失笑。「我們的公事午餐很無趣,我擔心你等得不耐煩,還是下次再帶你出去比較妥當。」

   

  「噢,那——好吧。」她掩不住失望的柙色。才剛回來又要出去,他好像變成交際部主任了。

   

  時彥察覺她對自己似乎頗為依戀,心下也覺得溫暖。

   

  「明天吧!明天一定請你。」探臂揉亂她的頭髮,眼看時間差不多了,他回頭尋找自己的車鑰匙。「你想吃什麼零嘴?我下午順道幫你買回來。」

   

  「兩包科學面。」她坐回沙發上繼續打理盆栽,明知他在找什麼,卻故作無辜狀。

   

  「你喜歡吃科學面?前任助理也喜歡得要命,常常在檔案櫃裡儲藏私貨被我搜出來。」

   

  原來女孩子都愛這調調。

   

  他僅放一半心思在閒談上,右半腦則驅使雙手忙碌地東翻西找,偏偏遍尋不著自己的愛車鑰匙。

   

  「奇怪,我明明記得擺在這裡……」他納悶地嘀咕,再度拉開搜過三、四回的抽屜從頭來過。

   

  「時大哥,你在找什麼?」她好心地抬頭探問。

   

  「我的車鑰匙。」他早上進辦公室時,將鑰匙連著幾封公文一起丟在橡木桌上,此時公文安然躺在原位,車鑰匙卻不翼而飛了。「小畢,你有沒有看見一個銀灰色的鑰匙圈?」

   

  「沒有呀!」她圓睜著柔柔亮亮、閃閃動人的清眸瞟著他。

   

  「奇怪!」難不成他記錯了?「算了,乾脆搭計程車比較省事。」

   

  時間急迫,容不得他回頭一一找遍自己去過的地方。他拿起公事包,打算到樓下招計程車。

   

  「不好啦!搭計程車多危險呀!幾個月前,大台北地區還爆發計程車司機街頭流血衝突,你忘了嗎?而且最近計程車資又調高價格,簡直貴死人,與其出門被他們噱,你不如騎我的機車。」

   

  「我?騎機車?」時彥差點笑出來。他已經N年沒碰過機車這玩意兒了,而且可以想見她的機車一定是那種五十CC的小綿羊,自己高長瘦削的體格騎坐在上面,繞過半個台北市,那才真叫「發噱」。「沒關係,坐計程車比較方便……」念頭一轉,大腦記憶區猛地閃亮一盞電燈泡。「喂喂喂,慢著,你還未滿十八歲,哪來的機車駕照?」

   

  「少發暈了,這年頭誰還拿那張小執照當寶,難道多了張駕照就能確保其他車種不會來A到你?」憑她高超的技術還用得著駕照來充門面?笑死人!「時彥,反正我也要跑去寄信,可以順道載你一程,晶華附近應該有郵局,所以對我而言很方便的。」

   

  沒駕照的人還敢載人!她根本不把生命安全當一回事兒。

   

  「你騎機車有多久的歷史?」

   

  「有……」她的腦筋滴溜溜地轉動。「呃,我前天剛買的二手車,上路才兩天而已,不過我騎得很穩哦!」

   

  兩天!既無駕照,又只有兩天的車齡!時彥暗自修正自己的看法,畢斂眉根本不是不把生命安全當一回事,她是壓根兒就不知道「安全」兩字如何寫。

   

  「鑰匙給我!」他端出長者義正辭嚴的架子。

   

  「你想借啦?」她安分地交出違禁品。「乾脆你載我好了,你的力氣比我大,操控龍頭的時候比較穩當。」

   

  「沒收了!」時彥直接斷絕她的後路。「等你年滿十八歲,考到駕照後,再來向我贖回去。」

   

  「搞啥?」她跳起來揮舞拳頭。「那是我辛辛苦苦存錢買的,你怎麼可以說沒收就沒收?」

   

  「我又不是不還你。」

   

  「可是等我考到駕照還要大半年耶!我的二手車哪禁得住半年的空置?到時候一定衒o只剩下兩隻輪子。而且我一天到晚跑銀行、跑郵局,少了代步的工具多麻煩哪!鑰匙還我啦!」

   

  「別吵!了不起到時候我買一台新機車還你。」這丫頭盡顧著方便,她孤身上台北,自己不懂得照顧自己,他可不能跟著她胡來。

   

  「不要,我這個人很念舊的,而且人家現在真的急著跑郵局啦!你也快遲到了,趕快把鑰匙還我,咱們各自去辦各自的事啦!」她放軟了身段央求他。

   

  隨她「啦」來「啦」去,時彥的態度毫無轉圜的餘地。

   

  「走,我們一塊兒坐計程車,我叫司機經過郵局的時候放你下車。」

   

  「那我怎麼回來?」她氣嘟了嘴。

   

  「照樣坐計程車回來,車資報公帳。」夠優待她了!可沒聽說過哪家公司讓小妹搭計程車四處跑。

   

  「我一個人不敢搭計程車,司機都凶巴巴的。」

   

  「那就搭公車。」

   

  「我們公司附近沒有公車站牌,從前一站走回來要花好多時間,而外面氣溫起碼有攝氏三十五度。,我會中暑耶!」她支住額際,裝出一副體弱多病的林黛玉表情。

   

  「哪來這麼多藉口?」時彥給她纏得沒法度,又著實認同讓她頂著大太陽走回來確實很不人道,畢竟她只是小妹,又不是業務員或送貨主。「好吧!你跟著我走好了,先陪我去和客戶會談,順便見見世面,之後我們再到郵局去。」

   

  「我看不好吧!」她明知他趕時間,還故意賴在原地和他拖拖拉拉的。「你會見客戶的場合,怎麼好讓助理妹妹跟著?而且我的衣著邋遢又隨便,不適合那種高級的商業午餐場合,還是把車鑰匙還我,你自己去吧!」

   

  「少跟我蘑菇,你到底去是不去?」堂堂時彥當然看得出來小姑娘是在裝模作樣。

   

  「嗯……既然你如此熱誠地歡迎我,我當然不好意思不去。」她賊兮兮她笑開懷。「時彥,記清楚哦:是你自己堅持找我去的,可不是我死皮賴臉纏著你,如果中午我跟著去了,你可別嫌我礙手礙腳,否則我會翻臉哦!」

   

  聽到這兒,時彥就知道他又上當了。

   

  這丫頭,鬼靈精得讓人渴望抓起她來打一頓屁股!

   

  她十分鐘前指定了中午要他請客,就鐵定要在中午佔到他的便宜,無論如何也不肯拖到明天。而偏偏他也呆得很,竟然三言兩語就被她得逞了。最嘔人的是,午餐之約甚至並非由她主動提出來,而是她設計了縛人的心圈套逼他跳進去,害他傻愣愣地「求」她——主動求她——賞臉跟他出去吃飯,到頭來反而他成了主講人,她成了受邀者來著,實在氣壞人!現在回想起來,這招伎倆她已經對他施展了兩、三次,偏偏他每次都自願上當,真不知該怪她太鬼靈精怪,抑或怪自己太老實。「你哦!」他又好氣又好笑,伸指點了點她額角,語氣更含雜了幾分無奈和佩服。

   

  嘻嘻!她吐出粉紅色的舌尖扮鬼臉。

   

  「你最好回頭檢查東西帶全了沒有,我先去電梯間等你。」樂得飛飛的,逕自飄出主任辦公室。

   

  早知道時彥那副老好人的脾氣絕鬥不過她的,他偏喜歡向她提出挑戰,這會兒見識到了吧!

   

  不過,由她出馬佔他便宜是一回事,其他人可別想侵略她的「特權」。倘若電腦部的同仁繼續不識相下去,動不動就向主任尋求「義務支援」或調頭寸,屆時可別怪她心狠手辣。

   

  話說回來,問題根源仍然在於時彥好說話的個性。有朝一日,務必要教他一個人生至理:善良的馬兒只有被人騎在頭上的份,一輩子別想翻身。

   

  雀躍的步伐來到穿堂,上回見過的「吸塵器」居然四平八穩地杵在兩部電梯中間,只要鐵門輕巧地向左右分開,它便用正氣凜然的電腦合成嗓音冒出四個字:「歡迎光臨。」

   

  喲!新來的電梯「小姐」。

   

  「哈羅,歐亞一號,你在做什麼?」劃世紀的高科技發明居然淪為電梯服務生,她已經開始同情它了。

   

  「你認識我?」歐亞一號納悶地端詳她。「啊!是你,救命恩人、救命恩人、救命恩人。」

   

  「不客氣。」被人感激的滋味真好。「你為什麼變成電梯小姐?」

   

  「因為我和時彥打賭。」

   

  「真的?你們為什麼打賭?」老實的時彥也會和人博彩賭,真是天下奇聞。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