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貓兒眼續曲

第2頁     凌淑芬

  又「啊」?晶秋空自杵在男人與車的戰區外,英雄無用武之地。

  「啊……什麼?」她幾乎沒有勇氣詢問。

  「啊──」騎士旋過身,唇線抿成正經八百的橫劃。「我不小心扯斷一小截油管。」

  黑膩膩的油管捻在他的食指與拇指之間,那曲斜的線段彷彿在嘲笑她輕易讓蹩腳天使接近引擎。

  這傢伙殺死了她的愛車!萬般支持相千種冀望隨著遠去的山風而消逝。

  她信錯人了!誰教自己平日不燒香,如今上天派降一名盔甲生了袨釭漲u護天使,合該算她咎由自取。

  「謝謝你的援助,很抱歉把你從溫暖乾爽的雲絮裡拉下來,你可以回天庭銷案了。」她心灰意冷地踱回小徑畔,照原來的姿態蹲下來,繼續自憐自艾。

  「別這樣。」騎士高貴的自尊心受到創傷。「我可以載你到山下求救。」

  晶秋橫眼冷覷那部破鐵馬隨時打算壽終正寢的衰樣,顯然,還是逗留在原地等待雨停天霽比較實際。

  「沒關係,你已經盡了一己之棉力,我會設法渡過難關的。」口氣非常敷衍。

  可惜她的守護天使也同樣執拗。

  「來!」冰涼的指掌使勁撐起她的纖軀。「距離此處兩百公尺遠,設有一座巡邏崗哨,我們可以過去借個電話。」

  「你確定這部腳踏車承受得了我們倆的體重?」晶秋依然抱持狐疑的態度。

  「知道嗎?你剛剛傷了它的自尊心,以及我的虛榮心。」騎士拍了拍鐵馬的座墊,悶聲抗議。

  「對不起。」她致上謙卑的歉意。

  「我們原諒你。」他不愧為天使,果然非常寬宏大量。「上馬。」

  晶秋沒有第二個選擇,乖乖撩高長及膝下十公分的A字裙,跨座上馬,把命運托付給上帝。

  騎士按回引擎蓋,收起瑞士刀,手勢帶著自然流洩出來的靈巧韻律。

  雨絲仍然綿密地傾在他發上,他不耐煩了,用力甩了甩腦袋,撇開滿頭滿臉的小水珠。之後,烏黑劉海終結了離心力的影響,重新服帖回原位。玄黑的髮色流轉著動物皮毛般的光澤,彷彿擁有自主意識,可以自行決定它要落足在哪個角度。騎士懊惱地嘟嚷幾聲。

  他搖頭、擺發、咕噥的連續動作,細膩而優雅,懶散中蘊含著稚氣,卻又極度的自制。

  晶秋悚然產生幻覺,宛如見到一頭大型貓科動物,在她眼前狡黠地耍賴。一時之間,不禁看呆了。

  她素來以為貓類僅只適合於形容女人,此刻方知,原來男人也能像貓。

  「聽,有聲音!」騎士尖銳的耳力和視覺穿透了雨的障礙。

  「啊?」她掙扎於現實與虛幻之間,好半晌都沒能反應過來。

  「是車子!」騎士的偵測系統張揚到極限。

  晶秋仿如睞見無形的頸毛從他背上豎直。

  真的,惟有貓科動物才能在重重的聲景障礙中,濾掉一切雜質,直接攫取住標的物的動靜。

  她幾近著迷地觀賞他的一舉一動。

  「你等著,我到大馬路上攔截。」騎士無聲無息地溶入風雨中。

  晶秋不由自主地跟上前。或許情境太過殊異的緣故,抑或她被寒氣凍壞了腦子,總之,她今兒個午後所表現出來的脆弱無依和好奇心,在在脫離「正常虞晶秋」的行為模式。

  大貓將如何攔下它的獵物呢?過程包準精采。

  她忍不住屏氣凝神,乖乖杵在路旁扮演落難美女的角色。

  「停、停、停!」騎士攀高雙臂,囂張地挺立在道路正中央。

  賓士跑車嘎然煞停,車頭穩穩定在他前方十公分處。

  「媽的,你不要命啦!」驚魂甫定的車主探出頭大吼。

  騎士嘴角的笑痕盡皆斂起,弓成粗硬冷厲的法令紋。

  「先生,我是陽明山國家公園的便衣巡警,你的車速超過四十公里的速限,麻煩把駕照拿出來。」老實不客氣的手心湊到駕駛人鼻端。

  「嗄?」賓士車主撞見煞星,口氣登時氣餒了。「我……我不曉得這條路速限四十公里。」

  「駕照。」食指勾了勾。

  車主心不甘、情不願地掏出證件。「下雨天,路上又沒有其他車輛……」

  「還狡辯?就是下雨天超速才危險哪!」冰涼的字眼切斷了一切爭論,他仔細掃瞄駕駛人的身份資料。「住在天母?有錢人嘛!繳個一、兩千塊罰鍰絕不成問題,頂多再加一堂交通講習。你等著,我回警車拿罰單,馬上回來。」

  「等一下,等一下。」車主充分瞭解台灣警察躲在小岔巷裡抓人的扭曲心態,趕忙擠出一臉陪笑。「警察先生,我保證下回不敢超速了,這次就放我一馬吧!反正又沒人看見。」

  「不行,公事公辦。」騎士闡揚警方端正不阿的精神。

  「幫幫忙嘛!我真的抽不出時間參加講習。」賓士車主涎著笑臉求饒。

  「是嗎?」他的口氣鬆動了。

  「好啦,好啦!天下本一家,您就行個方便嘛!」

  「也好,天下本一家,咱們互相行個方便。」他大刺刺地指向濕透的落難女子。「這位小姐的車子拋錨了,我有任務在身,不方便離開工作崗位,麻煩你載她到最近的派出所求援。」

  「什麼?」車主垮著臉,視線徘徊於濕進骨子裡的乘客與昂貴的真皮椅墊之間。「可……可是,她濕答答的……」

  「也對,皮椅此交通罰款貴重多了。」他頷首。「我看你還是乖乖繳錢上課吧!我去取罰單──」

  「好!」車主忙不迭地應允。「人溺己溺,幫助老弱婦孺是我應盡的本分。」

  「你自己考慮清楚,我不希望你答應得太勉強。」騎士硬邦邦的臉皮像透了鐵板。

  「不勉強,一點都不勉強。」車主大氣不敢喘一聲,揚聲招呼:「那位太太,請你上車吧!」

  太太?晶秋衡量自己的老牌A字裙、姑婆褐襯衫。算了,咎由自取,無話可說。

  騎士向她點頭示意。她從那道半弧形的唇線得知,大貓很得意自己的狩獵成功。

  「呃……」她總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卻又不確定要如何措辭。

  「一路順風。」騎士將她塞進車廂裡。

  砰!車門合攏,他爽快地擺動五根長指頭。賓士車主扳動手排桿,火速離開危險地帶。

  短暫的瞬間,晶秋甚至無法確定這一切是真實的。畢竟這些匪夷所思的人事物向來與她無緣,她只曉得依據邏輯和其理運行,至於失落在一處人跡罕至的小徑,乃至被騎著腳踏車的守護天使拯救,絕對是人間難得幾回見。

  老處女虞晶秋破格在二十五歲的高齡離家出走,便碰上一位貓科動物羽化而成的天使,也算不虛此行了。

  「啊!糟糕……」她掩唇輕呼。忘記詢問大貓天使仙居何處,這下子如何登門向他道謝?

  真是天才!她非但疏忽了人家的身份,就連長相也捉摸不定,日後就算兩人在大街上迎面相逢,八成也是見面不相識。

  她心中掠過極淡的悵然。或許兩人緣限於此吧!

  那位只有半張臉的天使──

  開場白

  社團宣傳簡介  (歡迎四處散發,好康門相報)

  社團名稱:

  海鳥社。

  對於社團活動不陌生的院校學子們,應該都聽過「海鷗社」的名頭。

  所謂「海鷗社」社員,即是指並未加入任何社團的逍遙派學生,當校園同志們忙碌於社團活動的時刻,他們可以傚法海鷗四處飛的精神,窩在某個風光明媚的角落委靡至死。

  爽!

  這就是咱們「青彤大學海鳥社」的立社精神──沒有束縛,只有佩服;不給壓力,只求實力。

  蓋「海鷗」者,「海鳥」品種之一也。

  社團宗旨:

  一、金錢乃萬惡之首。是故,海鳥社社員們發揮「我不人地獄,誰人地獄」的精神,誓死搜羅大量錢財,囚禁在私人荷包裡,以減少世間的惡業。

  二、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因此行事需顧及良心,不損陰德,不違俠義之道。

  活動內容:

  海鳥社專門替校內師生們從事「特殊服務」,舉凡各種疑難雜症,如考前大猜題、索取校花簽名照、抓刀寫情書……乃至於看教官不順,希望他天天出門跌一跤的CASE,我們統統接受。

  當然,必須付費。

  校園同志們,您若要指責海鳥社表面上打著「大學社團」的旗幟,暗地裡行「商業」之實,倒也不是不可以啦!

  歡迎翻臉,只要大家敢拍胸脯擔保自己永遠用不著本社的服務。

  不過,且讓我們醜話講在前頭。

  話說當年,校方主政者也無法接受校園內出現這樣的地下社團,不過,自從本社社員在兩年前幫某位師長找回他與女秘書偷情、被暗中偷拍下來的錄影帶之後,海鳥社便為自己找到強而有力的靠山,師長們也樂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掐指算算,立社這三年以來,大至副校長、小至學校工友們,皆接受過我們的服務,而且師長半價優惠,服務合理公道,光顧兩次以上者可獲VIP卡一張。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