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夢見

第11頁     金萱

  噢……噢喔……

  老天,讓她死了吧!

  全身的酸痛讓她真覺得現在若能死掉一定是種解脫,但是她一個人死事小,若連累了她手中這部戲劇的其他工作人員,並連同他們的家人要他們陪葬的話,那就太過分了。

  所以,忍著讓全身細胞尖叫不已的酸痛感,她依然如約定的時間來到「未來科技」的櫃檯接待處,開口說明來意。

  「林小姐,你遲到了。」

  沒料到櫃檯小姐一開口就給了她一個下馬威,林靈在呆愕半晌後,這才反手看了腕表一眼。呃,她的確是遲到了三分鐘,但是她有必要這麼不客氣的告訴她這點嗎?算了,反正是她理虧在先,道歉就是了。

  「對不起。」她說,「麻煩你代為轉告說我到了。」

  「我們總經理已經離開公司了。」

  「嗄?」如果說剛剛是愕然,現在的林靈只能用傻眼兩個字來形容。

  離開?是不是她聽錯了,一個業務已經伸展到國外的企業公司總經理,竟然做出了爽約的事!雖說她遲到是她的錯,但也之不過三分鐘而已,這實在是……實在是太過分了!

  「小姐,」林靈沉下臉開口,但還來不及說什麼,就被從一開始就沒給她好臉色的櫃檯小姐給打斷。

  「我們副總正在會議室等你。」

  「什麼?」她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說我們副總正在會議室等你。」櫃檯小姐皮笑肉不笑地說,一頓,見她仍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她忍不住諷刺的開口,「林小姐,你已經遲到了,可不可以麻煩你動作快一點,我們副總可是日理萬機的人,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等人。」

  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何時冒犯了眼前這一臉刻薄的櫃檯小姐,林靈不情願的朝她道謝後,即動作僵硬的轉身朝會議室的方向走去。

  因為之前接下這份工作時,曾經數度到此與相關人員討論過相關事宜,所以對會議室方向清楚的林靈並不需要有人引領,便直接來到會議室門外。

  她伸手敲門,然後推門而入。這一切是那麼的自然而然,也完全符合基本禮貌,但禮貌再周全也抵擋不住突發狀況——

  一男一女,男的坐在沙發椅上,女的則坐在男人的大腿上,雙手親密的圈著男人的頸子,兩人像是正在接吻般地交纏著。

  林靈被眼前這一幕震呆了——整個人呆若木雞的站在敞開的門口處,完全忘了非禮勿視這句話。當她猛然想且準備往後退出之際,親熱中的男人忽然將坐在他腿上的女人推開,而露出來的那張臉——

  「言……墨……」

  喃喃的將這兩個字念出,林靈身體晃了晃,雙腳一軟,眼前一黑,意識已被黑暗淹沒。

  #-#-#

  目不轉睛地望著沙發上昏迷的人兒,言墨眷戀地伸手輕劃過她臉上優美的輪廓,臉上神情說不出的複雜。

  事隔這麼多年,他終於又在一次聽見自己的名字由她口中喚出,然而這代表了什麼?

  該死的人事部經理,到底是怎麼審核新進人員的?竟然引「狐」入室!

  他為了改一個程式已經兩天未闔眼了,沒想到才在會議是裡打個盹,就有女人對他霸王硬上弓。這也就罷了,好似不死的竟然還被她撞見!

  她的昏倒跟撞見他與別的女人親熱有關嗎?如果有,那時不是表示她除了記起那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外,也記起了她對他的情?

  然而,即使他們倆真是兩情相悅,也不能保證以後不會再有莫名其妙的車禍,讓兩人陷入一次又一次的險境之中。

  真是難以形容他此刻既像緊緊地將她擁在懷裡,又想在最短時間內轉身離開的複雜心情。

  為了她的安全,他應該轉身離開的,但是……

  手不由自主的輕撫上她的臉頰,他坐進沙發中,讓她的頭枕在自己腿上,同時幫她挑了一個較為舒適的姿勢,讓她睡在自己懷裡。

  不該這樣的,他知道,但是十年來他第一次有機會可以接近她,他實在不想浪費這難得的機會。

  只要一下下,他告訴自己,他會在她醒來之前離開的。至於現在,就讓他好好的擁抱她,好好看她,好好的感受這短暫的幸福吧。

  天啊,誰能告訴他,改用什麼方法才能將這短暫的幸福化作永遠,同時將她永遠的留在自己懷中?

  誰能告訴他?

  第六章

  輕吟一聲,林靈緩緩地由昏厥中清醒過來。

  她奮力的睜開沉重的眼皮,目光慢慢的從呆滯混沌到找回自我意識,然後驚愕隨之出現在她眼中,她迅速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隨即發出一聲又一聲的痛苦呻吟。

  老天,這是哪裡?她怎麼了?

  「林小姐,你終於醒了,你還好吧?」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林靈轉過頭,只見曾與她有過數面之緣,任職於未來科技公關部的王蘊娟小姐正蹲在沙發旁,一臉關心的看著她。

  「王小姐?」她開口,聲音微弱而沙啞,「我怎麼了?」

  「你昏倒了。」

  「昏倒?」她閉上眼睛,試圖回想她昏倒前的記憶,然後——「老天!」她頓時低呼出聲。

  「怎麼了?」王蘊娟一臉緊張的問,「你是不是哪裡覺得不舒服,要不要我陪你到醫院走一趟?」

  林靈倏地抓住她的手,激動地問:「王小姐,你告訴我,你們公司的副總叫什麼名字,是不是叫言墨,言語的言,墨水的墨?」

  「這……」王蘊娟一愣,沒想到她竟然真問了副總千叮嚀萬囑咐她的問題。

  「是不是?」林靈迫不及待的追問。

  「對。」她依照副總所交代的回答。

  「真的叫言墨?他——我要見他!王小姐,麻煩你,現在可不可以讓我見他一面?」她要求著,音調中有著迫切和懇求。

  「這……」

  「拜託你!」林靈緊緊地抓——不,幾乎可說是用掐的,緊緊掐住她的雙手要求。

  她一定要親眼見到他,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不是眼花,言墨他真的還活在這世上,她一定要確定。

  「好吧,如果你真的覺得沒事的話……」王蘊娟稍微猶豫了一下才說。

  「我沒事,我真的沒事。不信,你瞧!」她忍不住截斷她的話,同時為了證實自己的狀況良好,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還轉了一圈,卻差點兒沒跌倒。

  「小心!」王蘊娟眼明手快地扶住她。

  「我真的沒事。」林靈勉強一笑的推開她扶著自己的雙手,「我們可以走了嗎?」

  看了她過於蒼白的臉色一眼,王蘊娟猶豫地點點頭。「請跟我來。」

  林靈立刻用力的點頭,無視全身上下所發出來的酸痛抗議,緊跟著她的步伐走到一間門上掛有「副總室」三個字的房門外。她聽見自己的心跳,怦怦怦地愈跳愈快。

  王蘊娟伸手敲了敲門,不一會兒,門內響起一個男聲。

  「進來。」

  王蘊娟推門而入。

  「副總,林小姐醒了,她想見您。咦?林小姐人呢?」她跨出副總室,側頭看著呆立在走廊上的人。「林小姐?」

  林靈從緊張中恍然回神,轉頭看向不知何時已來到她身邊,一臉關心的王蘊娟。

  「你沒事吧?」王蘊娟問。

  林靈反應慢半拍地搖了搖頭,看著距離自己僅一步之遙的副總室大門,「走吧。」她猛然深吸一口氣,才向前跨出一步。

  瞬間,她的身影填滿了副總室的門框,同時看見門內坐在紫檀木辦公桌後的男人。

  失望與放鬆兩樣感覺同時衝擊著她,讓她在瞬間立足不穩的顛了一下,好在站在她身後的王蘊娟扶了她一把,這才沒跌倒。

  男人從辦公桌後的皮椅上站起來,帶著客氣的微笑迎向她。

  「你好,林小姐。」他朝她伸手道。

  林靈目不轉睛地看著他。他真的也叫言墨,言語的言,墨水的墨?這世上怎會有這麼巧的事,而且如果他是言墨的話,那麼在她昏倒前,坐在會議室裡那男人又是誰?為什麼他會長得跟她夢中言墨一模一樣?

  「林小姐?」王蘊娟輕觸了她手肘一下。

  「什麼?」林靈恍然回神。

  「我們副總在跟你說話。」王蘊娟提醒她。

  「喔,你好。」林靈眨了眨眼,立刻伸手與男人輕握,但她的目光依然無法控制的凝聚在眼前這張臉上。「請問,你真的叫言墨嗎?言語的言,墨水的墨?」她忍不住衝口問。

  男人有一秒鐘的僵硬,接由兩人交握的手傳達給她。接著,他率先鬆手退後一步,以冷靜略帶好奇的口吻開口。

  「不知到林小姐為何如此問?我是不是叫言墨,我想蘊娟應該能為我證明才對。」說著,他轉向王蘊娟,「蘊娟,你說我是誰?」

  「副總別開玩笑了。林小姐才剛醒來不久,我們是不是讓她坐下來比較好?」王蘊娟不卑不亢地說。

  「喔,當然。林小姐,我們坐下來談。」

  於是三人移駕到牛皮沙發上坐下,辦公室內突然變得一片沉默。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