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17頁     金萱

  儘管她說的話是那麼的言之有理,青木關忐忑不安的心卻沒有絲毫平息,靜靜的凝視她半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斥責自己的神經兮兮之後,朝她點頭。

  「去吧。」他說,「如果一切就緒我會去叫你們的,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

  「嗯。」她點頭,雙眼卻眨也不眨一下的凝望著他,腳步亦沒有絲毫往樓上房間移的舉動。

  「還有事嗎?」他懷疑的看著她。

  「沒。」她呆呆的望了他一會兒後搖頭說,轉身離開,卻在走幾步後又霍然停了下來,回頭對已經將注意力轉向與葛木輝討論事物的青木關低語道:「再見了,關。」

    是夜,青木關在心底反覆思量著薇安和蘭兒所說過的話,以及當時她們所擁有的表情,雖然他依然想不出什麼異常的端倪來,但整個人卻因而愈想愈惴惴不安,終於在輾轉反側數次後,抑制不住衝動的來到薇安的房門前。

  「薇安,你睡著了嗎?」在門前思量半分鐘,他直截了當的敲門問道。

  門內一片默然。

  「薇安?薇安,你睡了嗎?」他又敲了一次,聲音亦提高了不少。

  然而門內依然無聲息。

  眉頭一擰,他直覺敏銳的一把推開房門,而房內沉寂的景象頓時讓他的血液降至冰點,瞠得大大的雙眼中更充滿了憤怒與不可置信,她們倆竟然——不見了!

  幾乎不知道自己如何走出那間空無一人的房間,他帶著憤怒、著急與幾近要爆炸的不安感打電話告訴葛木輝這件事,並以雷霆萬鈞之勢將他的第六感告訴輝,薇安她們可能會去的地方,也就是設陷要炸毀三○○九的那棟鬼屋。

  光靠她們倆,她們去那裡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青木關一邊開車、一邊動著腦袋思索著這個問題。

  也許同是為人造人,蘭兒有辦法靠自己制服三○○九,他想,但是即使如此,薇安也不需要特意將他排除在外,半夜一聲不響就離開呀,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

  離開!

  難不成薇安想不告而別回她原來的世界?!她怎麼可以!

  青木關的嘴唇一瞬間抿得死緊,抓握在方向盤上的手背更是青筋橫浮,一如他頸脈一樣。他真不敢相信她竟然想這樣就離開他,沒有一句再見,沒有一句謝謝,沒有一句我會想你……該死的!她有什麼權力說來就來,她有什麼權力在佔據他的心後瀟灑離開,她沒有權力!

  車子「滋」一聲停在鬼屋四周所設限的圍牆外,他迅速的跳下車朝入口方向跑去。

  斑駁生蚳疇B爬滿籐蔓與雜草的大鐵門在朦朧的月光下顯得格外陰森,寧靜的四周,偶爾傳來幾聲疑似蟲鳴聲響在這個東京天空下更顯得驚魂,然而青木關卻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注意四周鬼魅的氣氛,他惟一注意到的是近來才被青木株式會社換掉的門上大鎖已被扯斷,不管薇安她們或是三○○九,的確有人進入這間鬼屋了,他毫不遲疑的推門進內。

  圍牆與主屋之間隔了相當大一的段距離,即使在寧靜的夜晚,要想知道屋內是否有人,除非靠近別無他法。

  青木關雖心急如焚,行動卻一點也不含糊的眼觀四方、耳聽八方,步步為營的接近那棟被人喚為鬼屋的主屋,而就在他距離鬼屋大門約有五步之遙的時候,人的說話聲隱隱傳入他耳間。

  「你們以為你們逃得了?」

  奮力往上攀登的青木關在四樓接五樓的樓梯口處聽到上方傳來的聲音,是以英文訴說的男聲。

  「你已經知道你敵不過蘭兒了,三○○九。」

  是薇安!

  「不需要,我來此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殺了你們兩個。」三○○九發出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音,冷笑道。

  「你已經知道敵不過蘭兒了,你要怎麼殺她們?三○○九。」青木關緩緩的走上樓梯,進入兩方僵持的空間不疾不緩的說道。

  「關?你怎麼……」薇安的驚嚇不小,她瞠目結舌的藉著窗外的月光注視著她這輩子忘也忘不了的身影。他怎麼來了?原本她是想偷偷的走,畢竟觸景都會傷情,更何況叫她面對著永永遠遠的離他遠去……她不願讓他見到自己的淚水……他怎麼來了?

  「三○○九,既然敵不過蘭兒你想怎麼殺她們?你不知道我們人類有句話說吹牛不打草稿嗎?滿符合現在的你。」青木關將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三○○九身上,冷嘲熱諷的盯著他說。

  到底是怎麼了?他從來都沒有現在寒毛直立的感受,就好像自己愈來愈接近地獄一般,冷得由心底開始打顫……到底是怎麼了?有蘭兒可以鎮壓三○○九,他們應該是穩操勝算才對,為什麼他會心生一股非常不好的預感,那種與死神打交道的感覺,為什麼?青木關暗忖著。

  「三○○七,你剛剛不是趁交手的時間竊取了我的資料庫嗎?你說說我要怎麼殺你們?」三○○九盯著蘭兒冷笑的說。

  「蘭兒?」薇安轉頭看她。

  「炸彈,三○○九身體裡面有一個威力強大的小型特製炸彈。」

  「什麼?」青木關難以置信,這個機械人不只是個武器,竟還是顆炸彈!

  「蘭兒?」薇安對此也意想不到。

  「這個裝置是艾斯以及凱伊為了防止他人竊取『機械人造人』所設置的一種自毀裝置,」凱伊是薇安的爺爺,「他們不希望『機械人造人』被研發成戰爭武器,所以才會有此設置,倘若有人圖謀想分解『機械人造人』,研究他一切功能製圖的話,那麼肢體受到任何殘缺的我們便會自動啟動引爆裝置,不僅將我們的肢身全毀,亦可毀滅那些貪贓枉法的不良人士,爆炸威力足以催毀一棟樓房。」蘭兒告訴他們說。

  「怎麼會……」薇安喃喃自語,她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現在你們說我有沒有辦法殺了你們?」三○○九面露陰森森的笑容盯著他們三人問。

  至此青木關不知道是否該嘲弄人造人的製造者聰明反被聰明誤,原意只是為了阻止不法之徒惡意枉為,結果反倒無意助長了他們的聲勢,並且威脅到他們最親的人,這樣一個局勢他們大概連想都沒料想過吧。不過他發誓絕對不會讓三○○九傷到薇安一根寒毛。

  「我來纏住他,你們走。」他冷靜的說。

  「不!」薇安倏然瞠大雙眼,激動的大叫,「你不是他的對手,關!」

  「對,你不會是我的對手的,人類。」三○○九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說,似乎在陳述一件早已注定的事實,「但是如果是三○○七的話,我們或許還可以來個玉石俱焚,一起化為灰燼,但是如此一來你就別想回去救艾斯博士了,薇安·卡特小姐。」他準確的抓到薇安的弱點。

  「不——」薇安面無血色,虛弱的搖頭。

  「蘭兒,帶薇安走,這裡交給我。」青木關只瞄了她一眼便當機立斷的對蘭兒命令道,而在同一時間,原本看似有一點緊張之感的他卻在瞬間動了。

  如果對手是一般人的話,勝負可以說在一瞬間就能底定,然而青木關面對的卻是一個打不死的機械人,他眼睜睜的看著因他的劃空跳踢而被重重掃撞在牆壁上,一般人早該斷骨、腦震盪、昏眩,而三○○九卻連眨也沒眨一下眼,毫髮未傷的起身站在他眼前。

  「你惹火了我,人類。」三○○九危險的盯視著青木關冷聲道。

  青木關全身充滿了一觸即發的氣勢。

  「那正合我意。」他說,隨即再度展開先發制人的閃電式攻擊,對他展開突刺、飛踢、掃腿等凌厲的連續格鬥攻擊,可是……

  「關!」

  隨著薇安膽戰心驚的一聲尖叫,青木關只覺背部猛烈的撞擊在牆上,空氣因這猛然的一撞全擠出了他肺部,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因缺氧或是劇痛而使得他眼前一黑,短暫的喪失知覺。

  「關!你沒事吧?回答我,關——」薇安驚懼的衝到他身邊,面色雪白的緊抓著他,目不轉睛的緊盯著雙眼闔閉的他呼喊著,「關,回答我!我求求你……」

  她哭泣般的呼喊聲將青木關由黑暗中扯了回來,他承受著身上的劇痛,緊閉著雙眼輕甩頭昏腦脹的大腦,由地上爬了起來。

  「我沒事。」他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面無血色、眼眶含淚且不住顫抖的她,勉強的朝她微笑說道。

  「你……為什麼要來這裡呢?你不該來這的。」眼眶中打轉的淚水無聲的滑下臉頰,薇安雙眼眨也不敢眨一下的緊盯著他,啞聲喃喃自語著。

  注意到蘭兒正與三○○九勢均力敵的對抗著,青木關暫時放心的將全副精神放在眼前他所愛上的女人身上。

  「我不允許你一聲不響就離開我。」他抿著嘴霸道的盯著她說,心中對於她不告而別的舉動依然存滯著一股怒意。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