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14頁     金萱

  開玩笑,如果他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他還會如此輕易的對她說出他只是在開玩笑這句話嗎?這樣一個玩笑,也許對他來說確實沒有什麼,而一個永遠不可能成為事實的事,除了玩笑又能歸因為什麼呢?她嘲弄的問自己。

  「薇安,你在想什麼?」她的沉默不語讓青木關充滿笑意的眼眸駐進了焦慮,他注視著她,以沉穩聲音輕問道。

  「沒,我們進去吧。」  青木關帶了個宣稱是未婚妻的外國女孩回家來的消息在慎叔的廣播下,如火如荼在頃刻間傳遍大屋,屋主青木卓治協同兩位夫人眨眼間已到了大廳,望眼欲穿的瞪著帶了個金髮碧眼、美麗絕倫的女孩以緩緩的步伐走進門檻。

  「嗨,爸、大媽、媽,怎麼這麼巧,大家都坐在大廳呀?」青木關輕鬆的微笑道。

  「關兒,這位小姐是……你不向我們介紹一下?」在座三人目標一致的盯著薇安看,姬子忍不住開口問道。

  見他們愈急著想知道,青木關就愈要使壞,他故意不答他們急欲想知道的事,卻認真的關心起那個眾所周知的謊言,似假還真的詢問著父親的身體狀況。

  「爸,你的病好了,已經可以下床了嗎?怎麼早上慎叔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卻說嚴重到根本下不了床,怎麼才過兩三個小時而已,你整個人就變得精神奕奕,你的病好了嗎?醫生說你可以下床了嗎?」

  「你還會關心我嗎?一大早就打電話告訴你我身體不舒服,你卻到現在才回來!你真的關心我的身體嗎,還是根本就只是回來吃中飯的?」青木卓治生氣的瞪著他抱怨道。

  「我當然關心你嘍,如果不關心的話我根本就不會回來了。」他嘻皮笑臉的答道,「不過說句實話,我的確也有打算回來吃中飯啦,已經好久沒吃到慎嫂做的菜了,我還真是挺想念的。」

  「你這個混蛋!」青木卓治怒不可遏的罵道,「你會想吃的,就是不會想我、想你媽、想你大媽嗎?每次離開家裡不命令你回來,你就像迷了路不知道怎麼回家似的,你簡直是要氣死我!你……」

  「卓治,有客人在呢,別這樣大呼小叫的,會嚇到小姐的。」姬子看不過去的打斷他說,雙眼卻依然焦著在薇安身上,沒有一瞬間的轉移。

  她實在很想知道這個美麗的外國女孩到底是什麼人,明明是個金髮碧眼的大美人,卻又能散發出純真、東方小女人才有的嬌柔模樣,這樣一個令人心動的外國女孩,真如慎叔所說的,是關兒喜歡、想娶來當妻子的女孩嗎?她想知道。

  「關兒,你不介紹一下你身旁的小姐讓我們認識一下嗎?」她問。

  「這是薇安。」他微笑說。

  「然後呢?」等了半天,見他並未有後續較深入的介紹打算後,青木卓治忍不住沉聲問道。

  「然後呢,什麼然後呢?」青木關裝傻道。

  「慎說她是你的女朋友。」

  「女朋友?啊,當然啦,薇安是女生,也是我的朋友,她當然就是我的女朋友啦。怎麼,爸,這有什麼不對的嗎?」瞅著父親,他嘴角緩緩泛起幾乎可以迷惑全天下女子的笑容說道。

  「你——混蛋!」瞪著他,青木卓治怒不可遏的吼道。

  「關兒,你慎叔剛剛告訴我們說,你說這女孩是你的女朋友,你還打算娶她為妻,是不是有這件事?」眼見丈夫被兒子氣得面紅耳赤,哈琳娜不得不皺眉開口問。

  「媽,你喜歡這樣的兒媳婦嗎?」青木關沒有明確的回答她,卻微笑的朝母親問道。

  「媽是沒意見,只要你喜歡就好了。」哈琳娜慈愛的看著他輕道。

  「關兒,你不會是為了要躲避相親,所以才去找了個臨時演員想來欺騙我們吧?」姬子半瞇著眼,研究著他問。

  「唔,大媽真聰明,一猜就猜到。不過你不覺得我該找個日本美女來會比較有說服力嗎?」青木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笑道,立刻將姬子的懷疑加工後丟還給她。到底薇安是否真是臨時演員,相信現在一定更加真假難辨了吧!

  姬子的眉頭果真在一瞬間擰得更緊了。

  「既然你已經有女朋友了,為什麼你從來都不告訴我們?」

  「因為你們沒人問呀。」他回答得理所當然。

  「你!」瞪著他,青木卓治差點沒被他氣得吐血,於是怒氣沖沖的咆哮道:「在我費心為你設計相親的時候,你就可以說了,你混蛋的說什麼我們沒人問?」

  「關兒,這點就是你的不對了,你怎麼連媽媽都沒說呢?」哈琳娜有些感傷的說。

  「呃。」這要他怎麼說,事實上他根本就沒有女朋友呀!看著母親受傷的表情,青木關突然有種百口莫辯的愕然感受。

  真是的,他在走進門檻前,壓根兒就沒想過自己會順水推舟的把薇安拿來當拒絕相親的擋箭牌,怎知在驚覺自己說了什麼之後,已經不想回頭了。

  如果他現在老實說薇安根本就不是他的女朋友的話,肯定免不了又要被老爸咆哮一陣吧?而最可怕的還是那接踵而來,除非他結婚否則便將會永無止盡的相親……唔,光用想的他就有股拔腿要逃的衝動,也許拿薇安當擋箭牌是現今最好的辦法,雖說擋不了一世,但至少一時的優閒也是難能可貴的。

  打定主意,他正想示意薇安盡量配合自己時,怎知她卻突然開口。

  「對不起,伯母,我們想你們可能都誤會了,我不是……」

  「薇安!」青木關驚駭得瞠大雙眼,在千鈞一髮之際及時出聲喝止了她,老天,戲才剛上演她就想拆了他的台嗎?這怎麼行!「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爸爸,我大媽,我媽。她是薇安·卡特,我的女朋友,你們直接叫她薇安就行了。」他牽起她的手,笑容可掬的替雙方介紹,也正式向薇安公佈了她所扮演的角色。

  薇安愕然的呆望著他,他則輕握了她的手一下,丟給她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你會說日文,薇安?」姬子驚喜的問道,也問出在場另外兩人的心聲,他們著實被她剛剛那口字正腔圓的日語嚇了一大跳,而聽完青木關以日文幫他們相互介紹之後,他們更是難以置信這樣一個美麗的外國女孩竟然是個日文通。

  薇安沒有回答,她依然處於被青木關剛剛的介紹嚇呆的情況下。

  「嗯,薇安的日文說得幾乎要比日本人還好。」青木關微微一笑,替她回答。

  「你從小就住在日本嗎?要不然怎會日文?」姬子現在對她可是好奇極了。

  「她住美國,會日文是她父親有認識日本朋友,她從小就跟著他學日文的關係。」青木關吹牛不打草稿的再次替她說。

  「是這樣呀。」姬子點點頭,「那薇安你家有什麼人,家中有在做什麼生意嗎?你爸媽……」

  「大媽,你不要一見面就對人家東問西問的嘛!你看你都把人家嚇呆了,說不定她下回就再也不敢來我們家呢。」青木關圈住薇安,以保護人姿態的打斷姬子層出不窮的問題,輕笑的揶揄道。

  「呀,是我太好奇了。」姬子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對薇安笑了笑,「對不起,薇安,你可不能怪我喔,你可是關兒有生以來第一次帶回來介紹給我們認識的女朋友,身為長輩的難免會多關心一下,你可別怪我太唐突了。」

  「好了,有什麼話我們吃飽再說,先吃飯。」青木卓治在僕人告知午餐已準備好時,威儀的說道。

  「啊,最好,我肚子早已經餓扁了。」青木關把握住這機會拍手笑道,「我帶薇安去洗手,一會兒飯廳見。」說著,他擁著薇安離開大廳。

  薇安被動的隨著他走,壓根兒不知道他到底想幹麼,在進屋之前明明才說只是個玩笑,誰知道進屋之後又向他父母介紹她,說她是他的女朋友,難道說這樣一個正式的介紹也是個玩笑嗎?他的玩笑到底是在針對誰?是她或者他的父母親,為什麼?

  「薇安,幫我個忙。」一脫離所有可能的耳目,青木關立即對薇安·卡特說:「你可不可以假裝是我的女朋友?在你離開這個世界之前。」

  「為什麼?」薇安·卡特愣了一下,不明白的問。

  「這話說來話長,總之你現在的身份就是我的女朋友。」他一頓,突然衝著她給了她一個輕浮卻充滿了吸引力的性感微笑,「放心,這對你沒有壞處只有好處的,畢竟像我這麼優秀的男朋友,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呀。你光是接收那些妒嫉的眼光,就能值回票價了。」

  薇安仰著頭,因聽不懂他在說什麼而茫茫然的看著他,卻不知現在她微仰著頭的姿勢,迷惑茫然的表情,配上她那張姣美無瑕的臉龐有多大的魅惑力,對男人的自制力是項多麼大的挑戰。青木關差點就不能自己的著了道。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