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12頁     金萱

  「嗯。」輕應一聲,薇安·卡特安安靜靜的跟隨他走。

  她真想要上洗手間嗎?其實那根本是個謊言,她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怎麼隱藏自己因他而起的紛亂情緒而已,洗手間,也許走一趟洗手間真有用處,至少她可以用水澆熄她剛剛被他碰觸過的灼燒肌膚,冷卻她血管裡沸騰的血液。

  青木關,她絕對不能對他產生任何一種依戀的情緒,她必須警戒自己,她必須阻止自己,可是現在做還來得及嗎?

  看著身旁的他,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時的表情有多脆弱。  五官覺醒的感覺傳著週遭那像蜜蜂振翅般的嗡嗡聲慢慢竄進她整個身體,蘭兒倏然睜開雙眼,環視週遭的一切,而才一瞬間,她腦中資料庫裡所有的資料便顯視這個地方不是她所熟悉的地球,至少不是三○一五年的地球。

  她怎麼會在這裡?艾斯和薇安呢?

  她的記憶空白指明艾斯博士曾經短暫封閉她的機能回路,但是他為什麼要這樣做,這裡又是哪裡呢?一個她所不能控制的指令在她腦中執行,她的嘴巴吐出艾斯博士存留在她記憶中的留言。

  「蘭兒,當你完全覺醒之後便能聽到我這段話。」艾斯博士的聲音經由她的嘴巴緩緩流出,「自從我將『製造人造人』的技術公開之後,我所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聯管會受壓頒布了摧毀『機械人造人』的指令,這樣一個歷史性的研究照理說是不該摧毀的,但聯管會卻作出了這樣一個荒唐的決定,我就知道卡特家族的輝煌已成了過去。我不允許他們毀了你,即使聽命行事,我想卡特家的下場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畢竟卡特家是唯一知道如何製造『機械人造人』,唯一掌握可以操控世界武器的人,他們是不會輕易放過我和薇安的。

  保護薇安,蘭兒,我無法預測你們在那個世界會發生什麼事,更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狠下心毀了自己的心血,若不能或者稍有遲疑可能就會對薇安造成意想不到的威脅。保護薇安,蘭兒,我希望你們倆在那個世界能過得如魚得水般的生活。永別了,薇安,爸爸愛你。留言完畢。」

  那個世界……

  這就是艾斯所說的那個世界?蘭兒緩緩的由原來的姿態支起上半身,看著環繞在她週遭的所有有機物,花草樹木、水與身下的土壤、天空的飛鳥,聽著不遠處疑是人類說話的聲音。

  她緩緩的站起身,走出幾乎要及腰的草叢間,開始用雙眼接收的有限資訊在腦中資料庫中尋找,以及建立關於這個世界的一切。  輕哼著最新流行曲,青木關甩著食指上的鑰匙圈走進六本木會社在原宿的新聚點。為防萬一,從上回三○○九闖入位在六本木的那個聚點之後,他們乾脆將它廢置,轉站至葛木輝以前浪蕩原宿時,攻掠下的聚點做為他們新的聚會場所。

  「嗨,有沒有任何消息?」他朝他們問。

  「不到一天的時間,就算是警方的人也沒那麼快的動作。」葛木輝搖頭道,「你去哪了?我們以為你還賴在樓上睡覺。」

  「還不是我老爸。」他吊兒郎當的聳肩淺笑道。

  「關於相親那件事?」葛木輝問,其他人聞言則不禁瞪大了眼睛,接著有趣似的笑了起來。

  「關,你老爸這麼忙著想抱孫子呀。」片桐雅之難得出口揶揄人。

  「你不是還有兩個哥哥嗎?他們都結婚了,沒生小孩?」一柳建治好奇的問。

  「你們呢?沒人逼你們結婚嗎?」青木關沒有回答,卻是帶著若有所指的淺淺笑意感興趣的瞅著片桐雅之。

  原本怡然自得的眼神頓時變得銳利,片桐雅之抿緊單薄卻性感無比的嘴唇,隔著兩人之間短暫的距離冰冷澄澈的瞪視著青木關。

  「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們應該站在同一線上的,雅之。你該瞪的人應該是到了三十歲卻依然不打算定下來結婚,家裡也沒人會催促、逼迫他結婚的豐自吧?」青木關完全不受影響的輕笑道。

  就是因為知道有人比他更慘,從未出生前就被人家指腹為婚,連挑選結婚對象的機會都沒有,所以他在面對老爸一次又一次逼迫他去相親時,才能保持平常心,不至於難以置信的氣得跳腳。片桐伯父、伯母,小侄對你們真是感激不盡呀,呵。

  「無端端的別扯上我。」上杉豐自不禁皺眉道。

  「照理說長幼有序,我們六個人就屬你年紀最大,你都還沒結婚實在沒道理輪到我——我們兩個。你說是不是,雅之?」青木關笑咪咪的說,壓根兒不打算讓他置身事外,還拉「同是淪落人」一起撻伐豐自。

  「結婚這事根本就沒有長幼有序之說,緣分到了就是到了,你想躲也躲不掉。」見片桐雅之並沒有與青木關一個鼻孔出氣,上杉豐自輕鬆的說道,隨即轉向六人中惟一已婚的高木轍尋求最有說服力的支持,「我說的對不對,轍?」

  一道不甚明顯的陰影倏地罩上高木轍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他沒有回應上杉豐自,雙眼卻在瞥視牆上的鍾之後沉靜的開口,「薇安出去一個小時了。」

  「什麼?」青木關霍然大叫一聲,不相信自己剛剛聽到了什麼。

  「薇安出去一個小時了。」高木轍毫不介意的重複一次剛剛所說的話。

  「出去?她去哪裡了?你們怎麼可以讓她一個人出去,該死的!難道你們不知道她一個人走在外面會遇到什麼事嗎?你們真是……我去找她,你們也給我到附近找找,如果找到她就Call我一下,該死的,她竟然出去了一個小時!」他激動的衝了出去。

  室內維持在無言以對的沉悶中良久,然後上杉豐自緩緩的皺起眉頭,茫茫然的說:「他幹麼這麼緊張?薇安不是只到附近的代代木公園去散步嗎?而且我們還派有人隨後跟著保護她,他幹麼這麼緊張?」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薇安與眾不同的美麗讓所有看過她的人過目不忘,而本著路長在嘴巴上的青木關很快便打聽到她的去向——代代木公園。他片刻不停的立即朝那方向趕去。

  代代木公園是搖滾樂者的天堂,每逢星期天時那兒便有許許多多光怪陸離的露天音樂會與舞會,其熱鬧氣氛和擁擠人群幾可讓人歎為觀止,而平日雖不像星期天那麼熱鬧,卻一點也扯不上冷清或安靜這兩個形容詞。

  青木關微微蹙著眉頭穿梭在一堆堆人群間,企圖尋找金髮的薇安,不過在這搖滾樂者的世界裡,金髮的人似乎不少,他在幾經認錯人之後,終於不得不承認這樣瞎撞實在很笨,但是他還有什麼辦法?薇安到底跑到哪去了?

  撥電話給輝詢問過,確定薇安的確來了這個公園,並得知她身後跟隨了許多保鏢亦步亦趨的保護著她之後,他應該可以放心的打道回府才對,結果他現在竟還像只無頭蒼蠅般的在這堆彩繪人群中亂鑽,他到底在想什麼?何時曾對一個非親非故的人如此關心了?就算是以前執行任務時,似乎也不曾見過他如此認真吧?真是奇了,為何獨對薇安特別呢?

  青木關在路邊的水泥台坐了下來,沉思這突然出現在腦中的問題。為何獨對薇安特別呢?

  一片空白的腦袋讓他不由得眉頭深鎖陷入沉思,更無意中顯露一種常被他嘻皮笑臉所掩蓋住的魅力。由於混血兒的關係,他的肌膚不必特意去曬便已呈現令男人妒嫉、令女人心跳加快的古銅膚色,而他的五官輪廓更是姣好得令人稱羨,尖挺的下巴、細挺的鼻樑和那對不可思議的深邃瞳眸,雖然深邃卻無時不刻閃爍著光輝。

  他的身材屬於細瘦型,整體感卻又勻稱得讓人無可挑剔,即使是坐著不動亦能在不知不覺間吸引週遭旁人的眼光,像現在,他也只是坐在水泥台上皺眉沉思,四周的人們卻因他而逐漸騷動了起來。

  青木關並未注意到自己所引起的騷動,整個人整顆心都困限在他與薇安之間的驛動,直到有人闖人他獨立自主的思緒間,打斷了他的沉思。

  「你想不想當明星?」一個眼戴銀框眼鏡,雙眼像是發現什麼異寶而閃閃爍爍的女人拍了一下他肩膀問道。

  「明星?」青木關被問得茫茫然,抬眼看著站在眼前的女人,他忽然發現怎麼有一堆女人圍繞在他四周,而且一個個都虎視眈眈的直勾著他看。發生了什麼事嗎?

  「對,明星。」他前方的女人猛對他點頭道,「你叫什麼名字,今年幾歲,你的專長是什麼,興趣是什麼,對演藝界有沒有興趣,我保證可以讓你一炮而紅,你要不要和我簽約?這是我的名片。」

  「全能通演藝經紀社?」他念著手中的名片。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