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超時空戀曲

第10頁     金萱

  本以為機械人身上裝有什麼探測器,薇安身上帶了什麼會發出訊息的物品之類的,所以三○○九才能輕易的找到薇安的棲身之所,但是薇安卻否決了他這個推敲,青木關不由得皺起眉頭陷入沉思中。

  「關,你看看這個。」葛木輝突然將一份資料放到他面前道。

  「這是什麼?」他問道。

  「昨晚被害者的資料。」

  「這是……」瞪著手上的資料,青木關突然說不出話來。

  「我記得你昨天帶薇安回來的時候是搭計程車的吧?」葛木輝平靜的開口道,「因為車聲停在門口的關係,我當時向門口看了一眼,恰巧也看到那個載你們的計程車司機,就是他不是嗎?」他目不轉睛的看著青木關說,「我想我們已經解開三○○九是怎麼找到薇安的,不是嗎?」

  「他一定是在我們搭車的時候把計程車車號記住了,所以才……」青木關喃哺自語的低聲道。看著手上雖是Copy來的黑白照片,卻將昨晚所看到的情景在眼前勾勒更清晰,他心中浮起的卻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這句話。那個司機是被他害死的!

  「好了,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葛木輝在他肩膀用力按了一下,轉移他善感的注意力說道:「你不是說要畫那機械人給我們看嗎?畫好沒?」

  「喏。」無聲的歎了一口氣,青木關從抽屜裡拿出兩張紙,遞給他,「薇安說至少像百分之八十。」

  「嘖,好一對俊男美女!」葛木輝看著手中的圖畫,忍不住衝口讚道:「建治,你看一下,你被比下去了。」他將那兩張畫傳給大伙看。

  「我倒覺得建治比這個男的還是略勝一籌。」上杉豐自看後說道。

  「你沒聽懂輝的話,豐自。」高木轍嘴角輕揚的將畫轉傳給片桐雅之,「你看看。」

  片桐雅之在兩張畫與一柳建治之間比對的看了一眼之後,什麼話也沒說的將畫遞給一臉期待,完全沒感覺到他們幾人正在揶揄他的一柳建治。

  「咦,這男的長得還真好看。」一柳建抬盯著手中的畫讚道。

  可惜不及你的一半。旁邊的五人同時在心中想道。

  「這女的真漂亮。」他又說。

  你也不差。旁邊五人對看一眼想道。

  「其實我覺得你比他們更好看耶。」薇安·卡特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忍不住開口說道。

  昨天見到一柳建治的時候,因為她還在排斥他們黃種膚色的關係,所以並未感覺到他們的長相長得如何,但今天再見面之後,她突然覺得眼前六個人都長得很有他們獨特的個性,而其中一柳建治的相貌就是有種能讓人看了會目不轉睛、無法自持的想稱讚的衝動。他真的長得很美,或許以一個男人來說用美來形容實在不甚恰當,但是他還是很美,即使他硬戴了大副眼鏡「遮美」也一樣。

  時間在薇安·卡特說出那句話之後就像突然停止一樣,除了薇安·卡特、一柳建治之外,在場另外五人全成了不會動的石像,僵硬的維持同一個姿勢,額頭上還多了三條線一滴汗。

  「你們難道不覺得嗎?」四周突然的沉靜讓薇安·卡特感到有些不安,她將詢問的眼光轉向一柳建治外的五人,尋求附議的支持。

  「呃,呃……」眾人明哲保身的規避態度讓青木關不得不開口,不過他即使開口還是不敢附議薇安的話,只能呃呃呃了半天。

  「關,你被什麼東西梗到了嗎?」見他面色不對勁且又「呃」個不停,薇安·卡特迅速的來到他身邊,關心的看著他問道。

  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靜之後,葛木輝首先抑制不住的咳聲笑了起來,上杉豐自和高木轍隨後跟進,連不常笑的片桐雅之都忍不住撇唇微笑了,而最不可思議的卻是原本氣得臉色發青,差點沒中內傷的一柳建治的表情都緩和了下來,露出平日好心情時的樣子。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關被東西梗到這麼好笑嗎?怎麼大家都笑起來了?」薇安·卡特擰起眉頭,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大伙問道。

  「咳,薇安,我想你既然得住下來一段時間,我們就得去採購一些你的日常用品。」青木關咳聲吸引她注意的說道。為防她再次語出驚人,他還是早點把她帶離建治比較保險。

  薇安·卡特轉頭看他,不疑有他的點頭。

  「那我們就趁著他們幫我們找三○○九和蘭兒這段期間去買吧。」他立即起身圈住她肩膀將她往外帶。

  「可是三○○九和蘭兒的事……」薇安·卡特腳步猶豫的回頭看那五人。

  「那事交給他們就行了,輝對不對?」青木關瞄了身旁的薇安並未將眼光放在他臉上之後,擠眉弄眼的對早已培養出默契的葛木輝無聲的說,他帶她去教育一下,否則他們再多三條命也不夠被她嚇。

  「對。」葛木輝點頭如搗蒜的回答。

  早該想到要教育她才對,關於建治這樣一顆活生生的未爆彈根本是禁不起任何敏感的風吹草動的,而薇安竟還無知將他當作垂涎美食,企圖烘烤他!呼,她因無知而被炸得屍骨無存或許很無辜,但是那也犯不著要拉他們去陪葬呀。

  想至此,他忙不迭的出聲催促。

  「放心吧,交給我們了,你們快去、快去。」

  「謝啦!」不等薇安有所反應,青木關急忙拉著她消失於門口。

  「他剛剛那表情是怎麼一回事?」看著人去門空的前方,上杉豐自仍存在青木關剛剛擠眉弄眼的畫面上,他蹙著眉頭問。

  「沒什麼,他臉上大概有螞蟻吧!」葛木輝隨口胡縐。

  「螞蟻?有螞蟻就用手抓走就好了嘛,幹麼弄出那種怪表情?」一柳建治竟然相信!他皺眉說:「好了,工作了,我先到隔壁找台彩色影印機Copy,你們等我一會兒。」

  「實在很難想像他也是PSA。」看著抓著那兩張圖離開的他,葛木輝由剛剛錯愕的表情恢復道。

  「他很有行動力,武術又比我們任何一個還要好,不是嗎?」高木轍撇唇說。對於一柳建治極端的性格早已養成見怪不怪,即使怪也要強迫自己說不怪的習慣。

  「是是是,不過依照他遲鈍的反應,我擔心他哪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個你大可放心,建治之所以對我們反應慢是因為信任我們,真有任務的時候他的本能就會抬頭,沒人傷得了他的。」

  「也對,否則依他的美貌說不定早已被人強……呃,哪能活到現在,是我多慮了。」

  高木轍性感的嘴唇突然微微一揚,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瞅著他揶揄道:「小心禍從口出呀,輝。」  走在人來人往的新宿街上,青木關慇勤的替薇安提取所買的物品,在女的嫉妒薇安的幸福,男的眼紅他的好運之際,對薇安訴諸關於一柳建治的紅色警告。絕對不准當著建治的面稱讚他的美貌!

  「為什麼?」薇安·卡特不明白的問道。

  「因為建治對自己的長相感到非常自卑。」

  「什麼,自卑?為什麼,他長得這麼漂亮。」

  「就是因為漂亮才自卑,他是個男人,沒有一個男人希望自己長得跟女孩子一樣漂亮的。」

  「可是他雖然漂亮卻一點也不像女孩子呀,他為什麼要介意?」她不懂,「他該自傲才對。」

  「話是沒錯。」她說的話很有道理,但青木關卻忍不住皺起眉頭,「如果有人說你很強壯……唔,如果有人把你誤認為男生的話,你會有什麼反應?」他好奇的問。

  「感覺很好玩呀!」她朝他燦笑道。

  瞪著她燦爛的笑容,青木關突然覺得自己很笨,竟然會問她這種問題。所謂飛鳥、駱駝與魚,他怎會笨得要她設身處地去想一件根本不可能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呢?他吸了一口氣言歸正傳。

  「總之,你以後千萬記得不要在建治面前稱讚他的面孔就對了,好嗎?」

  「我盡量,不過他真的很漂亮,我怕自己會不由自主的稱讚他。」

  「那我以後會注意讓你和他保持距離以策安全的。」他說道,然後突然之間他吊兒郎當的招牌笑容由他嘴角泛開,瞅著她,他揶揄道:「真奇怪,你見到建治會稱讚他漂亮,見到我卻說髒髒的有點噁心,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薇安·卡特呆若木雞的瞪視著他。

  「我和建治認識也有五、六年了,對他的事知道的不少,要不要我提供些有用的情報給你呢?保證讓你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他勾著她,拋了一記曖昧不已的笑容給她,「告訴我,我不會告訴別人的,你是不是喜歡上建治了?」

  「才沒有,我喜歡的人是你!」瞪著他,薇安·卡特突如其來的衝口道。

  青木關被她這突來的告白驚得一愣,感覺……不知道那是何種感覺,有點驚嚇、有點蒼茫、有點不可思議、有點五味雜摻,還有點悸動——悸動?奇了,他又不是不曾被女人告白過,他有什麼好悸動的?也許是因為從來沒一個金髮美女對他說過的關係吧。他暗忖道。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