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頓感哈啦男

第20頁     金萱

  他決定了,不管最後的結局如何,他都要對她表白自己的心意,讓她知道這些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是他有生以來覺得最幸福快樂的日子。

  小雪,我愛你。

  再次睜開眼,刁覃遠的眼光透露著清朗與堅定,一掃長時間來的憂鬱與不確定,但那也只是短瞬間的事,因為就在他睜開眼的一瞬間,他瞧見一輛轎車自對面彎道急駛而來,筆直的朝他衝撞過來。

  他用力的按著喇叭,迅速的轉動方向盤,刺耳的喇叭嗚聲瞬間響破雲霄,但卻仍然抵不過巨大的撞擊聲。「砰!」

  他在感覺到痛楚前失去所有意識。

  ☆  ☆  ☆

  在卓宛榆住處內,蒙伊雪、卓宛榆和盛志綦三人圍著和室桌,愉快的吃著盛志綦帶來的宵夜,一邊聊著要如何懲罰遲頓外加自以為是的刁覃遠。

  突然之間,盛志綦的手機響起。

  「嗶嗶嗶……」

  「這回又是誰,五號女友?」卓宛榆不以為然的瞄了他一眼問。

  短短的半個小時之內,這已經是他手機第五次響起了,而前四次一個叫娜娜,一個叫娃娃、一個叫甜心、一個叫寶貝。她很好奇這一個要叫什麼,Honey嗎?他果然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花花公子。

  「錯了,是她老公。」盛志綦瞄了手機一眼,然後用下巴指了指蒙伊雪後,才拿起手機按下接聽鍵。

  「喂?老刁,你——」他的聲音戛然而止,慵懶的神情與坐姿在瞬間劇變,緊繃的由原地上站了起來。

  蒙伊雪和卓宛榆不知不覺的也跟著站了起來,一臉懷疑的看著他。

  「麻煩你再說一次醫院名稱。」盛志綦眉頭糾結,表情凝重的沉聲對著手機低喊。

  蒙伊雪手中的筷子不知不覺的掉落地面,她心跳失速,目不轉睛的盯著不斷點頭,應聲「我知道」的盛志綦,直到他終於放下手中的手機,轉身面對她。

  「小雪,你要冷靜點,剛剛打電話給我的是警方,老刁出了車禍。」他冷靜的陳述。

  蒙伊雪一聽,雙腿瞬間無力的往下跪去,盛志綦一個箭步,迅雷不及掩耳的將她癱軟的身子扶住。

  「你沒事吧?如果支撐不住的話,你留在這裡,我必須……」

  「不!我要去。」她迅速的握抓住他的手,十指掐進他臂肌中,激動的喊道。

  「你太激動了,我沒辦法帶你去,如果……」

  「我會冷靜的,我立刻冷靜下來,立刻,我要去,帶我去,求你……」她哽咽出聲,淚水再也遏制不住撲簌簌而下。

  「我跟你們一起走。」卓宛榆忽然開口,她走向因害怕已經開始哭個不停的蒙伊雪,伸手圈住她肩膀的同時,抬頭對眉頭緊緊糾結的盛志綦保證,「我會照顧她的。」

  盛志眲搕F她一眼,只猶豫了一秒即立刻點頭。

  「我們走。」

  盛志綦開車,三人火速的趕到醫院。他們從急診室那裡得知刁覃遠已轉向手術房進行搶救之後,又迅速的奔向手術房。

  蒙伊雪一路上哭個沒停,卓宛榆一直在她耳邊細聲安撫著她,雙手更是緊緊的與她的交握,無聲的給予她支持的力量。

  盛志綦表情凝重的聽著警方訴說事發經過,結果又是一場酒醉駕車逆向行駛所釀成的悲劇,至於為什麼會這麼嚴重,全因雙方皆是以高速行駛的原因。

  據說當時刁覃遠的時速至少超過一百公里,而對方也將近八十,雖說他有緊急煞車,也有將車頭轉向試圖挽救這場悲劇的發生,但為時仍晚,兩輛轎車因激烈撞擊車頭全毀,駕駛人沒有當場死忙已是不幸中的萬幸。

  不幸中的萬幸?

  盛志綦瞄了傷心欲絕的蒙伊雪一眼,不以為然的抿緊嘴巴。他真想對眼前這面無表情的刑警怒吼去你媽的混蛋,什麼叫不幸中的萬幸!老刁向來都是規規矩矩的善良國民,就這麼一次超速駕駛而已,竟就發生這種爛事,而且現在人還在手術中。

  什麼叫不幸中的萬幸?真是他媽的!  翟霖和梅兆曳在接到消息後,也連袂的趕到醫院來,他們在問了情況,看了手術中的顯示燈一眼後,即沉默的不發一語。

  五人靜靜地等待手術室開啟的那一刻到來。

  夜還很漫長。

  ☆  ☆  ☆

  刁覃遠在翌日上午九點多,才緩緩地恢復意識,陣陣痛徹心扉的劇痛在他恢復意識的那一剎那同時攫住他,他不知不覺的低吟出聲,立刻將守護在一旁,因連兩夜未睡而忍不住輕輕打起盹的蒙伊雪驚醒,她急步衝到病床邊。

  「老公,你醒了?你現在覺得怎麼樣?」她急忙問道,眼眶不自覺的又紅了起來。

  睜開眼看見她,刁覃遠不理會渾身的劇痛,立刻伸手握住她的。

  「小雪……」他沙啞的叫了聲,她的眼淚立即掉下來。

  「你把我嚇死了……嗚……」她抹著不斷掉落的淚水哭著。

  他想起身擁她入懷安撫她的淚水,卻發現全身除了不斷傳來痛徹心扉的劇痛之外,幾乎完全不聽使喚。

  「發生了……什麼事?」他啞聲問。

  「你發生了車禍,你忘了嗎?」

  車禍?

  對了,他記起來了,他在接到綦的電話知道她躲在卓宛榆她家之後,立刻開車前往,卻在途中遇到一輛逆向行駛,高速向他衝撞而來的車子,然後……

  「時間……過了多久了?」他看著她通紅的雙眼,以及明顯疲憊的面容問。

  「現在是隔天早上九點多。」

  「我昏睡了一晚?」

  她吸了吸鼻子,點點頭。

  「你一直都在這兒陪我?」

  她再度點了點頭。

  「你不生我的氣了?」他不安的盯著她。

  她用力的搖頭。經過這件事之後,她才恍然明白只要他活著,不管他做錯任何事或是曾經如何傷害過她,她都可以原諒他,只要他活著。想到昨晚乍聞他車禍,以及坐在手術房外的驚恐心情,她的淚水再度遏制不住的撲簌簌而下。

  「噓,對不起,我知道我昨天說的話很混帳,我後來才知道他——李伯聖原來是你乾哥,爸媽的乾兒子,我……對不起,小雪,你……別哭——啊!」看她眼淚掉個不停,刁覃遠心疼的想伸手替她抹淚,卻因動作過份扯動身上傷處,引來一陣痛徹心扉的劇痛而抽氣出聲。

  「你別亂動。」蒙伊雪急忙阻止他的動作,同時抽噎的吸著鼻子。「你別亂動,你傷得很重,除了身上多處骨折之外,脾臟也被撞到內出血,是醫生急時開刀才救了你一命,如果晚一點……晚一點的話……」她再也說不下去,低頭啜泣了起來。

  聽到她這一席話,刁覃遠才知道她哭並不是因為他念念不忘的那件事,而是因為她在擔心他,即使他昨天才那樣傷害她,她還是願意關心他,甚至於為他的傷而哭得像個淚人兒一樣,她真的是……

  「我愛你,小雪。」他深情的說道。

  蒙伊雪因他突如其來的告白而屏住呼吸,她訝然的瞪著他,一顆心像擂鼓似的一聲比一聲響亮。

  「你說什麼?」她啞聲問。

  「我愛你,小雪。」他深情的凝望著她,又說了一次。「雖然我大了你十歲,雖然你嫁給我是因為腹中的孩子不得已,雖然你的人生才剛剛開始,有更多機會可以認識比我條件更好上千倍萬倍的男人,雖然你可能一輩子也不見得會愛上我,但是只要我們還在一起的一天——不,只要我還活著的一天,我就會永遠愛你,我愛你,小雪。」

  「哇啊啊——」蒙伊雪倏然大哭出聲,「你這個阿呆、笨蛋,這些話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如果你早一點說的話,也許這場車禍就不會發生了,你這個笨蛋!嗚嗚……」她邊哭邊抹去淚水。

  「對不起。」他柔聲道歉,「別哭了好嗎?」

  「是你害我哭的,從頭到尾都是你害的。」她哭著指控。

  「對不起,都是我害的,別哭了好嗎?」他立刻攬下全部的責任,只要她能不再繼續掉淚,即使說人是他殺的,他也會毫不考慮的點頭認罪。

  「你這笨蛋、阿呆,根本什麼都不知道還自以為是。」

  「對不起。」刁覃遠不知道此時除了這句話,他還能說什麼。

  「我才不介意你大我十歲,我之所以嫁給你也跟孩子無關,我更不希罕能認識條件比你好千倍、萬倍的男人,因為我愛你,從一開始就愛上你了,你這個反應超級遲頓的笨阿呆!」

  刁覃遠的樣子看起來像被嚇傻了一樣,他瞠目結舌的瞪著她,滿臉不可置信。

  「小……小小……小雪?」

  「幹麼?」她凶悍的叫道,卻為他口吃的樣子忍不住破涕為笑。

  「你……你……你……」

  「你到底想說什麼啦?」她抹掉眼眶中的淚水,又吸了吸鼻子,故意瞪眼道。

  「你剛……剛剛……剛說……說什麼?」他還在口吃。

  「我什麼都沒說。」她故意下回答他。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