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瓔 > 紅妝折龍

第16頁     簡瓔

  「說得朕好像很沒良心似的。」單御天微皺起眉。「要不是朕狠下心來出這招,佐靖定然不肯娶妻,而九泉之下的驌星皇叔也會怪朕。」

  「那麼事成之後,皇上要如何安撫過王爺和纖袖都主?」華鳳妤好奇地問。

  皇上這招雖說是奇招,不過也是下下之策,因為起碼有一個付出真心的人會很傷心,那就是纖袖郡主。

  「其實朕從不認為過王爺有謀反之心,屬於他的天女遲早會出現,我們不必替他擔心。」單御天一派輕鬆地說:「至於纖袖都主,朕倒認為她和今年的新進科舉進土言文浚十分相配。」

  「可是纖袖郡主傾慕靖王爺由來已久。」

  「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強的。」單御天笑著抱住華鳳妤,在她耳邊廝磨。「就像朕對皇后的感情一樣,朕只愛皇后一人,就算有再多的美人出現在朕面前,朕還是不會變心。」

  「真的嗎?」她語帶懷疑,心裡卻是喜孜孜的。

  「不相信?」單御天挑起眉,一下子扯開華鳳妤的衣襟,邪笑道:「看來朕要給你點甜頭,你才會乖乖的相信……」

  尖叫聲揚起,紗簾被放下了,皇帝寢宮裡蕩漾著一片春色無邊。

  ☆   ☆   ☆

  杏花客棧。

  「過兩天就可以到永來縣了,我打聽到玄王爺曾在永來縣的盧山寺出現過,如果到了那裡,便可以進一步得到他的線索。」

  耿端將他打聽到的消息回報給單佐靖知道。

  「其實這次的災情也不是很嚴重,更加沒有災民叛亂,真想不透御天皇帝幹麼大老遠把我們派來。」想起這一路來的辛苦,任冠忍不住開口抱怨。

  「就當是遊山玩水也不錯。」梁子楓氣定神閒地吃飯飲茶,一點也沒有浮躁之情。

  「遊山玩水?」任冠受不了地說:「誰會在這盛暑天遊山玩水?」

  「既來之,則安之。」單佐靖溫雅的啜了口茶道:「如果此行能找到馭支,也

  不枉走這一趟。」

  「還是不要那麼樂觀吧。」任冠挑挑眉。「那位玄王爺有心歸隱,我看想找到他沒那麼容易。」

  單佐靖不疾不徐地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人那麼好找,皇上就不會派我們來找人了。」

  「難道你不想念語妍嗎?」梁子楓突然抬眼直視著單佐靖問。

  「現在他哪有空去想咱們的小語妍,該想想那位纖袖郡主才對。」任冠哈哈一笑。「聽說是位小美人哦。」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耿瑞白了任冠一眼。

  跟在王爺身邊多年,他可以斷定嬌柔孱弱的纖袖郡主就算長得再美,也不適合王爺。

  「為什麼不能提?這不是咱們靖王府的喜事嗎?」粗線條的任冠被瞪得莫名其妙,愣愣的問。

  梁子楓玩味地址了扯唇角。「確實是喜事。」

  「總之辦完王爺的喜事後,就輪到小語妍了。」任冠還逕自興致勃勃地說:「不知道小語妍穿上鳳冠霞帔會是什麼模樣?一定很美!如果再上點胭脂,那肯定連天仙也比不上……」

  「皇城來的大俏息喲!」一名報馬仔衝進客棧,誇張的大音量立即將每個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什麼大消息啊?」有人忍不住開口問。

  「皇上為靖王府的靖樂郡主指婚啦!」報馬仔的聲音更加洪亮,像是唯恐有人聽不清楚似的。

  單佐靖眉峰一沉。

  皇上替語妍指婚?

  四星不約而同將質疑的目光投向單佐靖,但從他的表情裡知道,他與他們同樣感到驚訝。

  「皇上把靖樂郡主指給誰啊?」詢問的好奇聲不絕於耳。

  「指給過王府的過王爺哪!聽說馬上就要成親了。」報馬仔興奮的說:「靖王爺娶過王府的纖袖郡主,靖王府的靖樂郡主則嫁給過王爺,真是親上加親,到時婚禮的排場說有多大就有多大。」

  「不論誰娶誰、誰嫁誰,反正都不關咱們這些小老百姓的事。」有人很實際地說。

  「這倒也是。」喧嘩一時的客棧恢復了平靜,客人們又各自談天吃飯,彷彿沒發生過剛才那回事般。

  「皇上要把語妍嫁給單知過?」耿瑞一臉的不可思議。

  「該死的御天!」

  單佐靖直起身子。他沒想到御天竟會趁他不在時將語妍指婚,那麼派他南巡擺明了就是調虎離山之計。

  「我要立刻回京!」他要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否則他會懊悔一輩子,懊悔沒有早點對語妍表白他的真心意。

  「對!小語妍絕不能嫁給那個傢伙!」任冠立即附和。

  梁子楓沉吟道:「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如此貿貿然的跑回去……」

  單佐靖堅決地說:「無論真假,我都要回京一趟。」

  此刻他歸心似箭,心中除了羅語妍,再也容不下其他。

  第八章

  浩浩蕩蕩的迎親隊伍在靖王府接到新娘子之後,一路吹奏著喜樂往過王府而去。

  風光的排場吸引了數以千計的民眾爭相目睹迎親的盛況,所以一路不停的鑼鼓喧天足足在皇城繞了一圈才往過王府而去。

  羅語妍十分平靜的坐在轎中,早上採菱在幫她梳妝打扮時,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好像她今天是要出殯而不是出嫁似的,令她感到啼笑皆非。

  她不知道命運的變化怎會這麼大,才不過幾天而已,佐靖離開皇城到南方去,而她卻坐上花轎準備嫁入過王府。

  如果佐靖知道他的小語妍要嫁人了……

  「小姐,到啦。」

  採菱在轎外小聲地喊,打斷她的思緒,她深吸了口氣,打起精神來。

  一名穿著紅衣的喜娘向前掀起轎簾,羅語妍被她攙扶下轎後,鞭炮聲與鼓樂聲同時響起,恭喜之聲不絕於耳,接著便是一些又跪又拜的繁複禮儀。

  最後,被紅蓋頭遮住大半視線的她,便被喜娘扶著進入洞房。

  採菱打賞喜娘一些銀子,關上門的同時也鬆了口氣。

  「好了,小姐,大家都走了,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倆。」

  「好累。」羅語妍自己掀起紅蓋頭,鳳冠太重了,戴了一整天,現在她的脖子好酸。

  「您應該餓了吧?」採菱連忙倒了杯茶遞過去。「府裡正在大宴賓客,而那個過王爺一瞼得意的樣子,看了就討厭。」

  羅語妍啜了口茶,微微一笑。「採菱,你不怕隔牆有耳?」

  「我才不怕。」採菱哼了哼。「我有預感,咱們王爺就快回來了,他會救您出去,不會放您在這個地獄裡。」

  羅語妍的心猛然一跳。「你怎麼會這麼說?莫非你通知王爺了?」

  她不要佐靖為她趕回來,路途太遙遠,這樣趕路太危險了,況且她是遵從皇上的聖旨出嫁的,佐靖若回來阻止,豈不是逼他為了她而抗旨?

  「您放心,我一個字都沒說,我只是有那個預感罷了。」採菱咕噥道:「想想看,王爺那麼疼您、愛護您,到頭來您卻嫁給一個令人難以捉摸的人,王爺就算爬也會爬回來阻止,否則太沒有天理了。」

  羅語妍雲淡風清的笑了笑。「其實過王爺也不是太壞的人。」

  依照單知過的面相來看,雖然命宮有絲狂傲,但不失為一個溫厚之人,她相信他不會密謀叛變。

  「小姐,您該不會愛上他了吧?」採菱瞪大了眼睛,語氣裡則是濃濃的譴責意味。

  羅語妍失笑地搖頭。「你說到哪裡去了?」

  她與單知過僅有一面之緣,別說愛了,她連感覺都沒有,要愛上一個人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呀。

  她深埋了六年的感情都無法開花結果了,何況是面對單知過?她知道要她再對另一個男人付出感情太難了。

  「可是您已經開始替他說好話了。」採菱很不平地道。

  枉費早上語妍小姐出嫁時,整座靖王府都籠罩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沒想到新娘子本人卻雲淡風清,如此悠閒。

  話說回來,悠閒不是語妍小姐一向的性格嗎?

  猶記得六年前她被王爺帶回府時,才十二歲而已,她就已經遇事不亂、面不改色,一晃眼,六年過去,她變得更加沉穩閒適,從來不曾見她驚慌過,但她的笑容卻與日俱增,一天比一天開朗。

  有時候她明明感覺到語妍小姐對王爺那從不說出口的關懷,但又像是錯覺,因為他們兩個相處時,總是那麼恬淡怡然,教旁邊的人看了都感覺如沐春風,不做一絲遐想。

  「算了,現在想這些都沒用了,唉。」採菱自怨自艾著,順手拿了一盤糕點送到羅語妍面前。「小姐,您吃點東西吧。筵席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結束,您可不要餓壞了。」

  「採菱,你也吃一點。」

  「我哪有心情吃?」她無精打彩地說:「我一想到王爺回來之後,知道您已經出嫁的反應,我就恐懼得渾身顫抖。」

  羅語妍輕笑出聲。「他沒有那麼恐怖,也不會拿你出氣。」

  她深知佐靖的處世作風,他向來就事論事,否則又如何成為人人畏敬三分的治國王爺呢?

  採菱歎了口氣,愁眉苦臉地說:「我知道王爺沒有那麼恐布,可是這回遇上您的事就難說了,王爺一直那麼愛護您,現在……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