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寄秋 > 薔薇之愛

第22頁     寄秋

  癒u我……」不會吧!他全程做到完都有戴保險套,萬無一失。

  繞嬝市B轉頭提議,「拿薩,還是你送凱莉到婦產科檢查吧!我看準爸爸已經瘋了。」跟著假性懷孕。

  瞼L看了六神無主的斐迪南一眼。「加害你的兇手還未逮住,我不放心。」

  癒u怕什麼,有我在,危機雷達可不是被人自叫的,三公尺以內有陌生人靠近,立刻通知你。」常弄歡舉起手保證。

  癒u這……」好像不太保險。

  癒u你去吧!拿薩,凱莉的情形沒有你不成,這是你身為兄長的『責任』。」她刻意以兄長的責任壓他。

  繞噯w雨一說完,凱莉就配合地直喊她下體像流血了,寶寶掉了。

  繚篿鬙葺_的拿薩顧不得其他,一把抱起哀嚎不已的妹妹狂奔,而准爸爸斐迪南迓翻著<媽媽手冊)邊跑,想看裡面有沒寫安撫辦法。

  穡咫F三個人,病房一下子空曠許多,顯得安靜而泥異。

  癒u恭喜你如願所償去找死,那個小鬼的演技超爛。」要不是她在一旁推波助瀾,恐怕沒那麼順利。

  癒u別抱怨,你看看伊莉莎白來了沒?」天時,地利,還要人和。

  簣`弄歡才·推開窗戶,一顆頭顱就冒了出來,她訕然一譏。

  癒u你適合闖空門。」

  癒u走吧!直升機停在草坪。」她全安排好了,通往賽車場的道路全都堵塞。

  癒u呼!帥呀!不知道會不會掉下來?」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癒u你再擋我路,我會一腳踢你去掛機尾。」一張烏鴉嘴。

  簣`弄歡沒好氣的一瞪。「薔薇居的,伯;很不尊重我喔!小心沒命拿獎金。」

  癒u放心,我寫好遺囑了。」每年的賽車季前她都會預留遺言,以防不幸。

  瞻T個女人……在外人眼中看來是一位高雅的栗發美女,一垃神經兮兮的東方佳麗,還有一位從容不迫的俊朗病人,正大步地邁向草坪上的直升機。

  瞻k人的計謀,女人的勇氣,女人的合作無間,誰說女人間一定會勾心鬥角、互相攻擊。她們剛打破了這項說法,一起迎向藍天。「你也要去?」

  瞼麮莎白拉起下擺往馮聽雨旁邊一坐。「沒有我,你們能成功嗎?」

  簞產科裡,受命誇大病情拖延時間的醫生正慢條斯理地作檢查,以氣喘撥作的方方「慢慢」解釋病因,聽診器前胸後背地聽了足足二十分鐘。

  繕孕L宣佈沒什麼事,動了一點胎氣而已,兩個男人都想痛揍他一頓,沒事還能檢兩個小時,根本是拿人實驗。

  礎茖漁氶A一級方程式賽車西班牙站的決賽進入倒數時間,就等燈號指示。

  繙w答!滴答!滴答?

  瞼|周無人,車庫裡安靜無聲,只見一道藍色人影躡著足尖悄然靠近,不安的四下張望吞著口水,一步一步地走向目標。

  繙w答!滴答!滴答!

  禮N汗沁滿額頭,他手上小心的捧著類似時鐘的計·時器,滴答滴答的聲響正是由此發出,時間預定再十五分鐘後爆炸。

  瞻ㄔi能再失手了,這一次一定要炸死他,看他還有幾條命好活。

  穡呵呵……

  禮C沉的獰笑顯得特別空洞,藍色人影走到車子旁輕撫美麗的車身,他多想擁有這部超越風速的改造車,它是每一個賽車手的夢想。

  瞼i是,它即將和它的主人一塊上天國,天國的跑道很寬吧!

  織N要告別了,他會站在世界的頂端揮手致意,成為唯一的勝利者。

  翹v子蹲下身,打算將定時炸彈裝在車子底盤,忽然四周燈光大亮,照得他睜不開眼。

  癒u逮到你了吧!傑森·艾蘭利。」說話的是一位高大的東方男子,

  瞼L就是在家族企業擔任音樂總監,同時身具律師資格的東方奏。

  癒u你……你們……」傑森·艾蘭利驚恐的看著在他身後出現的工作人員及警員。

  癒u我們等你好久了,真是不簡單。」守株待兔雖然是個笨方法,但是有效。

  癒u你們知道是我?廠不甘心,為什麼功敗垂成?

  癒u不確定,但八九不離十,只有你在排位賽前一刻靠近冰火的車子。」一流的賽車手不會掉了鑰起。

  簧睅琱p沈的現場重溯,他們和苦力追蹤到可疑對象,並密切的注意中,打算一等他有了確切的行動,再以現行犯罪名當場逮捕。

  穡銇〝韖X風聲,說冰火對冠軍杯誓在必得,一定會出場,故意引來有心人的佈陣。

  穠G不其然,魚兒如所料的上勾了,手上還捧著無從狡辯的證據,足夠讓他以一級謀殺罪起訴,不關個二十年是出不了監獄大門。

  癒u我完了,我的賽車生涯……我的冠軍杯……我不甘心……」傑森,艾蘭利突然目露凶光的調快計時器。

  瞼場一陣緊張。

  癒u你想幹什麼?」一個警員高聲一喝。

  癒u既然我得不到就同歸於盡吧!誰也別想拿到冠軍杯。」反正他豁出去了。

  癒u你瘋了,命也不要了嗎?」簡直瘋狂。

  癒u哈……」他眼神狂亂的仰天大笑。「車子沒了,冰火也不能出場,我還是贏了,哈……」

  癒u那可不一定。」

  礎B火的現身讓很多人訝異不已,一個禮拜前送進手術室開刀二十四小時的人,現在居然若無其事地站在人面前,一副準備上場的樣。

  簫掬S疑惑的東方奏看看心愛的女人,以眼神詢問是怎麼回事。

  簣`弄歡回了個「她找死」的不屑神色。

  癒u冰火?!」

  癒u炸了這輛車,我還有另一輛性能佳的車子,你永遠是失敗者。」馮聽雨的口氣淡而無謂,好像說愛炸就炸少廢話。

  癒u你……你別以為我不敢,我們大家一起死……一他把炸彈朝向眾人,嚇得所有人反應迅速的退了一步。

  簞萷W馮聽雨動也不動的立於原處,眼神冰冷不帶一絲溫度地睨著他,雙手環胸似在鄙視他的荒唐行徑,有失一位賽車手的風度。

  癒u死,我走過一回,現在看你敢不敢再和我搏一場。」她向前一步。

  穡漅ヰ瘧筏上前欲拉她,只見她鎮定而優雅地揚手一揮,表示不需要他們插手。

  糧o是賽車手之間的恩怨,無關性別。

  癒u什麼意思?」傑森,艾蘭利有絕處逢生的意外,不確定的緊抱著炸彈。

  癒u這輛車你覺得如何?」馮聽雨走到另一邊拍拍自己的愛車。

  糧Ж芊P艾蘭利眼一瞇,「好車。」

  臏禸悔阞漱H都知曉冰火的車是一流好車,連各大車隊提供的先進賽車也比不上,性能卓越,耐熱性佳,抗摩擦,汽缸多加了二十匹馬力,而且有改裝過的噴射引擎。

  癒u用它跟我比一場,贏了你帶走獎金和冠軍杯,輸了乖乖入獄服刑。」這是一場交易。

  癒u為什麼你要這麼做?我要殺你。」他拿炸彈的手有些顫抖。

  癒u競場上有輸有贏,我要你輸得心服口服。」她也是好勝。

  癒u就這樣?這輛車該否會動過手腳吧!」他不相信有如此單純。

  癒u在場的人都能當證人,車子若有問題我代你服刑。」她以名譽作擔保。

  穢狾酗H都發出訝呼聲,直歎她太大膽,明明該立刻繩之以法的歹徒,還給他機會競爭。

  糧Ж芊P艾蘭利不服氣的道:「你真以為自己能穩居冠軍嗎?我會超越你。」

  癒u是嗎?我拭目以待。」伸出手,馮聽雨的手心向上翻,答案不言可明。

  糧Ж芊P艾蘭利猶豫了一下,他看看車體流線的美麗賽車,好勝的鬥志激昂了起來,毅然而然地將炸彈放在她手上,警員立即上前欲逮捕他。

  癒u不要上手銬,他和我還有一場冠軍之爭,我相信他不會趁機逃走。」這是賽車手的榮眷。

  癒u可是……」他是危險人物。

  穠F方奏利用律師手腕上前說了幾句話,警方不得不同意先讓他完成比賽再說。

  癒u走吧!對手。」馮德雨隨手將計時器一扔。

  簣筐鴗滫漱p沈直呼萬幸,立即按掉開關阻止時間的行進。

  癒u天哪!她想炸死所有人呀!」

  簣璅ㄕB火臨走前一回眸的「走吧!對手」,傑森·艾蘭利的心口猛然受到撞擊,彷彿看到冰雪下的天使在此現身,美得無法形容。

  瞼O人怦然心動。

  竅陘偵簳鴗F此刻他才發覺他很美?

  繚R情來得莫名其妙。

  第十章

  竅O他嗎?

  瞼i能是他。

  穠眯w是他。

  瞻@定是他沒有錯啦!終於等到人了,台北的太陽可是很毒,為了三千六的打工費,她死也要撐下去,傚法死士的精神。

  礎A走近一點看看沒關係,黑抹抹的落地玻璃門讓裡頭充滿

  簪垢窗A這門除了大廈的住戶外,沒人能進得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