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寄秋 > 薔薇之愛

第13頁     寄秋

  癒u我怎麼知道九一年亞洲車賽的冠軍是誰,准的車又在撒哈拉沙漠壓死一頭羊?」他沒好氣的一哼。

  癒u早叫你要看賽車專刊,你自個不看能怪我們感情好嗎?」就是要氣死他。

  癒u你說什麼?!」拿薩眼神一厲的瞪去。

  糧芠瑟縮了一下。「呃,我是說你好歹出一點力嘛!蘿拉是我的手帕交。」

  癒u不幫。」叫他們自生自滅好了。

  癒u你好冷血哦!」她求助的看著飲著藍莓愛斯的馮聽雨。「冰火,你幫我罵罵大哥啦!舉手之勞都不肯加以援助。」

  癒u你們兄妹的事我管不著,不過……」她考慮要不要說出口。

  癒u不過什麼你快說呀!蘿拉她家快破產了。」一破產就得搬家,大伙就不能玩在一起了。』

  繞嬝市B看向同樣望著她的藍眸主人。「青橄欖只能外銷嗎?我記得橄欖也能製成油做烹飪用,或當成護膚護髮聖品。」

  簧麻蘆熔援縝a一亮,心中有了盤算,她的建議的確可行,將過剩的橄欖提煉成油產銷全世界,一來可以減輕農民的負擔,二來能多闖出一條生路。

  職鷑僮n買並不難,搾油工人和工廠的設備……略微計算了一下,成本並不高,值得嘗試。

  癒u大哥,你說好不好,我們出資蓋間煉油廠,然後蘿拉她家也有錢忖貸款,大家互蒙其利。」凱莉興高采烈的搖著兄長。

  簫Y是平常,這舉動定引起他的斥喝,因為太輕浮不符合名門淑女的形象。

  瞼i現今他僅是低頭一睨。

  癒u誰來負責煉油廠,我平日的工作夠重了。」他設下陷阱誘拐天真妹妹,她也該長大了。

  癒u對喔!該找誰呢?」凱莉不懂暗示地絞著腦汁,想找出家族中較具有管理能力的堂哥、表哥們。

  瞼L乾脆明示。「不如由你來試試。」

  癒u我?!」她怔楞著,隨即搖手又搖頭。「不行啦!我不行。」

  癒u既然你沒興趣就算了,反正破產的是你朋友,別怪我不近人情。」他對她夠寬容了。

  癒u人家才二十歲吶!」她囁嗜的說。

  癒u我十六歲就接下擔負奧辛諾家族的責任,而且是誰要求自主權?」多少他會在一旁監督著,並給予適當的建議。

  禮琚C「可是……」

  癒u如果你想看艾弗拉一家走投無路的話,我不勉強。」真的,不、勉、強。

  癒u我……」她好為難,驀然……「交給冰火去管呀!這樣他就能永遠留在西班牙。」

  繒鴽r!他怎麼沒想到這辦法。「小雨……」

  穡熆齈“t希望的眼盯著正慢條斯理掀起羽睫的美好人兒,聽著一句冰冷的話語——

  癒u別想。」

  癒u冰火,你就幫幫忙嘛!一切資金由我大哥出,你負責管理就好。」等於是閒差。

  癒u沒空。」

  癒u小雨,你忍心看西班牙農民為了生計走上絕路嗎?」人不可能完全無心。

  癒u請便。」

  癒u冰火……」

  癒u小雨……」

  糧芠的哀求,拿薩的請托,全人不了她的耳,西班牙人民的死活幹她何事,她又不是國際救援組織,亦非兼愛天下的聖人,她只是平凡又自私的賽車手。

  癒u小甜心,原來你在這裡呀!」

  瞻@聽到這輕佻又下流的聲音,凱莉如驚弓之鳥的跳了起來。

  癒u你……你這個大爛人、花心鬼、不要臉的死賤人,你怎麼不去死——」

  第六章

  繡I了一鼻子灰的斐迪南·卡斯提爾做了個無辜至極的表情他到底招誰惹誰了,不過好久不見打聲招呼,她有必要指著他鼻頭大罵嗎?

  竄e陣子卡斯提爾家族在尼投資的香料園及伐木廠出了問題他必須即刻趕往處理,因此沒來得及向他的凱莉甜心道別。

  簫閮鴗ㄓ[,他接獲家人的電話指稱婚禮要提早舉行,當時他憂喜各半,不太相信凱莉會同意提早嫁給他,他在她心裡的評價一向不高。

  瞻H少誰不風流,總不能因為他有女人緣而封殺他吧!所以他促家人趕快辦妥婚禮事宜省得她反悔。

  穠G然,一個月前就聽見風聲,說她吵著要退婚,不到十天由奧辛諾家族傳來終止準備婚禮一事,延緩數個月再行定議。

  糧o消息害他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想跳上飛機,回國一問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為何如火如荼進行的婚禮要喊暫停。

  簞劓齒L尼恰巧發生一起武力政變,全國進入備戰狀況,所有交通工具包括船、火車、飛機一律停駛,每一條公路都設有路障,大城市甚至宣佈宵禁。

  穢颽O他只好在飯店等,一等就是十來天,好不容易買通一條漁船由馬來西亞上岸,再搭機返國,過程是險萬分,差點因非法入境吃免錢牢飯。

  繕痕G他得到的不是熱烈歡迎,劈頭一陣淑女不直的怒目咒罵,叫人好不欷圩。

  瞼L真的沒有她想像中花心,你情我願的性關係在於各取所需,總不能要他老憋著自行DIY,那很傷身的。

  礎茈B拒絕淑女的要求是件不禮貌的事,他已經很節制了,一個禮拜才三次,不像前幾年夜夜笙歌,懷裡抱的女人不盡相同。

  癒u凱莉甜心你渴不渴,來喝口果汁潤潤喉。」他慇勤地端起番茄汁要餵她。

  礎o怎麼肯喝,加了兩塊方糖吶!「不要!你拿走開,別把病傳給我。」

  癒u寶貝,要傳早就傳了,三個月前……」一個適合失身的夜晚,醇酒和醉美人,

  癒u你……閉嘴、閉嘴,心的話千萬別扯到我,我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凱莉根本欲蓋彌彰,很難遮人耳目。

  織揚}南笑得有幾分邪氣。「你讓我好傷心呀!甜心,那一夜的熱情叫我終身難忘。」

  癒u去你的,你做你的愛少扯上我,誰不知道我最討厭的人就是你。」她用含恨的眼睛警告他少開口。

  癒u嘖嘖嘖!擁有良好教養的淑女怎可口出不雅之詞,不過我能體諒你的口是心非,你太愛我了。」他上前意欲重溫舊夢。

  糧芠手腳極快地攀住賽車場的風雲人物。「我最愛的人是冰火,你少來破壞我的幸福。」

  癒u幸福?」斐迪南輕浮的表情賾然一收。「你是誰?」

  癒u當我過路人吧!」沒事幹麼扯上她,嫌她日子還下夠熱鬧嗎?馮聽雨向天丟了個白跟。

  織揚}南噙起頗深意的笑。「你是女人吧?」

  繒L盡千帆,他不會分辨不出男人、女人,用鼻子聞也聞得出來,男人的骨架沒那麼纖細,外表騙得了人,身體結構不行。

  癒u你說呢!」他的確有風流的本錢,識人能力一流,不愧是花叢打滾的浪子。

  癒u冰火才不是女人呢!你不要看一個愛一個,『他』是我的男人。」可惡,可惡,冰火是男人,是男人啦!

  礎o絕不承認冰火是女人。

  癒u伊莉莎白,你說她是男人或是女人?」一回頭,斐迪南身後走傳來一位高挑的栗發美女。

  瞻ㄞ鄍峎來形容,應該是冷艷高貴,嘴角的微笑不具真意,一雙棕眸含著鑒賞意味,時時散發出冶艷氣息,像一株耀眼的西班牙玫瑰。

  礎o看人的眼神令人背脊發涼,似是盯著尋覓已久的獵物不肯放,即使舉止高雅的找不出一絲瑕疵,但是總讓人有種她正伸舌舔唇的錯覺。

  癒u不管她是男人或女人,都是我喜歡的那一型。」她不說破,語帶保留。

  瞼u是她的說法勾起某人的不悅。

  癒u你離她遠一點,伊莉莎白。」拿薩忽然覺得眼前的女子像是個陌生人。

  礎]為那雙貪婪的眼似對小雨有所索求。

  簡敞咫@斂,鋒芒盡收,伊莉莎白嬌柔的走到他身邊。「好久不見,未婚夫。」

  糧o是一種挑釁。馮聽雨很驚訝她挑釁的對象居然是拿薩,似要和他爭奪某件事或某個……人?!

  癒u顯然還不夠久,別去招惹我的朋友。「他不喜歡她看小雨的眼神,那充滿佔有慾。

  癒u只是朋友嗎?我以為至少是情人一級。」還好,不算太遲。

  簧麻躉y氣嚴厲的聲明,「小雨是『男人』,我們不可能是情人。」

  癒u誰說同性之間不能有愛情,只要感情下得深,再大的困難都不是問題。」她意有所指的瞄瞄正在猜測她性向的俊朗身影。

  癒u伊莉莎白,你該知道以我們的身份地位是不允許鬧出醜聞。」即使他多想拋開一切枷鎖去愛小雨。

  礎o笑了,令人覺得滄涼。「我不一樣,一旦我決定要愛了,不管對方是誰都不在乎。」

  癒u堂妹,注意一下你的言詞,你是有婚約在身的人。」斐迪南聲一冷的約束她。

  癒u前提是人家肯不肯娶我呀!你不認為這位『先生』有一股令人著迷的氣質。」眨了眨眼,她表現出以往的恬靜、溫婉。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