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凌淑芬 > 我的愛情淺

第2頁     凌淑芬

  鍾振毅甩了甩頭,用一種從電視上看來的帥氣姿勢撥開紅銅色頭髮。

  本來嘛,無功不受祿,更何況是好幾萬的機車,可是以他媽媽當大樓清潔工的薪水,賺到他成年也賺不到一頭五十CC小綿羊。而阿海家裡有錢得要死,獨門獨棟的花園別墅裡,隨便一顆奇石就價值兩、三百萬。那台二手機車他如果不接收,八成也是送進破車場的命,既然如此,他就要了吧!

  起碼以後出去飆車,不必再坐在別人的後座了。

  「阿牛哥哥!阿牛哥哥!」一聲嬌嬌甜甜的叫喚由遠而近,快樂地奔到他身前停止。「阿牛哥哥,你的頭髮又變顏色了。」

  鍾振毅捻著一手油污,愕然抬頭。白花花的陽光讓他沒有在第一時間認出小女孩的臉。

  「啊!是你。」之前那個為狗伸冤的小傢伙嘛!她居然還記得他,還自動把他的綽號翻譯成國語版。

  「阿牛哥哥,你在幹什麼?」小女孩討好地蹲在他身邊,陪他一起檢查袟{的腳踏車鏈。

  今天她穿著一件蘋果綠的小洋裝,兩束馬尾紮著同色系的緞帶,像一株新春初綻的小嫩芽。

  「沒幹什麼。」如果被同伴發現他居然和一個不滿七歲的小女生「來往」,他準會被笑爆大牙。

  「噢……」小女生聲音拖得長長的。

  太陽在慵懶的午後時分散放著威力,熱浪熏鳴著榕樹上的知了,殘暑即將被蟬聲催盡了。

  綠樹陰濃夏日長,空氣問偶然捎來幾絲涼意,吹拂著好奇熱情的小娃兒,和一臉憨實卻硬是裝酷的大男孩。

  靜寂的時光,彷彿會這般無盡延伸下去……

  「好了!」鍾振毅歡呼一聲,拍拍褲子站起來。

  「褲子髒髒。」小女生提醒他。

  「我要去找我同學了,你也趕快回家吧。」

  「哥哥再見。」小女生跟著站起來,揮開一隻小手。

  鍾振毅側頭送上一瞥。

  「再見……你手上拿的那個是什麼東西?」

  「噢。」小女生連忙舉高右手的塑膠袋獻寶。「花花哦!我撿到花花。」

  花!

  鍾振毅心中怦的一跳,左看看,右看看。確定沒人!大家都躲在家裡睡午覺去了,不會有人看到他很沒有英雄氣概地陪一個小女生拈花惹草。

  他放心地跨到她身邊來,掩不住眼裡的雀躍。

  「借我看看。」

  「好!」小女生大方地遞給他塑膠袋,燦爛的紅彩從袋口裡探出來。「阿牛哥哥,你也喜歡花花嗎?」

  鍾振毅像聽到什麼侮辱似的,漲紅了臉。「誰跟你說我喜歡花的?這種摘花拔草的事是你們娘兒們才會做的,我們大男人才不屑哩!你要是敢出去對別人亂說,小心我扁你!」

  小女生被他的惡形惡狀嚇了一大跳,連忙退開一步。

  鍾振毅看著她怯怯的表情,不禁有點罪惡感。

  「我只是借來看看而已,又沒有說我喜歡。」他不情願地放緩了語調。

  看見他又恢復成那個黝黑憨實的大哥哥,小女生的勇氣重新回籠了。

  「哥哥,這個花好漂亮哦!」

  這是一株大輪種的玫瑰,市價可不便宜,小丫頭不知道去哪裡撿來的,運氣這麼好?鍾振毅心裡又妒又羨。

  「你在哪裡撿到的?」

  玫瑰的花形相當完整,顏色鮮紅艷麗,根須上還粘著黑色的培養士,整株就這麼亂七八糟的塞在塑膠袋裡。袋子看起來也像臨時找來的,袋身上還沾有一些麵包屑。

  「在外圍的馬路上,有一輛大車車開過去,它就掉下來,被我撿到。」小女孩指著公園口,臉蛋興奮得紅撲撲的。「那個盆盆破掉了,我就去找袋袋來裝。」

  八成是從運送花苗的發財車上掉下來,被她運氣好遇到。鍾振毅戀戀不捨地多望了一眼,狠下心來往前一遞。

  「好了,還你,我要走了。」想了一想,他還不太放心。「你會不會種玫瑰啊?」

  可不要一帶回家就讓她給玩死了。

  「我會啊!」小女生驕傲地挺起胸膛。「我剛剛就是在挖土土,要帶回家種。」

  鍾振毅順著她指的方向望過去,差點昏倒。

  她居然去挖兒童沙坑的沙子,想種玫瑰花!她以為她在種西瓜嗎?

  「玫瑰用沙子種是種不活的啦!」他的語氣比想像中更氣急敗壞,真是浪費這麼一株漂亮的大輪種。

  「啊?」小女生愣住,「那……那……我去買,我有二十塊錢哦!」

  二十塊錢能買什麼?

  「只有這種漂亮的花花草草才能賣錢嘛!你有看過又髒又臭的黑土也能賣錢嗎?」

  小女孩垮著臉搖搖頭。在她年幼的想法裡,確實沒見過有人在賣土的。

  鍾振毅在心裡掙扎一下,「你去公園的花圃裡挖一點土帶回去啦!用那種土養,應該養得活。」

  「好。哥哥,你剛剛說這叫做什麼花?」

  「玫瑰。」

  「原來它叫做『玫瑰』啊。」

  「玫瑰還有分品種,你撿到的是大輪種玫瑰,花形比較大。它現在還只是半開狀態而已,等它整個全開了,花朵的直徑大概會有十幾公分,很大很漂亮的。」

  談到自己最喜歡的花草泥土,鍾振毅黝暗的臉龐霎時神采飛揚起來。

  「十幾公分是多大?」小女生聽得一愣一愣的。

  「大概就我的手掌這麼大。」

  「哇!那很大耶!」

  「對啊!」鍾振毅驕傲地點點頭,彷彿他才是花主人。「另外還有一種中輪種玫瑰,花形比較小,不過一根枝條可開三到八朵花,不像這種大輪種玫瑰,通常一枝開一朵就差不多了。小輪種玫瑰的開花性又更強,還有一種叫蔓玫瑰,不過台灣的氣候太炎熱了,不適合栽種這種玫瑰。」

  小女生清俏的眼睛越瞪越大,眼底寫滿崇拜的光彩。

  「哥哥,你好厲害哦,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

  鍾振毅不禁狼狽起來。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從小就對這些翻土種花的事情特別感興趣。

  比起飆車幹架,蒔花弄草實在不太酷了一點。害他每次到學校圖書館查查有沒有新進的園藝書,都得偷偷摸摸的,以免被那票死黨看到了,笑話他娘娘腔。

  「因為我是天才!」他惡狠狠地警告她。「你不可以去外面胡亂說,知不知道?」

  「好。」小女生也不管他的意思是什麼,一律甜甜地應了下來。

  「你回到家之後,找個盆子把玫瑰花種起來,記得要放在光線充足的地方。」

  「好,我把它放在陽台上。」

  「你們家陽台曬得到太陽嗎?」

  「我們陽台外面有架子,可以種花。」小女生踴躍提供消息。

  鍾振毅大搖其頭。「不行不行,玫瑰喜歡光線充足但是涼爽的地方,你天天讓陽光直射它,一下子就把它曬死了。」

  「那……那我把它放在客廳裡。」

  「客廳光線夠嗎?它一天要照上六個小時的光。」

  「那……那……」小女生彷徨起來。半晌,她眼睛一亮,小嫩手把花苗提得高高的。「那阿牛哥哥幫我種!」

  如果可以,他當然想自己搶回家,哪輪得到她?

  可是,想到家裡那不到兩坪的客廳,陰暗而霉濕的氣息,他歎了口氣。

  「我家沒地方種。」

  「噢!」小女生又垂頭喪氣起來。

  看這花,多紅多漂亮,她不要把它種死掉啦!她要它開很多很多的花,將來生很多花寶寶。

  鍾振毅四處看了一圈,腦中靈光一閃。

  「跟我來。」

  於是一大一小兩道影子,鑽向公園後方人跡稀少處,那裡有一區專門種高高低低的灌木林,其中一個秘密基地是他有一回心情不好,亂鑽亂闖時發現的。

  兩個人矮著身子,在灌木叢中左鑽右閃,他一面得回頭替她撥開勾到頭髮的矮枝。在林木中鑽了一會兒,他奮力一撥——

  眼前豁然開朗。

  「當當!」他得意的揮了揮手臂。

  「哇……」小女生敬畏的低語。

  其實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地方啦,頂多就是濃密的灌木叢中央,有一小塊空地,約莫可容納他們兩個棲身,由外圍看來,由於矮木包圍,看不出來中間還別有這塊小天地。

  「我們把玫瑰種在這裡吧!樹叢不會擋到它的光線,土壤濕度剛剛好,正午時分又有一些樹影可以遮蔭,很適合玫瑰花生長。」

  「好啊好啊。」小女生只是來當跟班的,阿牛哥哥說什麼,她當然都點頭應好。

  於是,兩個孩子快快樂樂地翻開土,把玫瑰慎重安置進它未來的新家。

  小女生蹲在旁邊,幫忙撥一些土,看的比做的還多,但這掩不住她眼底興奮的燦光。

  「你上次說,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做『張仙恩』,我媽媽都叫我『仙仙』,阿牛哥哥也可以這樣叫哦。」

  「嗯,仙仙,我記住了。」

  男孩的嘴角噙起一絲微笑,夏風襲來,溫度已涼爽得令人滿足。

  ****************************

  從此,這塊小空地成了他們的秘密花園。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