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古靈 > 惡羊撲郎

第13頁     古靈

  "太好了!"水心歡呼。"幫我謝謝爹啊!大哥。"

  "好了,你快跟過去吧!"冷英傑瞧瞧另一頭的展傲竹。"妹夫好像不耐煩了。"

  "嘎!那我走了。"

  "路途不遠,記得有空就回來看看啊!"

  "知道了,大哥。"

  在回家的半路上,趁著休息吃東西時,水心立刻打開油布包,將一張爛爛的舊布交給展傲竹。"哪!這是爹給胖胖的,放在我這兒不安全,還是給你收著比較妥當。"

  水心猜想,他可能不會在意這種東西,可是怎麼樣也沒想到他會不在意到這種地步。他居然看了一眼後就撕碎了它!水心張口結舌了好半天,才猛地叫出來。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那……那是爹給胖胖的耶?"

  展傲竹淡淡的瞥她一眼。"沒有用了。"

  "嗄?沒有用了?"水心怔楞道:"什麼沒有用了?藏寶圖沒用了嗎?為什麼沒有用?你怎麼知道沒有用?你又沒有去……"

  "從來沒有人教過我武功。"他突然沒頭沒尾的說。

  水心皺皺眉,然後抬眼往上看了半天,又低下頭來,擠眉歪嘴地用力想了好久,可就是想不出來他說這句話的意思和用意,所以……

  "不懂。"她很乾脆地說。

  胖胖已經趴在展傲竹的懷裡睡著了,和水心一同坐在大村下歇息的他,頭往後靠在樹幹上,合上眼。

  "你以為我的武功是從哪裡學來的?"他暗示道。

  水心翻個白眼,沒好氣的:"我怎麼知道你的武功是從哪兒學來的,你又沒……"她遽然頓住,繼而叫,"你是說,那個……"她瞄一下碎布屑。"你的武功就是那裡頭……"不等她說完,展傲竹便點點頭。水心驚詫的再也說不出話來了。

  難怪他的武功那麼高!難怪他會有那麼多銀兩捐出來賑災。可笑的是,竟然有人為了這張無用的藏寶圖送命!悲哀啊!

  第五章

  她終於決定要離開展傲竹父子,去追求自己的女俠前途了!這是在離開冷家莊後四個月,初春時分所下定的決心。

  和展傲竹相處的夫妻生活雖然枯燥,倒也安然,偶爾的爭吵她爭她吵,也算是在無味的生活中添加調味料罷了。最重要的,是她一直認為自己既然嫁給他了,那麼他就需要她來幫他煮飯。洗衣、整理家務等等,當然,上床暖被也是很重要的啦!總而言之,她自認還滿有用處的。

  所以說羅!既然夫君"需要"她,那她這個做妻子的,當然要"照顧"他羅!

  還有胖胖,雖然人小鬼大……聰穎得可惡,但畢竟是個小娃兒,需要娘親的關懷照料才行。

  丈夫、兒子都需要她,這就是她最大的安慰,也是讓她漸漸忘卻"俠女志願"的最大因素。或許等兒子長大後,她可以試試看能不能說服夫君,和她一起行走江湖,過一過神仙俠侶的浪漫時光。也可算是聊勝於無啦!

  多為妻子、母親的滿腔熱誠,也就此燃燒起來,而且在她的自我陶醉中愈燒愈旺,可還沒燒到旺點,便又被他們父子聯手提了一大桶寒雪融化成的冰水給澆熄了!只剩餘煙隨風散去,連一絲影跡也不復見!

  清明節,是祭祀祖先的日子,同時也是春遊踏青的日子。好動活潑的水心,當然一早就纏著展傲竹,要他帶一家人出去郊遊,可展傲竹一概回以沉默的拒絕。

  "每次你都只帶胖胖去飛飛,為什麼就不能帶我出去走走?"水心不滿地抱怨道:"這樣不公平嘛!為什麼我只能在家裡煮飯、洗衣服,我……我連惜惜姨那邊的工作都辭了耶!還不都是為了你們父子,結果一點慰勞都不給人家。這樣真的不公平嘛?"

  冷漠!

  水心噘噘嘴,隨即又不死心地纏過去。"老爺、相公、夫君、傲竹,拜託啦!就帶人家出去玩一次嘛!"

  闔眼。

  水心嘟高了嘴。"那以後我也不准你帶胖胖去飛飛了!"

  就像故意和她作對似的……"飛飛,爹爹,飛飛,飛……"

  "飛你個頭啦!"水心立即轉頭對著胖胖怒吼。"以後再也不准你飛了.聽到了沒有?你敢再給我飛一次試試看。我非揍得你三天坐不下來不可!"

  胖胖委屈不解地瞅著娘親。"娘……"

  "別叫我!"水心雙手叉腰,十足的潑婦狀。"從今以後,要是我沒得玩,你也就沒得飛,你敢說一次飛,我就揍你一下屁屁,要是……"

  就在她趾高氣昂地逞為人娘親的威風時,忽地人影一晃,那個大飛飛和小飛飛就此不見蹤影!

  她張著大嘴,一手還揮在半空中作打人狀,一時無法接受這種待遇地愣了好半天,然後,她慢慢放下手,雙眼微瞇,嘴角噙著冷笑。好!不給你們一點顏色看看,你們不會知道我的厲害!

  身形一晃,她也離開了!

  三天後,從司徒霜家回自己家的路途上,水心一路行,一路暗忖。

  三天應該夠他們受了吧?沒飯吃?沒人洗衣服,也沒人飼侯他們洗澡水,更沒人整理家裡,恐怕兩個都是一副苦瓜臉了吧?

  只要有胖胖在的地,準是玩得又髒又亂,這幾乎已經是定論了。

  呃!相公不會,他除了冷漠和生氣兩種表情以外,似乎再也擺不出其他的樣子來了。但那胖胖小子肯定會,從來沒離開過娘親身邊那麼久,一定想娘想瘋了,不定一見面就纏著她撒嬌哩!

  水心忍不住暗笑,就這樣,她沿路笑瞇瞇地回到家裡,推開虛掩的門一看,沒人,飯桌上有吃剩的飯菜。她蹙眉打量屋內,乾淨清爽,完全沒有她想像中的髒亂,甚至凳子上還有剛洗乾淨收進來摺疊好的衣服。她咬咬下唇,隨即走向笑聲傳來的房間,她輕輕推開同樣是虛掩的門,看見一大一小正玩著泥巴,她一出現,兩人同時轉頭望向她。

  在那一瞬間。水心突然有種不小心闖進別人房裡的尷尬。雖然他們是她的丈夫和兒子.但她感覺他們似乎在排斥她……或者是她不屬於他們……她也搞不清楚,反正就是……彷彿是她不應該闖入他們之間……她不應該……

  她覺得有點冷。

  彼此怪異的沉默片刻後,水心勉強擠出笑容。"胖胖,想不想娘啊?"

  胖胖板著一張小臉。"討厭,討厭娘!"

  她覺得愈來愈冷。

  "是嗎?"水心淡淡的回道。臉上的笑容並沒有消失。"看樣子,你們根本不需要我,是嗎?"

  胖胖賭氣似的拉拉展傲竹的衣袖。"爹爹,困困,胖胖困困。"

  為什麼這麼冷?

  水心平靜地看著他們父子倆一起躺下後,她便回身離開兒子的房間,直直走出屋外,在皎潔的月光下,她筆直的站立著。

  她覺得身體冷,但她的心更寒。滿懷冷澀的悲涼感逐漸凝結成一股濃郁的哀怨與愁結……

  翌日,展傲竹習慣性地在清晨時分便帶兒子去飛飛,而水心則再次背上在夜裡準備好的包袱,同樣在桌上留下一張短簡——既然你只願意帶胖胖飛飛,那我只好自己單飛了。

  上回留下短簡離家時,她知道展傲竹會追上來。但是。這次絕不會有人追來了。展傲竹不會,胖胖更不會。因為他們根本不需要她……

  不,是根本不在乎她……不,是根本就希望她不在最好!

  因為她只是個外人,一個插不進他們之間的外人!這樣也好,他們父子有彼此,而她……有她的女俠志願!

  一離家,水心便不斷的前行,沒有目的,只是想離家愈遠愈好,直到湖北武漢的城門口,她才開始考慮她到底該何去何從。

  她自然知道她的目的是做個俠女。但是,女俠該怎麼做呢?

  她不知道!

  想來想去,最後,她決定先來個游盡千山萬水,沿途有苦幫苦、有難救難,或許還能碰上一、兩個真正的俠女,到時候,就能夠向她們請教一下了。

  於是,她開始遊山玩水的旅程,一路上,碰到了苦瓜臉,總不忘去問一聲是否需要幫助,或者教訓幾個不開眼的小混混等等。夜晚,她會自我修練武功,往常都有展傲竹在她有疑問時幫她解惑,而現在她只能靠自己了。還好,她背起來的武功心法,在出門前就己學會七、八成了,剩下的慢慢來應該不大要緊。

  這計劃是很好,可是只顧遊樂救苦……不事生產的水心,不到三個月,就發現銀子即將用盡了。她不由得攢眉苦思,女俠碰到這種尷尬情形時,會怎麼辦呢?

  常德縣城,高城廓,四方巍峨的門樓,明白劃分出東南西北四條通道,護城河圍繞在外,正東門是寬闊的石橋跨河,其他二面城門是堅實的木質吊橋。只不過,或許是日子太平久了,吊橋多年來不曾起放下,看那橋頭兩側的鐵練袉玫傍耤A恐怕卷轉鏈條的轆車也快蛈漱F吧?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