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情戲珍珠

第10頁     蔡小雀

  他已經兩天沒有見到他可愛的梅蘭娃娃了,偏偏這兩天又要跟那個大小姐性情的依依出任務,幾天下來差點把他憋昏了。

  依依的脾氣越發怪異了,走在街上,就連他看別的女孩子幾眼,她都要板起臉來陰沉個老半天。

  天知道她究竟在想什麼!

  還是他的梅蘭娃娃最單純、樸實、可愛了,呵呵!

  就在他打開車門的一剎那,一對有說有笑的身影吸引住他的眸光。

  耶?

  他的梅蘭娃娃穿著一件粉嫩的鵝黃色T恤,一件輕便的休閒短褲,清新得像是五月的清晨,可是雪白修長的雙腿卻袒露在眾人面前。

  他有種要心肌梗塞的感覺,尤其在那個四眼田雞伸手拂去她額上劉海的時候。

  費恩瞬間失卻了平時的冷靜和灑脫,長腿沒三兩下就衝到了他們身邊,嚇了他們一跳。

  「費恩!」海藍看見他,小臉倏然一亮,「你怎麼會來?」

  費恩巧妙地一個舉步,不落痕跡的將夏育生擠離她身邊。「兩天沒看見你了,我想念你。」

  她臉一紅,夏育生則是有點驚愕,忍不住打量了偉岸出色的費恩一眼。

  「你好,我是季費恩,海藍的未婚夫。請問貴姓大名?」費恩笑得好性感,連夏育生都差點被他的笑容迷住。

  「呃,你好,我叫夏育生,是海藍的老同學。」他本能地伸出手去,和費恩交握了一下,卻被對方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的力道給握得手發麻。「呃,請……請多指教。」

  「啊,原來是海藍的同學,你好、你好。」費恩笑得迷人,緩緩地鬆開了大手。

  海藍瞧見了他唇邊一絲隱約的狡獪,本能以手肘輕撞他一下,「季費恩,你在幹嘛?」

  他笑得既無辜又格外燦爛,「啊?沒啊!來來來,夏先生請進來坐。」

  海藍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只得掏出鑰匙開了門。

  一走進乾淨舒爽的客廳,海藍就先把菜拿進廚房,費恩卻是一副熱絡勁兒,招呼著夏育生。

  「夏先生請坐,要喝點什麼嗎?」

  夏育生愣了愣。剛剛手被握得好疼是幻覺吧,海藍的未婚夫這麼翩翩有禮,笑容又是這麼熱切,應該是他自己想太多了。

  「你叫我育生就可以了,我和海藍已經是老同學了,我們熟得很,你是她的未婚夫,也就是我的朋友,就別這麼客氣了。」他連忙欠身。

  費恩眸光一閃。嗯?「熟得很」嗎?

  他緩緩地露出一抹笑容,清朗地道:「那麼你也叫我費恩好了,聽來親切些。」

  「你們兩個在上演『相見歡』嗎?」海藍捧來了一壺飄香的阿薩姆紅荼,三隻白瓷杯子,還有三份切好的巧克力蛋糕。

  費恩迅然地起身幫她接過,忍不住皺眉道:「你的手還不能拿重的東西,怎麼不叫我一聲呢?」

  「我已經沒事了,更何況這一點點小東西,又重不到哪裡去。」

  費恩將托盤放在桌面上,優雅地端杯、拿蛋糕的,還親自倒起熱紅茶來。

  霎時,香氣飄散在空氣中,夏育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羨慕地道:「你們兩人好有生活情趣,哪像我……」

  「對了,你不是要跟我說你女朋友為什麼不和你結婚嗎?」

  「你已經有女朋友了?」費恩心一鬆,對他的敵意明顯瓦解了不少。「啊,不方便的話我還是先迴避,你們慢慢聊。」

  「不,千萬別這麼說,我女朋友她……」夏育生未語先歎,「唉!她的性格太倔強了,為此不知道已經得罪過多少人了,有時候真希望她的脾氣稍微改一改。」

  費恩和海藍互覷了一眼。

  「你們交往多久了?」海藍忍不住問。

  「三年了。」

  「在如今的工商業社會中,這樣的感情已算是難得。」費恩低沉地道。

  夏育生煩躁地道:「話是沒錯,但是日復一日,才發現她諸多脾性與我實在相左太多,可是三年的感情畢竟不是虛度的,我又放不開手。」

  「可以再跟她溝通看看嗎?有時候女孩子倔強一點也是好事,至少有原則、不隨便。」海藍是勸和不勸離的,「多想想你們當初是為了什麼才在一起的,或許情況會有所改善。」

  夏育生喝了口荼,神色複雜、略顯苦惱,「我也想過這點,只是時間久了人也會變,她已經不是我之前認識的那個女孩了,有時想想是不是自己太薄情了,可是以前的她甜美可人,現在卻是倔強、善妒、好猜疑,我只要跟女同事單獨開會,她就立刻發我脾氣。」

  「你們是同事?」費恩微一挑眉。

  他望向費恩,「你怎麼知道?」

  「猜的。」費恩微笑,「或許是你讓她太沒有安全感了。」

  「也許吧,只不過我實在搞不懂她為什麼對我這麼沒信心呢?」

  「是啊!」海藍本能地道:「像你這種電腦呆子,有誰會想誘拐你?她未免也把你瞧得太值錢了。」

  費恩瞅了未婚妻一眼,看到她一副老實頭的樣子,就忍不住好笑。

  夏育生哭笑不得,「海藍,就只有你會這樣說我,不過你說得沒錯,有誰會費那麼大的勁兒勾引我?我又不是絕頂出色的人物。」

  「就是說嘛!」她邊說邊用力點頭。

  「可是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她溝通了。」夏育生看來很沮喪。

  海藍好不同情,「那你怎麼辦呢?要不要我幫你跟她說?」

  費恩再睨了她一眼,「清官難斷家務事,何況以你的脾氣和個性,怎麼勸得了人?」

  「你這話什麼意思?」好像她很笨。

  「你太老實了,一定沒三兩句話就敗下陣來,到時候害人家小倆口誤會生閒隙怎麼辦?」

  「我有這麼不濟事嗎?」她杏眼圓睜。

  他輕點她的鼻頭,懶懶地一笑,「你不適合當說客,相信我。」

  海藍還想爭辯,夏育生卻點頭道:「沒錯,再加上彩華的個性多疑,她知道有你這個人之後,說不定又會胡思亂想了。」

  「無論如何,還是由他們小倆口慢慢溝通比較好。」費恩並非不願意幫著出主意,只是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有時候過份的熱心反而會壞了事。

  更何況情之一字,本就不是旁人能幫得上忙的。

  海藍想了想,「也對啦,不過我還是覺得你有空可以多帶她認識你的朋友或家人,將她納人你的生活圈子裡,這對她來說也是個無言的保證,她心裡也會踏實一點啊,對不對?」

  費恩不由得對她另眼相看,「小東西,你的腦袋瓜不笨嘛!」

  海藍沒好氣地道:「我本來就不笨。」

  費恩情不自禁愛憐地揉了揉她的頭,搔搔她的短髮,「可愛的小東西。」

  海藍有些尷尬,「請自制,這裡還有別人在。」

  夏育生卻是充滿羨慕地看著他們倆,「唉!如果我和彩華能夠像你們一樣,這麼甜蜜自在地相處,那該有多好。」

  「日久見人心,說不定以後你會看到我們兩個揪著對方的頭髮打成一團。」海藍攤攤手。

  夏育生差點笑倒,「海藍,你的幽默感不減當年。」

  海藍扮了個鬼臉,轉頭對「未婚夫」道:「說也奇怪,每當我很認真說話時,每個人都誤以為我在講笑話。」

  「我有同感。」費恩一本正經。

  夏青生笑得更大聲了。

  ☆  ☆  ☆

  待夏育生離開後,海藍瞅著悠哉坐在沙發上的費恩,「你不回家嗎?」

  「我捨不得離開我親愛的未婚妻。」他笑得好不燦爛。

  「又想賴在我家吃晚餐了嗎?」她識破他的詭計。

  他對她眨了眨眼,「誰教你的手藝比外面的餐廳還棒呢?我的五臟廟已經習慣你做的東西,別家的菜餚我現在都食不知味。」

  儘管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海藍還是有幾分喜孜孜的感覺。

  她收拾著桌上的殘局,費恩也體貼人微地幫著捧到了水槽邊,當她沖洗杯具時,他就取過干布幫忙擦拭。

  他高大、散發著強烈男人味的身軀就這麼貼靠在身邊,海藍一邊洗著杯具,一邊臉紅心跳,又覺得莫名的窩心。

  以一個都會男人來說,他算是十分溫柔體貼了。

  「你笑什麼?」他輕笑道。

  海藍這才發現自己正呆呆地傻笑著,她臉一紅,揉滿泡泡的手也一滑,杯子差點就跌人不袗水槽中,幸虧他大手飛迅地一伸,及時接住那只白瓷杯子。

  「呼,嚇我一跳。」她大大地喘氣。

  他也因她莽撞的動作而嚇了一跳,將杯子緩緩地放人槽底後,忍不住道:「為什麼就是不懂得愛惜自己呢?老是要做這些令人擔心的危險舉動,知不知道杯子砸碎後有多銳利?萬一割了手怎麼辦?」

  海藍對著他發愣,沒想到他會反應這麼大。

  他凝視著她明亮的眸子,她眸底閃耀著清淺的歉意和濃濃的羞澀,嬌嫩可愛的模樣兒令他小腹不由得一緊,胸口的呼吸也沒來由地急促了起來。

  她的臉蛋沾上了一小朵泡泡,他則著迷地緩緩抬起手拭過了她柔嫩的肌膚,大手驀然自有意識地輕抬起她的下巴。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