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典心 > 天下第一嫁(下)

第11頁     典心

  龍無雙瞪著那四個字,整個人僵如木石。

  那個死沒良心的!她怎能期待公孫明德良心未泯?他的良心,大概早八百年前,就被狗給啃了!

  「龍門珍饈?」羅夢念了一遍,望著好友問:「現在,是相爺寫錯,還是你記錯。或者,是我聽錯,或是看錯了?」她一臉莞爾,輕而易舉就猜出,這四個字另有所指。

  「是他寫錯了!」龍無雙氣急敗壞,被那四個字激得火冒三丈,一掌就劈了出去。

  啪啦一聲,匾額被劈成兩半。

  「來人啊,把這些廢材全拿去廚房裡,給我當柴燒了!」她咬牙切齒,氣惱的丟下這一句,轉身就走。

  「寫錯就寫錯,退回去請師傅重刻不就行了,怎麼劈了呢?」羅夢瞧著被劈成兩半的匾額,盈盈跟了過去。

  龍無雙脹紅了臉,不回她的問題,反倒朝客棧裡的小二們跺腳開火。「你們一個一個,都站在那裡做什麼?不會動啊?死人啊?沒聽到我說的話啊?快把門口的廢柴拿去燒了呀!」

  一干人等聞言,這才匆匆跑到前頭,忙著扛起匾額。只是,還沒把破匾額拖下馬車,後頭就又再來了一輛。

  馬車後頭,同樣有著一塊匾額。

  「無、無雙姑娘,又來了耶!」店小二心驚膽戰的報告。

  「給我劈了。」

  「但是,這是相爺送的匾額——」

  「我叫你們劈,你們就儘管劈了。只是劈一塊匾額,有這麼難嗎?」

  「但是——」

  「還有什麼但是?!」她火冒三丈的問。

  店小二低著頭,滿臉委屈。「不只一塊啊!」

  她猛地抬起頭來,赫然發現,門口竟排了一整排的馬車,少說也有七、八輛,每一輛馬車後頭,都放著一塊匾額,匾額上都是那四個大字——

  龍門珍饈

  她氣得七竅生煙,跺著腳喊道:「劈了劈了,不管多少,全給我劈了!」

  店小二們卻滿臉為難,沒人敢動。

  不是他們不聽令,只是這匾額可是相爺送的,上頭還有落款,大夥兒誰有那麼大的膽子,真的把匾額劈了呢?

  龍無雙更氣了。

  「全都是些沒用的東西!」見沒人上前來,她氣紅了眼,開口喊道:「黑臉的!黑臉的——」

  她這邊一喊,早看見門口騷動的鐵索,這才慢慢走了過來。

  「黑臉的,把這些匾額全給我劈了!」

  鐵索動作緩慢,沉著一張臉,看來就是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

  「你擺那什麼臉?好,你們都沒膽,我自己來!」她更惱更火,一個箭步衝上前,抽起鐵索腰間的大刀,反身就往那些匾額砍去。

  豈料,那把大刀重得很,光是舉起刀子,就已經讓她累得氣喘吁吁。靠著心頭的怒氣,她用盡吃奶的力氣,劈了又劈,直劈到第五塊匾額時,就已經累得抬不起刀。

  等到九塊匾額全劈完,她已經累得手腳發軟,只能拄著大刀,頻頻喘氣了。

  誰知道,在這當口,竟又來了一輛馬車、一塊匾額。

  這會兒可是匾額店的老闆,親自送上門來的。

  「該死!」她喃喃罵著,拖著那把大刀,艱難的走到了馬車前。

  唧——

  唧——

  唧——

  烏黑的大刀,在地上拖行著,發出刺耳的聲音,還不時冒出火花。

  她不等老闆把布拉開,就深吸一口氣,舉起大刀,奮力的砍了下去——

  鏘!

  響亮的聲音,遠遠傳了出去。這回,匾額沒半點損傷,倒是龍無雙被震得雙手發麻,手中的烏黑大刀,因為強烈的反震力,竟從她手中飛脫了出去。

  眼見大刀咻咻咻的飛轉,眾人驚呼出聲,躲的躲、逃的逃,就怕大刀不長眼,會削了哪個倒楣鬼的腦袋。

  站在一旁的鐵索,腳一點地,瞬間就躍上半空,單手一握,就穩穩的抓回自個兒的刀。

  匾額店的老闆,還以為龍無雙剛剛那一刀,是在測試匾額的硬度,連忙上前解釋。

  「夫人,相爺今兒個一早,天還未亮時,便來找老朽下訂的。這塊匾額是寒鐵所鑄,夫人大可放心,絕對可保百年不壞!」

  百年不壞?!

  轟!

  她只覺得,腦子裡轟然一響,像是炸開一朵煙花似的,炸得她眼前發黑,也氣得她險些喘不過氣來。

  老闆沒有發現她神色不對,逕自把被砍成兩半的布條收妥,慇勤客氣的又說:「夫人,相爺交代過,一定要您親自收下這份禮。」

  「不收!」

  「啊?」

  「啊什麼啊?我、不、收!」她轉過身去,朝著鐵索一指。「你,把它拿去火爐裡,給我融了它!」

  吩咐完畢後,她一揮袖子,氣得雙頰紅潤潤的,連客棧也不回去了,轉身就往相爺府走去。

  ☆☆☆☆☆☆☆☆☆☆  ☆☆☆☆☆☆☆☆☆☆

  天寒地凍。

  白雪接連幾日,下下停停,在街上積了厚厚一層,教人有些舉步維艱。

  不過,這麼一點點小困難,當然是擋不住火冒三丈的龍無雙。她回到相爺府,走到兩人居住的樓房前,卻不肯回房,就這麼站在門前,瞪著紛飛的白雪,等著公孫明德。

  他才—進新房院落,就瞧見她了。

  也不知是氣著了,還是凍著了,她的臉泛著鮮明的紅暈,一雙星子般的雙眸,炯炯的直瞪著他。

  乍看之下,媯蛚穠偶坁漲o,簡直就像是黑狐幻化成的狐精。

  一見他進門,美麗的狐精就怒氣沖沖的質問。

  「公孫明德,你讓人送來的,是什麼東西?!」

  「匾額啊,不是你要的嗎?」他臉上波瀾不興的回問,腳下未停,繼續往房裡走去。

  「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不是那四個字!」她氣得握緊了拳,憤憤追了上去。

  「不是哪四個字?」他推門走進屋裡,從衣櫃裡拿出乾淨的衣袍。

  「就龍門——」發現自己上當,她立刻住了口,不肯說出那四個字。

  「龍門什麼?」他沒回頭看她,只是逕自脫去身上朝服。

  「你知道是什麼!」她既惱又羞,悄悄挪開視線。

  雖然說,兩人成為夫妻,已有一、兩個月了,可突然見到他脫衣服,還是讓她紅了臉。只是,她脾氣倔,又不肯退讓,只得繼續站在原地,盡量假裝根本不在意。

  「你不服輸,我也認了。你心不甘、情不願的,改送那幾個字來,究竟是什麼意思啊?」

  「你要我送匾額,我也送了,何來心不甘、情不願之說?」

  「你要是心甘情願,有膽就別改字啊!」她跺腳直罵。

  「就我記憶所及,你昨晚對這四個字,不也挺滿意的嗎?」

  「我才沒有!」她羞紅著臉,愈說愈是生氣。

  公孫明德在這之中,一邊和她說話,一邊套上灰色的衣袍,綁上衣帶,再順好衣襟,穿戴妥當之後,才轉頭看著她。

  「刑部從牢裡借提了犯人,尚書大人還在等著我過去,共同審訊人犯。我只是抽空回來換衣服,有什麼事,等我晚上回來再說。」

  語畢,他也不等她的回答,便走出臥房,穿過小廳,推門走了出去。

  「什麼叫做等你晚上回來再說?公孫明德、公孫明德——」她追上去,小小的鞋印,追著大大的鞋印,在雪地裡印得格外清楚。

  公孫明德卻連頭也不回,對身後的呼喊,完全置若罔聞,仍舊直直朝著門口走去。

  終於,氣昏頭的她,再也受不了他的忽略,彎身抓起路旁的雪塊,瞄準著他的後腦勺,用盡力氣就扔了過去。

  誰知道,他腳下不停,也沒回頭,只是腦袋往左一偏,就閃過了那雪塊。

  雪塊出手的瞬間,她心裡原本還閃過一絲擔憂,就怕真的砸到了他。但是,眼見他竟然閃過,心下莫名更氣,當下又抓握起另一顆雪球,再度瞄準,朝他丟出去。

  這個男人的背後,活像是也長了眼似的。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公孫明德再度偏頭,輕而易舉又閃過一次攻擊。

  她就是不信邪!

  又一顆雪球出手、又再一次被他閃過。

  龍無雙氣得蹲下來,雙手都抓著雪球,沒頭沒腦的朝他扔。公孫明德竟然左閃右躲,每一顆都輕易閃過,腳下依然未停。

  幾次都丟不中,她氣得大喊。

  「你有膽就給我站住!」

  公孫明德聞言,竟真的站定不動。

  哼。算他識相!

  這回,她瞇著眼兒、咬著唇,仔細瞄準他的腦袋,確定絕對能夠得手後,才把手裡的雪球,用力扔了出去。

  公孫明德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直到雪球逼近的最後一剎那,他才陡然回身,一掌接住那顆雪球。

  攻擊再度落空,她倒抽了口氣,氣得直跺腳。「你怎麼可以接?」

  他瞇眼看著她。

  「不要像三歲娃兒一樣無理取鬧。」

  三歲娃兒?

  無理取鬧?

  龍無雙瞪大了眼,氣得要無賴的道:「我就是像三歲娃兒、我就是要無理取鬧,不然你想怎樣?咬我嗎?」

  她有恃無恐的朝他逼近,仰起小臉,囂張的直喊:「來啊,咬我啊咬我啊咬我啊——」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