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陽光晴子 > 癡心傻魔女

第5頁     陽光晴子

  她喟歎一聲,真不明白自己的心為何老繞著他打轉呢?

  「泰恩到家了吧。」

  名宅特區的第二十層樓裡,藍成 站在可以遙望台北夜景的玻璃帷幕前,但他看的不是那一片璀璨的夜景,而是玻璃鏡面反射出的一張疲憊、憔悴的老臉。

  這段時間擔心藍泰恩在阿富汗的安危,他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如今孫子回來了,他卻礙於這身瘦削的身子不能下樓去看看他。

  藍家人的身上並非流著冷血,卻償於以犀利的言詞來代替關切,讓親情變成最傷人的折磨工具。

  他很清楚孫子若看到他這張老邁的臉孔,肯定又要攻訐他一人伺候三女、縱慾過度、傷身等諸如此類冷嘲熱諷的話。

  喟歎一聲,藍成 的目光順著玻璃鏡面的反射,看到坐在他身後沙發上的兒子、三個媳婦及自己的三個老伴。

  外界因他們父子兩人的風流史而給了「外遇世家」跟「包二奶世家」的稱號,並對幾個女人和平共處一室大加撻伐。

  但他們不是當事人,又怎麼會知道他們父子倆從掙扎、無奈到幸運的得到三個女子體諒的心路歷程。

  調皮的愛神射錯了箭,讓他們父子對捨棄任何一個女人都心如刀割,但從另一方面看,他們也比別人得到更多的幸福。

  他們不敢自詡是古代王公富豪能擁有三妻四妾,但他們的確曾想過,如果生在古代,也許就不會引來諸多流言,也不致讓兩個孫兒對他們不諒解。

  藍章豪看著父親憔悴的背影,凝重的神情透著更多的無奈。

  他的大兒子回來了,他這個當父親的卻得十指交扣的強抑住那滿懷的思念,逼使自己坐在沙發上,才不致衝動的飛奔到樓下探視愛兒,但他仍感謝仁慈的上蒼讓他的兒子回來了。

  這一屋子的人,包括他跟父親深愛的六個女人在內,沒有一個人不愛泰恩,不關心他,但他跟曜嘉卻從小敵視他們到大。

  他們寧願讓傭人、家庭教師陪伴,也不要他們在身邊,久而久之,他們也學會隱藏對兩兄弟的關愛,留下空間給他們去成長,不去干涉,但也因此將彼此的距離拉得更遠。現在泰恩回來了,但他相信他不會想見到他們的,在他扔下副總裁的職務,奔赴阿富汗時,他們就很清楚,他寧願處在受死神威脅的戰區,也不願跟他們在同一棟大樓裡進出……

  藍章豪眼眶泛紅,喉嚨苦澀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在一旁的沙發上坐著六個女人,希田理慧是藍成 的元配,大老婆郭慈欣、小老婆呂郁琪;而林秀婉則是藍泰恩的生母,也是藍章豪的元配,大老婆為高寶慧,藍曜嘉是她所生,而小老婆為林珊。六個女人各有風情,但臉上的神情只有兩種,就是對自己丈夫的不捨及孩子平安回來的欣喜。只是孩子不諒解他們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就算下樓去看,恐怕也只會換得一頓嘲諷。

  六人互視一眼後,紛紛起身去安慰自己的丈夫,反正這麼多年來,他們不都熬了過來嗎?

  第三章

  兩個星期後,一間位於地下室的CATT-PUB內,三個外貌出眾的女人聚在牆角昏暗的座位上研商對策。

  一個是三十歲的酒店女經理桑紫菁,一個是這間PUB的調酒師李小薇,二十八歲,另一個是旅行社的領隊潘盈如,二十六歲。

  她們三個算是藍泰恩眾多女友中排行前三位的,若將藍泰恩譬喻為古代帝王,桑紫菁就是他的皇后,李小薇跟潘盈如為他最喜歡的嬪妃。

  在藍泰恩拋開一切,跑到阿富汗採訪新聞前,她們三人可是他的最愛。

  而藍家的男人除了藍曜嘉以外,一個女人是餵不飽的,基於藍成 、藍章豪在一個元配外,都還需要兩個小老婆隨侍;她們早有共識,要一起當藍泰恩這一生的三個女人。

  只是她們也很清楚,要藍泰恩這匹脫韁野馬定下來,談何容易?

  「桑姐,你還沒有想到什麼良策嗎?泰恩回來都兩個星期了,但是他都沒找我們。」有一雙大眼睛的潘盈如是三個人年紀最小,也是最沒有耐性的。

  「是啊,桑姐,聽說有個長得挺夢幻的女人老往他那兒跑,我們不去看看她是誰嗎?」李小薇人如其名,外貌就像盛開的薔薇般美艷動人。

  而桑紫菁有一雙鳳眼,渾身上下帶著一股騷味,她十多歲就在酒店裡打滾,一直到現在擁有自己的店及小姐,這使得她多了份強悍的味道。

  她抽了一口煙,再將煙放到煙灰缸上後,才慢條斯理的看著兩個已按捺不住的「妹妹」,「不必看了,我已經找人打聽過,那只是一名托運公司的小姐而已。」

  「可是她為什麼老往泰恩的家跑?」李小薇又問。

  「不是泰恩請她去的,而是她主動帶些吃吃喝喝的去,聽那兒的鄰居說,泰恩對於她雞婆的舉動很生氣,常常動不動就吼她。」

  「是嗎?更是笨蛋,泰恩最討厭倒追的女人。」

  「對,他最討厭黏他的女人。」

  李小薇跟潘盈如相繼發言,緊張的神情已見緩和。

  「只是我們這樣繼續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桑紫菁再次叼起那根煙,抽了一口。

  「也對,可是我們能怎麼辦?」李小薇一臉無奈。

  「不期而遇。」桑紫菁得意一笑,她心中早有好法子了。

  「什麼意思?」兩個「妹妹」異口同聲的問。

  「泰恩腳傷未癒,這兩個星期都是到榮總去複診……」桑紫菁輕輕鬆鬆的說出她的計劃。

  「可惡!你給我滾!」

  十月的秋日午後,本應屬於夏日的炎炎烈陽仍舊荼毒著大地,但也帶來一片澄淨無雲的蔚藍天空。

  名宅特區的第十九層樓再度傳來一聲雷霆怒吼。

  「我不要你的同情!」

  巫馨兒置若未聞,逕自挽起衣袖、戴上手套,不停的到處擦擦抹抹,而另一頭的洗衣機裡一堆髒衣服正在轉啊轉的清洗中。

  藍泰恩坐在輪椅上,看她對自己的連聲怒吼仍無動於衷簡直快氣炸了。

  他這輩子從沒看過這麼好管閒事的人!

  替他買買三餐也就罷了,最近還多事的開始幫他做家事,他只是腳踝受傷,她以為他變成植物人了?!

  「巫馨兒!」

  「別再那麼大聲吼我了,會吵到別人的,何況這樣你不口渴?喉嚨不痛?」她拭了一下汗水,」說完話,又低頭在地板抹來擦去的。

  他咬牙切齒的道:「你給我滾我就不吼了。」

  「我擦完地,幫你晾好衣服就走。」她抬起頭來對他微微一笑,又繼續擦地。

  這個該死的女人,聽不懂他說的話嗎?

  「我不欠女傭!」

  「我不是女傭,我只是來幫忙的。」

  「我不需要人幫忙。」這句話他已經吼了N遍了。

  「那你找個人來幫忙啊。」她粲然一笑,繼續做事。

  聞言,藍泰恩氣得差點沒吐血!

  說到找人幫忙,他就覺得詭譎,他打了N通電話給他那一堆紅粉知己,雖然那些美人都說要過來,但至今卻不見半個人影,更扯的是,打給餐廳請他們外送餐點,送餐來的人卻是巫馨兒,而一些乾洗店和專業清潔公司的電話全都打不通……

  巫馨兒偷偷瞄了氣得臉上一陣青一陳白的藍泰恩一眼,其實他最近的生活的確被她動了一點手腳。

  但她是為他好嘛,他的腳傷未癒,又想找一堆美人來陪,她擔心他縱慾過度,傷了身體,所以他的電話都被她攔截了,還利用魔法變成不同的聲音跟他交談。

  只是,她也不明白自己幹麼這麼關心他?

  可她就是無法放下他,非得親自來幫他,看看他的情形,這實在很不合常理,惟一解釋的就是,她的惻隱之心過度氾濫……

  藍泰恩看著她站起身,走到後陽台準備晾衣服,不禁氣呼呼的推著輪椅回房間去。

  乾脆來個眼不見為淨吧,免得愈看愈氣!

  他知道她只是同情他,同情他被親人遺棄的孤單,但該死的他沒有那麼脆弱!他是一個大男人,一個習慣沒有親情包圍的大男人……

  榮總第二門診前的花圃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桑紫菁紅唇上叼了根煙坐在椅子上,優雅的蹺起那雙E纖合度的美腿。

  由於這個花圃大多是一些候診的病患活動的地方,因此,濃妝艷抹的她處在一群病患中,看來特別的醒目。

  而這樣一個艷光四射的美人已經夠突出了,但在一個一身白色洋裝、貌似天仙的純淨美人,推著一名坐在輪椅上,神情冷峻的俊俏男子來到第二門診的走廊時,眾人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了過去。桑紫菁看到自己等候多時的藍泰恩終於出現,連忙按熄香煙——扔到垃圾桶,大步的追上去。

  「泰恩!」

  聽到這聲熟悉的自信嗓音,藍泰恩示意停下輪椅,轉過頭,看到美艷動人的桑紫菁後,俊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但僅僅一秒,笑容消失了,他悶不吭聲的轉過頭,要巫馨兒繼續推著輪椅向前。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