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春色無垠

第22頁     蔡小雀

  這一生注定與生母永遠分離,或者他永遠不會知道真正的母親是誰。

  一想到這一點,她心底就深深地戳刺著,痛得她全身無力。

  這一天清晨,音畫獨自憑窗佇立,靜靜地沉默著,沉思著。

  「音畫,你有心事?」一個美麗的少婦走近她,輕輕地道。

  她是星琴,饒家的大姊,也是英國U.K集團總裁於開的夫人。

  她原本與先生居住在英國,但是最近因為丈夫要在台灣投資一個龐大的商業案子,也因為徵信社找到了音畫,所以她便跟隨著老公回到了台北的別墅居住。

  音畫的二姊宿棋與丈夫居住在台北,她們四姊妹的感情非常好,所以音畫一下子在二姊那兒住,一下子在大姊這兒住,如果她想要的話,還可以到三姊海書位於高雄的典雅大宅內落腳遊玩。

  三個姊姊都有很好的歸宿,她們的丈夫皆卓絕出色,都是人中龍鳳、一方霸主。

  她的大姊夫於開是英國華裔,擁有龐大的商業帝國,性格老練聰明,對待妻子及這些小姨子簡直好上了天,但奇怪的是,除此之外的其他人都很怕他。

  二姊夫江新樓是台灣有名貿易公司的老闆,俊秀爾雅幽默,寵愛妻子、關懷小姨子也是他的天性,曾經有花花公子的封號,不過自從遇到二姊後就不彈此調久矣。

  三姊夫楚軍是中華民國優秀出色的海軍中校軍官,個性爽朗、豪邁樂天,生平第一志願就是寵壞老婆、關心大小姨子的大小事,第二個則是保家衛國捨我其誰。

  她的姊姊和姊夫們都如此幸福美滿……她真是替他們高興,也羨慕不已。

  可是這時大姊突然問起她的心事,倒教她哽咽難言……她什麼都說不出啊!

  又羞愧、又難過、又痛楚,她只要回頭一次就等於血淋淋地再撕開傷口一次。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星琴輕語。

  音畫望著姊姊晶瑩的眸光,淚水忍不住衝進眼眶,「姊,我該怎麼說?」

  星琴疼惜不捨地抱住小妹,溫柔地道:「別哭、別哭,你慢慢告訴大姊,姊姊會幫你的。」

  音畫在姊姊眼中看見了信任與絕對的體諒,她再也忍不住喉頭的悸動,顫抖著聲音一古腦兒全說了。

  她與喬謹的湖邊邂逅,他的救命之恩,他的生子條件和約定,一直到他們一年中的濃情蜜意,還有誤解傷害和痛苦……

  當她說到被迫與孩子分開時,星琴已經哭成了淚人兒。

  星琴也有一個小寶寶,與祖母住在英國,她身為人母自然知道這種和孩子分離的感覺,尤其音畫又是被逼之下和孩子分別的。

  「那個大混蛋,那個大混蛋……」她不住地恨恨罵道:「那個王八蛋,明明動了真感情還不承認,這樣折磨你……算什麼英雄好漢?」

  音畫眼中含淚,有些怔愣地看著姊姊,「姊,你說什麼?」

  星琴拭去眼淚。儘管氣那個笨蛋、混蛋、大雞蛋,可是為了小妹的幸福著想,她這個冷靜超然的旁觀者還是得忠言以告,「他是愛你的。」

  音畫大大一震,「不可能!」

  「要不然他為什麼會誤會你和其他男人有一腿?又為什麼這麼生氣?如果你真是他自己嘴裡所說,只是一個用錢買來的代理孕母,那他為什麼要那麼抓狂發飆,一副深受背叛和傷害的熊樣子?」星琴歎氣了,無奈地道:「男人天生不解風情,就算自個兒早已掉進愛河了,他們還是死不承認,再那裡左拐右彎的鬧彆扭。」

  音畫呆呆地看著姊姊,「啊?」

  「是真的,不光是我,就連老二、老三的丈夫都一樣,他們呀……」星琴搖頭,「這世上沒有人教導男人什麼是真愛的感覺,所以他們本能地防禦害怕或預設立場,直到事情被弄得亂七八糟了,才手忙腳亂地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別人。」

  「姊,可是他這麼驕傲、這麼冷靜,他……他怎麼會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呢?」她屏住呼吸,心兒狂跳著等待姊姊的答案。

  「告訴你,越冷靜的男人越悶騷,心底澎湃洶湧的愛情比誰都多,」星琴微笑,「也比誰都怕受到愛情的傷害,我想你那日子也不例外。」

  音畫的眼底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

  這是這些個月來,頭一次於她眼底閃現希望的光芒。

  「打賭他現在一定很後悔,一定很希望你回到他身邊。」星琴柔聲地道「在這個時候,你們兩人都不該再逃避對方,也都不要再被莫名的自尊心牽絆住了。」

  「可是……」音畫欲言又止。

  星琴看出她臉上的害怕,「你怕他其實不愛你,或者怕他根本就不要你回去,是不是?」

  音畫點點頭。她的心已經荏弱不堪,再也禁不起另一波強烈的打擊與失望了。

  星琴一笑,自背後掏出一張報紙來,「你自己看,登了兩個禮拜了,你一直沒有看報紙;而我們是因為還沒搞清楚狀況,所以不敢貿然讓你知道。」

  音畫小手發抖地接過報紙,上頭大大的尋人故事震撼了她的眼、她的心。

  *9*9*9

  音畫:

  求求你回到我身邊,我度過了生命中最漫長的一個噩夢,經歷了地獄般的三個月,在幡然領悟後,我才知道這一生最愛的女人是你,而我是個最最罪不可赦的大混蛋!求求你回來吧!千言萬語,希望當著你的面傾吐細訴,一千次道歉、一萬次後悔,希望在你面前向你懺悔請罪。寶寶和我都非常、非常的想你,沒有你,我們都消瘦沉默了。最溫柔善良的你,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愛你,好嗎?

  愛你的謹

  音畫不敢置信地讀著柔情萬斛的尋人故事,淚水不可自抑地緩緩落下,霎時濡濕了小小的臉頰。

  「你說,他不愛你嗎?他只是需要時間領悟。」星琴咧嘴一笑,安慰道:「幸好我這個妹婿還挺聰明的,才三個月就想通了,還有這個勇氣當著全國人的面登報紙懺悔,嘿,換做我老公喔,他寧可直接大咧咧地殺到我跟前,然後把我扛回家,再慢慢跟我甜言蜜語。」

  「姊姊,」音畫眸中光彩一亮,「我可以……嗎?」

  「當然可以,車子已經準備好了,不是姊姊趕你喲,而是我知道你看到了這篇尋人故事後,一定會馬上衝回台南的。」星琴俏皮地笑道:「機票也幫你訂好了,記得,回來時要把我妹婿和小外甥帶來,知道嗎?」

  音畫噙著狂喜的淚點頭,飛快地吻過姊姊的頰後,小小的身子如同蝴蝶般飛舞向大門。

  星琴含著淚水,這才心滿意足地點點頭。

  小妹,視福你!

  *9*9*9

  當早班飛機飛抵台南機場,音畫心焦難耐地招了計程車就往俠道武術館而去。

  當她熟悉地搭著電梯直上三樓,站在那扇曾經關住她所有希望的大門前,她的心跳驀然劇烈如擂鼓。

  她按下門鈴,半晌都沒有人來開門,當她以為自己就要絕望離開時,大門倏然被打開。

  一個滿下巴亂七八槽胡碴、神色憔悴憂傷的男人出現在她面前,懷裡還抱著一個白白胖胖、睡得不省人事的小寶寶。

  她的孩子!她的……男人。

  她被喬謹的模樣嚇了一跳,所有準備好的話統統長腳跑走了般,只是失聲叫道:「你怎麼變成這樣?」

  喬謹向來是冷靜、好整潔的,隨時看見他都是一副清清爽爽、瀟灑自如的樣子,哪像此刻的他,氣色灰敗憂鬱,連胡碴都不刮了。

  他一看見她,整個人頓時呆住了。

  「音畫?音畫!」好半天,他才顫抖著輕喚出聲,好像害怕聲音一個大了些,就會把她給嚇跑。

  他的眼底盛滿深深的柔情和強烈的愛意,還有無數的悔恨與自責、心痛……

  這一切就夠了。

  他的眼神已經訴盡了千言萬語,也徹底讓她的心軟掉了。

  音畫哽咽一聲,撲進了他溫暖堅闊的懷中,與寶寶共同緊偎在他胸前,「我回來了,我再也不會離開了。」

  數個月來所受的一切心酸委屈,統統在這一瞬間得到了救贖,蒸發光了。

  他緊緊地抱住她柔軟的身子,才一開口,熱淚就落了下來,「音畫,我愛你,我愛你……對不起,我對你做了這麼多混帳的事,說了這麼多可怕的話……」

  「噓,一切都過去了。」她自他懷裡抬頭,摀住他的聲聲自責,快樂地嗚咽道:「你剛剛說的那三個字,再告訴我一次,好嗎?」

  「我愛你!」喬謹原本冷漠的眸子被愛情的熱焰鍛化了,現在流動在眼底的是深切真摯的溫柔與深情。「我愛你,我要娶你為妻,我要和你和寶寶永遠在一起!」

  音畫緩緩地閉上眼眸,撼動、窩心著。這就夠了,有這幾句話,她一年多來所受到的苦難都不算什麼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