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莽夫情焰

第4頁     金萱

  「等等!」秦軾傑反應極快的將他拉回來,「你說那個天……那個女孩是來服侍我的?」他皺著眉有點不可思議的問。

  「是……是的。」童歷吞了口唾液點頭。

  「你從哪找來的?」

  「老楊那兒。」童歷有些瑟縮的回答。

  「老楊?」

  「嗯,他是個皮條客。」童歷頭點得快撞到胸了。

  「皮條客?你的意思是說,那個女的是應召女郎?」秦軾傑危險的開口,一臉無人理解的怒氣。

  「老大,我保證她絕對是第一次,你放心,不會不乾淨的。」童歷以為秦軾傑是為「性病」的安全考量,急忙解釋著。

  「第一次?」秦軾傑瞇起了眼睛。

  「是的,她今天才到老楊那邊應徵,雖然是個新人但一定是乾淨的,老大你可以放心使用。」

  使用?!

  現在的女人真的那麼沒價值嗎?男人竟把她們拿來當成東西一樣,竟然用「使用」兩個字來形容,難道,三年的牢獄時間讓他跟不上時代了嗎?秦軾傑有些愣住了。

  「老大,那妞不合你意嗎?如果這樣的話,我馬上給你再找一個。」見他不言不語,童歷有些著急的開口。

  「不必了,這個就可以了。」揮揮手,秦軾傑淡淡的開口對他說,然後轉身走回望月閣。

  回到望月閣看著沙發上的女孩,他怔了好久,一個天使般的處子應召女郎?他搖搖頭歎息,世界真的變了。

  看著熟睡的她,他心想,既然是自願的應召女郎,自己也不必顧慮那麼多了。

  他彎身抱起她,將她放在自己的床上,緩緩的脫去身上的衣物,然後欺身壓在她身上,輕吻落在她潔白無瑕的頸項、臉龐。

  「天使。」秦軾傑低聲呢喃著,衝動的下體早已蓄勢待發,要禁慾三年的他強忍著衝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但他也沒忘記身下的女孩還是個處女,所以壓下自己勃發的性慾,他極盡所能的挑逗著她,「醒來,天使。」

  她的唇柔軟,而且甜美得不可思議,秦軾傑深深的吸了口氣,多希望天使張開眼睛回應他,他要看著她眼裡的熱情,他要聽到她歡愉的吶喊,他還要她醒來感覺他、回應他、愛撫他,他要這個天使完全屬於他。他呻吟出聲,雙手不由自主地伸進她如絲的秀髮中,固定住她深深的吻著她。

  緊張的空氣在他們四周流動,他們身上的衣物早已不知何時跌落一地,向婉兒更由靜默的狀態下變成了動態,開始回應他的一切,即使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本能卻驅使她回應。

  感覺她已準備好,秦軾傑移進她腿間,緩慢而溫柔的進入她,天知道他之前的控制力是從哪裡來的。

  一陣疼痛驚醒了向婉兒,她倒抽了口氣,張開眼睛不敢置信的瞪著上方的男人。

  「不要!」她哽咽的大叫出聲,終於知道這不是場春夢,而是真真確確的事實。天,他到底對她做了什麼?

  「別動,疼痛一下子就會過去的。」秦軾傑在她身上以自己陌生不已的溫柔安慰著她,然後身子再度慢慢的動了起來,直到壓抑不住的激情在她身上爆發。

  淚水由向婉兒眼眶流下浸濕了她臉旁四周的床單,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自己被強暴了,被一個陌生的男子強暴了,而她竟還不知羞恥的回應著他!天啊!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向婉兒目無焦距的瞪著天花板,僵直的待他由自己身上退開後,才行屍走肉的爬下床套上衣褲。

  「你要去哪?」感覺到她翻身下床,秦軾傑張開眼睛半支撐起疲憊的身子皺眉問她,然而向婉兒卻無回應,「你到底要去哪?」他再次問。

  「死。」輕輕吐出個字,向婉兒開始向房門走去,這真的是她現在心中惟一所想的意念,所以當他問她要去哪時,她毫不考慮的回答。

  無家可歸的她已經夠悲慘了,沒想到上帝竟然還跟她開了個如此大的玩笑,哈!好個冠冕堂皇的公關經理,而她竟然還與他們簽了張一年的合約?!除了死之外,自己能逃到哪裡去?向婉兒笑得好苦。

  「該死!你給我回來!」秦軾傑反應極快的跳下床拉住她,死?是他聽錯了吧!「你給我說清楚,你要去哪?」

  再次被他碰觸到,向婉兒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放開我!」她恨聲掙扎著。

  「別動。」秦軾傑將她鎖在自己雙腿間,深邃的眼眸動也不動的凝視著她。

  「放開我,你放開我!」向婉兒奮不顧身的掙扎著,握了拳的雙手更是不斷的捶打著他。

  然而對於她打在自己身上的花拳繡腿,秦軾傑的眼睛卻連眨也沒眨一下。

  「放開我,你這個惡魔,你怎麼可以強暴我,怎麼可以?」

  「惡魔、強暴?」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似的,秦軾傑笑開了,他嘲諷的看著她,「應召女郎喊強暴?這可真鮮呀!」

  一聽到他冷嘲熱諷的言語,向婉兒的整個人頓時怔住了,應召女郎喊強暴?真的是很可笑呀!咬緊牙關,她極力抑制眼眶內盤旋的淚水,她知道這件事不能只怪他一人,如果硬要說誰錯的,那絕對是她自己,要不是自己的無知與愚昧,她又怎會走到這步田地?今生她是一步錯步步錯,但願來生,她的命運不會再如此悲慘。

  看著她眼裡的絕望遽增,秦軾傑握著她的手勁在不知不覺中緊了些。

  「求求你放了我吧!」一改先前的激烈方式,向婉兒神色晦暗的開口求道。

  放了你讓你去死嗎?秦軾傑在心中無聲的問。

  「放了我對你不會有威脅的,我不會去報警,也不會告訴任何人,除了你,這件事在世界上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的……」向婉兒精神有些恍惚的念著,等她死後這世界除了他,不會有第二人知道的,沒有人可以知道她向婉兒被人玷污了,沒有人知道。

  「放了你?」秦軾傑咬緊牙關的看著她,「在我沒得到滿足之前、在我厭倦你之前,你哪裡也別想去。」

  「放開我,你放開我!」聽進他的話語,向婉兒再次歇斯底里起來,難道污辱她身子一次還不夠,他還想要再次……

  「別想。」他不會眼睜睜看她去死的,「我說過,在我厭惡你之前,你哪也別想去,別忘了你是我花錢請來的應召女郎。」他低下頭狂吻住她。

  「我恨你!」躲開他的狂吻,向婉兒憤恨的怒視他。

  「隨你恨,」而秦軾傑只是淡然的看她一眼,雙手雙唇沒有絲毫停頓的在她身上游移,「只要我能得到滿足,你的感覺對我沒任何意義。」他冷然的在她耳旁說著,事實上他則是在告誡自己,黑社會分子是絕不能有感情的,他絕不能對她動情,絕對不能!

  然而,天知道在他第一眼看見一個睡著的天使時,他漂泊已久的一顆心卻早已深陷。

  秦軾傑坐在大皮椅中,聽著兄弟們簡述這三年裡社會的大小動向,哪一群小嘍@NB462B不知死活的佔地為王,哪幾幫換了新龍頭,又有幾場龍爭虎鬥的幹架發生,誰死了、誰入獄了,又有誰在跑路等等大小事端。

  他皺著眉,從頭到尾仔細的聽著老李他們口沫橫飛的述說,所謂「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換舊人」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而惟一值得他慶幸的是,那群「黑街教父」的兄弟們依然安在,沒有牢獄之災亦沒有血光之災,這算是最值得安慰的吧。

  「老大,南街那塊地近來出現幾個不知死活的小混混,仗著豪哥之名在那裡為所欲為,兄弟們萬分頭痛。」掌管南街的王城中率先發難。

  「有跟對方說嗎?」

  「前陣子豪哥人在香港,所以我們只有找王文漢交涉。」王城中回答。

  「但是那小子見鬼的理都不理我們,要不是看在老大和豪哥的關係,我們早就動手幹上了,他媽的哪裡還會等到現在!」老李忿忿不平的接著說。

  沉思了一會兒,秦軾傑淡然的說:「這件事我會親自找楚國豪談。」

  「三街的陳晃生在昨天莫名其妙的被人砍傷,現在傷勢已經無大礙了,但人還得住院觀察幾天。」四街的楊無實接著說。

  「對方是什麼人?」秦軾傑皺眉問。

  「也是南街那幾個小混混。」

  「媽的,他們真是愈來愈猖獗了!老大……」

  「這件事我會處理,」閉了下眼睛,秦軾傑打斷下屬的話開口說道,「老李,代我到醫院探望陳晃生,順便請人照顧他們一家人。」

  「是!」

  「如果沒事了,你們下去吧!」秦軾傑萬分疲憊的開口,才出獄一天而已,為什麼他感覺好累?

  「老大,最近發現幫內有人在吸食安非他命。」陳立緩緩的吐出這個震撼眾人的大問題。

  驀然,秦軾傑淡然的眼神發出了銳不可當的厲光,他一掃剛剛的疲憊,目光如炬的環視在場兄弟一周,冷冷的開口:「大刀,幫規第一條是什麼?」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