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9頁     金萱

  「夠了!」管初彗在突然之間生氣地朝他大叫,「我到底跟你有什麼仇恨,你要這樣子整我?」她咬牙切齒的問。

  「整你?我以為我是在幫助你。」

  「幫助?說得比唱得好聽!」她嫌惡的哼聲道,「如果你嫌自己的精力太過旺盛,不找個人幫他就會覺得全身不對勁的話,去找別人,我一點也不希罕。」

  「關於這一點恐怕沒辦法,因為全校都知道我的目標是你,這樣突然改變幫助的目標不表示我是個虎頭蛇尾的人嗎?關於這個辦法不可行,你再想想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消耗我太過旺盛的精力。」他撫著下巴一本正經的看著她說,黑白分明的雙眼中卻閃著深深地揶揄。

  「去你的!」管初彗怒不可遏的朝他咒罵。

  「又一個小時。」他挑眉說,「現在累積的小時數是二十四個小時,正好一天。」

  「媽的,我再也受不了了。」再也管不著跳下去會不會摔斷腿,她用力的詛咒一聲後便向牆外往下跳。

  掉落地板的那一剎那間的衝擊力讓她的腦筋足足空白有三秒鐘之久,不過在她抬頭看向頭頂上高聳的牆壁,領悟到自己真的跳下來了,而且腿也沒有沒掉斷後,她的嘴角忍不住的向上揚了起來。哼,原來兩公尺的高牆也不過爾爾而已,難不倒她啦!

  站起身得意的再望一眼被她征服的高牆,這一望她差點沒被突出於牆面上的那一張笑臉嚇破膽。該死的,他竟然還不肯死心,學她爬牆起來追她了,天啊!

  沒有時間詛咒了,管初彗迅速地拔腿就跑,然而身後不遠處傳來的落地聲卻讓她幾乎要忍不住尖叫出聲。可惡,她為什麼會這麼倒楣,學校的壞學生多得是,為什麼他就要追著她跑?真是該死的!

  邊跑邊回頭看他到底距自己多遠,她沒有注意到正朝她迎面而來的大卡車。

  「小心!」羅致旋大吼一聲,在千鈞一髮之際伸手圈住她的腰身,將她整個人抱離危險地帶。

  他們倆的呼吸一樣急促,擁在一起的心跳一樣猛烈,而且就是因為這樣,逃過一劫之後的管初彗明顯的發現到自己幾乎是完全的貼在他身上,她尖叫一聲,直覺反應的就是朝他甩了一巴掌。

  對這個天外飛來的巴掌,羅致旋完全措手不及。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恩將仇報吧。」反射性的捂著火辣辣的痛頰,他自我揶揄的皺著眉頭看她。

  「我……對不起。」管初彗呆若木雞的看著他開始發紅、發腫的臉頰,小聲的向他道歉。他剛剛才救她免於成為車下亡魂,結果她沒謝謝他卻反倒狠狠地賞了人家一巴掌,她的確是不知感恩的笨蛋。

  「算了,就當我上次弄傷你的回報好了。」

  「什麼?」

  「總之你不必自責就對了。」他揮揮手說,不太高興又想起那件事。

  上回在柏青哥店前,他因氣急敗壞而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弄得她手臂上青一塊、紫一塊的,第二天在學校看到了那個事實時,他幾乎差點沒赤手空拳把牆壁打爛。當然,想赤手空拳的將牆壁打爛是不可能的事,不過他的手爛了倒是真的,而他也達到了他所要的目的——懲罰自己。

  不敢相信自己會這麼輕易地就傷害到她,更不敢相信她是這麼柔弱,只能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裡呵護。不過不管怎麼樣,有過一次前車之鑒後,讓他學會了如何控制自己的脾氣,如果他真學不會控制自己而再度使她受傷的話,他會離開她。而為了擁有她,他知道自己是絕對不會再重蹈覆轍的。

  「看來只用放學時間來償還你欠我的課輔,時間上似乎永遠都不夠。我看連假日都讓我用吧,一天八個小時,你用上三個假日都還償不完你欠我的二十五個小時。剛剛又加了一個小時。」他歎息的說。

  「見鬼的,誰理你!」管初彗的下巴一瞬間又再度抬起,她咒聲說。

  「我剛剛救了你一命。」

  瞪著他,她不由自主的咬咬下唇,「那是另外一回事。」

  羅致旋不以為然的聳聳肩。

  「你不能挾恩圖報。」管初彗在沉默了一會兒後忍不住抗議的說。

  他看著她,臉上的表情不變。

  「你太可惡了!」

  羅致旋只是挑了挑眉頭卻沒有應聲,他在等著她的下一句話。

  「我答應你。」她心不甘情不願的說。

  他臉上露出了一抹滿意的微笑,「不再蹺課、不再翻牆,還有不再抽煙?」

  「狗屎!我沒答應你這些事。」

  「我以為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如果沒有我的話,那些事你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再去做它們。」他無辜的盯著她說。

  「你少來!」她生氣的叫道,「這是兩碼子事,我已經答應你,用假日來償還欠你的課輔時間,你不應該食髓知味的要求更多,那不公平。」

  「你都說我是在挾想圖報了,我哪裡管得到它公不公平。」

  他盯著她露齒而笑,感覺起來就像個無賴——不,他根本就是個無賴!

  管初彗再次深刻的感覺到這個學生會長有著雙重性格,在人前是品學兼優、萬人崇仰的學生會長;在人後根本就是蠻子、無賴、以強凌弱的大混蛋,他們倆上輩子一定有很深的世仇未報。

  「既然你都那麼卑鄙了,我也用不著管什麼救命之恩了,再見——不,是不見,永遠不見。」她轉身走。

  「嘿,等一下。」羅致旋在眨眼間便攔住她的去路。

  管初彗橫眉豎目的瞪著他。

  「忘了之前所有我開玩笑說的話,我們重新再來一次好不好?」

  「不好。」她非常不給面子的說。

  「別這樣,我保證從現在開始我絕對做個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他在她面前扮起了小丑。

  「你到底想怎樣?」她瞪眼問。

  「你來幫我忙吧。」

  「什麼?」

  「到學生會來幫我的忙。」他說,「就這個學期,剩下大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當作你報答我對你的救命之恩。至於關於我們倆追、趕、跑、跳、碰的角色就讓它繼續下去吧。你想蹺課就蹺課,我會把你揪回教室的;你想跟我玩貓捉老鼠也行,反正我也已經習慣放學後在大街小巷裡找你。

  「至於你抽煙這件事,我不能強迫你不要抽,但是我總可以請求你少抽一點吧?當然,決定權在你手裡,不過你應該知道抽煙對人體只有害處沒有好處,如果可以戒掉不抽的話,還是不抽得好。」

  他突如其來的轉變讓管初彗張口結舌的說不出話,看著他,她懷疑自己誤會了他話裡的意思。請求你少抽一點……抽煙對人體只有害處沒有好處,如果可以戒掉不抽的話,還是不抽得好。他不會是在關心她,所以才會不斷的制止她抽煙吧?他……

  「好了,你覺得怎麼樣,願意接受我的條件嗎?」他問。

  「我……」她猶豫的看他一眼,掙扎著該不該答應他,可是對於他的救命之恩……她又看了他一眼。

  「需要這麼掙扎嗎?最近因為整天追著你跑,所以學生會有堆積如山的工作沒時間做,說出來也許你不信,我請公假的堂數比你蹺課的堂數還多,沒辦法,真的沒時間坐在教室裡上課。」他微微歎息的淡笑說。

  「我真的幫得上忙嗎?」看著他,管初彗在沉默了一會兒後,突然低下頭咕噥的問。

  「什麼意思?」羅致旋不太明白。

  「也許……也許我到學生會去根本幫不上你任何忙,更甚者只有愈幫愈忙的份,你……確定真要我去幫忙嗎?」

  「你的意思是你答應了?」他簡直不敢相信,激動的盯著她問。

  「如果真的愈幫愈忙我可不管。」她哼聲道。

  「我信得過你,你絕對不會愈幫愈忙的,我有信心。」他喜形於色的對她說。

  管初彗有些不自在的避開他凝視著自己的晶亮雙眼,「好了,既然決定了就沒事了吧?我可以走了吧?」說著,她迅速的轉身要走,但他的「等一下」又冒了出來。「你還有什麼事?」她不耐煩的瞪著他問。

  「校門在那個方向。」羅致旋指著校門的方向對她說。

  「什麼?」管初彗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他朝她微微一笑,「你這一堂是數學課吧?還有,放學後記得要在教室裡等我,你還欠我二十五個小時的課輔,你沒忘記吧?」

  在她恍然大悟並驚覺拔腿就跑之際,他霍然扣住她的手臂,以不傷害到她的力道帶著她往校門的方向走去。

  而被他拖著走的管初彗除了破口大罵之外,根本無計可施。

  該死的,她怎麼會忘了這麼重大的事?她千辛萬苦的爬牆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該死的,她怎麼會忘了?真是該死!

  

  「初彗!」

  在經過中庭的長廊時,管初彗被同伴叫住,叫住她的三人在左右觀望沒有其他人之後,立刻將她帶往庭園的深處——她們幾個蹺課時常聚集的地方。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