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11頁     金萱

  當然她會這樣要求有她的理由,畢竟像她這麼一個不良少女,除了抽煙、蹺課之外,怎配擁有這麼一項才藝?不過所謂紙包不住火,大概以前曾經同校的同學有人記起她的名字,知道她的確有此特殊才能,所以近來校園內才會有那麼多猜測與懷疑的聲音。

  現在,她惟一幾個在學校稱得上朋友的朋友特地跑來詢問她,她還能繼續隱瞞下去嗎?

  「初彗。」

  長歎了一口氣,管初彗終於正視她們,「好吧,我承認,那些海報的確都是我畫的。」

  「你真不夠意思,竟然瞞著我們!」

  「對不起,那只是我以前的一個興趣而已,本來上高中後,我就不打算再畫畫的,沒想到……」

  「沒想到學生會長會千方百計的把你弄進學生會裡要你幫他畫畫對不對,」彭媽有點怒不可遏的說,「我們早就懷疑他這麼千辛萬苦追著你跑一定另有隱情,沒想到竟然真給我們猜到了,他是為了要你這項才能!」

  「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管初彗懷疑的看著她們皺眉道。

  「你還不懂?他只是在利用你罷了。你知道你的海報在學校裡引起多大的迴響嗎?你有沒有比較看看你畫的海報和之前學生會張貼出來的海報差別有多大?別傻了,他只是在利用你而已。

  「可是他並不知道我會畫畫呀!而且那場車禍也不是假的,我是因為那場車禍才被他帶進學生會裡面去幫忙的,你們不要亂說話。」

  「他並不知道你會畫畫,你怎麼證明?我親耳聽到他和幾個老師的對話,老師們一個個都在稱讚他知人善任,竟然能挖掘出像你這樣一個人的才能。其中一個老師還懷疑地問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有這方面的才能?他回答:『是的』。你說,他不知道你會畫畫嗎?」

  「也許……也許他只是一時好面子才這樣說,你總不能叫他回答,他是不小心瞎貓碰到死耗子吧?」管初彗有些動搖的說,可是回想起他第一次看到她的作品時的反應,她不相信他從一開始就知道她有繪畫的才能,她不相信他會騙她。

  「這樣回答有什麼不行?」邵姊反問她,「事實就是事實,為了面子而說謊,這是不是表示他還有更多我們所不知道的謊話?」

  「初彗,相信我們,他接近你是有目的的,你想想,學校的不良分子何其多,他為什麼單單挑上你做為導正的對象,他為什麼不挑我、不挑珊妮、不挑邵姊,偏偏挑上你?他是為了你的繪畫才能,因為你有利用價值而我們沒有。」

  「我……我不相信,他會挑上我是因為我只要再一支大過就會被勒令退學,所以才……」

  「那也用不著這麼積極、這麼不辭辛勞吧?」邵姊打斷她,「你不也說過為了你,他在學生會裡面的工作都堆積如山,自顧不暇的他有必有這麼賣力嗎?」

  「初慧,他只是在利用你而已,像他這麼聰明的人,不會笨得去做些損人不利己的事,你必須要相信這個事實,學生會長只是在利用你而已。」

  「我……」

  「你好好想想,我們當你是朋友才會對你說這些話。」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們三人魚貫而去。

  頓時一大片庭園中只留下管初彗一個人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

  她們說的都是真的嗎?羅致旋從一開始接近她就有其他的目的嗎?這會是真的嗎?她不相信!可是珊妮她們不會因為無聊就跑來跟她說這些的,她們不會為了好玩……這是真的嗎?他接近她只是為了要利用她,根本不是關心她,這是真的嗎?

  「管初彗。」

  身後突然傳來他那熟悉的聲音,管初彗不由自主的渾身一震。她背著他沒有回頭。

  「你真是傷腦筋呢!我還以為近朱者赤,你慢慢地已經不需要我三不五時的盯梢與督促,會自動自發好好地待在教室裡上課,沒想到我才稍微一鬆懈,你轉眼間就溜得不見蹤影,看來我還是對你放心不得。」羅致旋歎氣的說,「走吧,回教室,你這堂上的是物理。」

  「你選擇我的理由是什麼?」背對著他,管初彗突然開口問道。

  「什麼?」

  「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很會書畫對不對?」她緩慢地轉過身,面無表情的盯著他說。

  「你怎麼了?」

  「你從一開始選擇我、接近我、將我帶進學生會都是有計劃的對不對?從一開始你就已經知道我很會畫圖,而不是等我在學生會裡畫了第一張海報以後才知道的對不對?」

  「我……」羅致旋蹙著眉頭,欲言又止的看著她。

  「回答我!」她的面無表情一瞬間被憎恨所取代,她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吼道。

  「管初彗,我可以解釋,我……」

  「你只要回答我對不對?」她大聲的吼叫著打斷他,「從一開始你接近我就是有目的的是不是?」她用仇恨的雙眼盯著他。

  羅致旋看著她承認的點頭。

  管初彗頓時覺得寒冷,盯著他,她只覺得雞皮疙瘩在一瞬間佈滿她兩隻手臂。

  「你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我很會畫圖,所以才會要我幫你畫制學生會的宣傳海報是不是?」

  「我承認,可是……」

  「夠了!」管初彗霍然激烈的大吼一聲打斷他,「什麼義務、什麼關心,你最終的目的原來只是因為我有利用價值想利用我而已,我終於明白了。」她含恨地瞪著他,冷笑的說。

  「管初彗……」羅致旋朝她伸出手,想解釋。

  她卻霍然歇斯底里的朝他大吼出聲。

  「不要再接近我了!」說完,她隨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奔離現場。

  看著她離去的方向,羅致旋腦袋裡一片空白,完完全全的失去主張。

  真是諷刺,不久之前他還在想今後要讓她水遠笑口常開,沒想到現在他卻反倒讓她哭起來。

  從小的不平等待遇讓她學會了堅強,至少是表面上的堅強,所以很少人見過她落淚,可是剛剛她卻哭了,可見他對她所造成的傷害有多麼大。

  曾經見過她一個人對著小貓咪哭泣,那時的她是那麼楚楚動人、我見猶憐,讓他完全沒有任何抵抗能力便一頭栽了下去,可是這次見到她哭泣,他卻恨不得劈死自己。

  老天,他該怎麼做才能再度挽回她對他的信任呢?他不會就此失去她吧?

  

  忐忑不安的想了各種能挽回她的辦法,羅致旋終於決定用最真的一顆心去面對她,也管不著他的告白是否會嚇到她,反正他是決定豁出去了。

  然而一旦作了決定,他卻突然發現找不到女主角的蹤跡。他找遍了所有管初彗曾經逗留過的地方,諸如小鋼珠店、電動遊樂場、漫書店、憧球場、保齡球館等,在無計可施之下,他終於還是請了倪天樞幫忙,自己則繼續穿梭於各類精品服飾的巷道間尋找她。

  十點半,一通電話帶來了她的消息,原來她竟與幾個路上認識的陌生男生在KTV裡。熟知她不愛唱歌的他根本沒想到她會去KTV,所以尋找她的地點理所當然不包括KTV,只是沒想到她卻在那裡。

  KTV的兄弟在大門口等著羅致旋,在他們到達五樓管初彗所在的包廂門前,他已經知道他們從六點半來到現在,喝掉了一打的啤酒,因為KTV中剛好有位服務生是她的朋友,所以沒讓那陪她來的四個陌生男生有太過分的舉動。

  羅致旋點點頭表示知道了。站在包廂門前,他用力的吸了三口氣之後,這才伸手推門進去。包廂內的五人剛開始原以為他是送毛巾的服務生,直到他越過他們,將目標放在坐在他們四人中間的管初彗,並伸手想將她拉起來時,這才引來其他四人激烈的注意力。

  「你想幹什麼?」一個男生抓住他的手腕。

  其他三人則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

  至於被他突然出現所嚇到的管初彗則瞪著他。

  羅致旋看向抓住他手腕的男生,面不改色的盯了那人一會後這才緩慢地開口,「這女的是我女朋友,你說我想幹什麼?」

  四個男生面面相覷的對看了一眼。他們沒想到會碰到這種事,可是就算他說的是真話,就憑他一個人想從他們四個人手中帶走她,他還真不怕死。

  「小彗,你認識他嗎?你真的是他女朋友?」剛剛抓著他手腕的男生問管初彗,臉上吊兒郎當的表情說明了不管是不是,如果她搖頭的話,他們照樣把他轟出去。

  「小彗?」羅致旋微微地瞇起眼睛。

  「對,小彗,你有異議嗎?」坐在她左邊的男人親熱的將她攬向他,挑釁的盯著羅致旋說。

  「管初彗,跟我走。」羅致旋握緊拳頭,將目光轉向面無血色的她,自製的開口說。

  看著他,管初彗慢慢地恢復自制,她冷冷地盯著他,一宇一句的說:「你是誰?我不認識你。」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