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挑戰闇星

第1頁     金萱

  楔子

  北斗有七星,名為天樞、天旋、天璣、天權、玉衡、開陽、瑤光。北中也有七星,名為倪「天樞」、羅致「旋」、梁矢「璣」、簡聿「權」、麥「峪衡」、「楊開」*,、季筍「瑤」。

  天上的七星看似相近,其實距離相差何只光年;地上的七星看似距離遙遠,其距離卻只是咫尺。他們七人的交情從何而來,老實說,這真的是說來話長,不過礙於種種前車之鑒的經驗,七位莫逆之交的好友卻不得不在校園內擺出形同陌路之姿。畢竟試問一個學生會長、一個校內有名的壞學生、一個成天調戲女生、一個死讀書的書獃子、一個不甘寂寞的花花公子,和一個冷淡如風獨來獨往的混血兒,這些人要怎麼走在一起?更別提其中再混上一個嬌滴滴,連陣風都抵擋不住的美少女了。

  他們七個人走在一起能看嗎?不!如果有人膽敢將他們七個人湊在一起,又硬說他們是莫逆之交的好朋友的話,那麼將會聽到四周響起此起彼落的嘲笑聲,外叫一句——如果真如你說的,我頭給你!

  所以事實就是這樣,天上的七星看似相近其實遙遠,而地上的七星看似隔隔不入,其實其交情卻是沒人可以比擬、取代的。

  而我現在所要說的七星風雲錄,我想大家一定猜到是天上或地上的七星了不是嗎?期待者,請翻開下一頁吧。

  第一章

  八月,炎暑之夏,然而這時節對於管初彗而言卻比一月寒冬還要冷上好幾倍。這話怎麼說呢?該從收到聯招會放榜成績單的那一天說起。

  身為政要子女,她老早就知道自己難免招人側目,尤其父親又是那種極愛面子、極愛與人比較、極愛虛榮的人,也之所以哥哥、姊姊的好成績讓炫耀慣了的父親忘了有她這個始終成績平平的小女兒。關於自己被忽略的這一點,其實經過這幾年來她也習以為常,更進一步,她還覺得樂得自在呢,可是套句俗話說,好景不常在。

  其實以她在班上中等的成績,她能考上父親強迫她填的第一志願已經是跌破所有認識她的人的眼鏡了,然而當父親看到她的成績單時卻劈頭給了她這麼一句話

  「你竟然以最低錄取標準的分數考上去,你叫我的臉往那擱呀?不想讀就不要讀算了。」

  哼,挺傷人的不是嗎?可是以父親愛面子的個性,她是可以理解他這種傷人的反應,但是她不能接受的是每次他在罵完她之後必接的那一句——你可不可以學學你哥哥、姊姊?

  學學?

  如果聰明才智學得起來的話,她哪用得著這麼累,在哥哥、姊姊早已和周公不知道下幾盤棋後,她這才因累極而趴臥在書桌上度過一夜又一夜。

  其實要不是為了父親的面子問題,她這半年來不會因讀書而廢寢忘食把自己弄得這麼弱不禁風,她能考上第一志願,與其如眾人所說的她考運好,不如說是老天爺為體恤她的努力所給予她的鼓勵,然而父親卻……

  算了,她再也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了,父親叫她多學學哥哥和姊姊不是嗎?埤會努力學的,只但願他不要後悔,誰教他連自己的兒女是怎麼樣的一個個性都弄不清楚。

  看著門縫內正與朋友大聲談笑著昨晚在舞廳裡吊凱子的經過,一邊大口地吞雲吐霧的姊姊,管初彗苦澀的一笑。

  要她學是嗎?她會全力以赴的。

  

  九月,莘莘學子最厭惡的月份,因為它代表著暑假過去了、學校開學了,而炎炎夏日卻依然籠罩著整個大地,逼得眾人懶洋洋的連動都懶得動一下。

  羅致旋一踏入KTV中便像軟了骨頭似的啪糯一聲,整個人撲倒在沙發椅上。

  隨他身後走進包廂中的季筍瑤則非常有同學愛的開口提醒他。

  「喂,下屆學生會長,注意一下你的形象,要是被學弟、學妹、同學、學長、學姊,甚至於師長們看到你這種姿態,我想可能沒有一個人會再支持你的。」她調侃的笑道,然後自然而然的走向電腦選歌台前的位置上坐定,老實不客氣的點起她想唱,以及她想聽別人唱的歌來。

  「小瑤說得沒錯,注意一下你的形象,當然,最主要的是別一個人霸佔了我們半數人的座位,或者你要我們把你當椅墊坐?」倪天樞開口道,見他毫無反應時也老實不客氣的往他腰部處坐了下去。

  「該死的你,沒看到那邊有位子嗎?偏偏要往我身上坐,你是白目呀!該死的!」羅致旋咒聲坐了起來,一邊撫著差點沒被倪天樞坐斷的腰身,一邊抱怨連連的念道:「這學期你就不要被我抓到你在學校裡抽煙或鬧事,否則我不把你記三大過誓不為人。」

  「嘿,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要不要我幫你們做個裁判呀?還有,旋,你誓不為人想當什麼?」楊開*,好奇的問。

  「當神怎麼樣?」羅致旋一本正經的想了一會兒後回答道。

  包廂眾人異口同聲的嗤笑了一聲。

  「真搞不懂像你這麼不正經的人,怎麼會有這麼多人支持你當學生會長?我實在想不通。」麥峪衡頻頻搖頭道。

  「有什麼好想不通的,當然是靠我『出錢』替他大力宣傳的結果嘍。」梁矢璣擺出一臉恩人狀道。

  「去你的!」羅致旋笑罵道,「我人緣有這麼差嗎?需要靠賄賂才能當選?我又不是你說。」

  「賄賂?我什麼時候說了這兩個宇,還有,你那句『我又不是你說』是什麼意思?」梁矢璣一瞬間皺起了眉頭。

  「我又不是你說,需要靠女人才活得下去。」包廂內眾人異口同聲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嘿嘿嘿,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我梁矢璣需要靠女人才活得下去,你們有沒有搞錯?我梁矢璣……」

  「可是梁豪宇的獨生子耶。」眾人同時插口替他將後段話說完。

  在高科技抬頭的世紀中,從事電子業的梁豪宇在近年來的排名始終都擠進世界百大富豪的前二十名,而且有愈來愈往上爬的趨勢。而梁矢璣則是他的獨生子,也是將來惟一可接其衣缽之人,所以從小他便養成了恃財傲物的惡劣習慣,直到遇見他們這六個人之後,個性這才稍微有所改善,不過對於他濫情這一點,他們幾個好友則往往忍不住要蹙眉。

  「你就不能想想辦法少交幾個女朋友嗎?每次看到你那一車的女人,我頭都昏了。真不知道你究竟吃了多少藍色小藥丸,可以以一敵……」

  「衡,別口無遮攔了,忘了小瑤也在場嗎?」簡聿權出聲截斷他的話。

  「別在意我,跟你們這群人混這麼久了,什麼黃色笑話沒聽過?」被喚到名字的季筍瑤皺皺她秀挺的鼻子道,然後拍了拍坐在她身邊位子上的簡聿權,正經八百的向他道謝。「謝啦,權,老實說,如果我有妹妹的話,一定把她許配給你,你真是個好人。」

  「嘿,小瑤,權是個好人,我們就不是嗎?」楊開*,發難的抗議道。

  「要我說實話嗎?」看向在座眾帥哥,季筍瑤似笑非笑的挑眉問。

  「不,謝了。」羅致旋立刻以敬謝不敏之態拒絕道。從小和她一起長大的他比誰都知道在小瑤那張弱不禁風的人皮面具下有著比誰都強悍的靈魂,惹到她,別說這輩子不得安穩了,可能連下輩子都會怕女人,尤其是像她這般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漂亮寶貝。

  季筍瑤將眼光轉向倪天樞,然後是梁矢璣、麥峪衡,在他們一致的朝她搖頭後,她將目光放在最後的楊開*,臉上,「怎麼樣,開陽兄,你想聽我的實話嗎?」

  她笑咪咪地問他,閃爍的眼中有明顯的戲謔與狡黯之色。

  「呃……不,謝謝。」看著她臉上的笑容,楊開*,頭皮發麻的搖頭說。老天,他又不是活得不耐煩想找自殺的理由,聽她說實話?那不如一頭撞死來得快,真是光想到就覺得恐怖。

  季筍瑤滿意的微微一笑,然後以下巴指著電視螢幕跳出來的下首歌——迪克牛仔的男人真命苦。「喏,特地為你點的歌,快唱,別讓人說我沒讓你有喊冤的機會。」她對楊開*,說。

  看了她一眼,楊開*,欲哭無淚的只有抓起麥克風用力的唱起來,「做男人真命苦,要烈酒才能訴苦……」

  「小瑤,你真的想清楚了,不來學生會幫我?」趁楊開*,大展歌藝之際,羅致旋換到季筍瑤身邊的位子開口問道。

  「你想一輩子交不到女朋友嗎?」季筍瑤笑容可掬的一腳踏在他痛處上。

  因為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他們倆老是被誤認為是一對金童玉女,為此原本該大受異性歡迎的他們變成了乏人問津,所以在一同考上這所高中之後,羅致旋毅然決定與她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也之所以少了他們倆惟一看起來像同一國的交往,他們七個人在學校裡也只能形同陌路了。而現在,季筍瑤不以為在經過一年的努力之後,他會輕易的放棄現在眾星拱月的生活,再次與她扯上關係。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