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於晴 > 紅蘋果之戀

第30頁     於晴

  倫平大大的鬆口氣。

  他放鬆的轉過身去,又嚇了一跳。「小蘋果,你怎麼又瘦了?」

  蘇蘋笑笑。「怎麼?有人規定不可以瘦嗎?」但笑意並未傳到她的眼裡。

  「有。而且你很清楚是誰!」倫平嚴肅的回答。

  她皺皺眉。「我不想談他。如果你專程為他而來,那你可以走了,恕我不送了。」她轉身回去。

  倫平急忙跟著她進屋去。「我來不只為他,同時也為你。」

  「我不想聽。」她轉進廚房。

  他依舊緊跟不放。「但是,小蘋果,你想過沒,一年前你封閉自己的耳朵,得到了什麼?你現在不是在重蹈履轍嗎?」

  蘇蘋從冰箱裡倒了一杯檸檬水給他。「雖然你不請自來,但我基本的待客之道還有。你喝不喝?」

  倫平眼一亮。「太好了,我口正渴呢!」他接過去,馬上猛灌下去。

  他的臉馬上變了,但他還是硬吞下去。「小蘋果,這是你親手搾的嗎?」他不動聲色的問道。

  「對啊!有什麼不對嗎?」

  「沒。只是味道太好了,別忘了待會叫我帶一些回去給乃亭喝。」天啊!他早該知道就連果汁也無法倖免於難。他剛才差點沒全吐出。不過還好,他只須喝一杯,但乃文可不,光想到乃文的後半輩子都要這樣度過,他得開始考慮到底要不要撮合他們兩個了。

  「如果你喝完了,可以走了吧!」蘇蘋又走進大廳。

  「不!我不走。如果我沒有把事情完結,我絕對不走。」倫平像印證他的話似的,特地挑了個最舒服的姿勢坐下。

  「那你就請坐吧!」蘇蘋突然停下插花的動作。「是他叫你來的?」她實在忍不住提出這個問題。

  「不是。不過也差不多了。自從乃文那天回去之後,整個人都變了,我和乃亭差點沒被他折磨死,所以我和乃亭決定來解決你們之間的誤會。」

  「那你們是白費力氣了。」她淡淡的說。「存在我們之間的不是誤會。」

  「是你父母的事,對不對?」倫平刻意說出這句話。

  蘇蘋瞪大眼。「你知道?是他告訴你的?」

  「不是。」他得意於自己終於受到重視。「事實上,你父母的事我可以算最清楚的人之一了。而且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乃文是無辜的。」

  她瞇眼。「你騙人。乃文是你朋友,所以……」

  「我也是你朋友呀。」他打斷她的話。「如果你能讓我一口氣說完,我會很感激的。」他一看到蘇蘋想開口,馬上接下去。

  「你要好好想想當初你信了張蕊玲,而誤了你跟乃文一年,你願意再相信她的話嗎?」

  「她沒騙我,她從頭自尾都沒騙過我。」蘇蘋突然坐在他對面。「你說你知道事情的始末,那你告訴我乃文是不是為了補償我而娶我,是不是?」

  「補償你?誰說的?」倫平恍然大悟。「是張蕊玲是不是?我就知道是她……」

  她不耐煩打斷他的話。「到底是不是?」

  倫平得意的笑笑。原來小蘋果也會在乎這個。「也許一開始乃文抱著補償的心理。」

  他看到蘇蘋的臉變了,趕緊補充。「但那是他在沒見到你之前。我相信你現在比當時心平氣和許多,也能仔細的聽我說了,畢竟我可不是乃文,你不該把氣出在我身上。」

  「我想就算我拒絕,你也會照說不誤。」她冷淡的說。

  倫平眉開眼笑。「你真瞭解我。」他開始收起玩笑態度。「小蘋果,那完全是一件意外,張蕊玲不幸撞到蘇伯父、蘇伯母,可是蘇伯父臨終前並沒有意思要讓張蕊玲接受法律的制裁。我知道你想問:為什麼?那是因為蘇伯父和高伯父是好朋友,他怎能讓好友的妻子成為囚犯呢?而當時高伯父早就死了,所以這件事無可厚非的就由乃文處理啦。」

  蘇蘋咬著下唇。倫平說的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

  「至於張蕊玲說的補償,確有其事。但是乃文當初只有以金錢補償的心,我還記得那時候應該由我處理,可是乃文一見到你的資料後,特地由美國回來,為的只是四個字:一見鍾情。這就是證據。」他從公事包裡拿出公文夾交給她。「看看裡頭。這是一年以來他僱用徵信社監視你一舉一動的證據。」

  蘇蘋猛翻裡頭的資料。「你是說……他監視我的一舉一動?」她不可思議的語氣令倫平發笑。

  「你以為他會放心讓你一個獨自生活?你從沒想過他為什麼不回到他自幼生長的美國?他在這裡並沒有什麼好留戀的啊,當然除了你以外。」倫平滿意的看著蘇蘋臉上的變化。看來,他很快就不必像條牛一樣,整天除了公務還是公務。

  「我需要好好想想。」蘇蘋仍然盯著手上的資料。這一年來……天啊!「當然。但你永遠不要忘了,信任乃文,想想你所認識的乃文,如果再要你選擇的話,你會選擇信任誰?乃文或者張蕊玲?」

  請支持原出版社和作者,購買書籍。

  輦蔑炊D文無法控制思緒。

  他視而不見的瞪著窗外的建築物。該死!為什麼小蘋還沒來找他?都過了兩個禮拜了……

  難道她真的不相信他的話?她對他的愛就只有那麼一點?不!不會的。該不會是小蘋不知道他的公司在哪裡嗎?可是她總知道他們的家在哪裡吧?難道小蘋…他沉浸於自己的思緒,根本沒發覺倫平和乃亭的進來。

  「我猜他的眼睛雖然瞪得大大的,可是他根本沒看到我們。」倫平打賭似的說著。

  「我完全同意。雖然他黑黝黝的眼珠正盯著我們,但是我敢打賭他的魂早就飛到某個地方去了!」乃亭附和著。

  乃文回過神來。「你們在這裡做什麼?我不記得我是請你們來白領薪的。」

  「哈!他總算有點幽默感了。」乃亭對著空氣說道。倫平則像唱雙簧般的同意他的見解。

  乃文瞇眼。「如果你們要表演,請到大街上。我確信有很多人會為你們鼓掌的。」

  「喂!老闆,不要這麼不苟言笑嘛。是小蘋果惹你的,可不是我們惹你的。」

  倫平不顧乃亭的抗議,決定把事情攤開來說。開玩笑,他是有備而來的,要不他怎麼敢一個人來送死,至少得拖個墊背的嘛。

  乃亭開始喃喃咒罵。他早知道被倫平拖上來是沒有好結果的。

  「現在是上班時間。如果你們嫌無聊的話,我相信公司還有許多事情等著你們處理。」乃文冷淡的說著。

  倫平馬上接下去。「而放你一個人胡思亂想?別忘了我們可是好朋友呀。」

  乃亭重重歎口氣。「要煩大家一起煩吧!我豁出去了。」他為自己找個好位置坐下。

  「反正這件事遲早要談個清楚,我也落得清閒,我再不去見我那群可愛的女朋友,她們可要來找我了。」

  乃文的臉變了變,但還是極有禮的開口:「你們的好心我心領了,但……」

  「但什麼?」倫平打斷他的話。「再但下去,你的小蘋果就跑了。」

  「什麼?你再說一次?」乃文猛地起身,根本沒注意到他才整理的資料又散了一桌。

  但倫平和乃亭可注意到了。他們暗自竊笑著。想不到倫平短短的一句戲言,竟然被乃文當真,由此可見乃文下的情有多深了。不過這也驗證了一句話:戀愛中的人都是傻子!

  「你怎麼不說話?」倫平臉上的表情更讓乃文確信他的話不像是假的。該死!該死!乃亭正要開口,馬上被倫平的咳嗽聲禁住。乃亭皺皺眉。這自吹自擂的大律師又想耍什麼把戲了?

  倫平帶著一個惋惜的神色看著乃文。「乃文,這件事我一直很想告訴你,可是……」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快說!」乃文的舉動充分顯示出如果倫平再一直拖拖拉拉,他會親自越過桌上,再親手掐死這個說話溫吞吞的喉嚨。

  倫平乾笑,顯然他知道乃文的情緒極不穩定,因此他加快了說話速度。「這兩個禮拜以來,我一直想告訴你,可是你似乎愛理不理,我也不確定你到底還愛不愛小蘋果,所以我只好自己私下去見小蘋果啦!」

  「你去見她?」乃文瞪大眼。

  但在倫平眼裡看來,乃文原本的意思是小蘋果還好吧?有沒有回心轉意?唉!做律師的就是這樣,隨時要推測別人話裡的意思,沒法子嘛!人聰明啊!倫平微笑。「是的。她告訴我說她心情不好,想到國外走走,差不多兩、三年才會回來。」他面不改色的說道。

  「兩、三年?」這下子,乃文的聲音幾乎震破他們的耳膜。「怎麼可能?你沒騙我?」

  「當然。我怎麼可能騙你?如果我騙你,我就不是個東西。」倫平故做發誓的樣子。

  這個誓根本就沒關係,他是個人,怎麼會是個東西呢?想到這,他又忍不住讚歎自己的才智。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