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於晴 > 紅蘋果之戀

第28頁     於晴

  乃文苦笑一聲。「你可以去當算命仙了。」他逕自的走向門。「不過,你不必去了。公司的事就交給你了。」他邊走邊說。

  「嘿!你忘了你還有一個兄弟嗎?有他不就夠了嗎?」倫平馬上追出去。事實上,他是想當個見證人。開玩笑!他要不把堂堂高氏總裁羅曼史從頭到尾看個徹底,他要怎麼告訴別人以留傳後世呢?他生命的意義就在這裡啊。他忍不住的暗笑,也許將來他還可以出本書呢!誰叫平日他被高氏兄弟虐待呢?

  他滿意的跟他出門,開始作起白日夢來。

  轉載自:黃金書屋 掃校不詳

  到蘇蘋家。

  高乃文一下車,就看到老王頂著大太陽站在蘇蘋家門前。他迅速的走過去,不管他的車停的是不是地方。還待在車裡的倫平只好歎口氣,替他處理善後。他早該知道想要做別人的羅曼史的見證人是要付出代價的。

  「太太呢?她在哪裡?她還好吧?」乃文一走過去,馬上問出他一直在車上擔心的事。

  老王為難的笑笑。「太太很好,可是……可是剛才夫人走後,太太說她要一個人靜靜,不要人打擾,要我先回去,可是我擔心太太,所以我一直待在這。」

  「你做得很好。」乃文心不在焉的說著。張蕊玲跟小蘋說了些什麼?小蘋為什麼要待在裡頭?

  「先生……」老王叫住走向大門的高乃文。「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什麼事?」他心不在焉的停下來,心裡只想趕緊進去。張蕊玲到底為了什麼來找小蘋?

  「先生,太太趕我出來的時候,臉色好白,好像受了什麼刺激似的,整個人變得好怪呢!」

  「這可好玩了!」倫平趕上來。「顯然張蕊玲說了什麼可怕的話嚇到了小蘋?  」他瞥一眼乃文,補上一句。「你可要小心她所說的話了。如果她告訴小蘋果那回事……」

  乃文抿緊嘴點頭。「我知道,我會有心理準備的。」

  「要不要我幫忙?」倫平正經看著他。該死。他早該知道即使是看自己老闆的羅曼史,也是得付門票的。

  「不了!這是我和小蘋的事,你們不要管。如果她愛我,就該信任我。你在這等我就好了。」他一說完就跨大步走進去。

  倫平瞪著乃文顯而易見的僵硬背影。「『她愛我,就該信任我?』這是哪一門子的道理?那那些壞蛋不就都沒老婆了嗎?」他搖搖頭。「可憐哦!」

  他轉而注意到身邊的老王。「嘿!老王,現在閒著也是閒的,有沒有興趣玩玩撲克,做個小賭?」

  「撲克?」老王瞪大眼睛。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先生的好朋友竟然還有心情賭博?

  「是啊!擔心沒撲克嗎?」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副新牌。「算你運氣好,昨晚我又買了新的。」他看到老王的驚愕表情,誤解他的意思。「怎麼?覺得這些不夠看?那也可以,我們可以一起來賭賭乃文來的時候是苦著一張臉?還是滿臉笑容?或者他是一個人出來還是兩個人出來?這個傻瓜以為沒有我的幫忙就能說服小蘋果嗎?我甚至敢賭下我全部的家產,乃文絕對是苦著一張臉走出來的。喂!老王,你賭不賭?」

  繡芙蓉2004年1月8日更新製作

  輦蔑炊D文一進房門,就注意到蘇蘋背著他,站在供奉她父母的神案前。

  他舔舔唇,意識到不對勁。

  「小蘋?」他小心走到她身邊,和她一起看著神案上的牌位。「你父母是好人。」他決定開口。看樣子,張蕊玲已經把一切事情都跟小蘋說了,雖然他不知道那女人到底加油添醋說了多少,但他決定先開口,以表清白。反正這事遲早都得說。

  「你……認識我父母?」蘇蘋帶有冷漠的語氣讓他心寒。

  但他仍繼續說下去。「是的。你父親是高氏公司的會計主任。」

  「你卻從不告訴我?」她依舊瞪著神桌。

  「因為我……」

  「因為,你之所以不告訴我,是為了你美麗的繼母?是不是?」她突然轉過身來,打斷他的話。狂野的眼神是乃文所沒見過的。「因為,你之所以遮掩這件事,也是為了你美麗的繼母?不是嗎?但你有沒有想過我父母也是人啊,他們也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啊!當你們為了解決這件事而鬆口氣時,你們有沒有想過我的父母是怎樣的無辜?是怎樣的慘死?」

  「夠了!」高乃文低吼。「你並不瞭解一切事情的始末,你怎能下這樣的評論呢?」

  他實在無法想像他的小蘋竟然變成這樣。

  「我瞭解的已經夠多了。當我看著我父母的牌位時,我瞭解到如果當初她沒有撞死我父母,他們今天就會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而不是由一塊沒有生命的木頭代替我父母。我瞭解到如果當初你沒有替她遮掩一切的話,她早就該為她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而不是在這裡盡她一切的嘲諷。」

  「該死!你還是沒聽到我的辯解,你就把一切的罪行歸咎於我,你不覺得很不公平嗎?你寧願相信別人的一面之辭,而不願信我?」

  她蒼白著臉。「你對我而言,就如同別人一樣。」她淡淡的吐出這一句,卻換來乃文的冷意。

  「你說什麼?我對你而言,只是一個陌生人?」他緩慢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他真的無法相信只要張蕊玲短短的幾句話,就把他和小蘋的一切,全盤否定掉了。「就連我對你的愛,你也不相信嗎?」他絕望的眼神幾乎打動了蘇蘋的心。

  她一咬牙,轉過頭去。她不能背叛她的父母。但為什麼在她知道了乃文所做的一切後,還是無法恨他呢?

  高乃文把她的動作當成拒絕。他的心一下墜到谷底,再也升不上來了。

  「我明白了。」他沙啞的說道。「你從頭到尾就不曾信任過我,對不對?所以你才會一而再,再三的逃離我。你根本不相信我,而我卻還像個大傻子整天盼著你可能又多信我幾分,多愛我幾分!」他閉上熾熱的眼睛冷笑。「我真是個大白癡,不是嗎?」

  蘇蘋並沒有答話。因為她知道一旦她開口,她就會背叛她父母。為什麼是乃文呢?

  「可惜我到現在還是個大白癡。」乃文繼續說著。他根本不期望蘇蘋的回答。「我寧可相信你只是一時衝動,並沒有想清楚事情的真相。而我願意給你一些時間。」同時也給自己一個機會。他暗暗補充。也繼續說:

  「我的確遮掩了這件事,但這完全是我岳父臨終的意思。」他特地加重「岳父」的語氣。「信不信,就隨你了。」他停頓一下。「但我還是要告訴你,我愛你,同時也相信你。」

  蘇蘋依舊側著頭不吭聲。

  乃文閉上眼,拒絕放棄希望。「我相信你知道我會在哪裡,如果你……回心轉意,我等著你。」永遠。他自己補上它。

  她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他拚命抵抗絕望在他心中發芽。該死!他恨不得搖醒她的小腦袋瓜子。

  他朝門走了兩步。「我……走了。」

  沒反應。

  他忍住回頭的慾望,僵硬的走出去。絲毫不覺身後的人早已軟軟的跌坐在地上,淚流滿腮。

  本站文學作品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輦蔔o是一個極秘密的會議。除了兩個人參加以外,再也沒有旁人了。當然這是因為這會議專邀這兩個人而已。而此刻這兩個人正討論著重點,至少,在他們看來是如此。

  「你確定小蘋沒被老哥說服?」

  「我敢拿我的頸上人頭作保證。你沒瞧見乃文出來時的樣子,就好像已經到了世界末日似的。」倫平正繪聲繪影的訴說當時的情景。「我都嚇了一跳,我從沒見到乃文這個樣子。」

  「我很難想像你被嚇一跳的樣子!」乃亭低聲說著。「我只知道當初是誰把我丟在這裡,自己看好戲的。如果我也去的話,事情恐怕就不會這麼發展了。」他不住的吹噓著。

  誰叫當時倫平不招呼他一聲就跑去看戲。

  倫平冷哼一聲。「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你以為你是誰?月下老人?還是法官?你以為你的口才有比當律師的我好嗎?我都無法解決了,你能?哼!」

  「至少我可以試試。我可受夠了這一個禮拜以來,過著奴隸般的生活。每天指使我做這做那的,害得我想下班後去約個女友,累得沒力了。」唉!他多想念那群可愛的女人啊!「不光只是你,就連我也遭到池魚之殃,你以為為什麼我們要躲在這會議室裡討論?我們原本可以在外頭找一間咖啡館,一邊悠閒的喝美味的咖啡,一邊討論解決之道。」倫平抱怨道。

  「也可以一邊欣賞街上的女人。」乃亭補充著。

  「喂!拜託你不要老想女人,好不好?能不能請你想想解決之道,老天!我實在受夠了這一個禮拜以來乃文的奴役,那簡真是非人的生活,整個公司都籠罩在他的愁雲慘霧中,要不是今天乃文臨時有個會議,我們哪有時間討論?我們恐怕只能在廁所裡討論解決之道,你知不知道?」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