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於晴 > 紅蘋果之戀

第20頁     於晴

  「不!你不會有事的。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你很快就會再張天眼看著我,看著這世界,你不會有事的,我發誓。」

  但為什麼他的眼眶如此灼熱?為什麼他的心好像碎成千千片了?

  本站文學作品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輦翩u乃文!小蘋到底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高乃亭一看到乃文,馬上發出一連串的問題。

  「幸虧你打電話的時候,我正在和倫平玩撲克牌,要不然倫平一個人還抬不動那隻大狗呢?小蘋還好吧?」

  乃文疲倦的搖頭。「她還在洗胃。」

  「洗胃?」乃亭驚訝的瞪著他。「小蘋服錯藥了嗎?還是……」

  「她吃了一大堆安眠藥。」他機械式的重複醫生的話。「一大堆。」

  「安眠藥?不可能!怎麼可能?她總不會怕你怕到服安眠藥自殺吧?前晚我離開的時候,你不是還跟我保證要善待她的嗎?怎麼才兩天的工夫,你就會忘光了!洗胃?」乃亭不可思議的重複。小蘋怎麼可能服安眠藥自殺呢?

  「我沒忘!」乃文閉緊雙眼,聲音沙啞。「我一點也沒忘,但是我卻沒做到,我放她一個人在家裡,才會害了她,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他顫抖的低語,完全沒注意到乃亭的存在。

  乃亭一驚。他從沒見過乃文這樣子。「喂!老哥!你振作一點,好不好?什麼你害了她?小蘋只是多吃了幾顆藥而已,又不是你讓她吃下去的,是不是?」他看到乃文仍茫然的瞪著遠方,不安的補上一句。「明天你就會看到小蘋活蹦亂跳,搞不好她還會做些可怕的甜點來整你的胃呢!」

  「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要不是我強迫她回來,她絕對不會身處危險之中;甚至有生命之虞,都是我害了她,如果我沒聽倫平的話就好了。」他近乎哽咽的喃道。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乃亭懷疑的皺眉。「你和倫平該不會有事瞞我吧?」

  乃文根本沒聽到乃亭的質詢,他的一顆心全放在病房裡頭的蘇蘋身上。

  「乃文……」

  「你問我還快些,問這個失了三魂六魄的人,算是白問。」任倫平出現在走道上,滿頭的大汗顯示他剛才的劇烈運動。老天!抬那只超級大狗,簡直要了他的命!「你真不夠意思,把它抬上車,你就一溜煙的跑了,你難道不知道我扛不動它嗎?我幾乎拖著那條大土狗到獸醫那裡耶。」他抽出手帕,猛擦汗。

  「廢話少說。」乃亭幾乎等不及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小蘋有什麼危險?你最好詳詳細細的告訴我,要不我就再請你吃一頓『豐盛』的早餐!」

  輦衝珀奏禤z的睜開眼睛。奇怪!她怎麼這麼難受?整個人暈暈沉沉的,好像虛脫了一樣,難受極了,而且……什麼時候粉紅色的天花板被漆成白色了?她疲累的閉上眼,輕輕的歎一口氣。也許她再睡一會,精神就會好些,她就可以去看小子琪了。

  「小蘋?」

  誰在叫她。她勉強的再睜開眼。這次她注意到床邊有個滿臉未修飾的男人正熱切的注視她。

  「乃文?」她想要皺臉,但虛的做不出來。這是乃文嗎?怎麼會變得這麼邋遢?

  「是,是我。」乃文幾乎忍不住熱淚盈眶。「你終於醒來了,我一直在這裡等,等……」

  「你沒有刮鬍子。」

  他摸摸下巴,不禁苦笑。也只有他的小蘋會在這種時刻說出這種出人意料的話來。

  「而且衣服也皺巴巴的。」她細心的補上一句。

  他溫柔的笑著。「你不喜歡,我馬上換。嗯?現在你先告訴我,你的感覺如何?有沒有哪裡不對勁?」

  「我不知道,我只感覺頭昏沉沉的,全身沒力氣!我不會討厭你的鬍子,而且皺巴巴的衣服也沒有什麼不好。」她有氣無力的說著。

  他根本不管她對他外表的批評。「你的確是生病了,你差點嚇死我了,你知道嗎?」

  「是嗎?」她咕噥著。想要揉揉眼睛,清醒一些,卻連手都抬不起來。「我好想睡……」她最後的意識是乃文著急的貼近她,嘴裡不知在喊些什麼?然後,又睡著了。

  過了不知道多少時刻。

  有一陣聲音穿透迷霧,強逼蘇蘋醒來。真討厭!是誰這麼過分?她好想睡,好想睡,為什麼還要強迫她醒來?她緊閉著眼,不肯張開,希望他們能早些離開,再讓她好好睡一番。

  「你不要這麼緊張,好不好?小蘋果只是睡一覺而已,等她該醒來的時候,她自然會醒來,你不要像蠟像一樣一直坐在這,好不好?」這是倫平的聲音。蘇蘋心想。

  「喂!你聽到倫平的說話了沒?你好歹也休息一個嘛!要不然吃點東西也好,好不好?」這是乃亭的聲音,那麼像蠟像的男人是乃文嘍?

  「我不想吃。」這個陌生的聲音像是被沙子哽住似的,他是誰呀?

  蘇蘋輕輕張開眼睛,乃亭和倫平站在床邊對著一個低垂著頭的男人生氣。

  「你想活活餓死呀?你以為會小蘋會疼他為她餓肚子呀?你在臭美!」乃亭仍不知病床的人早已醒來盯著他們看。「就算你餓死,小蘋也不會為你掉眼淚,她會親自去你的墓上吐痰的。」

  椅子上的人沒開口,倒是床上的人有氣無力的說話了。

  「我才沒有這麼壞呢!」她輕輕喘口氣,引來三個大男人的盯視。「我會親自去踐踏你的墓。」她閉上眼休息一下。

  椅子上的人一躍而起。「小蘋!小蘋!剛剛是你在說話嗎?我沒聽錯吧?」他緊握住她的小手。

  她費力的睜開眼。「你又沒刮鬍子了!」

  乃文才不管倫平他們的嘲笑。「你想我刮,我就刮。你現在覺得怎麼樣?舒服些嗎?你的唇還是這麼蒼白,想不想喝水?」

  「想!但是我起不來!」

  乃文馬上小心的扶她半坐起來,接過乃亭遞過來的杯子,細心的餵她喝下。

  「慢慢喝!不要急!還想不想喝?」

  她搖頭,避開杯子。「我夠了!你要不要喝?你的聲音好像被壓路機碾過一樣。」

  倫平幾乎半側著身竊笑,乃亭則是毫無顧忌的大笑。

  乃文狠狠瞪他們一眼,但還是乖乖的把剩下的水喝光。

  「我在哪裡?這不是我房間。」她慢慢的四周張望。「這裡好像是醫院哦!」

  「這裡就是醫院!」乃文柔聲說。「等你好些,我們馬上就回家!好不好?」

  醫院?她怎麼會在醫院裡?蘇蘋困惑的想。她昨天是在醫院,可是她是陪杜琪來生產的呀!怎麼輪到她躺在病床上呢?

  「小蘋!你很奇怪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對不對?」乃亭嚴肅的開口,不顧另外兩個男人的抗議。「我覺得小蘋有權利知道她為什麼會躺在這裡?畢竟這也是她的事,如果她一直不曉得危險的存在,那下次就算有人在她的牛奶裡下毒,她也照樣進醫院裡來啊。」

  「你不必選這個時候說。」乃文低沉的聲音充滿警告的意味。

  「你們在說什麼?」她略分析乃亭說的話。「有人在我牛奶裡下毒,所以我在這裡嗎?」她看著撇過頭的乃亭和倫平。「乃文?」

  他無奈的歎口氣。「沒的事!只是乃亭隨便說說,你也知道他最愛開玩笑,是吧!別理他這種瘋言瘋語,等你一好,我們馬上就出院,嗯?」他擠出一絲微笑,但蘇蘋知道他笑得很勉強。

  「老哥,什麼叫瘋言………」「乃文!小蘋好些了嗎?小琪一直擔心你的小妻子服了這麼多的安眠藥……」

  羅子嚴一路旋風似的走進來,等他發現三個大男人的瞪視,尤其是乃文的眼神,他想停也來不及了。他乾笑兩聲。「誰有火,我是來借火的。」他尷尬的笑笑。「忘了我先前說的話,誰知道你們一句話都沒說嘛。」他只好坦白招供。

  蘇蘋仍是無法相信。「我吃很多安眼藥?」她垂下眼仔細的回想。「我沒有呀。我連一顆安眼藥都沒有呀!」

  「小蘋……」

  「但是牛奶裡有大量的安眠藥。」乃亭搶先說。雖然乃文的眼光像是要殺了他,但他還是覺得有必要告訴小蘋,如果小蘋一直被蒙在鼓裡,下次再有這種事發生

  怎麼辦?

  「牛奶?」蘇蘋簡直是一團亂。突然她想起一件事。她緊抓住乃文。「大貓……大貓它也喝了……」

  「被我送去獸醫那兒了,你放心好了!」倫平很高興他終於有話可以講了。

  她鬆了口氣。提出另一個問題。「那……是誰……」

  「不知道。但是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沒有人可以再傷害你了。」乃文有力的保證。

  「保護我?」蘇蘋微偏著頭。「為什麼要保護我?你應該是那個要好好保護的人,你放心。有我在,我會保護你的。你瞧!這次我就代你喝了那杯牛奶,總算我沒有白來,是不是?」她真誠的握緊乃文的手。「我很有用,是不是?」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