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於晴 > 紅蘋果之戀

第15頁     於晴

  「謝謝!」她簡直滿臉通紅了。「我想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她想伸手去接梳子,結果被他閃了過去。

  「我來就成了。」他把她的頭髮梳成公主頭,再用一個同色系的漂亮髮夾固定。「怎樣?我的技術不錯吧!」他看著鏡中的她。「很可愛,很漂亮吧!」

  她偏著頭看著鏡中的自己。「你的動作是滿熟練的耶。」她有意無意的開口。

  他愣了會。這是什麼意思?她在吃醋嗎?這是否代表……

  「喂!你在想什麼?」

  「沒……沒有。」他開心極了。「走,我們該走了,到時候遲到了,就得挨罵了。」

  他的手悄悄的摟住她的腰,帶她出門,但也隨時準備在她翻臉的時候抽手。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今天他的小妻子心情似乎好得出奇,不但不會怕他,連生氣都不曾生過,任由他輕輕摟她到車房。他暗暗搖頭,當真是女人心,海底針?不過,他是不會說出來的,他可不想跟他的好運挑戰。他只知道他倆的距離似乎又進了一步,雖然他不清楚為什麼。他只希望幸運女神會一直跟著他,直到他奪得美人芳心。

  轉載小說請勿再轉載。

  輦翩u下車小心!」他看著她安全的下車後才鬆口氣。

  「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必時時刻刻的盯著我。」她不滿的在一旁抱怨,等他把車靠邊停好。

  「是啊!據說今天早上又有一個像小孩的人從床上不知怎麼的滾下來,幸好是下頭有棉被擋著,要不現在可能頭上多一個包嘍!」他跨出車門。「所以啦,要我不擔心,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她紅著臉問。一定是阿美跟他說的,要不然這麼丟人的事,他怎麼會知道?

  他拉著她走向其中一棟大屋。「除非你能改過來。」

  「改過來?你說得好像我很喜歡這麼做似的!」她十分不滿的嘟噥。「你以為我真的喜歡啊?誰願意掉下來呢?很疼的耶。我又不是故意的。」

  「是嘛?你要是不說,我還真以為你在表演特技呢!」他故意調笑她。沒辦法嘛,誰叫這種氣氛難得嘛!他才按下門鈴,門馬上就被打開了。

  「我差點就又要打電話過去了。我就說嘛!你怎麼還不來!我們盼了這麼久,要是再不讓我們一睹那個擄掠你芳心的小女人,我們可就要殺過去了。」羅子嚴嬉笑的用力拍乃文的肩。他的身後還站著一個氣質高雅的女人。

  「你的小妻子呢?沒來嗎?這太不夠意思了吧!我們說好……」

  「拜託!你的大嘴巴沒停過,還要不要讓我說話啊?」乃文看向羅子嚴身後的女人。「我記得以前你可是一個沉默的男人,怎麼?結婚了就成了另一個樣了?是不是嫂子的影響啊?」他得意的說著。

  開玩笑,他在受了剛才的調侃後,不趕快扳回一城,那不是讓小蘋看扁了嗎?

  「你們哥倆對罵,可不要扯上我,我可不希望將來我的小寶寶受到這種污染。」羅子嚴身後的老婆引頸張望。「那個可憐的小女人呢?」

  「什麼可憐的小女人!」乃文輕輕拉出在他身後滿臉通紅的蘇蘋。「這就是我心愛的小老婆——小蘋。來!小蘋,這個口出狂言的男人就是羅子嚴,至於他身後的鮮花則是他老婆——杜琪。我到現在還不相信像嫂子這樣的女人竟然會嫁給他,簡直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但眼前這兩個人才不管高乃文在說些什麼,他們只是不住的打量站在他們眼前的女孩。

  「乃文,你簡直是誘拐未成年少女嘛!她看起來根本不滿二十嘛。」羅子嚴驚愕的指責。

  高乃文皺眉。想要出口駁回幾句,沒料到他的小蘋倒先開口。

  「我已經成年了。」她強調:「而且已經成年很久了。」真討厭,為什麼大家總是把她看做是小孩子呢?「而且我在這裡,有什麼話跟我說,不要把我當不存在似的,好不好?」

  羅子嚴像發現新大陸的眨眨眼,對上乃文得意的眼睛。

  「這是小老虎發威了,你不知道嗎?現在你知道我在家多可憐了吧!」高乃文輕輕的摟住她。

  「好了!別在這裡談了,進去好嗎?我準備了好多菜呢!」杜琪走出來,拉住蘇蘋。

  「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對不對?等吃過飯,到我房間好好聊聊,來交換交換做大男人主義的老婆是什麼心得!」她突然看到蘇蘋臉上的小繃帶。「你的臉怎麼了?受傷了?」絲毫不覺乃文黯淡悔恨的眼神。但羅子嚴注意到了。

  「好了!先別管這些。我們先進去。乃文。我們上個月合併的案子有幾個問題。我一直想問你……」他巧妙的帶乃文率先進去。

  「你懷孕了?」蘇蘋突然大喊,引起前頭兩人的注意。

  「怎麼了?小蘋,怎麼了?」乃文馬上拋下子嚴,迅速的跑過來。

  蘇蘋只是瞪著杜琪的大肚子。她舔舔唇,難以置信的重複:「你懷孕了?」

  「是啊,怎麼了?」杜琪以及兩個大男人困惑的看著驚訝的她。

  「小蘋,有什麼不對嗎?」

  她驀然驚覺到大家都在看她。天啊!她一定很丟乃文的臉。

  「怎麼了?小蘋,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還是你不舒服?告訴我,我馬上送你回家,好不好?」乃文細心的問,才不在乎羅氏夫婦對於從不對人低聲細氣,又如此溫柔的高乃文有何看法呢!她臉紅了。「沒有……我很好,只是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看到女人懷孕,所以……」

  羅子嚴首先大笑出聲,但見乃文的警告眼神,馬上收起來,但笑意還是留在他的臉上。

  「老婆,或許咱們該進去,留乃文來告訴他的小妻子,他的肚子是怎麼大起來的。」

  杜琪和乃文狠狠瞪他。

  「不!你們不是要談什麼合併嗎?」她拉住蘇蘋的手,像個老母雞保護小雞一樣。

  「我們有女人之間的談話,你們可不許偷聽,聽到了沒?」她硬是讓子嚴拖走不放心的乃文,可憐的他還頻頻回頭呢!「我不是有意的,我也知道什麼叫懷孕,我只是從來沒這麼近看過懷孕的樣子。」蘇蘋滿臉通紅的猛盯著地上。剛才一定讓乃文丟臉丟到家了,哪有人像她這麼白癡,看見人懷孕就這麼大驚小怪的。

  「你不要管子嚴說的話,他這個人就是這樣,看不順眼的人一句話都不說,可是對於那些知心好友,他可就是極盡所能的挖苦。簡直是怪人一個!」杜琪朝她微笑,讓她不得不也報以羞澀的笑容。

  「來!」杜琪讓她走在她身邊。「其實我和子嚴一直想見見你的廬山真面目呢!我們一直想知道是誰有這麼大的能耐,能把乃文的心拴住,今天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蘇蘋垂下頭。為什麼每一個人都認為乃文愛上我了呢?

  「怎麼了?我說錯話了嗎?你可別在意,如果我有說錯什麼,我不是有意的。」杜琪趕忙澄清,她一眼就喜歡上眼前這個小東西,她可不願讓蘇蘋討厭她。

  「我……」她抿緊唇,思索著該如何說出自己的問題。「我一直一直很奇怪,為什麼你們都以為乃文愛上的是我?」她注意到杜琪驚訝的臉孔。「我或許不該問這個問題,但是……我自己覺得……」她實在不知如何說出自己的問題。

  「你以為乃文他不愛你?」杜琪小心的問著。

  「不是以為,是真的。但現在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覺得這一切都好亂,我根本就搞不清楚……」

  杜琪想笑出來,但看到蘇蘋可憐的小臉,就什麼都吞了回去。這簡直是像她當初的翻版嘛。

  她清清喉嚨。「你怎麼會以為乃文不愛你呢?據我所知,他不但愛你,還愛得很深呢!」杜琪保持著笑容。「你不相信嗎?」

  蘇蘋沉默了好半晌,她該告訴眼前這個和善的女人嗎?她好想有一個可以傾吐的對象,可是杜琪是乃文的朋友,她會不會告訴乃文?

  「怎麼了?」杜琪彷彿看出她的猶豫。「你放心,我是站在咱們女人這邊的。有什麼盡量說出來,就算解決不了問題,至少可以舒解一下心裡的鬱悶,是不是?」

  「我……其實有……有很多事情你們都不知道,你們都只看到表面,所以你們才以為他愛的是我,他……他……」

  杜琪挑挑眉。原來是有誤會!難怪任何一個明眼人都看得出乃文他的愛,唯獨這個小妮子對於擺在眼前的事情看不清,但她又不肯說出來,她要怎麼開導她呢?

  她著實想了好一會,突然想起某件事來。

  「雖然我不太清楚你的問題在哪裡,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我第一次認識乃文的時候,是和子嚴一起去參加晚宴的時候,他看起來很落寞,很憔悴,他告訴子嚴,他那個一見鍾情的小妻子因為不信任他的愛,所以逃了。你知道當晚在場有多少女人在垂涎他,可是他卻連看一眼都不看,整晚只站在牆角心不在焉的瞪著眼前,心卻飄向他的小妻子那裡。而且從我認識他以來,我從來沒看過他和別的女人在一起過。有一陣子,子嚴還很擔心他的消極呢!你說,他不愛你,可能嗎?不愛你會憔悴到那種地步嗎?或許是你看到的只是事情的表面?」杜琪溫柔的看著她困惑的臉。「慢慢想,別太急,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發生什麼事,但我敢保證那絕對是誤會。」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