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金萱 > 狡猾娘娘腔(上)

第18頁     金萱

  葉雨翮一怔,沒想到他會問她這個問題。她將目光轉而看向車窗外,臉部表情被陰影所籠罩,看不真切。

  「他喜歡名牌,所以薪水大多花在買名牌上,身上的錢永遠都是所剩無幾。」她沉默了半晌之後,才又幽幽的開口,「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從何時開始,每回出門的花費都是由我這邊出,而且久而久之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

  瑂C霖抿緊了嘴巴不說話,因為他知道若現在開口,語氣一定會洩露他此時佈滿全身的怒氣。

  那傢伙不僅是混蛋,還是個人渣!能力不足卻貪圖享受,靠女人吃飯卻不知羞恥,實在他媽的差勁透了!

  「其實也還好啦,反正我平時也沒有什麼花費,手邊的錢正好可以拿來支付我們的開銷。」她突然笑開道,打破車內尷尬的沉默氣氛。

  翟林一點也笑不出來。

  「這樣的一個男人,你為什麼還會答應嫁給他?」他終於還是忍不住的沉聲問道。

  她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他對我很好,真的很好。」

  「我也對你很好,不是嗎?怎麼你從來沒想過要嫁給我?」

  「翟霖……」葉雨翾突然間尷尬地不知該說什麼。

  「你對我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翾翾?」

  「我……」她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對他真的沒有感覺嗎?老實說她自己也不知道。他們從小一起長大,在一起的感覺是那麼自然而然的契合與舒服,就像跟家人在一起—樣,她對他是有感覺的,但是那應該是屬於家人的感覺,而不是男女之間的情感。

  「翟霖,我……」

  「唉,你別這麼認真,我只是在跟你開玩笑的。」翟霖突然打斷她,臉上的表情很明顯的一看便知是在強顏歡笑。

  「翟霖——」葉雨翮欲言又止的開口,卻再一次被他打斷。

  「時間還早,我帶你去體驗台北的夜生活,你覺得怎麼樣?」他微笑的問。

  看苦他強顏歡笑的模樣她有種心酸的感覺。她點點頭答道:「好呀。」只要能讓他恢復之前的愉快,不管他想做什麼,她都會盡全力配合。

  「那我們去puB,我知道有間氣氛很不錯,在那裡駐唱的樂團也很有水準。」他愉快的說,臉上的笑容瞬間變得真實。

  葉雨翮不知不覺的鬆下一口氣,也跟著他露出笑容。

  「好,」她用力的點頭,「那我們就去PcB玩。」

  ☆☆☆☆☆☆☆☆☆☆  ☆☆☆☆☆☆☆☆☆☆

  轟隆隆的音樂聲在入門處衝入耳裡,帶來一陣激揚的戰慄感,讓人既感到刺耳不慣,卻又有些興奮。

  穿過繪滿現代抽像畫的藝術長廊,震耳欲聾的音樂聲愈來愈大,主唱的歌聲愈見清晰。

  葉雨翮的心情變得亢奮,她真高興自己來了。

  在長廊盡頭裡的PuB,燈光耀眼,煙霧裊裊。海藍色的霓虹燈在彩繪的牆面上閃爍著,混合著杯影交錯出一種如夢似幻、似冷清卻又熱鬧的景象,再加上舞台上熱鬧、激昂卻又意外悅耳的歌聲,竟讓人有種舒適與向住的感受。

  「這裡感覺真棒。」望著PUB內的景象,她不自覺的脫口道。

  「沒錯吧,我就說這裡不錯。」翟霖微笑道:「你想坐在吧檯區、舞池旁或較靠周圍的座位?對了,二樓也有位子,如果不跳舞的話,可以坐二樓。」

  「那我們坐二樓好不好?」

  翟霖點頭,輕輕地攬著她的腰上樓,一名拿著Menu與條狀濕紙巾的waiter緊跟著他們身後。

  他們選擇二樓圍欄邊的位子坐下,這裡的視野極好,除了正面對著下方的舞台外,吧檯和舞池也都能一覽無遺。

  兩人各點了一瓶海尼根後,安靜地看著舞台上的表演。

  「好奇怪,他們唱的好像不是英文歌,卻又有點像。」在樂團進入中場休息的時候,葉雨翮不解的開口道:「我好像隱約聽得懂歌詞的意境,卻又感覺似懂非懂。尤其主唱唱歌的時候,他的發音有些奇怪,所唱的歌曲雖都是我從未聽過的,卻又不覺得陌生,有種愉悅的感覺,一種和心情極為貼切吻合的感覺。」

  「這是克雨特音樂,算是一種民謠。」翟霖微笑的對她說。

  「克雨特音樂?」

  「你應該聽過Enya或The  Cranberries的歌曲吧?你不覺得剛剛的歌曲和他們的曲風有點類似?」他笑問。

  「經你這麼一說,好像真是這樣。不過你怎麼會知道這叫克雨特音樂,你平常都聽這種曲風的音樂嗎?你喜歡聽音樂?」葉雨翮好奇的問。

  「很喜歡呀,不過我什麼音樂都聽,並沒有特別的喜好就是了。」

  「好奇怪,我們倆都這麼熱了,應該對對方瞭解得滿深入的才對,結果我卻連你喜不喜歡聽音樂都不知道。」她感歎的笑道。

  翟霖看了她一眼,如數家珍的緩緩說道:「我知道你喜歡玩佈置及手工藝的東西,最喜歡的一部歌劇是Jekyll  &  Hyde而不是常聽見的The  Phantom  of  the  Opra:還有,最討厭逛街。」

  葉雨翮愣愣的看著他,沒想到他竟然如此瞭解她的喜好,因為就連傑森都不知道她喜歡的歌劇是有著甜美歌聲的Jekyll  &  Hyde,而不是the  Phantom  of  the  OPra那種用尖銳嗓音所唱出來的歌劇。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她問。

  「你曾經跟我說過,你忘了嗎?」

  她搖頭,因為她真的忘了。而且既然連她都忘了自己在何時曾經告訴過他這些事,他又怎還會記得呢?她每回跟傑森說什麼,他總是不到兩、三天就會忘得一乾二淨了,這之間的差別究竟是在於智商的高低,還是有無用心呢?

  「怎麼了?」見她怔怔的看著自己發呆,翟霖不解的問。

  葉雨翮搖了搖頭。

  「來,我們乾杯。謝謝你這三天來的相陪。」她端起酒杯敬他。

  「這樣太見外了,我不喜歡。」翟霖搖頭道,拒絕舉杯。

  她沉思了一會,改口道:「那,改成慶祝我們擁有了三天愉快的回憶如何?」

  「這個倒是勉強能接受。」他微笑的說,舉杯與她相碰,然後一仰而盡。

  她將酒幹到底後,他再為她斟滿一杯。

  「好了,換我敬你。」

  「你要敬我什麼?」葉雨翾笑笑的問。

  「敬你……不,應該說是祝你,我祝福你這輩子都能幸福美滿。」

  「謝謝你,翟霖。」

  兩人幹完這一杯,再斟滿後,剛點的兩瓶海尼根也見底了。

  「我再叫兩瓶好不好?我們等剛剛那個樂團表演完下一段之後再回家好嗎?」翟霖問。

  葉雨翮沒意見的點點頭,兩人不約而同的將視線轉向一樓吧檯的方向,尋找是否有Waier可以為他們服務。然而沒想到竟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傑森,而且最不該的還是他身邊竟然伴丁一個陌生的女人,兩人模樣親暱。

  一陣沉默後,翟霖小心翼翼的開口問:「翮翮,我突然覺得有點累,我們回家好不好?」

  葉雨翮仍動也不動的凝視著吧檯。

  她沒看錯,那是傑森,但是那個在他身邊的女人是誰?她肯定自己不認識她,也沒見過她,但是很明顯的她和傑森相當的熟悉,不止熟悉,他們倆親密的舉止就像一對戀人。傑森竟然將她抱在腿上,無視於他們正處在公共場所裡,而且他們正熱烈的擁吻著。

  那個男人真是傑森,她的未婚夫嗎?

  「翮翮,別再看了。」

  一隻大手溫柔的蒙住了她的眼睛,將她的視線擋住,但那不堪入目的畫面卻已深深印在她的腦海裡。她覺得自己好像在顫抖,卻不知道自己在哭,直到他心疼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別哭,那種男人不值得你為他掉淚的。」翟霖隱忍著怒氣,柔聲的對她說。

  「他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葉雨翮將臉埋進他懷中,咽咽的哭道。

  即使他們近來有些不愉快,他也不能這樣對她,畢竟他們倆都已經訂了婚,年底就要結婚了,而他竟然……在公共場合裡親吻別的女人!

  他真的是……他怎麼可以這樣做,怎麼可以這樣傷害她呢?她以為他是愛她的,為什麼他還能親吻別的女人?為什麼?!

  「別哭了。」翟霖溫柔的輕撫著她,認真的沉聲問:「你要我去幫你揍他一頓嗎?」

  她搖頭,已經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如何是好了,她一直以為傑森是愛她的,還深信不疑。

  「那……我們回家好嗎?」

  她沒有回答,卻在抽噎的哭了一會之後,伸手輕輕將他推開,然後再度轉頭看向吧檯的地方。他們仍在那,親暱的黏在一起,就像是連體嬰。

  「翮翾,別看了,我們回家好不好?我真後悔帶你來這裡。」翟霖自責的說。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