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愛情童話急轉彎

第8頁     蔡小雀

  「阿姨,妳真的搬進來了,我以為爸爸騙我呢!」他興奮地嚷叫,抱住她的小手始終捨不得放開。

  「曲小姐,妳的房間已經整理好了。」老管家臉上微微綻開喜悅的神情。

  ☆ ☆ ☆ ☆ ☆ ☆ ☆ ☆ ☆ ☆ ☆ ☆ ☆ ☆

  藹藹將所有的家當都擺置妥當後,她欣賞著這間嫩綠色系的房間。

  不愧是大戶人家的房子,單單一間客房就比她在台北家裡的房間還大上兩三倍。

  大片的落地窗、望出去是滿山遍野的林木,雖然時值隆冬,但是頗有「碧連天、黃葉地、秋色連波」的味道。

  除了景觀好之外,這房間內的檜木書桌、書櫃、厚厚的波斯地毯和真皮沙發都在在顯示出主人獨特的品味。

  當然,也要有錢才行。

  藹藹舒適地跳上了柔軟又有彈性的大床,平躺在純棉暖被上好溫暖!

  雖然她住進來的原因有點莫名其妙,這一家子給的也還是一個謎字,但是她就是沒來由的有種溫暖的感覺。

  有點像家的感覺。

  她甩甩頭,暗笑自己的胡思亂想。就在這時,門扉被輕輕地敲了兩下。

  「請進。」她連忙跳下H。

  小傑小心翼翼地推開了門,微笑道:「阿姨,妳吃過飯沒?」

  小傑這麼一問,她的肚子適時地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她訕訕地摸著肚子,不好意思地回答:「我都忘了要吃午飯。」

  小傑開心地笑道:「倫管家好厲害,他怎麼知道阿姨還沒吃飯?是他叫我來問的。」

  「那真是麻煩他了。」

  老管家的關懷讓她打從心裡暖和了起來。

  小傑拉著她,「我們到餐室去吃飯啦!」

  「好,」她遲疑了一下,好奇地問道:「咦?麗娜阿姨不在呀?」

  「她一大早就出去了。」小傑攤攤手,「哎呀,她每天都是這樣的,不是去買一大堆東西,就是去看電影、喝咖啡,我常常偷聽到她說,台南沒什麼好玩的呢!」

  「麗娜到底是你爸爸的誰?怎麼會住在你們家?」藹藹止不住心中的好奇,低聲問出口。

  小傑想了想,「我也不知道,不過她是和我們一起從英國回來的。」

  「你是在英國出生的?」

  「對,不過我三歲就回來了。」

  「那--」藹藹小心翼翼地追問,「你媽媽也是英國人囉?」

  「不知道,我爸爸從來都不說。」小傑嘟起嘴。

  「倫管家知道嗎?」

  「倫管家也都不講。」他偏著頭看她,「阿姨,妳為什麼問這個?」

  「阿姨有點好奇。」

  「那阿姨妳幫我問問爸爸,媽媽長什麼樣子?」

  「我不敢。」藹藹迫不及待地搖頭。

  「為什麼?」

  「你爸爸一定很愛你媽媽,所以我不能勾起他的傷心事。」

  「什麼叫作勾起傷心事?」小傑搔搔頭。

  「就是--」藹藹眼睛骨碌碌地轉了轉,「就是害他又想到很多傷心事。」

  「噢。」

  「好了,不談這個,我們去吃飯吧!」她拉著他的手走出門外。

  餐室裡,倫管家準備了好多豐盛的食物,簡直就像是在「辦桌」了。

  「倫管家,我愛你!」藹藹看著滿桌子好菜,不禁歡呼著。

  老管家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紅霞,他難得地害羞起來,「嗯咳,曲小姐喜歡就好。」

  「別這麼說,」藹藹食指大動,她夾起食物往嘴裡塞,也顧不得形象了,「以後叫我藹藹就好了,不用曲小姐、曲小姐的叫,那太客氣了。」

  「是的,曲小姐。」他恭謹地回道。

  藹藹歎了口氣,看樣子是很難讓老管家改口了。

  她搖了搖頭,心想還是先填飽肚子再說吧!

  第四章

  半夜,藹藹肚子餓極了,她偷偷地摸進廚房。

  唉!她實在不應該在用餐時間只顧著和麗娜鬥嘴,而忘記要享用好菜的。

  但是要她面對麗娜的挑釁而不反擊,這簡直比教她餓肚子還難過。

  麗娜今天逮著了狄先生應酬去的時機,妄想把藹藹逼走,這算是她的超級不智。

  她難道不知道藹藹是「小潑婦」一名嗎?

  藹藹一想到這裡就覺得好笑。

  她找出了一罐奶粉來,自己動手泡了一杯熱騰騰的牛奶。

  她坐在餐室乾淨的檜木椅上,滿足地啜飲著熟牛奶,邊看著冬天的夜色。

  就在她靜靜地享受獨自一人的優閒時光時,一個如影子般無聲無息的身形走了進來。

  藹藹將目光從落地窗掉轉回來,這才發現廚房裡有第二個人。

  「噢,你嚇了我一跳。」她驚喘道。

  佑奇深邃如子夜的眸光一閃,「還沒睡?」

  她點了點頭,看著他身上的西裝打扮,「剛回來?」

  「剛回來。」他也沒有問她為何半夜不睡地溜到廚房,只是自顧自地走向櫥櫃,取出了咖啡粉和煮咖啡的器具來。

  藹藹知道自己實在不該多嘴,但她還是忍不住地嘮叨道:「常喝咖啡對身體不好。」

  他別了她一眼,「我習慣了。」

  「那是個壞習慣。」她指著咖啡,「尤其你這麼晚才喝,不怕晚上睡不著啊?」

  「我還有公事要處理,睡不著正好。」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

  「那妳呢?」水沸騰了,他將一匙匙咖啡粉加入煮咖啡器裡,讓那滾燙的水襲捲上咖啡,一股濃郁香醇的味道襲來。

  「我什麼?」藹藹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

  「要不要來一杯?」他斜睨著她,似笑非笑地問。

  她的臉紅了起來,「不要,我對咖啡純屬欣賞。」

  他聳了聳肩,「隨妳。」

  「等等,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她緊追不捨。

  他慢慢地將黑色液體倒進馬克杯中,攪動著咖啡說:「妳自己還不是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那是因為我明天不用上班啊!」她回答得理直氣壯。

  「哦?」佑奇端著咖啡坐在她對面的椅子上。

  「哦什麼哦?」藹藹張大眼睛,「你話裡的意思好像不相信我。」

  「有嗎?」他啜了口什麼都不加的黑咖啡,眼眸閃了閃。

  她瞅了他好半晌,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放棄道:「好,就算你沒有吧!」

  「還習慣嗎?」他冷不防地突然冒出一句。

  「習慣什麼?哦,你是指……」她點點頭,「很習慣,事實上,我覺得很好。」

  「那就好,我不希望自己是個不稱職的主人。」

  「你別忘了,你是我的老闆。」她微笑,「照理說,我應該不敢有什麼怨言的。」

  「這不像妳的個性。」

  她一怔,隨即笑了,「說得也是,你真瞭解我。」

  他的臉上也出現了難得的笑意,「在和妳對過招後,假如我還不瞭解的話,那我未免也太遲鈍了。」

  他們兩個同時想起了兩番馬路對峙的情景,不由得都笑了。

  他的笑是那麼的難得,藹藹這次不敢再提醒他了,免得他又小氣地把笑容收了起來。

  微笑著的他充滿了人性又容易親近。

  藹藹的心又怦然地跳起來。

  不通儘管唇邊有笑意,他深邃的眼眸裡還是有著令人難以理解的愁意。

  這教她莫名地心疼起來。

  藹藹隨即衝動地伸手去撫平他眉宇間緊蹙的結,但是她馬上驚覺,自己在做什麼呀!

  女孩兒家怎麼可以這麼不知矜持呢?

  她臉紅了起來,手連忙縮了回來。

  佑奇被她突然其來的碰觸驚跳了一下,他不禁愣了愣,整個人都呆了。

  再看到她嫣紅一片的臉蛋,他的心更是顫抖不已。

  他不該有這種感覺才對啊!他的心不是早在五年前就死了嗎?

  佑奇唇邊的笑逸去了,他猛地將一大口咖啡灌進喉中,藉此想將心底奇特的感受抹去,但是他喝得太急也太快了。

  他嗆咳了起來。

  藹藹本能地衝到他面前,溫柔地替他拍著背,「你怎麼了?沒事吧?」

  他搖著頭,敏感地察覺到她小手所傳遞來的溫暖--

  「我沒事,」他突然站了起來,「早點睡。」

  藹藹不知所措地看著他快速地離開廚房,心底突然湧上一股失落感……

  她的手上還留著方才接觸他的餘溫,他堅實的身體竟是如此的緊繃。

  一定有重大的事沉甸甸地壓在他心裡。

  藹藹呆呆地捧著牛奶杯,邊思索邊走回自己的房間。

  她的腦海中還迴盪著方纔的一幕……悸動的心兀自怦怦跳著。

  再加上他深邃又憂愁的眼眸一直困擾著她,藹藹這一夜失眠了。

  ☆ ☆ ☆ ☆ ☆ ☆ ☆ ☆ ☆ ☆ ☆ ☆ ☆ ☆

  藹藹一早睜著雙失眠的熊貓眼下樓,在樓梯口和一臉精神奕奕的麗娜擦肩而過。

  「曲小姐,怎麼?作了噩夢睡不好啊?」她幸災樂禍地開口。

  藹藹打量著她一身金光閃閃的衣裳,打著呵欠嘲諷道:「麗娜小姐,穿得這麼亮眼,跳艷舞啊?」

  「妳這個牙尖嘴利的小潑婦--」她恨恨地就要罵出口。

  「早,」佑奇無聲地出現在她們身後。

  藹藹拍著胸膛,明顯地被他嚇了一跳,「哇,你忍者啊!」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