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追緝愛情高手

第20頁     蔡小雀

  她腦筋一時還轉不過來。

  「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我該如何來彌補和報答你呢?」

  瑛秋的第一個直覺就是:他知道了。

  「我沒有做什——」

  她話還沒有說完,高手就摀住了她的嘴,痦啞地說:「我都知道了。」他眸子炙熱如火,「瑛秋,你不知道我有多麼的愛你!」

  這句話像在瑛秋的頭頂打了個響雷般,震得她七葷八素起來。

  狂喜還沒來得及湧人心中,她的腦子瞬間產生反應——他說的不是真的,這種美夢不可能會成真。再來就是,他知道了她為他喝下一瓶伏特加的事,他一定是被巨大的歉疚感給沖昏了頭才這麼說的。

  「你說的不是真的。」她呆呆地瞅著高手。

  「我是,這是我心底再真摯不過的話了。」現在他也顧不得羞澀和唐突了,他輕輕地伸出手替她撥開額上垂落的髮絲,心裹有千萬種柔情激盪鼓噪著,「我愛你。」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陡然地狂叫了起來,重重地搖著頭,好似害怕自己一旦相信了以後,便無法把造句話驅離腦中。

  高手雙眸熱切得好似火焰般灼灼燃燒著,「我愛你,請你一定要相信我,這是我……」

  「不不不。」她仍拚命地搖著頭不敢聽,「我不相信——」

  高手驀地低吼了一聲,閃電般地堵住了她狂亂顫抖的嘴唇。

  剎那間,瑛秋整個人都暈了……

  這種感覺……就像有一把火炬點燃了她所有的迷醉和神經……這……這樣熟力四射的撼動感就是吻嗎?

  瑛秋的感覺是如此,然而對高手而言,他的感動與喜悅更加巨大;她柔軟如薔薇花辦的唇簡直就是最美妙的殿堂,令他神魂俱飛而不知歸返……

  這種如同飛上雲端的強烈悸動是他從來不曾體認過的,相較之下,和雪姿在一起的感覺竟是如此的膚淺與微弱。

  長長的一吻過後,瑛秋癡癡傻傻地盯著高手的臉龐,她輕輕地、呆呆地撫著自己的唇,彷彿不敢相信剛才那美妙的時刻是真實的,但是當她腦袋慢慢恢復思考時,她驀地驚喘出聲,「你……你剛剛……」

  「我愛你。」他眼中的深情如汪洋大海般淹沒了她,隨即他又靦覜地說:「抱歉,我剛剛……情不自禁,對不起。」

  瑛秋輕呼著,摀住了紅頰低語:「老天,我們……」

  「你要相信我,我是愛你的。」他癡癡地重複著這句話,不管會不會被她恥笑。

  瑛秋的心又狂跳起來了,但是她勉強把「不理智」的感覺給壓抑下,而用「理智」思考道:「不,你只是對我感到愧疚。」

  「我才不會因為愧疚而愛上一個人。」他有種受到侮辱的感覺,但是他甩甩頭,鄭重地宣佈道:「再說,我和雪姿分手了,我發現我從頭到尾就沒有愛過她。」

  瑛秋被這樣的消息給嚇傻了,她納納地說:「可是她不是答應我要聽你解釋的嗎?」

  「她的話我已經不會再相信了。」他自嘲地笑笑,「我真傻,我早該看出她愛的不是我,只是一種征服的快感而已,一旦她佔據過了,就馬上可以像丟垃圾一樣一腳踢開。」

  「所以說你有沒有可能是基於這個原因才認為你愛我?」她試探地問,不過這句話頭一個傷害到的是自己。

  高手也被這句話給刺傷了,他猛烈地搖頭,真摯地低喊:「不!你不能對我這麼不公平,不能這樣寬枉我。」

  不公平?瑛秋不由得淒楚地笑了。

  「我也很想相信你,可是我沒有辦法,」她低聲呢喃,「你怎麼可能會愛上我呢?」

  「我愛你的溫柔、愛你的善解人意、愛你的處處為別人著想,更愛你那顆純潔的心靈。」他執起她的手,情深意重地望著她,「總歸一句話,我愛你,甚至沒有任何原因,我就是愛你。」

  「這樣行不通的。」她雖然被他深情的告白給撼動了,但是她還是挫敗地搖著頭。

  「為什麼不行?我知道你並不愛我,可是我一定會努力地讓你愛上我的。」他輕聲宣誓,「我真的這麼希望。」

  「不是這個問題。」她頭暈腦脹起來,她怎麼會不愛他?她若不是這麼愛他的話,怎麼會心甘情願地為他去求潘雪姿?可是現在不是她愛不愛他的問題啊!

  高手蹙起眉頭,不解地問道:「那麼你的意思是說……沒有問題,因為你也愛我?所以就沒有這個問題?」

  她低呼了一聲,臉驀然紅若朝霞,「我……我不……」

  高手倏然的領悟和喜悅在瞬間消失,他失落地歎道:「我當然知道不可能,我是個大混蛋,你怎麼可能會喜歡我?」

  「我也不是這個意思。」她連忙解釋,「你很好,真的,你是我所見過最好、最善良又最親切的男孩子,請你不要把自己說成那樣。」

  「我才沒有那麼好,要不然就不會讓潘雪姿耍得團團轉。」他悲哀的聳聳肩,「不過這也不能怪她,是我自己笨。」

  「在愛情的領域裹,沒有笨與不笨的。」她輕聲地勸慰著。

  「我是大笨蛋沒錯,你不用替我說話了。」他悶著聲音說。

  「你不是。」

  「我是。」他執拗地指責自己。

  就在他們兩個一來一往的爭論這個問題時,小雀和庭鷹正好拎著衣物和食物走了進來。

  「你們談得如何?」小雀曖昧地眨眨眼。

  瑛秋和高手的臉都紅了起來。

  「我們去洗蘋果,你們慢慢聊呀!」小雀丟了個眼神給庭鷹,兩個人歡歡喜喜地走開。

  就在小雀和庭鷹忙著張羅食物和水果時,瑛秋逮到了個機會對高手說:「你不是笨蛋,正因為你是如此卓絕出色的人,所以我配不上你。」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高手呆了呆。

  瑛秋搖搖頭,表示她心意已決,不願再多說。

  他還要再說什麼,小雀和庭鷹已經將水果和食物處理好,端過來給瑛秋吃了。

  高手只能閉上嘴巴,乖乖地加入服侍瑛秋的行列中。

  ☆ ☆ ☆ ☆ ☆ ☆ ☆ ☆ ☆ ☆ ☆ ☆ ☆ ☆

  瑛秋這幾天活像是公主一般被人伺候著,那種被呵護的程度連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起來。

  她不只一次的表示,請大家不要對她這麼客氣,但是似乎沒有一個人聽她的。

  就連靈狼和電腦都過來探望她,一個帶著一鍋的雞湯,一個則是帶著特別設計的小型電腦遊戲器,讓瑛秋有個消遣。

  「你們對我這麼好,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們才好。」瑛秋感動得眼眶都紅了。

  「大家都是自己人嘛!」所有的人都異口同聲地這麼說。

  瑛秋還能說什麼呢?她已經感動到說不出話來了。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出院後好好地做一桌好菜慰勞他們,讓他們大快朵頤一番了。

  第九章

  幽暗的監牢角落,一個陰鬱至極的身影蜷縮在那兒。黑暗中他的眼眸隱隱散發著狂亂和憤恨的光芒。

  他要報仇,他要讓那個婊子生不如死!

  如果不是她,他怎麼可能會落到這步田地,被拘禁在這兒?

  他要讓她也遭受到相同的苦,他發誓……

  ☆ ☆ ☆ ☆ ☆ ☆ ☆ ☆ ☆ ☆ ☆ ☆ ☆ ☆

  瑛秋出院了,而且是被照顧得紅光滿面的回到了家。

  她也開始回學校上課了,所有的老師看到了她,都訝異於她的好氣色。

  如蘋是第一個發出讚歎的人。

  「瑛秋,你出院啦?咦?氣色很好嘛!」瑛秋正收拾著桌上的書本,如蘋遠遠看到她就驚訝地喊道,「不是說胃病人院嗎?怎麼進了一趟醫院,氣色比以前好那麼多?有點奇怪喔!」

  「有什麼奇怪的?」瑛秋將書本放在臂彎,淺淺地微笑道。

  如蘋認真地打量著她,思索著她哪兒看起來不一樣。「好像……好像戀愛了的氣色喔!」

  「你在賣雞精呀?」瑛秋害羞地啐道。

  「不是,我是說真的。」如蘋索性湊近她瞧,然後像發現新大陸似地叫道:「還害羞?哇,那就是真的羅?」

  「沒有啦!」瑛秋急急地否認。

  她沒有戀愛,她只是……高手最近對她溫柔體貼、又憐又愛的,讓她情不自禁地有些竊喜,又有些癡迷……

  她才沒有戀愛……呃,這應該不是戀愛吧!

  雖然高手宣稱愛她,而她也真的愛他,但是……這也不能算是戀愛,至少情況沒有那麼簡單。

  瑛秋歎了口氣,再次聲明,「我沒有。」

  「是嗎?那麼站在門口一直盯著你的那個帥哥是誰?」如蘋的眼光已經調離她,驚艷地投向另外一個方向。

  「誰?」瑛秋順著她的眼光看去,不禁低呼了起來,「任飛?」

  高手無視於辦公室堛漱k人,瀟灑愉快地大踏步走了進來,爽朗大方地遞過一大東香水百合給瑛秋。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