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蔡小雀 > 追緝愛情高手

第13頁     蔡小雀

  一提到這個,瑛秋的小臉蛋不禁又蒙上了一層憂鬱,「我和他……真的不可能的。」

  「你不喜歡他?」嘿,造就嚴重羅!小雀緊張了起來,連忙追問道:「難道你真的不喜歡他?」

  瑛秋被小雀問得滿臉通紅,不過看她緊張成那副模樣,她不由得拍了拍小雀的肩膀安撫道:「你不要那麼緊張,我沒說不喜歡他。」

  「那你就是喜歡他了?」小雀眼睛一亮。

  瑛秋羞怯地點了點頭,但隨即喟歎道:「不過這是我個人的感覺,我不會因為這樣就強迫任飛一定要喜歡我,我也不會讓他知道我喜歡他的。」

  「看也知道你是這種人。」小雀不甚贊同地搖頭,「你實在是像極了童話故事中的一位人物。」

  「誰?」

  「人魚公主呀!」

  瑛秋頓時一震,咬了咬唇,「我像人魚公主?」

  「你這種心態和個性實在不太好,到最後會屈死自己的。」

  瑛秋勉強地微笑,說服著小雀也說服著自己,「我希望故事能夠有不同的結局,假如我是人魚公主,我會盡量讓自己不落人這樣的抉擇中。」

  「為什麼你不嘗試去改變呢?」

  「改變?」

  「對,改變你的個性,積極一點也熱情一點。」小雀拍拍她的肩膀鼓勵道,「努力地將王子給拐到手呀!」

  「我不能。」她苦笑。

  「為什麼?你不會呀?那就由我來教你好了,保證高手馬上死心塌地的愛上你。」小雀拍拍自己的胸膛,阿莎力地保證道。

  瑛秋握住她的手,露出衷心的微笑,「不,這不是我的作風,我也知道自己永遠沒有辦法這樣做,這是個性使然。而且我總有個很傻氣的想法,希望他是聽從他的心來愛我,而不是讓我去替他抉擇,不是讓我去影響左右他,若得到這樣的一份愛,我的心會不安的。」

  小雀被瑛秋臉上的執著與堅定給攝住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重重地歎口氣。

  「唉,或許你的想法也沒錯,總之就像一首歌裹頭說的:人的個性注定了愛的命運。  一她心情突然沉重了起來,不過隨即甩了甩頭,把不愉快的情緒給拋開。「沒關係,我尊重你的決定,但是有件事情我想讓你知道,那就是我永遠是站在你這邊的。」

  「謝謝。」瑛秋淚眼婆娑,緊緊握住小雀的手。「韓姊,謝謝你。」

  「而你們之間究竟有沒有緣分,就讓老天爺來決定吧!總之我祝福你。」

  「嗯!」瑛秋用力點頭。

  第六章

  小雀和瑛秋這趟洗手間之行也未免進去太久了,久到庭鷹都想要請人進去看看是不是兩個人在媕Y睡著了。

  高手他們則是在討論著那位騷擾雪姿的罪犯,研究對方變態的行徑,以及為何要騷擾雪姿的原因,正當他們討論到一半時,小雀帶著瑛秋大踏步地走了過來。

  「嗨,在談什麼,聊得那麼起勁?」小雀總算恢復正常了,她主動地加入閒談。

  「我們在談那個變態的事件。」靈狼義憤填膺地回答,「組長,你知道那男人有多不要臉嗎?他居然在審訊時說,他是因為看到電影裹的潘小姐對他挑逗,所以才會對她做出這些回應來的,他說她一定喜歡他這樣愛慕她的。」

  「的確夠不要臉了。」小雀就事論事,也跟著皺起眉頭,「你們沒有槌他幾拳以示懲戒呀?」

  「喂,這是不道德的行為。」庭鷹好笑地提醒她。

  「就是說嘛!不過一想到他下半輩子若不是被關進精神病院,就是被囚在牢籠內,從此不能再出來害人,我們就覺得這口氣消一大半了。」電腦吁口氣。

  「這樣雪姿也不用擔心再被他騷擾了。」高手興高采烈地補充了一句。

  雪姿則回以他深情的眼光,小手更是主動地撫上了他結實的手臂。

  這一幕瑛秋看得又是一陣傷心,不過她低下頭來裝作喝水,壓抑下自己的心酸和眼淚。

  小雀看在眼襄,心堣ㄔ拲o低歎,她一定得幫幫瑛秋,而且這也等於是救了高手。她看得出來,高手這個未嘗過愛情滋味的大男孩,有可能被潘雪姿這個情場老手給迷得七葷八素。

  她不能坐視她的組員被拐而不管!

  ☆ ☆ ☆ ☆ ☆ ☆ ☆ ☆ ☆ ☆ ☆ ☆ ☆ ☆

  高手先送雪姿返家再送瑛秋回家,車子開上仰德大道的時候,高手看著沉默許久的瑛秋,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瑛秋,你今天晚上心情好像不是很好?怎麼了?有什麼心事嗎?」

  他一連串的關懷,問得瑛秋心底既暖又淒楚,她輕輕地搖頭,勉強扯出笑容來,「沒有,我哪有什麼心事呢?」

  「你瞞不了我的,有事情就該說出來,我一定會幫你的。」他實在不願意看到她眉頭輕蹙的模樣,這讓他的心隱隱酸痛起來。

  瑛秋有口難言,她怎麼能夠告訴他,他就是她苦惱傷神的原因呢?

  「任飛,謝謝你,你這些天來幫的忙已經太多了,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感謝你才好……再說我真的沒有事。」她只能這麼說。

  高手這當口兒又敏銳起來了,他堅定地搖了搖頭,「不,你有事。」

  「我……」

  她還來不及辯解,高手驀地將方向盤一轉,車子轉而駛向一個高處的平台旁停下。

  「今天天氣很好,我想應該有星星吧!」他走下車,繞過去替瑛秋開門,牽著她走向平台。

  由這寊f去,整個台北市的燈光閃閃爍爍,燦爛得幾可和天上的繁星媲美。

  夜風襲來,雖然清新沁涼,教人精神舒暢,但是瑛秋還是被這初春的夜風給吹得打了個噴嚏。

  高手本能地脫下自己的牛仔外套,輕輕披在瑛秋肩上,柔聲說道:「別著涼了。」

  這樣的溫柔和貼心讓瑛秋的內心激動不已。她在心底吶喊著:不,不要對我這樣溫柔,不要對我這麼好,這會讓我更加愛你的!

  可是她內心的撼動與掙扎並沒有顯露出來,高手看到的她只是低著頭做沉思狀。

  「你……你也會冷的,我還是把衣服還給你好了。」她雖然貪戀著衣上的味道和溫暖,但她還是不捨地脫下外套要還給他。

  高手皺起了濃眉,愛笑的臉龐上一片嚴肅,「我不要緊,身子壯得跟牛一樣是我的本錢,倒是你呀!身子骨那麼單薄,快點把外套披上吧。」

  「可是……」

  他堅定地再替她披好,甚至還用力將外套緊緊地裹住她,「穿好,免得著涼。」

  瑛秋不得不接受這份關懷,她抬起頭來擠出一絲微笑,「知道了,暴君。」

  天知道她的心裹有多激動呀!

  「我就是看不慣你這樣。」他苛責道,「二十幾歲的人了,還那麼不懂得照顧自己,要出來也不穿件外套。不過我也是糊塗,居然沒有叮嚀你帶件外套。」

  瑛秋裹著衣服,腳步蹣跚地跨上平台邊緣坐下,靜靜地享受著這份動人的關心。

  如果他不要這麼溫柔就好了,可是現在的這種感覺又是她日夜所期盼的呀!她心裹好矛盾。

  高手大剌剌地坐在她身邊,樂天地笑道:「好了,在這樣美麗的夜晚,璀璨的燈海前,你可以暢快地把你的煩惱說出來了吧?」

  瑛秋深呼吸著林間沁涼的空氣,情緒漸漸穩定下來,她偏頭淺笑著,「任飛,你為什麼執意要問我的煩惱呢?」

  他被她突然一問,有些失措,「呃……朋友不就是應該互相幫助的嗎?」

  「你說得沒錯,但是並不是每種心事都適合說出來的,因為說出來不但沒用,更有可能去破壞某些事。」瑛秋幽幽地說,「而且就因為我們是朋友,所以我更不願意將自己的煩惱和負擔加諸在你的身上,這是不公平的。」

  高手想了想,俊朗的臉上有著一抹深思,「話是沒錯,但是我很關心你,總是希望替你解決煩擾……或許我這樣的行為是太雞婆了點,造成你的困擾——」

  「不是的、不是的!」瑛秋的小臉蛋急得漲紅了,她一時忘情地握住了他的手,拚命搖頭,「我不是嫌你雞婆,你的關心也沒有造成我的困擾,你千萬別誤會呀!」

  高手被握住的手驀地感到了一股電流,瑛秋軟軟的小手掌雖然冰涼涼的,但接觸到他的肌膚卻帶給他一種發燙的感覺。

  這特殊的感覺讓高手整個人幾乎跳了起來,他望向瑛秋,訥訥地說:「瑛秋,你的手好冷,冷到我都覺得被電著了。你是不是覺得冷?要不要到暖一點的地方?」

  真是呆頭鵝一隻,只怕比當年的梁山伯還要呆上幾倍。

  瑛秋卻因他這麼一呼喊,連忙把手收了回來。「不,我不冷,我的手總是冰冰的,我真的沒事。」

  高手「哦」了一聲,心疼地抓過她的手來,以自己的手掌緊緊地將它們包住。「你有沒有去看過醫生?手經常這麼冰不會很難受嗎?」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