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寄秋 > 愛人少根筋

第1頁     寄秋

  楔子

  人世間存在著很多不可思議的事。

  譬如人,譬如物,譬如事。

  所謂不可思議是指不常見、不容易碰上,甚至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猶如愛麗絲夢遊仙境一般虛幻縹緲,叫人難以置信。

  熱鬧的東區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大廈林立與天比高,一幢又一幢矗立於不再呼吸的水泥土地上,冷漠而充滿疏離的墮落味。

  擁有年輕軀殼的援交妹散發著誘人的青春氣息,手挽著足以為父為祖的老男人走進賓館,一身的制服和格格不入的濃妝形成強烈的對比,她的生命廉價得可以用金錢買賣。

  嬉笑的情侶在騎樓打情罵俏,手指交握地共飲一杯可樂,狀似無憂的分食一包薯條,不時偷個小吻當街上演火熱畫面,旁若無人地表現出激情。

  一旁跑警察的流動攤販流露出鄙夷和不屑的神情,為小情侶的大膽感到羞恥。

  但為了生計著想,每張掛上面具的臉一律笑面迎人,口中好話不斷的慫恿客人掏出口袋裡的鈔票,一張一張累積三餐溫飽。

  誰也不會注意路旁蹲著一位失智老人,如乞丐般地挖著別人丟棄的便當盒,一口一口吃著發霉的食物。

  正如行人的來去匆匆,無人發覺位於東區的某處有這麼一幢大樓,它的外觀與一般大樓無異,四四方方的灰白色建築,沒有一絲突出或搶眼。

  可是,只有到十八樓的電梯卻出現了十九樓,只有熟客或有緣人才進得去,且是由一隻名為小靜的高傲黑貓帶其進入。

  這是一間左鄰右舍都不知其存在的居酒屋,彷彿是平空出現的異次元空間,磁場不合者請自動迴避。

  老闆道子二十五歲,為人海派不拘小節,你來居酒屋不喝酒、不吃生魚片也無妨,小吧檯上一定有你愛吃的各式料理,管你是日本人、韓國人、美國人、義大利人,一律賓至如歸。

  女酒保兼服務生的栗海雲剛好比老闆大一歲,一樣熱情大方,只要你是居酒屋的客人就能享受到最好的服務,不分貴賤。

  居酒屋唯二的男人是三十二歲的會計士林,他人如其名非常「士林」,給人一種熱熱鬧鬧的在地感覺,見到他你會不自覺的受他夜市性格所吸引,垂下的雙眉立即上揚三十度角,微笑。

  還有一位恍若隱形人的大廚牧野健,話不多卻有一副古道熱腸的好脾氣,隱身於幕後常叫人忽略。

  這四人看來很平凡,芸芸眾生中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可是出人意料的,他們湊在一起卻形成一種難以形容的魔性,平凡中見詭異,透著一絲不平凡。

  電梯門一開,即是居酒屋的庭院,映入眼簾的是類似日式庭院的小橋、流水,庭院中有鋪著一片枯山水式的銀白沙地,左手邊植有三株來自京都的香楓,和顏色鬼祟的八角燈籠懸掛於四周,帶給人撲朔迷離的時空錯置感,彷彿身處日本老式宅院。

  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居酒屋庭院裡有顆用大型原木托著的戀佔之石,以不同方式呈現意象,以祈求良緣美眷。

  不過到過居酒屋的客人總能心想事成,離奇得令人匪夷所思,好像它擁有不為人所知的神奇力量。

  因此,來過這裡的客人都稱它為「魔力居酒屋」。

  第一章

  「老闆,最近的客人似乎變少了,是不是咱們居酒屋做太少宣傳?」

  當這話是貓叫春的道子用修得美美的指甲挖挖耳屎,左腳抖呀抖地隨音樂打拍子,沒有一絲老闆的架子反倒像是打雜的,右手端著一杯現搾的果汁斜睨稀稀落落的客人。

  小貓兩、三隻是意料中的事,哪來牢騷,不是熟客或是有緣人又怎麼進得來,她還嫌人太多杵著佔位置,害她沒機會自行放假。

  瞧!那只自以為高傲,其實懶得要命的大笨貓多頹廢,早也睡、晚也睡地趴在窗邊打盹,完全不知貓的本能是捉老鼠,就光會享福。

  客人會少它是罪魁,誰叫它是帶路的呢!整天吃飽睡、睡飽吃,她看得都眼紅。

  「你想上哪兒宣傳呀!士林夜市?」取笑的聲音清脆悅耳,冷不防由兩人背後冒出來。

  士林白牙一亮地朝栗海雲一笑,「海雲妹妹,你不覺得近來的日子過得有點無聊嗎?」

  他幾乎要開始數白頭髮了,「養老」的生活真不是人過的,他已經連打三個哈欠了,眼皮用筷子撐住才不致往下滑落。

  人家是忙裡偷閒,他是閒得發慌,無所事事地看著兩張熟得不能再熟的臉孔真的會生膩,沒點新鮮事,人生還有什麼生存意義。

  「是無聊了些,不過我很安分,不會想東想西自找麻煩,有時間偷懶一下也不錯。」發尾太久沒修了,開始枯黃分叉了。

  栗海雲手中小剪子一轉,一小撮斷髮隱沒空氣中,隨即飄落難掃的角落裡。

  「但偷懶太久骨頭可是會生蛂A你的大好時光白白糟糟蹋了。」伸了伸懶腰,他再度打個哈欠甩甩腿,免得血液循環不良導致發麻。

  「無所謂,比起某位三十多歲的老人家,小妹的青春年華還堪浪費。」等某人該為關節上油時她會有所警惕的。

  「小姐,這樣的人身攻擊很傷人喲!三十多歲的男人正是最有魅力的時候,你要懂得欣賞真正的性感男。」他擺出一個最帥的角度眨了眨眼。

  說實在話,三十來歲的「老」男人裝可愛還真是挺滑稽的,逗得道子開心得嗆了一口果汁。

  客人不多不代表生意蕭條,因為開店的時間還沒到,三三兩兩的熟客不請自來,他們總不好趕人家出門,能進得了居酒屋的大門就是有緣人,何妨交個朋友,敦親睦鄰她不擅長,但招呼客人還算拿手,管他現在幾點幾分,隨意就好。

  道子沒有招蜂引蝶的絕色容貌,小小的瓜子臉看起來滿順眼的,一雙不媚的鳳眼只要一笑就只剩下一條縫,既不勾人也不妖邪,老叫人懷疑她將眼珠子藏哪去了。

  幸好她五官拼湊在一起還耐看,充滿一種難以言喻的古典風情,為她不甚美麗的臉蛋加分不少,遠看像一幅古老畫相,典雅秀麗。

  如果她不開口大笑的話,相信每一位客人都會深信她是擁有神秘氣質的畫中仕女,雖不美卻有著獨特味道,引人忍不住多瞧一眼。

  可惜她的熱情天性和外表完全不符,一見到投緣的客人會主動攀談、送茶、送酒、送點心,為人真是十分阿莎力,打八折送一桌酒席亦照樣闊氣。

  當然啦!千萬別踩到她的痛處,東方人的標準身材是她人生的一大遺憾,號稱一六○的身高得減去六公分左右的高跟鞋,因此「矮」是她唯一的忌諱。

  「嘖!老闆,你的蛀牙也該去補一補了,小心嚇壞了上門的客人……啊!謀殺。」閃字訣一念……啊!閃到腰了。

  才剛慶幸躲過一劫的栗海雲放下被她拿來擋凶器的托盤,腰一直才發現不小心去扭到了,讓她樂極生悲地低哀一聲。

  「不,我在消滅一隻蟑螂,咱們開店做生意要講究衛生,別讓客人吃壞了肚子上衛生署告我們。」沒大沒小,連老闆都敢得罪。

  等她小指頭的指甲修好準有她好受,眼睛那麼利幹什麼,她剛蛀了一顆牙的事還不太習慣,老忘了要掩口輕笑維持形象。

  「哈……哈老闆,你幾時掛上營業執照怎沒通知一聲,我們好自備花籃、花圈大肆張揚一番。」省得店在陋室無人問。

  道子直接請她吃一顆橘子封住她的嘴,「你當咱們居酒屋死了人呀!要不要寫幾幅輓聯掛在牆上,哀悼英年早逝?」

  魔力居酒屋沒招牌也沒門牌號碼,它存在於人們所輕忽的小小空間,不繳稅也不收信用卡,一切現金交易,是間位於十九樓高的「地下」居酒屋。

  也就是說沒牌的,不用政府機關審核的營業事業,專走偏門。

  「老闆,你詛咒員工厚。」剛好,她口渴了,剝片橘子來嘗嘗。

  哇!這麼酸,她不會買錯檸檬或葡萄柚吧!酸得她牙都軟了。

  道子笑著取出酒杯準備招待客人,「我一向很民主,你問問夜市大哥,我付的薪水夠不夠你買口棺材。」

  兩個女人的視線一落,不想裡外不是人的士林笑得不安。寧可得罪小人也不能得罪女人,這是他曾祖那代傳下的祖訓,不從不行。

  「老闆,我叫士林不是夜市,請別隨意替我改名,還有海雲妹妹,你不要那麼熱情的拍我的背,我快得內傷了。」報仇呀!捶那麼用力。

  「名字是一種稱謂,咱們聽得懂喚誰就好,何必計較太多。」誰叫他長了張夜市臉,害她老忘了他本名叫什麼。

  「就是嘛!想得到我熱情對待可是不容易,是你我才特別關照你。」一說完栗海雲又重重的拍了他兩下,表示交情夠。

  團結力量大,當兩個不懷好意的女人同時用關愛的眼神一望,再笨的男人也會舉雙手投降,在居酒屋中他屬於弱勢團體。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