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簡瓔 > 牛郎動我心

第21頁     簡瓔

  殷香茴事不關己、己不勞心般的喝了口咖啡,她的視線移到了玻璃窗外,外頭的庭園造景可真恰人哪,如果能飄點浪漫的雪花就更美了。

  「我說哥要回來訂婚了。」嚴婉臣露齒一笑,清晰地說,「我未來的大嫂是哥在加拿大公司的秘書,聽說溫柔體貼又百依百順,工作能力也強,他們禮拜五會一起搭機返國,禮拜六晚上就舉行訂婚派對,時間大約九點開始就可以了……藍姊,到時候可要請你把酒吧佈置得漂亮一點哦!」

  藍寧緊緊握著熱燙的咖啡杯,好半天沒辦法弄清楚她話中的含意,她的腦中天旋地轉,根本無法思考。

  「我爸媽看過未來大嫂的照片了,長得很漂亮,大家都很滿意她……」嚴婉臣喜悅的說,不由自主的看了旁邊的殷香茴一眼,兩人很有默契的對笑了一下。

  藍寧的心狠狠劃過一道尖銳的痛楚……這麼說,是真的了?不是她們逗著她玩的玩笑話……

  「藍姊,你怎麼了?」嚴婉臣關心的問,「你是不是不舒服?臉色有點蒼白。」

  「我沒事。」藍寧牽強一笑,命令自己打起精神來應對。

  「沒事就好。」嚴婉臣放心了,轉瞬間她又笑意吟吟了。「藍姊,你也替哥覺得高興吧?他終於找到願意與他廝守終身的伴侶了,想必這麼一來他就不會再走了。」

  「嗯……替我……恭喜他。」她說著言不由衷的話,驀然推開椅子起身。

  她覺得自己無法再待在這裡坐下去,她很難受,心痛的快哭出來,她不想讓她們看到她脆弱的樣子,也不想讓嚴御臣知道她得知他要訂婚後的反應,是她要跟他分手的,她現在沒有痛楚的資格!

  「怎麼了?」殷香茴與嚴婉臣同時抬眼看著彷彿搖搖欲墜的她。

  「我……忽然想起還有事,我先走了!」藍寧飛快的說。

  她拿起大衣、提起包包,轉身衝出了咖啡屋。

  她急步在紅磚道上走著,冷冷的寒風吹打著她淚濕的臉頰,沒穿上大衣的她,卻毫不覺得冷。

  這麼快……為什麼這麼快?

  她還在等他,因為相信那封信而等著他,從來不曾想過的是,他已和秘書日久生情、移情別戀了。

  她真的是太笨也太傻了,從心臟傳來的陣陣苦澀感覺使她無法再故做不在乎,因為她在乎,她是在乎他的!

  這是上天給她的懲罰,因為她對自己太有自信了,也相信他非常愛她,所以她有恃無恐,坐困愁城了三個月,明明日夜都牽掛著他,卻對遠在他鄉的他沒有任何行動表示。

  她是該得到這樣的懲罰的,她終於明白當她決然的向他提出分手時,他的感受有多痛了。

  現在承認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事到如今都已經於事無補,來不及了,他就要跟別的女人訂婚了,他的新娘永遠不會是她!她是自作孽、不可活,夢該醒了……

  ☆☆☆☆☆☆☆☆☆☆  ☆☆☆☆☆☆☆☆☆☆

  週末夜晚,藍寧除了傾盡全力把酒吧佈置得宛如六星級飯店的宴會廳之外,也把自己盛妝打扮得像個女王。

  這是她僅剩的驕傲,她要帶著笑容恭喜嚴御臣,不想讓他看出她內心所受的煎熬及痛苦。

  回想相識的點點滴滴,她還是會心痛。

  但是,過了今晚就不會了,她會徹底把他忘記,結束酒吧生意,飛到美國去陪藍靜待產,或許重拾書本,在美國當個無憂無慮、單純的學生……

  八點半,兄弟會的成員喧嚷著來到酒吧,接著香茴和大票她不認得的生面孔也來了,那些長輩彼此之間都很熟稔,像是相識了一輩子似的。

  她和服務生們忙著招待客人,務求要做到盡善盡美,讓他們賓至如歸,縱然她自己不能成為這場訂婚派對的女主角,就當做她送給她深愛的男人最後的禮物吧。

  九點,嚴御臣西裝筆挺的出現了,他挽著一名宛如水晶般美麗的年輕女孩走進酒吧,頓時引起熱烈的鼓掌歡迎。

  藍寧站在遠遠的角落裡,屏息凝視著俊挺如昔的他,他的眉眼有興奮、有期待,也有狂熱,一副準新郎倌的模樣。

  她的心為他的出現而牽動,內心深切的痛楚和傷懷又毫不留情的拿她開刀了,臉上的妝成功的掩蓋她逐漸消失的血色,酒吧裡很熱鬧,她卻感到很孤獨。

  她閉了閉眼,努力的深呼吸。

  她不該傷懷的,他們很相配,窈窕秀麗的妙齡女子與他像對璧人,他們會得到幸福的,當然也有她的祝福,她的心痛有朝一日會痊癒,到時候她就不會記得自己曾深愛過一個叫嚴御臣的男人……

  她轉身走開,想在沒有人注意到她的時候離開酒吧。

  「藍姊,你要去哪裡?」嚴婉臣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她巧笑倩兮的拉住藍寧的手,也不理藍寧的表情有多驚愕,不由分說就把她往小舞台推去。

  「婉臣——」藍寧掙扎著想走,卻有另一個人扶住了她的肩膀,把她往台前推,她詫異的瞪視著扶她肩膀的女子。「香茴你——」

  殷香茴揚眉回視她。「為什麼不留下來參加派對?是怕觸景傷情,因為你還放不下今天的男主角?」

  「我沒有……」她哽咽了,因為她有,她的心難以對自己說謊。

  其實,她多希望能有突發事件,阻止這場訂婚的進行。

  要她看著嚴御臣成為別的女人的未婚夫,這太殘忍了,她不想看,她想逃離這裡,逃得遠遠的。

  殷香茴輕哦一聲,眉角往上微挑。「那可真是可惜了,你沒有放不下,男主角卻放不下你。」

  藍寧心臟猛一跳。「這是……什麼意思?」

  她看到殷香茴唇邊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正想再問清楚一點——

  「新娘是你的意思。」

  男性的嗓音加入了她們之中,聽到那熟悉的聲音近在耳後,藍寧觸電似的跳起來,紅唇微微有些顫抖。

  一雙臂膀從身後擁住了她,她看到嚴御臣帶笑的面孔近在咫尺,包圍著他們的掌聲比剛剛他和女伴進場時還熱烈,且十分有默契。

  「這是怎麼……回事?」她愣愣的望著他,腦中神思恍惚,這也是因為得知他的婚訊後,她已經好幾天睡不好了。

  「你居然還敢問我怎麼回事?」嚴御臣攬著她纖細的腰,懲罰地吮吻了她的紅唇一下,賓客立即大聲叫好,連酒吧的服務人員也加入了拍手的行列。

  她暈眩的看著他。「你不是……今天要訂婚嗎?」

  她任他擁著,感受著他久違的結實胸膛,忍不住逸出一聲又滿足又落寞的頹然歎息。

  縱然他的新娘就在一旁,縱然周圍盯著他們看的眼睛幾乎有上百雙,她也不想離開他的懷抱。

  因為,她真的好想他!好想他!好想他!

  原本還想悄悄離開的,可一落入了他懷中,她卻捨不得走了,她灑脫不起來,也驕傲不起來。

  她無法放開他的手,讓他去跟別的女人訂婚,她真的好自私,她不重新接受他,卻又不願別人擁有他,她知道自己是個該下十八層地獄的女人。

  「你希望我今天訂婚嗎?」他溫柔的望著她。

  他發誓,如果她膽敢點頭或是說一句「希望」,他絕不會輕饒她的!

  藍寧瞅著他,眼裡有淚光,唇邊卻浮現了一個可愛的微笑,她笑中帶淚的搖了搖頭。「不希望。」

  她終於誠實面對自己的感覺了,不再堅持,也不再放愛溜走,三個月已經夠久了,她已嘗到思念一個人的痛苦。

  「那麼,今天你跟我訂婚。」嚴御臣更用力的緊摟著她,忍不住堵上她的唇,綿長的吻了她一記,把三個月以來的相思之苦盡付其中。

  他這一局算是賭對了,叫他真等到成功再回來追求她,他實在等不下去,也怕她被別人給追走,那個一直虎視眈眈的沈昱廷是他的眼中釘。

  幸好香茴幫他想了這個妙計,她和婉臣約藍寧喝下午茶的那天,她們一致肯定藍寧還很在乎他,他才敢放手一搏,現在他的心總算踏實了。

  輾轉熱吻過後,他心滿意足的放開了藍寧的唇,她被他吻得意亂情迷,頓時俏臉飛紅。

  「那個女孩……」藍寧有點不安。

  她看著剛剛陪伴他一起進場的女伴,那女孩正欣喜地微笑,一點惱怒的神情都沒有。

  一旁的江琥珀微笑道:「她是我妹妹水晶。」

  藍寧看著周圍一致用微笑在祝福著他們的賓客,顯然這些受邀的來賓都知道那女孩是水晶,也都知道今天安排好的這齣戲,他們全都很配合。

  她完全放心了,任由身邊她深愛的男人牽著她走上小舞台,接受七綵球打開後,繽紛而落的紙花。

  掌聲再度如雷響起,她看了嚴御臣一眼,眼光溫存的隨著他游栘,微笑。

  她一見鍾情的牛郎,終於回到了她身邊。

  癒i全書完】

  想知道當年叱吒風雲的「學生會」精采動人的浪漫愛情,請翻閱簡瓔作品集——


推薦: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於晴 典心 凱璃 夙雲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