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齊天大聖在漫威

正文 第十三章 飛車搶劫 文 / 萬方辟易

    聽說這裡的地鐵站是表演藝術家們的天堂。

    孫悟空才進入地鐵站,就看見連續好幾撥的藝術表演者,年齡上中青老少,性別上男男女女,種族上黃黑棕白,穿著有光鮮有邋遢,或是拉小提琴,或是彈吉他,或是敲鑼打鼓,或是直接上街舞。

    在這些藝術表演者面前,或多或少的,都會有一些錢幣。

    孫悟空一開始乘坐的第n號線,是一條人流量比較大的主線,顯得有些擁擠。在乘坐的過程中,不時能看到一些電影的宣傳海報。

    例如在入口處的,相對顯眼的位置,就有一幅巨大的電影海報:一隻左手舉著m16突擊步槍,騎著一匹駿馬,神色肅穆的黑色大猩猩,在它後面是同樣一群騎著馬飛奔著的,在它率領之下的猩猿大軍。

    這部電影名為《猩球崛起:決戰黎明》。

    到中途轉乘另一條支線後,整個地鐵分站一下子變得冷清了起來。

    牆壁上是一些粗糙的壁畫,抬起頭可以看見橫亙在上面的絲毫沒有遮掩的管道,這些管道看上去袑騑陷釭漲乎隨時會滲出來歷不明的液體或者沉澱物。

    候車室也是光線昏暗,陳舊的候車椅,逼仄的候車道,顯得陳舊不堪。而且空氣中隱隱有一股腥臭味,讓人感覺有些噁心。

    他在候車道上等了大概有十分鐘,列車才到來。因為這條支線乘客太少,車次相對比較少,通常都是十分鐘才會有一班。

    進入車廂,孫悟空眉頭微皺,因為車窗和內壁上到處都是亂七八糟的塗鴉,又髒又亂,使整個車廂看起來就好像那些低劣、骯髒的地底精怪,在下面挖出來的地洞。

    三十多分鐘後,他終於是走出了這地下通道。

    只是在走出來的時候,似乎是看到了彼得·帕克。但因為人群洶湧,他還沒來得及確認,那個看上去像是彼得·帕克的人就消失在了人潮中。

    「那根桃木已經有人買走了?」當孫悟空來到昨天晚上聯繫好的那家,老布什木材店時,卻被告知,他想要買的那根桃木已經被人提前賣走了。

    「不單止是那一根,所有的桃木都被買走了,在四個小時之前。」店主是一個年約六十歲,頭頂呈現地中海,體形有些乾癟的老頭,精神很好,眼神泛著精光。

    想要擺設周天星斗陰陽聚靈陣,偽陣,桃木做的子午線盤是必不可少的一樣,孫悟空昨晚上網查了很久,整個紐約州,就只查到這一家木材店有桃木賣,所以他只好耐心的繼續問道:「你知道是誰買走的嗎?」

    「當然,是我老布什木材店的老熟人。」老頭有些驕傲的答道,他這家家傳的木材店經營有不少年頭了,熟客很多,根本不用擔心沒有客源的問題。

    「能告訴我他家的地址嗎,我急需要桃木,想要找他看看能不能轉讓一些。」

    「實話和你說吧,孩子,按規矩,我們是不能透露顧客的資料的。」老頭舔著略乾的嘴唇說,一副顧客就是上帝,神聖不可侵犯的莊嚴神情。

    「最近一段時間天氣有些乾燥,這是十美元,請你喝一杯。」孫悟空說著,從口袋裡掏出十美元放到了櫃檯上。

    「克羅裡街,15號,別告訴他說是我告訴你的。」老頭神色不變的收起了十美元,然後壓低聲音,說。

    「如果你不急,下個月會有一批新的木材進來,其中有大概兩千磅的桃木。」在孫悟空即將走出店面的時候,老頭又在背後嘿嘿笑著大聲補充了一句。

    從老布什木材店出來,孫悟空直奔克羅裡街。

    「噢,我的天哪!」

    孫悟空正走到半路,突然聽到前面傳來一聲驚呼,舉目看去時,卻是一位華裔老人被一輛疾馳而過的重型機車給帶倒在了地上。

    「包,我的包——」

    被帶倒在地上的老人很快就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鮮血從額頭上汩汩而出,一下子就將半邊臉染紅,但老人似乎根本就沒有察覺一樣,朝著剛剛帶倒他,正呼嘯著飛奔而去的重型機車大聲叫道,並邁開腳步想要追趕。

    但他的腳踝受了傷,一瘸一拐的,比蝸牛還慢,追了幾步,搖搖晃晃的就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完了,我的錢沒了,十萬塊啊。」

    老人眼看著搶了自己包的重型機車即將消失在眼前,自己卻無可奈何,不禁悲從中來,坐在地上苦叫連天。

    周圍路過的幾個行人看見了,不但沒人上去幫忙,反而是表情慌亂的,急急忙忙就跑了開去。就好像剛才被搶的不是那個老人,而是他們一樣。

    遠處的孫悟空看得分明,心下一動,左右看了看,往路邊的一張候車椅上一坐,腿也來不及盤,雙手捏了個法訣,嘴裡念動咒語,身體一鬆時,元神已經脫竅而出。

    騎著重型機車的是兩個二十歲青年,一黑一白。兩人早就盯上了華裔老人,知道他已經掉了顏色毫不起眼的黑色假皮手包裡裝著大量現金。他們一個負責駕駛,一個負責搶包,在老人走上大街,不注意的時候,就騎著重型機車,從後面一掠而過,在搶走包的時候,順勢帶倒老人,讓他想追也追不上。

    「喔,哈哈,發財了。想不到那個死老頭,竟然把十萬塊裝在一個包裡,還毫不防備的在街上到處走,也不怕被人搶了。」搶包的白人青年迫不及待的打開手包,看見裡面裝著的十萬美元,激動得吼叫起來。

    「這不就被搶了嗎,查爾斯,真是太棒了,你果然有當『預言家

    』的潛質。十萬,一人一半,就是五萬,要是多來幾次,我們豈不是很快就成百萬富翁了?」駕駛機車的黑人青年聽了同夥的話,也是高興的回過頭來叫嚷著。

    ……

    元神無形無質,只要境界足夠夠高修為足夠多,千里之遙,也是瞬息而至。

    眨眼間,孫悟空的元神已經來到了飛車搶劫的兩個青年背後,而他們毫無所覺,正得意忘形的大聲商量著有了錢去哪裡怎樣消遣。

    「頭別轉過來,專心點,速度這麼快,大意了容易出車禍。」

    「放心,這速度不算什麼,摔也摔不死你,昨天午夜賽道上,那才是真正的快。」

    「再快,你不還是一樣輸給了約翰尼·斯托姆那小子。真是可惜啊,一萬美元就這麼掉進了約翰尼·斯托姆的口袋裡。」

    「下一周,在下一周的午夜賽道前,我就搞定他。所以,下一周的午夜賽道冠軍絕對是我的。」

    「搞定他,你是準備用槍還是用機車?」

    「哪個都一樣,只要能搞掉他!」

    烈陽之下,孫悟空的元神感覺是如此的舒暢,就像是沐浴在濃郁的天地靈氣之中。他居高臨下望著兩個劫匪,無聲的說了一句:「沒有下一周了。」

    念頭起時,元神一閃。

    正駕駛著機車的是黑人青年,前一秒鐘還興高采烈的計劃著,下一秒鐘整個人突然猛地打了個冷顫,感覺有什麼東西入侵了靈魂一樣,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控制。

    孫悟空的元神修為還太低,無法攪動天地之力,想要入侵現實,只能靠附體奪舍。但對活人進行附體奪舍是非常困難的,以孫悟空現在的元神修為,能附體不能奪舍,而且即使是附體,最多也就持續幾秒鐘的時間就會被彈出來。但他此時需要的也只是是附體,只要附體上去,在幾秒鐘的時間內擾亂黑人青年的心神,讓其不能掌控機車就行了。

    果然,他元神附體在黑人青年身上後,黑人青年立即就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沒有了人的控制,急速飛馳的機車劇烈的搖擺起來,白人青年也很快就感覺到了同夥的異樣,但他不知道同夥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以為同夥在和他開玩笑,於是笑罵道:「**,博比,你不是號稱車神嗎,怎麼開車的……噢,我的天哪——」

    白人青年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就恐慌的看著機車飛速失去控制衝向了前面的防護牆。

    砰!

    重型機車重重的衝撞在了水泥防護牆上,肉眼可見的急劇變形著,然後打著滑翻滾了出去,各種零件碎片橫飛四射。

    沒有戴頭盔的兩個青年劫匪,隨著重型機車,好像破麻袋一樣被甩飛了出去,慘叫聲剛起就被掐滅在了巨響中,頭破血流,筋斷骨折,鮮血好像水一樣從身下漫出。

    所有的一切都彷彿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路邊的行人都還沒來得及想,就看見飛車搶劫的那輛機車失速撞牆,劫匪倒在血泊之中。

    孫悟空元神回竅,懶得多看那兩個傷重的劫匪一眼,只是走過去將手包撿起來。

    當他拿著手包走到老人旁邊的時候,看見老人額頭上的傷口已經不再流血,不過人老了,又流了不少血,臉色有些蒼白,坐在地上微微的顫抖著,神情淒苦。

    事實上,剛才老人被帶倒的時候,如果不是即時護了一下腦袋,以他的體質,此時可能已經失去了性命。

    「老伯,你的包。」

    「我的包,我的錢,還在,孩子,謝謝,謝謝。」老人雙手顫顫巍巍的打開手包,看到裡面的錢完整無缺,既驚又喜,有點兒語無倫次的說,手包掛在懷裡,雙手握著孫悟空的手就是一陣搖晃。

    孫悟空眉頭微皺,他只是一時興起隨心行事,並不想看到一個老人跪在自己面前感恩戴德。止住老人說感謝的話,他隨手將其扶起,說:「需要我叫救護車嗎?」

    「不用不用,錢回來了,我一個人就可以回家。只是流了一點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老人搖搖頭,似乎在他的觀念裡,即使被搶了受了傷,只要錢拿回來就一切都好辦。報警、叫救護車,還不如息事寧人。

    老人說完,然後想起了什麼,說,「原來你會說華國話啊,是華國人嗎?」

    「算是吧,你受了不輕的傷,還是去一下醫院吧。」孫悟空有點不明白老人的想法了,他穿越之初,不需要嘉莉打911是因為自己有恃無恐,但面前的老人分明就如風中殘燭。

    「這點小傷沒什麼,家裡有藥,很容易就治好。」老人連連擺手,示意不用,可能為了取信於孫悟空,他臉上擠出一些笑容,說,「孩子,你不知道,我可是一個老中醫。雖然在這美國,沒有執照不能治人,治自己還是可以的。」

    孫悟空見老人實在是不聽勸,也只能作罷。有自己在他旁邊,也不怕他有生命危險:「那你家在哪裡?」

    「就在前面不遠的克羅裡街。」

    「正好我也要去那裡,一起走吧,我送送你。」

    「謝謝你,孩子,現在像你這種人,已經不多了。」

    剛才路人的慌張和冷漠,老人可是全部看在眼裡。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