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無盡槍火

章 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九章 父母 文 / 冷冽的鋒芒

    鄭傑急忙堵在了門口,抬頭朝著父親說道。

    「爸,別去上班了,我賺錢了。」

    聽到鄭傑的話,鄭立國臉上立即露出了怒意,抬手一巴掌敲到了鄭傑的腦袋上,訓斥道。

    「賺錢,賺什麼錢,好好的上學才是正理,你想以後跟你老子我一個樣,整天跟那些機器和沒人看得起的工人打交道嗎?」

    雖然鄭立國看起來十分生氣,不過手中敲擊鄭傑腦袋的力氣卻十分小。

    看到老爸習慣的敲了他的腦袋,鄭傑心中的遊子歸鄉的複雜心情一下子消失無蹤,臉上露出了高興的笑容,一把將老爸放在手臂抓在了手裡。

    「爸,我真的賺錢了,這是銀行卡。」

    看到兒子一臉得意的晃著手中的銀行卡,清楚自己兒子性格的鄭立國,知道鄭傑很少說謊,絕不會騙他。

    「好,我先去請個假。」

    鄭立國抬手摸了摸兒子的腦袋,一年多沒見,兒子竟然又長高了。

    心疼的看著兒子那慘白的臉色,不知道這段時間兒子在外面受了多少苦。

    手拿著不袗飯盒,鄭立國轉身回到了內屋,打起了電話。

    「喂,老李啊,今天我兒子回來了,就不去加班了,你幫我請個假。」

    在鄭立國與同事打電話的時候,旁邊的李麗蒼老的雙手捧起了鄭傑的臉頰看了起來。

    「兒子,你又瘦了啊。」

    「我先去買菜,今天晚上做你做喜歡吃的雞蛋番茄。」

    看著轉身回到內屋拿錢的母親,鄭傑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

    肩上挎著一個花斑布縫製而成的舊包,李麗剛打開房門準備出去買菜,突然扭頭神神秘秘的低聲朝著鄭傑吩咐道。

    「兒子,等會你別跟你老爸鬧,他這段時間加班加的累。」

    「嗯,我知道了媽。」乖巧的點了點頭,鄭傑開心的應了一聲。

    李麗看到兒子乖巧的樣子,心滿意足的開心關上了房門。

    內屋中,鄭立國脫下了身上的工作服,換上了大褲衩和背心,直接搬個小板凳來到客廳,坐在了鄭傑的面前。

    「好了,說說吧,你從哪賺的錢,作犯法的事沒?」

    看到父親手中掏出的自製捲煙,鄭傑急忙從地上的包裡拿出了一套中華。

    「爸,抽這個吧,捲煙太嗆。」

    「中華煙,這東西似乎要幾十塊一包吧,以前見公司老總帶領導來公司視察的時候抽過。」

    鄭立國立即拆開了包裝,拿出了一根中華煙吧唧著嘴放在鼻子間聞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反正出售香煙的服務員說這種煙對身體好。」

    鄭傑一臉訕笑的抬手揉了揉太陽穴,隨口說道。畢竟他從不抽煙,對煙的瞭解也不多。

    「啪嗒…」

    隨手從褲兜裡拿出了個火機,鄭立國利索的點燃了手中的香煙,深深的吸了一口。

    張口吐出一層白煙,鄭立國滿意的將鄭傑手中的一條煙都拿了過去。

    「你小子別沾上這東西,對身體不好。」

    「嗯,我知道,爸。」

    鄭傑乖乖的點了點頭,轉身將地上的包裹紛紛拆開,拿出了他專門給父母購買的按摩椅還有各種用品。

    按照說明書將電源插上,鄭傑隨意在按摩椅上設定了一下。

    「爸,你試試。」

    一臉熱情的將坐在小板凳上的鄭立國,扶到了嗡嗡直響的按摩椅上。

    「不錯,挺舒服的。」

    「好了,小子,該說正題了吧!」

    鄭立國瞇著雙眼享受了一會,才一臉正經的抬頭看向了鄭傑。

    「爸,我賺了一億,沒做任何犯法的事。」

    「啪…」

    鄭傑話音剛落,鄭立國抬手一掌拍在了身旁的座椅扶手上。

    「你小子做了什麼混蛋事?哪裡的這麼多錢?」

    「我加入了一個外企,成為了裡面的經理,老總給我的。」

    鄭傑看到生氣的老爸,立即想了一個撇腳的理由。

    「哦,這是公司的錢,你不會貪污了吧。」

    一輩子都生活在小縣城的鄭立國對於很多東西都不瞭解,否則他也不會被這種撇腳的理由搪塞過去。

    「沒有,爸,這裡面其中一部分是我的,另一部分是公司的。」

    「嗯,賺錢了,那明天咱們就去zz市的大醫院檢查一下你的身體,盡量的治好。」

    隨口抽了口煙,鄭立國張口說道。

    「爸,有件事我想跟你說,你別激動好嗎?」

    一臉猶豫不決的看著自己的父親,鄭傑決定將自己身體已經痊癒的事情告訴父親。

    「嗯,說吧。」

    注意到兒子臉上的神色,鄭立國隨手將手中的煙屁股暗滅,一臉嚴肅的說道。

    「爸,我在前段時間,加入了一個外國的病人研究計劃,然後我體內的先天性心臟病和肌肉無力症都被治好了。」

    「真的?」一臉驚喜的看著兒子,鄭立國此時懷疑自己是不是年紀大了,出現了幻聽。

    「嗯,爸,是真的,我的病全都好了。」

    鄭傑一臉激動的看著面前的父親,中氣十足的叫道。

    鄭立國怎麼也不相信困擾了他兒子大半生的病症被治好了,蹭的一下抓著鄭傑的肩膀,朝著門外走去。

    「走,咱們去醫院檢查一下。」

    「你父子倆怎麼了,一回來就動手動腳的。」

    剛用鑰匙打開房門的李麗見到屋中被鄭立國拉扯著的鄭傑,急忙叫了起來。

    「老婆子,走一起去醫院,兒子剛才說他體內的病已經好了,咱們去醫院檢查檢查。」

    「真的?」

    李麗聽到鄭立國的話,一把將手中提著的菜丟到了地上,急忙捧著鄭傑的臉頰仔細查看了起來。

    「跟原來一樣啊。」

    疑惑的自言自語聲中,李麗和鄭立國一人握著鄭傑一隻手,急忙朝著附近的醫院走了過去。

    來到滿屋子刺鼻藥味的醫院中,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折騰,鄭傑做了個詳細的身體檢查。

    「真的好了。」

    鄭立國和李麗雙眼瞪的渾圓的看著手中的那張體檢表,一臉驚喜的叫了起來。

    「嗚嗚嗚,老頭子,我就是今天死也瞑目了。」

    李麗雙眼發紅的撲到了鄭立國懷裡,低聲抽泣了起來。

    「說什麼死不死的,多不吉利,今天兒子剛剛痊癒,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話?」

    鄭立國嘴裡嘀嘀咕咕的說道,不過他顫抖的雙手,還有那濕潤的雙眼卻顯露出了他內心的激動。

    「媽,別哭了。」

    鄭傑站在旁邊,握著老爸老媽的手,低聲的說道。

    「是啊,是啊,今天兒子痊癒,不能哭,不吉利。」

    李麗從鄭立國懷裡抬起了頭,擦了擦眼角處的淚珠,一臉激動喜悅的將鄭傑抱在了懷裡。

    「我們回去吧!」

    鄭立國語氣嘶啞的說完,轉身拉住了兒子的小手,朝著家裡走去。

    一直壓在他們心頭大半輩子的心病,一下子好了,讓鄭立國完全感覺像是做夢一樣。

    在迷迷糊糊中,一家人回到了家裡。

    李麗轉身打水吸了把臉,一臉開心的坐起了飯菜。

    而一直喜歡抽煙的鄭立國,連抽煙的心情都沒有了,雙眼一眨不眨的盯著面前的兒子,想要看出什麼不對來。

    「爸,回神了。」

    鄭傑苦笑著伸手在鄭立國眼前晃了晃,輕聲的叫喚道。

    「哦哦,兒子,病既然都好了,那以後就老老實實的工作,然後娶個媳婦,讓我們早點抱孫子。」

    回過神來的鄭立國,想也不想張口說道。以前因為鄭傑身上的病,一家人都沒有其他心思。現在鄭傑身上的病好了,那鄭傑該做的事情也該做

    了。

    鄭傑有些無語的看著自己的老爸,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會這麼著急。

    「爸,我現在才20歲,等兩年吧。」

    「兒子啊,你還記得李嬸嘛,咱們以前的那個老鄰居,現在她女兒都十八歲了,長得水靈靈的,抽空我把人叫來,你看看怎麼樣?」

    端著菜的李麗,將盤子放在了桌上,一臉開心的對鄭傑說道。

    「媽,我暫時還不想找女朋友。」

    鄭傑無語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直白的坦言道。

    「兒子不開心了啊,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吃飯吧。」

    以往滿是嚴肅的鄭立國,直接調笑了兒子一下,說著拿起了桌上的筷子,吃起飯來。

    在歡笑中,一家人開開心心的坐在一起,吃著飯,說著話。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