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科幻小說 > 我的私人漫威系統

正文 31.矮人大師(2) 文 / 加鹽蘇打水

    而又過了一刻鐘,終於沒有其他的顏色出現後,水晶球突然放出一道蘊含著濃郁紅色和輕微暗黃色的光線射在了地面上靠左的那根石柱上,光線在石柱上刻出一道深半厘米的刻痕後就消失在空中,而科瑞也突然睜開了眼睛,一臉迷茫的看向矮人大師。

    「哈哈,小子,你很不錯,雖然鬥氣資質只能排到低階六層,但是你的魔法資質卻足足有高階兩層,只要你肯努力,以後很有可能成為一個偉大的魔導師呀!」矮人大師笑著對科瑞說道,只見科瑞在聽到後,一臉的茫然瞬間變為喜悅,再由喜悅變成驚喜,然後拉著同樣驚喜的多爾大笑著亂蹦,發洩著心中的喜悅之情。

    「哈哈,好了,該到這個小子了,你就先安穩一點!」矮人大師對著那亂跳的科瑞說道,然後將其拉到一旁的座椅上坐下。

    多爾緩緩的深吸一口氣,然後微微緊張的站在了白線前,閉上了眼睛,就在多爾眼睛剛閉上的時候,只見多爾胸口的那塊石片突然又變的暖和起來,然後一股連多爾都感覺不到的熱流突然融進了多爾的身體,並且在不知不覺中改善著多爾的身體。

    大陸資質鑒定等級:共分三階九層,低階一層最低,高階九層最高,而普通人的資質一般是在低階四層到低階七層之間,中階七層以上就能算是十分優秀的資質了,高階四層以上基本算是天才型人物。

    賞金公會總部,一座巨大的魔法塔內。

    「這小子都站在那裡半個小時了。怎麼還是沒有一點動靜呀?」馬裡斯大師正一臉緊張的看著場中一直挺立著身子一動不動的少年。心裡暗暗想到。

    而一旁。科瑞也收回了驚喜至極的心態,緊張的盯著多爾,口中默默說著加油兩個字。

    就在這時,一直沒有變化的漂浮水晶球終於產生了一絲變化,只見水晶球中慢慢的泛起了一絲絲青色氣息,但是這絲氣息卻不像科瑞剛才那般迅速變大,而是微微靈活的在水晶球中央繞成了一個小球。

    又過了半刻鐘,漂浮的水晶球中再也沒有出現什麼變化。就在馬裡斯大師臉色漸漸黯淡下來的時候,一條細微的光線從水晶球中射出,這道光線看起來似乎隨時都可能被風吹散,但是就在光線照射到右邊的石柱上時,只見石柱就如同一塊豆腐一般被光線直接從中間被切割而過,在矮人大師、科瑞和馬裡斯大師那呆滯的眼光中,整個黑墨色的石柱被這條細小的光線切成了兩段,而上一段正沿著切口緩緩的滑落。

    「崩!」伴隨著石柱落地的一聲巨響,一旁呆滯的三人才被驚醒過來,只見矮人大師口中呢喃著一句「不可能。不可能…」,整個人控制著機械腳架快速的走到那個漂浮的水晶球邊。仔細的察看著那還靈活的波動在水晶球內的青色氣息,完全不顧身後正迷茫的睜開眼睛的多爾。

    而這時,在這個名為特洛伊的浮空小島的地心,原本那兩塊巨大的碎裂晶核已經換下,而幾個身穿賞金公會執事服裝的中年人正指揮著手下更換上兩塊完整的魔法晶核,而就在這時,一道幽藍色的光芒突然出現在幾個人身後,就見光芒中走出來一個佩戴著亮銀色面具、身穿黃金星紋法袍的男子,就在男子剛從光芒中走出來之時,幾個人也似乎感受到了身後強烈的空間波動,剛一轉頭,幾人立馬恭敬的低頭彎腰,口中說道:「見過福瑞達副會長!」

    而亮銀色面具男子微微掃視了一下眼前的情況,然後對著幾人微微點頭,然後抬起手指了一下那剛被換下的兩塊滿是裂紋的巨大魔法晶核,以一種疑惑的語氣問道:「這裡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公會裡那個老酒鬼喝醉了跑到這裡來發酒瘋?」

    「稟告副會長,我們剛才已經仔細探查過了,這應該是空間魔法風暴暴亂導致的晶核超負荷運作,而不是弗蘭特副會長所為。」一位較為年長的中年人低著頭回到。

    「空間魔法風暴?這已經好多年沒有發生了吧,算了,既然不是那個老酒鬼弄的亂子,我就不管了,你們趕緊把魔法陣弄好,一會還有一批人要傳送來進行資質鑒定呢。」亮銀色面具男子只是微微詫異了一下,然後便揮了揮手,說完後轉身又走進了一片幽藍色光芒中,不一會兒就消失在幾個執事面前。

    而這時的魔法塔內,矮人大師在仔細的看了水晶球許久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轉過身一把抓住多爾的肩膀,口中說道:「我就說這麼會有這麼古怪的資質呢?!哈哈哈,沒想到我喀斯特?雷特?黑石有生之年居然能碰到這麼個妖孽,哈哈,小子,你願不願意當我徒弟?我可以傳授你我所有的鍛造技巧,保證你以後一定會成為甚至超越我這個神匠,成為歷史上少有的聖級鐵匠!」

    多爾聽到矮人喀斯特的話後,整個人頓時就愣住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而這時,科瑞和馬裡斯大師也走了過來,只見馬裡斯大師看到老朋友這幅表情,很是詫異的問道:「你這傢伙又發什麼神經,趕緊說說這小子的資質如何?」

    「哈哈,這小子就不是一個人,簡直就是一個人形的妖孽呀!!!你看看那水晶球,那可不是只有青色呀,那可是八se,其中七色混合而成了白色,所以才沒顯得那麼明顯!八系魔法全部親和,鬥氣掌控頂級,資質每一項都能排在高階六層以上,這還是我只能看出來的。」矮人大師一邊興奮著說道,一邊轉過頭再次問向還在呆滯的多爾:「小子,你倒是說話呀。我可是很少收徒弟的。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了!來。趕緊叫一聲老師!」

    「什麼?高階六層?那不是說這小子以後可能成為聖級?你個老傢伙,趕緊一邊去,他們兩可都是我的徒孫,你想要收徒弟,還得問問我同不同意!」馬裡斯大師剛聽完矮人喀斯特的鑒定後,大驚出聲,立馬將多爾從矮人的手中拯救出來,然後站在多爾和科瑞身前和矮人對峙起來。

    「啥?他們兩都是你的徒孫?那我收他們當徒弟好像虧了

    點。這樣吧,你們兩也當我徒孫吧!」矮人喀斯特完全無視馬裡斯大師的存在,一個人喃喃自語後說道。

    「你個死矮子,敢搶我徒孫?…」

    「煉金老怪,我管你怎麼說,反正這徒孫我是要定了!」

    「你…」

    一個時辰後,馬裡斯大師帶著多爾和科瑞正走在魔法塔外那條通往傳送陣的大道上,只見馬裡斯大師滿臉的歡喜和興奮,整個人就像年輕了十幾歲一般,不時還用五音不全的嗓音哼著不知名的曲調。

    而走在後面的多爾和科瑞也是一臉的喜悅。只見科瑞正站在多爾身旁孜孜不倦的說道:「喂,多爾。你說要是我以後成了魔導師,是不是會有很多的美女不由自主的愛上我呢?!」

    多爾聽到這話後,直接給了科瑞一個無比鄙視的眼神,然後抬起頭,看著特洛伊島上漂浮著的白雲,心裡默默的說道:「父親,您放心,我會很快的提升實力,然後將您從迷霧中救出來的!」

    而多爾的胸口上,一塊普通的石片正緩緩的散發著微弱的熱流,而那股熱流則不斷的流進了多爾的身體,在默默的改善著多爾的體質。

    不一會兒,三人就來到了魔法傳送陣前,突然,走在前面的馬裡斯大師像是想起了什麼事請,然後轉過頭對著多爾和科瑞說道:「記得一會回到那邊進行資質登記的時候,千萬不能亂說,就按剛才我和那個老矮人所說的做,一定要記得呀!」而多爾和科瑞也微微收斂了一點臉上的喜悅,微微凝重的點了點頭。

    馬裡斯大師欣慰的微微笑了笑,然後帶頭走進了通往羅特斯克城的魔法傳送陣中,而就在多爾踏進了魔法傳送陣後,胸前的石片再次微微散發出一絲光芒,然後…

    刺耳的警報聲再次在特洛伊島的某個房間裡響起,但是很快就被切斷了,而地心,那個巨大的魔法陣處,剛才的幾位賞金公會執事再次站在一處紋路前,看著再次遍佈裂紋的兩塊巨大魔法晶核,其中一個感歎道:「我早就料到這場空間魔法風暴要持續一段時間,誰讓你們不聽呢,現在好了吧,又廢了兩塊上好的魔法晶核,早就應該換上更穩定的雙系魔法晶核了!」

    殊不知,那「空間魔法風暴」的罪魁禍首正躺在多爾的胸口前,一切如舊,只是那淡淡的微光似乎更加明亮了一些。

    「請問這兩位是去進行資質鑒定的麼,請跟我來登記一下。」剛走出傳送陣的三人就迎來了一位賞金公會的接待員,只見這位接待員看到馬裡斯大師身上的法袍後,滿是恭敬的向著三人說道。

    不一會兒,多爾和科瑞就各自拿著一個簡易的賞金獵人勳章走出了賞金公會,而身後送別三人的接待員手中拿著的登記表上寫著:多爾?隆巴爾,魔法資質中階六層,鬥氣資質中階八層;科瑞?卡洛斯,魔法資質中階九層,鬥氣資質低階六層。鑒定人:喀斯特?雷特?黑石,鑒定師等級頂級。

    羅特斯克城,一座巨大的尖頂建築中,馬裡斯大師正和司庫大笑著喝著一瓶瓶精製大麥酒,而科瑞和多爾則正在房屋頂上的閣樓裡看著夜色下的羅特斯克城,微微出神。

    「多爾,這城市好大呀,不像我們的比克小鎮那一眼就可以看到盡頭的地方,你看這麼晚了,城市裡還是人來人往的,就如同白天一樣的熱鬧。」科瑞趴在閣樓的窗戶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夜色下的燈火輝煌,無數絢麗的魔法燈就如同墜入凡間的漫天晨星照亮了這盤踞在暴風平原上的龐然大物,夜間從西北邊雪嶺山脈吹來的寒風呼嘯在平原上。卻都被羅特斯克城那斑駁的城牆給攔在了城市外。只有些許微風吹進街道。帶起了女子華麗的晚服衣角。

    「嗯,好漂亮的城市呀,要不我們出去玩玩?」多爾也是出神的看著這從未見過的繁華景象,突然,眼角餘光似乎掠過一處十分熱鬧的地方,突然開口問向科瑞道。

    「好呀,趁我老爹和馬裡斯爺爺在喝酒,我們小聲點。應該不會驚動他們。」於是,兩個少年就如同做賊一般,左觀右望的緩緩走下樓去,在經過客廳的時候還特別小心,生怕被客廳裡大笑著痛快飲酒的兩個人發現,不一會兒,科瑞和多爾就已經站在了羅特斯克城繁華的街道上。

    「哇,快看,那是獸族中牛頭人族的戰士,那麼大個巨斧。他背著不累麼?」科瑞一路上大驚小叫的和多爾說著,看的多爾既有驚奇又帶苦笑的回應著。

    而就在多爾和科瑞正漫無目的的閒逛在羅特斯克城的大街上時。羅特斯克城城主府內,一位中年男子正雷霆大發的罵著眼前跪在地上的一群護衛打扮的人。

    「你們是幹什麼吃的,看個小女孩都看不住,要是她父親知道她是在我這裡偷跑出去還好,要是那位知道了,你們幫我扛著呀?!一群廢物,還不趁著艾倫魔導師閣下還沒來,趕緊出去找人?」

    而城主府外,一位滿臉黑乎乎的「少年」正吃力的翻著城主府側面的圍牆,好不容易翻上了牆,突然聽到街道那頭傳來了對話的聲音,嚇得這位「少年」趕緊整個人匍匐在圍牆上,緊張的看著下面街道經過的兩人。

    「哇,好大的城主府呀!這一個城主府就和我們的小鎮一般大了,那這個在帝國中大小只能算十名之後的城市該有多大呀,帝國的國都星光城又該有多大呀!」科瑞一邊感歎著,一邊對著身旁同樣吃驚的多爾說道。

    「嗯,真的是好大呀!你看這圍牆都有三米多高呀,真是…咦,圍牆上怎麼還躺著一個人呀?!」多爾正看著這幾乎等同於自己兩個人高的圍牆感歎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城主府的圍牆上居然躺著一個黑乎乎的少年,而那個少年在聽到多爾的話後,突然一陣驚慌失措,就這樣手忙腳亂的從牆上掉了下來。

    「小心!」多爾見狀,立即快步上前,在科瑞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

    多爾已經接住了失足落下圍牆的少年。

    「唔,好重,你沒事吧?」多爾放下剛接住的少年,然後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關心的問道。

    「咦,你是誰呀?為什麼大晚上的跑到城主府的圍牆上去呀?」過了一會兒,科瑞終於回過神,一臉疑惑的看著那臉上黑乎乎的一塊的神秘少年問道。

    「你!…呼,本小,少爺我只是到圍牆上去看一下星星,還不是你們兩個人突然出現嚇了我一跳,害得我失足才摔下來的!」黑臉少年捂著自己背,似乎剛才摔下來雖說被人接住,但還是受了一點輕傷。

    「看星星?」多爾聽到少年的回答後,一臉疑惑的想了想剛才少年趴在圍牆上的姿勢,然後就聽到科瑞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看星星?!哈哈,看星星都能摔下圍牆,多爾,這人比我還笨手笨腳的呢!」在聽到科瑞的話後,多爾和黑臉少年的頭上都同時出現一陣無語的感歎號,科瑞這個粗腦筋的個性瞬間讓多爾懷疑的念頭消失一空,留下的只有一陣無語。

    「額,既然你沒事的話,那我們兩就走了,下次小心點,不要怕那麼高!」多爾以一種抱歉的語氣一邊拉著還在哈哈大笑的呆腦子科瑞一邊對著黑臉少年說道。

    「誒,你們要去哪玩麼?我和你們一起去!」在聽到多爾的話後,黑臉少年突然轉了轉自己的大眼睛,然後開口對著多爾說道。

    「額,那好吧,我們要去北邊的賞金大道上看看,聽說那兒挺熱鬧的!」多爾看著黑臉少年一臉的希夷表情,心頭突然不知怎麼的微微動了一動,對這個黑臉少年突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於是並沒有拒絕的說道。

    「好呀。就去賞金大道!」黑臉少年聽到多爾的話後。很是開心的回答道。

    「誒。笨手笨腳的傢伙,你是住在著羅特斯克城的居民麼?」

    「額,我其實也不算這兒的居民,只是我父親把我留在了這裡,我沒地方去,也沒事幹,只好天天出來亂晃了!」

    「你父親把你留在這?難道他也是一個賞金獵人?!」

    「嗯,難道你父親也是賞金獵人麼?」

    「嗯。」

    …

    從城主府到賞金大道短短的路途上。科瑞和多爾很快就認識了這個叫艾倫的黑臉少年,估計是出於父親同樣是賞金獵人的緣故,這不一會兒的時間,多爾就已經將艾倫列為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之一了,當然另一個就是一直跟著多爾從小混到大的科瑞了。

    「哇,好繁華的街道呀!」三人站在賞金大道的一旁,看著這人流往來、一眼看不到盡頭的羅特斯克城主幹道,多爾和科瑞兩人驚奇的喊出聲來。

    「切,沒見過世面吧!來,我就帶你們逛逛著賞金大道。走,我們先去那邊的酒館裡看看。看看今天能不能看到精彩的大戲!」艾倫一臉鄙視的看著身旁這兩個大驚小怪的傢伙,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燦爛的微笑,然後拉著多爾的手,招呼著兩人向著不遠處一個掛著大麥酒標示的地方走去。

    「要說在那迷霧森林裡,那時我們團隊被一群金甲嗜血蟻給圍了起來,就在這時,一隻巨大的金甲嗜血蟻發起了衝擊,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大爺我一把拔起一旁倒地的弟兄的戰斧,一個側蹲,然後用力向著那畜生的腹部來了一個升龍擊,只見那綠色的血液飛濺的時候,大爺我身後又有一隻金甲嗜血蟻衝來,我一回身一個旋風斬將手中的戰斧用力的劈在了它頭額上…」

    「哈,這傢伙又在吹牛了,上次才說到極北冰原殺了幾頭冰原熊,這次又跑迷霧森林去了。」

    「說到迷霧森林,不知你們聽說了麼,最近派伊洛斯城那邊好像出了什麼怪事。」

    「嗯,我也聽說了,好像是什麼浮空艇的案子。」

    …

    酒館裡無數繁雜的聲音傳進了剛剛進入酒館的幾人耳中,多爾和科瑞目瞪口呆的跟在一臉興奮的艾倫身後,看著這大概一百多平米的空間內擠滿了各式各樣的種族,左邊幾個亡靈族男子正坐在陰暗的角落喝酒,右邊幾個矮人和人類正在耍著酒拳,正中央一個身材魁梧的野蠻人大漢正站在一張酒桌上大聲吹著牛皮,還有幾個牛頭人再跟著野蠻人起哄,一**聲浪不斷繚繞在酒館中,就算是壁爐旁都醉倒了一地的獸人。

    「哈哈,約翰那傢伙又在騙人了,走,我們去吧檯要點酒!」艾倫一臉興奮的拉著多爾和科瑞在人群中緩緩前進,左擠右推的幾人好不容易來到了吧檯,酒館老闆娘正在吧檯後面拭擦著呈酒的圓木杯,突然,酒館的扇形門被人一下子撞開,接連進來了幾個身著城衛軍樣式鎧甲的衛兵。

    衛兵的到來瞬間吸引了酒館所有意志清醒和半清醒人群的注意,原本喧鬧的酒館一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只有幾個已經醉倒了的大漢發出的呼嚕聲。

    「城主發佈懸賞,要求找到前段日子來訪我城的艾倫魔導師閣下的女兒,發現或提供有效信息者獲賞一百金幣!」只見為首的一個城衛軍拿出一張印著魔法頭像的懸賞令向著酒館門口的告示欄上一貼,然後說道,說完便帶著隊伍迅速的離開了酒館,趕向下一個公共場所。

    「J,老子還以為啥事呢,原來又是那個調皮的丫頭跑丟了,這可是第幾次了,讓我數數,一,二,三…」野蠻人約翰帶著微醉的語氣緩緩說道,還沒數完,整個人就已經被自己催眠的睡著了,彭的一聲倒在寬厚的圓形酒桌上。

    「哈哈哈,我還以為這小子很能喝呢!!」

    「哈哈!!」

    &nbs

    p;就在酒館又恢復了喧鬧之時,原本去要酒的艾倫、多爾和科瑞三人卻已經出現在了賞金大道的街上,而科瑞正抱怨著艾倫剛才的反常舉動。

    「發什麼神經呀,好不容易擠進去了,連酒都沒喝到,就被你拉著從後門跑了出來。」

    而艾倫這時則微帶緊張的看著那隊城衛兵跑遠後,微微呼了一口氣,然後瞪了科瑞一眼回道:「酒啥時候不能喝,我是突然想起還要帶你們去逛那邊的商行呢,所以才拉你們走了,不然你以為你的酒量能不倒在酒館裡?」(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