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天神禁條

龍騰世紀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妹妹的詭計 文 / 無來

    「那裡?」羅本看了看拉菲斯目光盯住的鐘樓,那座鐘樓看起來已經十分破舊,在頂端有一個不起眼的小隔間,隔間的一扇芝麻大小的窗子只剩下一半還留在那裡。

    「我們走……」拉菲斯並不回來,直接向著鐘樓的方向行去,洛西看了羅本一眼,立刻跟上了拉菲斯。

    羅本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額頭,要是恰西真的在那裡的話……那事情可就再麻煩不過了,拉菲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他的,甚至可能會不顧暴露身份強行攻擊……

    懷著十分複雜的心情,羅本也跟了上去。

    這座鐘樓坐落在克勞頓街的尾巴上,年久失修而且外皮剝落的狼狽樣子和周圍裝飾豪華的店舖顯得格格不入,似乎是因為有什麼歷史意義才保留了下來,但是無論怎麼看這份歷史意義也要在不久之後坍塌成一片廢墟。

    鐘樓似乎已經廢棄,根本沒有人看管,羅本走進去的時候甚至發現在一層的地板上蜷縮著幾個流浪漢。對於忽然闖進自己地盤的三個人,這些流浪漢表示出了十足的敵意。

    「吃吧……我們沒有惡意,只是要上去看看。」洛西從懷裡拿出了麵包。

    幾乎是在一瞬間所有的流浪漢都撲了上來,爭搶著去拿洛西手裡的麵包,那種迫切就好像兩個月沒有吃過食物一樣,一旦兩手抓滿了食物就會飛快的縮到牆角去狼吞虎嚥……

    「洛西……」羅本走到洛西身邊。發現她的手在剛才那些流浪漢的爭搶中被抓傷了。

    洛西回頭笑了一下。「沒關係,只是小傷而已,但願他們能吃飽。」說著洛西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食物都拿了出來,放在一個小籃子裡擱在了腳邊。

    一向護短的拉菲斯這次卻對於洛西被抓傷視若不見,直到洛西把所有的食物都留了下來才沉聲說道:「我們走吧……」

    兄妹倆迅速的順著滿是灰塵的樓梯向鐘樓頂端爬去。

    羅本看了看周圍的流浪漢,所有人都在盡快的吃著食物,眼睛卻都盯著自己……還有那個裝滿食物的籃子。

    默默的也拿出了自己隨身攜帶以防萬一的食物放在了那個籃子邊,羅本說道:「拿了這些食物立刻離開……今天晚上不要回來睡了。」說完,羅本匆匆順著樓梯追了上去。

    這鐘樓看起來根本就沒人在上面居住,樓梯上全是灰塵。一路走上來沒有絲毫有人停留過的痕跡。

    那破舊的打腫下拴著粗壯的鐵鏈,如今也已經袑騑頂憿A不時的發出吱吱難聽的聲音,等爬上了一些高度後。鐘樓裡除了拉菲斯和洛西的腳步聲,一切顯得寂靜無比。

    在快要到達頂端之前,拉菲斯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羅本飄在半空小聲的問。

    拉菲斯默默的站在那,看著樓梯前不遠處到道小門,忽然說道:「是他……他在這。」

    羅本的神經不由繃緊,同時心裡也十分奇怪,在自己的神念掃瞄下,這座鐘樓裡什麼都沒有,拉菲斯卻說那道門後就是恰西。

    「安。」拉菲斯回過頭,神色嚴肅。

    羅本馬上搖頭。「不!拉菲斯!我要進去,這件事情已經和我有很深的關係了,或許你們來到這裡是為了私人的原因,但是我站在這裡也有我的理由,我不僅知道黑甲戰士的事情,還親手殺掉了一個,我想我有資格親眼看到恰西最後的結果。」

    「安……」洛西也轉過身來,輕輕握住了羅本的手,「我也不希望你進去……」

    停了一下,洛西咬了咬嘴唇。「安,這很危險,恰西不會追殺你的,我……不希望你為我們而再牽扯到這件事情裡了,我明白……你是在幫我。在幫我們……凡事都不喜歡麻煩的你不應該在這裡的,安……西西麗姐姐就要到了。你需要去迎接她們,而不是在這裡陪我們。」

    羅本微笑,「太晚了洛西,我已經在這了,而且如果我現在回去的話,你的西西麗姐姐肯定不會饒了我的,而且我也不想我的女兒懂事後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的父親貪生怕死的丟了朋友。」

    看了一眼那不遠處的那道門,羅本信心滿滿的說道:「如果恰西就在那後面,那我們現在進去,然後很快回去……我可以教你一點小訣竅,這樣你可以在西西麗她們到來之前把點心做的更好吃一點。」

    「安……」洛西見羅本不肯走,稍微有些焦急。

    「算了……」拉菲斯輕輕抓住了洛西的肩膀,「洛西,男人的話不是那麼容易收回去的,既然他要來那就一起好了,在這件事情上,他完全有資格做一個旁觀者。」

    「可是……」洛西話還沒說完,拉菲斯已經再次搖頭。

    洛西咬咬嘴唇,鬆開了羅本的手,「男人都蠢得要死,這個世界只有女人就對了……」

    拉菲斯輕輕笑了下,慢慢的向著樓梯前的那扇門靠了過去。

    靜靜的,拉菲斯站在了門邊,緩緩抬起手,握住了自己寬大長袍掩飾下的長劍,深深的呼吸……再呼吸……

    真的有人在裡面?還是恰西?羅本完全不這麼認為,那裡面應該沒有任何人才對,羅本見洛西也已經握住了她的劍。

    戰鬥,一觸即發。

    「進來吧,拉菲斯……洛西,還有殺死西德的朋友。」忽然間門內傳來了一個輕柔的聲音。

    羅本心中猛的一震,裡面真的有人,而且真的是恰西,這個聲音自己絕對不會聽錯。

    拉菲斯腳下的台階猛的崩裂,身上的鬥氣不受控制似的沸騰起來。

    「不……我只是想談談。」房門背後的聲音依舊很平淡。沒有絲毫的敵意。

    「哥哥……」洛西猛的按住了拉菲斯的手。

    拉菲斯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回頭看了看洛西,洛西的眼中帶著幾分懇求。

    慢慢的鬆開了握劍的手,拉菲斯對著洛西點點頭,轉身緩緩的推開了那扇門,柔和的光立刻從門縫裡滲透出來……

    羅本帶著十足的驚訝最後一個走了進去,而當看到恰西就坐在這小小的不到十平米房間的窗前時更是驚訝。

    「坐吧,很抱歉我沒有什麼東西來招待你們,我並沒有想在這裡呆多久。」恰西隨意指了指地板,這個小小的屋子裡纖塵不染,乾淨的完全出人意料。

    羅本現在能清晰的感覺到恰西就在自己的面前。無論是精神波動還是能量波動都一清二楚,但是就在剛才,羅本還察覺不到這個房間裡有人存在。

    房間裡籠罩在一種淡淡的,並不刺眼但很明亮的金色光暈中。好像整個房間都塗了一層發光的材料,羅本注意到在恰西身前的地板上有一個小小的魔法陣存在,魔法陣上漂浮著一顆金色的寶石,似乎在呼應著房間內的光芒而閃爍著。

    「微光石。」拉菲斯看著那金色的寶石,聲音顯得僵硬無比,「你帶著這個……這麼說真的是在為什麼人效力!」

    「一如你想的那樣。」恰西的目光望著窗外,「當然,有些事情可能你想不到。」

    慢慢的轉回目光,恰西看向了洛西,「很抱歉洛西。沒想到許多年後,我們會是以這樣的方式見面,這可能讓你感到很痛苦。」

    洛西望著房間裡這個衣著隨意,表情淡淡的男人,身體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抬手摀住自己的嘴,無聲的哽咽起來……

    恰西面露哀色,「我說過讓拉菲斯不要告訴你這些的,但是……看起來你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倔強,我之後一直在想下一次和拉菲斯見面的時候你會不會也跟來。很不幸被我猜對了,而且……還是這樣快的就印證了我的猜測。

    「恰西……」洛西放下手來,眼中淚珠滾落,「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恰西稍顯無奈,「有許多原因。洛西,你可能不會理解。或者覺得那根本不是理由,但……事實就要那樣,我也不想多做解釋,我們現在只要看到結果就可以了。」

    「可是……」

    「洛西……」拉菲斯輕輕打斷了洛西的話,「算了,他已經不是從前的恰西了……別忘了我們來這裡的目的,我們……不是來敘舊的。」

    洛西嘴唇顫抖著,痛苦的轉過了身去,忽然靠在了羅本身上,嚶嚶哭泣。

    羅本輕輕的抱住洛西,拍著她的背無聲的安慰著這個陷入了痛苦的女孩……

    恰西的目光這才移向拉菲斯,「你的傷還沒好吧?但是看起來康復的速度十分驚人,你有一個好治療師,一個好朋友。」恰西的眼神瞟了羅本一下。

    「恰西,我是來殺你的……」拉菲斯聲音嘶啞。

    「我知道……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在等你。」恰西從位子上站起來,有些欣慰的說道,「拉菲斯,你果然已經是一個完全能獨當一面的戰士了,無論是武力,還是心境!你這麼快就找到這裡,是發現了那棟房子裡的痕跡吧?」

    「你說……痕跡?」拉菲斯的眼角抽動一下。

    恰西淡淡的笑了,「那是我後來去留下的……」

    「是你故意……」拉菲斯有些震驚,「為什麼?」

    「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能找到這裡而已……這也算是對你最後的一次考驗,如果你合格的話,我就承認你已經是一個真正的戰士……和你一戰!」

    拉菲斯瞭然的點頭,「那麼現在……」

    「不……」恰西打斷拉菲斯的話,「在那之前還有其他的事要先辦完。」

    「其他的事情?」

    恰西點點頭,「拉菲斯,說實話我沒想到你進步如此神速,你雖然天賦很好,但你從前暴躁,驕傲,而且對於洛西過於關注。這些都是你的缺點。也是阻止你成為真正的戰士,真正踏上榮耀之路的敵人,但我很欣慰,現在的你和從前不同了……」

    「而且……洛西也是一樣,那個倔強而又任性的小女孩,現在忽然變成了美麗溫柔的姑娘,這是最令我詫異,也是最令我驚喜的。」恰西的目光投到了在羅本懷裡哭泣的洛西身上,「洛西,你過來。我有東西要給你。」

    羅本稍稍一愣,輕輕擁著洛西的手不由微微緊了一下,不過洛西已經轉過身去離開了自己的懷抱……

    「洛西……」羅本忍不住拉住了洛西的手,恰西雖然看起來和拉菲斯與洛西是舊識。但……現在的立場卻是敵人,而且……羅本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似乎恰西有什麼目的,可是又似乎沒有……

    「沒關係的,安……」洛西給了羅本一個放心的眼神,輕輕的推開了羅本的手。

    拉菲斯沉默著,並沒有阻止洛西走到了恰西身邊。

    「恰西……」走到恰西身邊,洛西眼中的悲傷之意更添幾分,在印象中,恰西是一個高大英俊的戰士。他的頭髮好像太陽般耀眼,笑容如群星般燦爛。

    但是現在……那太陽般耀眼的頭髮已經黯然失色,甚至隱隱透出幾絲斑白,那燦爛的笑容中也摻雜了無數的苦澀……

    曾經那個偉大的戰士真的已經不在了……有的只有現在的亡靈而已。

    「洛西,你真漂亮。」恰西微笑著,由衷的讚美。

    洛西默默的流下了眼淚,「謝謝……呵,當時,當時你可是說我還只是個假小子呢……」

    「啊呵呵呵……」恰西開懷的笑了,「那還不是因為你還沒經過成人禮就跑來說想做我的新娘。那個時候你的確只像個假小子而已……不像現在,如此的迷人。」

    淚水順著洛西的面龐慢慢滑落……

    「那現在呢?如果是現在的我,你會答應嗎?」洛西聲音顫抖的問道。

    恰西伸出手,輕輕的摩挲著洛西的臉頰,「如果當時站在我面前的是如此迷人的姑娘。我想我一定會神魂顛倒,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恰西!!」洛西抬手緊緊的握住了恰西就要離開的手。眼中全是懇求。

    恰西默默的搖頭,有些粗糙的手指還是緩緩的離開了洛西的面頰,「洛西……但是現在不同了,你也真正知道新娘的意思……也有了自己喜歡的男人吧,而我……」

    「恰西……求你!不要離開我們……」洛西淚流如注……

    恰西笑著,有些無奈,眼中全是溫柔,似乎在注視著自己可愛的妹妹,「本來,你是不該知道我還活著的,不過……我也差不多料到了這一天,這個……是我剛剛買來的,是給你的禮物,也是我為什麼會來這裡呆上幾天的原因。」

    恰西慢慢從懷裡取出了一件東西,臉上帶著幾分神秘的笑容,「猜猜看是什麼?」

    洛西早已經哭成了淚人。

    「哦,抱歉……似乎你現在沒有心情。」恰西歎了口氣,攤開了手掌,「洛西,這是我提前送你的禮物,你已經是一個合格的戰士,並且是一個美麗的姑娘了,在你舉行婚禮的時候,把這個戴在手上吧,這是我的祝福,願你永遠健康,幸福。」

    恰西將一件亮閃閃的東西放到了洛西顫抖的手中。

    羅本見那是一枚通體光滑圓潤,呈暗金色的指環,那指環上隱隱的散發出一種奇異的魔法波動,顯然不僅僅只是裝飾物而已。

    洛西泣不成聲,很顯然,這是恰西訣別前的最後禮物……

    「嫁給一個可靠的男人吧,洛西!我聽說你喜歡森德……」恰西搖了搖頭,「那個傢伙我有所耳聞,只是一個外表英俊的石頭而已,而且……他不會給你幸福的。」

    雙手慢慢按住了洛西的肩膀,恰西的笑容逐漸消失,「因為他和你哥哥,和曾經的我一樣,都是一個六翼戰將!」

    洛西的身體猛的一陣,微弱的哭泣聲戛然而已。

    羅本和拉菲斯同時心中巨震,洛西的身體已經軟綿綿的倒了下去,而恰西的臉上早恢復了淡然而沒有表情到神色……

    「恰西!!」拉菲斯一聲怒吼。可是上前的腳步卻怎麼也沒有辦法邁出去。因為洛西已經倒在了恰西的懷裡,恰西的一隻手輕輕的按在她的脖子上,恰西的目光在警告拉菲斯,上前一步的話,洛西就會死。

    「你……你……」拉菲斯氣血上湧,整張臉迅速紅了起來,條條青筋從額上繃起,「她是洛西!你瘋了!?」

    恰西淡然的將洛西放在了自己身後的椅子上,以身體隔開和拉菲斯和羅本,轉身過來輕輕說道:「我清醒的很。瘋了的是你而已。」

    「你……把洛西還給我!」拉菲斯激動的不能自已。

    「哼……拉菲斯,你或許已經是個合格的戰士,但你可能永遠都不會是一個合格的哥哥,從前是。現在也是……」

    「輪不到你來對我進行評價!」

    「是嗎……」恰西不置可否,「算了……我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纏,你能把洛西帶來,也算是了結我一樁心事,回去吧,等你養好傷後再來找我,到時候……我會讓你像個戰士一樣堂堂正正的死去。」

    「把洛西還給我!!」拉菲斯一字一頓,聲嘶力竭。

    恰西略有些好笑的說道:「憑什麼?拉菲斯……你還是這樣幼稚嗎?你難道不明白,如果不是洛西,你……還有這位安.達克。或許已經死了。」

    「你說什麼!?」拉菲斯愕然無比。

    「你以為洛西為什麼會跟你來這裡?你重傷未癒,洛西的實力也不足以和我對抗,就算加上這位安.達克恐怕一樣不是我的對手,你覺得她為什麼跟來?為了和你一樣的心情?你看到她剛才懇求我的樣子嗎?」

    不僅是拉菲斯,羅本心中也忽然疑惑起來……

    恰西聲音慢慢冷了下來,「拉菲斯,我剛剛說過你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哥哥,你完全不瞭解自己妹妹的想法……」

    「洛西她……她……」拉菲斯望著倒在一邊的洛西,一時間有些說不出話。

    「很簡單。」恰西打算拉菲斯的聲音,「她不想你死。僅此而已。」

    「不想……不想我死?」

    「她看過你的傷就已經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你現在有傷在身,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但她是個聰明的姑娘,她知道沒有辦法勸說你來殺我。同時他也看出我不會那麼簡單就殺掉你,所以她想出了辦法。而她也成功了,你有一個了不起的妹妹。」

    拉菲斯臉頓時僵住,迅速充血的眼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洛西……洛西她,她為了我……」

    「感謝她吧,如果沒有她在這裡做人質的話,你不會罷手離去的,而之後你只有死路一條而已。」

    背過身去,拿出了一條毛毯蓋在了洛西身上,恰西淡淡的說道:「回去吧……把身上的傷養好,之後像一個真正的戰士一樣站在我面前,算是我給你最大的生還機會,也算是我回應洛西的請求,拉菲斯……下一次,我們就是真正的敵人了。」

    拉菲斯滿臉的懊悔與自責,目光死死的盯著洛西不放。

    「離開這……我現在不想有人打攪,在你再次來挑戰我之前,我會好好照顧她的,如果不想逼我殺她,就立刻滾吧!」

    「如果洛西少了一根頭髮……」

    「你沒資格說這樣的話,拉菲斯!」恰西聲音冷厲,「她不是為了我才倒在這裡的!」

    拉菲斯所有的話都被堵了回了。

    嘴唇顫抖著,拉菲斯望著洛西眼中淚光閃爍,「好……我明白了,恰西……拜託你照顧我妹妹,拜託你……」

    說完,拉菲斯一頭瘋牛般衝出了門去。

    這對拉菲斯的打擊很大吧……因為自己的原因讓洛西陷入險境,這或許是他最無法容忍的事情。羅本無奈的搖了搖頭。

    但是羅本卻沒走。

    「拉菲斯他……似乎已經走遠了。」過了幾分鐘,羅本終於開口。

    「你為什麼不走?」恰西似乎第一次意識到這個房間裡還有羅本這樣一個人。

    羅本看了看洛西,「我……還是不大放心洛西和你在一起,我要帶她一起離開。」

    「呵……呵呵呵……」恰西笑了.

    「被發現了嗎?」恰西搖頭,輕輕捏了捏洛西的鼻子,「好了,小精靈鬼,醒過來吧,和你的男人離開這。」(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