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天神禁條

龍騰世紀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視死如歸 文 / 無來

    羅本自已的營地內見到了黑帝,以及其餘的全部魔王。

    黑帝就自己的主帳內就坐,魔王們分列兩邊,見到羅本急匆匆的趕來,黑帝的臉色有點難看「羅本你還蠻閒的嗎,我們正和神族開戰,你還有心情去尋樂。」

    羅本目光一掃,現這裡就少自己和碧瑞斯女王,心不由暗暗吃驚,黑帝這次行動居然把所有的魔王都叫來了,但是自己和碧瑞斯女王卻沒有得到通知,要不是因為要調動魔女,說不定自己和碧瑞斯女王根本就不會知道這件事情了。

    看來這次交換糧草的事情,黑帝的不滿還是很顯而易見的。

    「黑帝大人,這次我聽說這次是要調動魔女對嗎?」

    見羅本一開口就問,黑帝不由怒哼一聲「不錯!難道你有不滿?」

    羅本微微低頭「屬下不敢,能為我族效力,是魔女們的榮幸,只是不知道……這次要魔女們做什麼?」

    黑帝把所有的魔王召集來,顯然是要有大動榫,這次絕對不會是單單拿回前方戰士們的骸骨那麼簡單。

    「蒙多已經回話了,這次允許去前方的兵種為魔女,全軍之也只有你這裡有完整編製的魔女部隊,可是我沒想到,羅本我是為了她們能好的完成任務叫你回來指揮的,你可不要把事情辦砸了。」

    「是……」羅本硬著頭皮回答。

    「你派出五千魔女到前方去進行骸骨的收集,猶豫契約的限制,我們無法委派魔女之外的士兵,所以我要你把所有戰鬥力出色的魔女全部派出去,現正是夜晚,雖然視線受到阻礙,但對我們而言,優勢比神族要大,這五千魔女,必須出其不意的神族防線上撕開一道缺口,我們的大軍會隨之跟上,一舉衝破神族防禦線。」

    羅本聽完這句話臉上的肌肉一陣顫動,這個計劃簡直就是叫魔女們去送死!

    神族防禦線上有重兵壓陣,當時無數的魔族戰士進行衝鋒都沒有打開缺口,想要憑借區區五千魔女就像打開局面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而且就算能打開缺口,那麼五千魔女對數不清的神族軍隊,還有翼戰將和戰神,就算是納蘭都無法活著回來!

    「黑帝大人,我認為這個計劃不妥!」羅本生硬但清晰的說出了這句話。

    「什麼?」黑帝大為意外,沒想到羅本會直接反對自己的意思「你說不妥!?」

    魔王們見黑帝臉上湧起了怒色,不由都暗暗搖頭,羅本這句話未免說的太直了。

    羅本大聲說道:「黑帝大人,派出五千士兵去收斂我們戰士的骸骨而神族不會攻擊是契約上講好的,雖然這樣涉及到第三方的契約是主動方遵守條款的情況下會生效,但是,五千魔女一旦動進攻就會面對無數神族的反擊,我很難想像我們犧牲了不知道多少戰士依舊沒有衝破的防線,要五千魔女如何攻破!」

    「而且!」不待黑帝說話,羅本已經搶先說道:「為了魔女的行動得到保障,我們的軍隊不可能靠的太近,就算魔女們一時打開了缺口,可是也會迅速被神族強大的力量消滅,我們的軍隊還沒有到達這個缺口之前可能魔女們已經全部戰死!缺口被封堵,我們的戰士將面臨又一輪屠殺!」

    「這樣的計劃!我認為……沒有必要實施!」

    黑帝不由變了臉色「羅本你是捨不得你的魔女,還是職責我?」

    「黑帝大人,我只是就事論事!我們已經犧牲了無數的戰士,白白的增加傷亡實不應該,而且請黑帝大人恕罪!這魔族大軍之,只有這少得可憐的魔女部隊,而且我的魔女還有很多擔當偵查任務,這些魔女不應該被送上正面戰場,那樣只是浪費她們寶貴的生命!」

    魔王們的呼吸聲都漸漸的小了下去,大帳之外濃黑的夜色似乎也大帳內翻湧,除了羅本的聲音,一切都顯得安靜無比。

    「你……反對這個計劃?」

    「是!」羅本毫不猶豫的回答。

    「理由就是靠魔女們無法打開缺口,而且她們都死掉很可惜,對嗎?」

    「是!」

    黑帝忽然一笑「羅本,如果我告訴你,這些魔女們有能力打開一道缺口,而且能堅持到我們大軍到達這道缺口並直接衝垮神族防線,你就沒有理由反對了?犧牲五千魔女還是犧牲無數的戰士,這個低價似乎十分好比較。」

    羅本心裡微驚「黑帝大人,想要靠五千不帶任何武器裝備的魔女撕開重盾和戰車以及防禦工事的堅固防線這完全是不可能的!」

    「不這是可能的。」黑帝緩緩的搖頭「這一次算是蒙多失算了,或許以往的大戰,魔女並沒有太大的用處,但是這一次,魔女們和以往並不一樣。」

    說著,黑帝輕輕的對這大帳之外揮了揮手,羅本愕然的轉頭看去,卻看見一個魔女滿臉惶恐的走了進來,跪了自己的身後。

    「蒂娜?」羅本猛的轉身「黑帝大人,您這是」

    黑帝十分高興的笑了笑:「羅本,我不得不說你的這一批魔女的實力遠遠超過以往,我初讓人來魔女營地調集魔女的時候,傳令的侍衛居然受到了這個魔女的懷疑,後雙方營地門口起了小小的衝突。」

    目光直落到蒂娜的身上,黑帝的眼滿是玩味「就是這樣一個你的營地裡隨處可見的魔女…居然打敗了我的侍衛,而且還是沒怎麼費力氣的打敗了他。」

    黑帝這句話不由讓場的魔王們臉色微變,目光齊齊的落到了蒂娜的身上,蒂娜臉色蒼白,頓時底下了頭去,知道自己似乎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蒂娜現腦裡一片空白,沒想到那個可惡的蠻橫士兵居然會是黑帝的侍衛……

    黑帝繼續說道:「雖然那個侍衛只是負責傳令而已,但那也不是隨便什麼士兵可以打敗的,羅本你很不錯,你的魔女也很不錯,只是可惜。我似乎一直都沒有完全瞭解這一點。」

    羅本的心沉了下去,這一次恐怕黑帝那裡的印象又惡劣了幾分,當初黑帝叫自己尋找解開魔女們封印的方法自己多方努力,也隨時匯報給黑帝自己的進展,但是這件事情的進展一直不是很順利,魔女們的戰鬥力的確有了相當大的提升,但是和古代魔女的戰鬥水準相差很多很多。對此不抱希望的同時相處的時間長久起來自己也不想把這些如自己親人般的魔女推上無辜白老鼠的位置,對於給黑帝的報告也就開始有所保留。

    到了後來帕裡斯出現之後,整合了相當大的一部分古代魔女的資料,魔女們的戰鬥力有了質的提升,納蘭是開始完全不像一個魔女,實力暴漲到一個讓人有些難以接受的地步,不過帕裡斯的事情必須保密,否則尼婭必然會成為被研究的小白鼠接下來的報告就是保留的多起來,………,

    蒂娜可以很輕易的就擊敗黑帝侍衛這種事情,自己也沒想到羅本不由回頭飛快的看了蒂娜一眼,這個平時一點都不高調,和大家相處融洽,完全沒有十分特別地方的魔女,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吸了口氣羅本堅持的說道:「黑帝大人,我的營地內的這些魔女都已經跟網她們都是我的學生,我不謙虛的說,自認實力也還可以,她們比其他的魔女厲害一些也是必然但是除去管理,後勤,治療,除去負責這些而並無戰鬥力的魔女她們的數量還只有二不到,這種數量面對神族堅固的防線和強大的神將根本沒有可能做出什麼事情。」

    「呵呵」黑帝輕輕的搖頭,眸裡放出了冷絲絲的光「羅本,有這二魔女,就夠了!」

    「什麼?」羅本大吃一驚。

    「魔女是比較奇特的種族,天賦上就對魔法的領悟力比較高,本身的魔力也比較純粹,只是後天展很不理想而已,強大的魔女是很強大的,而且做為魔女,還有一個十分厲害的手段,這種手段隨著魔力的提升,破壞性也會跳躍式的增長。」

    羅本不由驚愕的長大了嘴巴「黑帝大人,您是說」

    「啊……是魔力爆炸!」

    羅本整個人的身體狠狠的一抖。

    所謂魔力爆炸只是一個比較官方的名稱,通俗點說,就是自爆!

    聲音顫抖著,羅本極力控制著自己情緒的說道:「黑帝大人,您這樣說……難道是,要她們去送死嗎?」

    黑帝淡淡的說道:「羅本,我們有無數的戰士犧牲,難道你就因為這些魔女是你的人而不想她們為我族做出一些貢獻嗎?你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目的帶她們來到戰場上的呢?」

    「還有我還有魔王們都按照你身後那個魔女的水準估算過了,只要位置適當,並且時間安排的恰到好處,二個魔女的連環爆炸引起的魔法風暴足夠把那防線撕開一條口了,而且這魔法風暴會持續一段時間,我們的軍隊會立刻衝過去,突破神族的防線,如果對方的戰神直接動手的話,那麼魔王們也會直接出手,今晚就是大戰的時刻!」

    羅本雙手攥成拳頭,由於過於用力雙手已經毫無血色。

    這是警告,是懲罰!

    這次或許真的是蒙多主動提出要魔女過去收斂戰士們的骸骨,但是提出這個作戰計劃…,直接要魔女們進行自爆,絕對是黑帝針對自己有意的計劃。

    果然這次抗命外加和碧瑞斯女王密切的關係已經讓黑帝暗怒火燒了。

    就算這些魔女們真的實力強大,但真的只要二魔女就能撕開一條缺口嗎?元素風暴缺口處肆虐,神族固然不能立刻進行修補防線,但是魔族就能穿過這元素風暴衝進去嗎?

    羅本知道自己不該再說了,那毫無用處黑帝應該已經做好了這次偷襲無果而終的打算,而且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要魔女們去死!!

    本來調集魔女以黑帝的命令就可以做到,完全不需要特意把自己從女王那召回來……

    「我明白了」羅本深深的低下了頭「這次計劃,我會詳細的對魔女們闌述的,相信她們來到戰場,必然有一份為我族奮戰到底的決心!」

    「嗯很好。」黑帝的眸精光閃爍「給你一點時間去調集魔女和佈置計劃…和神族約定的時間是午夜時分,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你去……」

    「是」羅本低沉的回答,轉身離開「蒂娜我們走。」蒂娜臉色尤為的蒼白聽了羅本的話後,慢慢的起身,跟著羅本離開了。

    從大帳內出來,羅本向著魔女們居住的小營地走去,腳步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大人!」忽然間羅本背後傳來一個微微急促的聲音。

    羅本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一眼「怎麼了蒂娜?我們快走沒有時間了。」

    正要轉身繼續走羅本卻聽見蒂娜大聲說道:「大人!蒂娜早有覺悟,大人不用為了這個而傷心!我們從來到戰場的那一天起,就沒有打算能活著回去!只要能為了族人奮戰到後,我們就算是死,也絕不後悔!」

    蒂娜顯得有些激動面色通紅,眼泛著淡淡的光。

    羅本看了看蒂娜,之後微微點頭「很好我們的戰士應該有這樣的覺悟,只是……看起來我還沒有。」

    蒂娜微微一愣「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

    「沒時間解釋對了!你現立刻去把其餘的五千戰鬥魔女叫過來,到我們的營地聚集,我有重要的事情和大家商量,快!!」

    「是是!!」蒂娜心有些疑惑,但還是迅速的轉身跑開了。

    羅本轉過身臉色已經一片漆黑「動老的人!?休想!」

    魔女營地的魔女們蒂娜痛毆那個侍衛的時候就已經全部被驚醒了,之後蒂娜被帶走…一群士兵包圍了營地不由讓魔女們驚惶不已,不過營地外有表明身份的黑帝親兵,魔女們只能乾著急,誰也沒辦法。

    羅本來到營地的時候一見營地被大批的士兵包圍,心不由一怒!

    黑帝的做法未免太明顯,太過分了!

    「受黑帝親口命令進行緊急佈置,閒雜人等立刻遠離,不得靠前,事關重大,有任何意義去黑帝那裡匯報,現不走的話,我立刻殺人!!」羅本一把揪過了那個統兵魔將,雙目泛著紅光的吼道。

    這個魔將顯然是知道一些什麼,雖然羅本的做法十分蠻橫無理,但聽羅本說受黑帝親口命令,什麼也沒有說,立刻帶著士兵遠離了魔女營地,不過羅本感覺的到,這一大批士兵只是抱包圍圈擴大了好幾倍,全部都退到遠處而已。

    不過這樣也可以了,羅本沒有再理會這些士兵,走進了魔女營地。

    羅本的軍營大帳內,黑帝依舊坐那裡,慢慢的喝著茶,黑帝面前擺著一個小小的魔法沙漏,這沙漏漏光的時候,就是午夜時分。

    魔王們侍立兩邊,寂靜無聲,這次的行動其實目的已經很明顯了,單單事先沒有通知羅本和女王,後把羅本叫回來幾乎就說明全部的問題,大家心有數,恐怕今晚的進攻會不了了之。

    「父親」寂靜,一個魔王輕輕的走了出來。

    「亞瑟?有事嗎?」

    亞瑟魔王臉上微露遲疑之色「父親,關於這次計劃,我有些話想說。

    黑帝臉色有些不愉「什麼話,說。」

    「是,父親!那批魔女或許真的能打開一個缺口,但是就算打開這個缺口,我們面臨的情況也就是和神族進行正面交戰,也不會佔到太多的便宜,不過這批魔女這次大戰之作用還是比較明顯的,如果這次她們全部陣亡的話,我們就失去了所有優秀的偵查兵了。」

    黑帝慢慢的品了一口茶,:亞瑟啊我們並不缺少出色的偵察兵,以往無數次大戰之,我們的偵察兵也有出色的表現,但是現戰機稍縱即逝,撕破神族的防禦是我們現重要的事情,這件事情不必再說了,如果這批魔女能撕開一個缺口的話,我們就殺過去,你們都做好準備,到時候說不定會有戰神出現。「哼我看這些魔女未必就能做得了什麼事情,說不定一動進攻,神族就把他們殺了個精光,魔女不管怎麼說現也是不用的,那個蒙多的選擇倒是很準確,如果他選擇我的精銳戰士,那我們今天說不定真的能突破神族的防線。」比格魔王臉上滿是嘲弄的說道。

    「比格你的精銳戰士可是死了不下五萬了?也沒見突破神族的防線?」亞瑟魔王輕輕的回應。

    「那你的戰士又死了多少!?」比格魔王頓時一怒。

    「閉嘴!」黑帝輕聲一喝,亞瑟和比格頓時都低下了頭去。

    「平時你們吵就算了,現居然還要繼續吵!你們是嫌自己丟臉丟的不夠?」

    亞瑟和比格兩位魔王見黑帝火,誰也不敢吭聲。

    黑帝不耐的哼了一聲「好了!不管這些魔女能不能有用,計劃不變,現所有人都回去準備,有可能就進行攻擊,沒有可能的話就等到天亮視線清晰的時候再進攻!都去!」

    「是!」魔王們齊齊應是,陸續退了出去……

    蒂娜帶著所有的戰鬥魔女匆匆從不遠處的營地來到魔女營地的時候,現大家圍成一個巨大的圓圈坐那裡,都滿眼奇怪的看著央的羅本,羅本正聚精會神,雙手開動急速的地面上畫著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蒂娜,去營地周圍佈置靜音結界!然後大家都坐下!我有話說!

    快!!」羅本頭也不抬,雙手依舊地上飛速的畫著。

    「哦好!」蒂娜立刻帶著一些魔女去營地周圍進行佈置。

    遠處,一個魔將皺著眉望著魔鼻營地裡已經聚成了一圈的魔女們,他旁邊一個士兵正向他匯報:「大人,魔女營地周圍設置了靜音結界,羅本大人似乎地上刻畫著什麼魔法陣,具體的情況我們無法靠近不得而知。」

    這個魔將只是點了頭示意自己知道了,之後說道:「不用再探查了,只要這些魔女都這就可以,把情況匯報給黑帝,去!」

    「是!大人!」那個士兵迅速的消失了夜色裡。

    「哎」那個士兵走後,這個魔將不由歎了口氣,之後黑暗裡傳來了一個冰冷的聲音「你為什麼歎氣?」

    這個魔將對於這個縣的十分突兀的聲音沒有絲毫奇怪,回到道:「恐怕……………,以後我們就見不到這些魔女啦……」

    「那又能怎麼樣?」

    「哼!」這個魔將冷哼了一聲「你這個見不得光的傢伙沒上戰場!沒有負傷!沒有再瀕死的時候被這些魔女們神奇的手法救回來!你自然不知道這些魔女的好處!」

    「我的職責就是暗監督,一樣是為了黑帝效力,難道你有異議嗎?」

    這魔將歎了口氣「是啊,都是為了黑帝效力,我也是,這些魔女也是…真是可惜了,再到以後,恐怕像你我這樣級別的魔將受傷,是不會再有魔女來為我們治療啦。」

    「那就死好了。」

    「你好立刻就去死!!」這魔將不由惱火。

    「你好小聲一點,那個羅本可不是簡單的角色。」

    「。產!我就不信他不知道我們這,只不過他不想理會罷了,你也不是沒見到剛他那凶神惡煞的樣,唔我也經歷過不少次生死了,說實話……剛真的是有些害怕了,哎……」

    「難得也也會承認自己膽小,這個羅本,嗯,你看他現到底是做什麼?」

    這魔將一聳肩膀「我怎麼知道,他也不是傻,肯定明白這次行動的目的,應該是做緊急佈置,不過。再怎麼布胃也沒用的,五千魔女對無數的神族,應該是一個也活不下來,這代價可是夠大的。

    「誰讓他公然抗命,而且還明目張膽的染指女王,皇族的臉面簡直已經拿去掃地了。」

    望著遠處營地急速刻畫著什麼,還飛快說話的羅本,這個魔將不由不點點頭「說的也是,一個破格晉陞的魔王,未免也太招搖了,但所起女王的事情,嘖嘖!這傢伙還真有辦法,女王平時可就是殺人不眨眼的。」

    「我想憑你這句話我就可以去揭你了。」

    「去,你平時可也沒少說其他魔王的壞話,你這個見不光的該死傢伙!」這魔將不無鄙夷的說道。

    「唔營地裡有變動!」黑暗的聲音忽然一緊。

    營地之,羅本緊急刻畫的那個魔法陣已經散出了微微的亮光,有些詭異的是,這魔法陣散出來的是居然是兩種光芒,一半黝黑如墨,另一半卻耀眼如金。

    整個營地之所有的光似乎都被吸到了魔法陣金色的那一半之,星星點點的金色閃光好像飄飛的螢火魔法陣上旋轉,而另一半魔法陣黝黑的光芒卻似乎好像吞噬著整個暗喜……

    魔女們開始從四周有序的走進魔法陣,從金色的一面走到黑色的一面,又從黑色的一面走到金色的一面,每轉換一次,身上又多一道光華,之後又很快消失……

    「這是做什麼?」黑暗之的聲音滿是驚訝。

    觀察著營地內情況的這個魔將也是滿臉驚訝「我還真沒見過這麼奇怪的魔法陣,這個羅本傳說會使用高階光明魔法,我倒是沒親眼見過,那一半金色的魔法陣難道就是……」

    「這個情況應該立刻報告黑帝。」

    「等等!我們只是來監視的,多餘的事情不用去做!」這個魔將反身向黑暗之一抓,似乎抓到了什麼東西。

    「我看你還是對那些魔女心存一絲希望!」黑暗之的聲音微微冷。

    這魔將放開手,小聲罵道:「我看你是!要是報告還特意說出來給我聽幹什麼?你屁也不放一個直接走人老能抓到你?」

    黑暗裡一陣無聲……

    魔女營地之,已經魔法陣裡轉了好幾圈的納蘭湊到了魔法陣心的羅本處,鬼頭鬼腦的小聲問道:「主人,你這辦法行得通嗎?納蘭可不想去死啊!還沒被主人寵幸過呢……」

    羅本笑著伸手拉了拉納蘭的臉頰「知道啦主人不會讓你去死的!說起來人家都是英勇就義,你這個做侍衛長的怎麼這麼怕死!?」

    納蘭一楊頭,理直氣壯的說道:「英勇就義什麼的鬼相信!那些混蛋都不正眼看我們魔女一眼,我懶得為他們去死!」說著納蘭撲到羅本懷裡磨蹭起腦袋「納蘭不想就這麼離開主人沒被寵幸也沒被拋棄,後居然自己跑去死掉了,呃這太可憐了!而且那樣也就輸給母親了,納蘭不要啊∼∼」

    羅本聽了納蘭的話不由觸動心事,緊緊抱住納蘭微微哽咽的說道:「納蘭,你放心婁人不會讓你死的,也不會讓大家死!只要主人還!大家都會沒事的!一定會的……」

    「呃」納蘭微微錯愕,之後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笑「主人你這是幹什麼啊納蘭也沒說,嗯沒說非要活下來的!這戰場上每天都有人送命,我們既然也是懷著目的來到戰場上的,也沒有理由一定活著回去,主人不可以有這樣不對的想法,知道嗎?」

    羅本心裡猛的一痛,雖然口氣輕鬆,而且說的也的確理,但是…納蘭這樣說其實就代表她已經這次行動力有了戰死的覺悟,有了大家無法全部回來的覺悟………

    抱著納蘭的手慢慢的收緊,羅本眼冒出了一絲怒火「納蘭,你放心………主人絕對,不會讓你們有事的!!」

    淡淡的,納蘭笑了「主人不要太勉強,姐妹們都希望主人能好好的活下去,我們都知道總有一天會和主人非別的,只是不知道那個期限而已,但那之前,我想我們已經做到好了,也就沒有任何遺憾…我們都希望,主人能好好的,和以前一樣的活下去。」

    羅本咬了咬牙,沒有再說什麼,而是放開了納蘭,深吸了口氣,大聲的對所有魔女說道:「好了現大家都已經走過魔法陣了,那麼……………,我們來說正事!」

    沙漏裡後一顆沙也已經落下黑帝的座位上早已空空如也。

    魔族軍隊整裝待,所有的魔王都等待進攻的時機,羅本的五千魔女也已經全部準備好了。

    按照蒙多的要求,魔女們都穿著簡單的緊身衣衫,散開長,不得佩戴任何飾品。五千魔女清清爽爽的站那裡,不由看得無數魔族士兵直流口水。

    碧瑞斯女王也已經來到了這裡,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羅本心裡十分緊張,而看見魔女們躍躍欲試,沒有恐懼和懷疑的眼神,心裡那份緊張不由有增無減。

    希望這次納蘭能創造奇跡!納蘭她羅本目光轉向納蘭,差點沒直接暈過去。納蘭正一臉鬱悶的看著身邊的希蜜,鼓著腮幫用手指戳著對方那比自己要豐滿一些的胸部,希蜜一臉羞澀,到處躲閃……

    「納蘭……」

    納蘭正準備對旁邊的芭莎下手,忽然感覺背後一股涼氣,回頭一瞧,頓時眉開眼笑:「主人!」

    羅本太陽穴「咚咚」的直跳「納蘭,你,你給我認真點!這次全看你了!」

    納蘭扁了扁嘴巴「主人不要這麼嚴肅嘛放心好了,一切包我身上。」

    「你……」羅本一聽,不放心了。

    納蘭和羅本的動作一模一樣的撓了撓頭「好啦主人,著急也沒用的,而且納蘭可是很信心的,因為是主人佈置的計劃,對不對?」

    「大人……這次,這次回來是不是我們會有特別的獎勵呢?希蜜有些羞澀,雖然年齡小但是身材卻比較豐滿,雙手抱胸的湊上來,輕聲的問著。

    「會有的!但是你得先告訴我你每天到底偷吃計麼東西!?」納蘭又張開了雙手……

    「大人,放心我們會平安回來的!」芭莎湊了過來。

    「嗯一定會的!大人等著我們!」蒂娜也湊了過來。

    「大人!回來後能不能加餐啊!?」

    「大人……這次的米不好吃呢……」

    「回來的時候大人每人親一下怎麼樣?」

    「你的就不要了!算我身上好了!」

    「不對不對……」

    魔女們全都聚集了過來,站好的隊形慢慢的混亂羅本感覺眼眶有些濕潤,心一陣感動一陣心酸,自己帶著這些魔女們打拼到今天,沒想到卻要她們面臨這樣的絕境,沒想到就算是這樣她們還是這樣的相信自己,坦然的面對她們毫無公平性可言的命運。

    羅本想說話,喉嚨裡卻似乎有什麼東西堵住說不出來「一群散漫的臭女人」比格魔王不遠處不由哼了一聲。

    黑帝見到這個情況也是大皺眉頭,放開音量說道:「時間到了,羅本。」

    羅本心微微一震,連忙收拾好情緒,望著面前的魔女們,露出笑臉說道:「姑娘們……早點回來!」

    「是!!」五千魔女齊刷刷的回答。

    「姐妹們!我們走!!「納蘭一聲高喊,當先向前跑去,為了不顯得這批魔女們太過特別,這次的行動自然不能飛來飛去,那絕對會被神族第一時間從天上給打下來的。

    五千魔女看著人數不少,但是和廣闊的戰場相比卻依舊很渺小,只用了短短的時間,魔女們飄揚的長就完全消失了夜色之。

    黑帝默默的點了下頭,所有的魔王立刻散開,調集自己的部隊悄悄出營。

    所有的魔王之,只有羅本和碧瑞斯女王沒有動,剛眾位魔王再次匯合的時候,黑帝直接表明這次行動不用兩人參加,原因竟然是留下來守營,但誰都明白,這只是個借口。

    短暫的時間過後,黑帝和魔王們都已經帶著精銳士兵消失黑暗之,原地只剩下羅本和碧瑞斯女王。

    「沒想到父親會這樣做。」碧瑞斯女王臉上一層冷霜。

    「是

    …真是,出乎……意料……」

    「醫生?」碧瑞斯女王訝然失色,羅本忽然身體一軟,直接倒了下來。

    連忙上前一把扶住羅本,碧瑞斯女王微微有些慌亂「醫生,你怎麼了?」

    羅本感覺眼前有些黑,這種情況已經很久都出現過了,隱約間見到碧瑞斯女王焦急的面孔,羅本輕輕搖頭說道:「沒事只是有些脫力而已,似乎……努力過頭了!」

    「脫力?」碧瑞斯鼻王滿臉驚訝。

    「先不說這個,放開我,雖然現關係公開化了,但是你也看到了,黑帝可是不怎麼滿意啊下一次說不定就是要殺你的哪個倒霉的部下了。」

    「你害怕了!」碧瑞斯女王瞪起眼睛。

    羅本嘿嘿一笑「說起來這倒的確是我們鬧翻的一個好借口,我看我們可以馬上施行這個計劃,哎你別掐我,疼!!」

    「說,脫力是怎麼回事!?」

    羅本站穩身體,看了看魔女們消失的方向「那些可都是我重要的親人,就算是拼上性命也不能讓她們就這樣死掉,這次大家都會很意外。」

    神族防線上。

    三位戰神已經帶著失批的神將和士兵此嚴陣以待,現毒煙消散,又是夜晚,管對方只有五千手無寸鐵的魔女,但是小心也是必須的。

    當五千名只穿著極少衣衫的魔女從黑夜裡走出來的時候,科尼爾不由吹了個口哨「雖然說是魔族,但是不得不承認,這些魔女真的是引人遐思,我們要不要把她們搶過來!?」

    蒙多狠狠的哼了一聲。

    莫伊洛則鄙夷的看了科尼爾一眼「契約還成立,你要是能現出去搶人,我以後倒著走路!「科尼爾聳聳肩膀「只是說說而已,你們這麼緊張幹什麼,說起來這樣的場景歷次大戰還真是罕見,哎美麗的姑娘收斂死去戰士的骸骨,真是感人哪……」

    「閉嘴!」蒙多喝了一聲,科尼爾只要無趣的閉上了嘴巴。

    魔女們已經全部進入了神族的攻擊範圍,大家不由緊張起來。

    「好好多人啊!」希蜜一直躲納蘭的身後。

    納蘭無奈的歎氣道:「好啦,又不是沒穿衣服,我倒是覺得這樣涼快一些,還有希蜜你給我從實招來,你到底每天偷吃些什麼?」

    「我……我沒有。」

    「一定有!」納蘭一口咬定。

    「這個納蘭姐,我們是不是先辦正事」芭莎滿臉流汗的一旁提醒。

    「不會放過你的」納蘭無法釋懷的看了一眼希蜜的胸部,這轉過身,大聲的喊道:「喂∼我們是魔族派過來的魔女!你們準備好了沒有,按照契約不許進攻也不許用任何借口出來接觸我們,聽到的回個話……………,喂∼∼∼」

    「這個魔女腦沒問題?」科尼爾滿臉古怪。

    「回答她,這事情拖的越久變數越大。」蒙多飛快的命令。

    「啊好,這種事情為什麼要我去做?」科尼爾滿臉不情願的走了出去「對面的,你們快一點,不要耽誤我回去睡覺。」科尼爾不耐煩的大叫。

    納蘭一臉鄙夷「聲音都這麼難聽,神族也就這個水平了。」聲音不大,但是卻足夠耳朵好使的科尼爾聽到了一張手臂,納蘭大聲喊道:「好啦!姐妹們!我們開工了!」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