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天神禁條

龍騰世紀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文 / 無來

    神族軍營裡開始產生了混亂…因為忽然冒出了一個入侵者大肆破壞,而這邊還沒有把這個入侵者完全壓制,另一邊已經又來了一個!

    就算是亮如白晝的神族營地,羅本身上的光芒也顯得無比刺眼了,神族士兵們現又出現一個入侵者的時候不由又是一陣緊張,心想魔族還真心不甘心老老實實的呆著,但是怎麼就來了兩個?

    還離得老遠,羅本就已經把前面的情況看的清清楚楚了,和碧瑞斯女王交手的的確只有一位戰神而已,應該就是莫伊洛。現他已經展開了自己的光翼,那長長的,如閃光的飄帶天空浮動的巨大光翼好像兩朵雲一樣排莫伊洛的背後,他的身體上散出比營地裡照明光球亮好幾倍的光芒,碧瑞斯女王展開的暗黑領域已經被壓的抬不起頭了。

    「白癡!!小心!!」羅本知道自己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那個隱藏旁邊一直沒有動的戰神氣息忽然之間有了急速的b動,羅本現能做的……………,心裡一動,羅本現自己似乎除了大喊之外還能做點什麼,全身一道黑光湧起,想也不想的一聲大喊,狠命的把什麼東西丟了出去,這東西混雜了羅本身體上湧起的黑光,好像一個巨大的黑乎乎的煤球般向著碧瑞斯女王撞了過去。

    一道細細的光從空亮了起來,猶如破曉時的第一縷曙光,並不刺目,卻這通亮的營地裡分外的惹眼……

    毫無徵兆的這道光芒猛然變的耀眼,雷霆一樣從半空落了下來,直劈到碧瑞斯女王的頭上。

    碧瑞斯女王現面上那兩塊藍盈盈的護目水晶已經隱隱有些紅自己的暗黑領域之顯得有些陰森恐怖,手拿著那把法杖,正極力的對抗莫伊洛,冷不防頭頂一道霹靂落下,心一震,卻是來不及做其他的動作了……

    拿到閃光狂雷般的轟了碧瑞斯女王身上,閃耀的光芒頓時把暗黑領域完全撕成兩半,壓著碧瑞斯女王狠狠的撞了地面上,轟然一聲巨響閃光落地引起了強烈的爆炸,周圍軍營裡的設施被摧枯拉朽般的刮倒了一大片,一些沒有來得及撤走的士兵被殃及池魚,做了冤死鬼天空的閃光落下之後,一道金e的人影緊隨著撲了下來動作比天空上莫伊洛快上好幾倍這道人影落地上的效果不比剛才那道強光落地的動靜小到哪去,又是一聲巨響,碎散的泥土和石頭四濺而出,營地裡那些防禦魔法陣和機關陷阱又是一連串的爆炸的死命的鳴叫。

    「嗯?」爆炸聲,傳來了輕輕的疑hu聲。

    一切隨之安靜了下來,沒有接下來的拚死廝殺,也沒有緊張的對峙,等煙塵被風全部帶走後地面出現的巨大深坑,只有科尼爾一個人站那裡緊皺著眉頭,望著被自己的長劍穿地上的一件鎧甲疑hu的思。

    「科尼爾人呢?」天空的莫伊洛見就只有科尼爾一個人,頓時臉e有些難看。

    「逃了很精巧的手段,有人接應她!」科尼爾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逃了?」莫伊洛難以置信的大聲說道:「你是說一個魔王單獨的闖進我們的營地後我們的夾擊下安然逃脫了!?科尼爾!你還有尊嚴嗎?」

    科尼爾抬起頭看了莫伊洛一眼,不耐的說道:「那你想怎麼樣?

    還是你責怪我?為什麼我要為此負責呢?和她戰鬥的可是你,你不僅沒有短時間把她處理掉,而且還不是也那裡眼睜睜的看著對方逃掉了,你為什麼不追呢?」

    「我馬上就要收拾他了!是你忽然逃出來壞我的好事!!」莫伊洛不由勃然大怒!「對付一個弱的魔王居然還使用這種手段,之後還被對方毫無困難的逃走!科尼爾!你簡直就是戰神的恥辱!!」

    「哼!」科尼爾似乎對於莫伊洛的這種說辭已經耳朵聽出繭子了只是輕牛一聲,也不辯解,腳踩地面鎧甲上把自己的劍拔了出來歎了口氣說道:「有時間這裡火,還不如立刻去找他們一定是像魔族那邊逃了,而且是隱匿了蹤跡不過似乎不大好找啊,對方似乎是精通隱匿行蹤的高手,那個女魔和剛才那個忽然傳進來的入侵者都一瞬間消失了,應該是被後來的那個傢伙救走了,而且那個女魔戰鎧的氣息也消息了,看來是瞬間就送回去了,哎很棘手啊!」

    「這似乎是你比較擅長的事情!」莫伊洛的話裡依舊飽含怒氣。

    把劍插回劍鞘,科尼爾掏了掏耳朵「抱歉,能我面前忽然消失的,我不認為我還能人家溜走之後找得到,現你可以去魔族的方向溜躂一下,那個女魔被我打傷了,說不定會有線,雖然機會比較渺茫,我呢現要回去睡了,想必今天不會再有人來打攪了,這幾天都休息的不好」

    「你」莫伊洛才要火,半空裡傳來了一個渾厚蒼老的聲音「不要再吵了戰士們面前丟人還嫌不夠嗎?莫伊洛,科尼爾……………,你們兩個一起查看情況,務必要抓住他們!絕對不能放他們回去,這裡消滅一個魔王對我們的意義重大。

    莫伊洛聽了這個聲音,只是憤憤的哼了一聲,直接向著魔族營地的方向飛去。科尼爾則是滿臉無奈「eng多你還是這麼會支使別人,自己卻那裡睡大覺……」

    「快去……我要守這裡,你知道的……」

    「好好知道了知道了」科尼爾慢騰騰的走開「我說eng多,你到底什麼時候不幹這個戰神了啊!我們的年輕一代也很強壯了,但是你這個老資格一直佔著位子不讓要是我的話,為族人立下了那麼多的功勞斬殺過無數知名的魔將,我早就退役不幹,去悠閒的生活了,財富地位女人啊什麼的還不是隨手而來……」

    「科尼爾,你的話實太多了」eng多不得不打斷科尼爾的話。

    「算了,那隨你「科尼爾聳聳肩膀,閉上了嘴巴。

    猛然之間,走出了才幾步的科尼爾急速的轉身,手裡的劍如電光般出鞘。速快到根本看不清,只見一道電光從他劍鞘射出,距離他三十多步的一處營帳邊的地面上徑然多了一道長長的劍痕,那劍不知道什麼已經插了劍痕的頭處。

    直到這個時候才傳出地面被鋒銳的劍氣切裂的爆響。

    「你已經閒到這個地步了嗎?」eng多的聲音裡帶著幾分調侃。

    「嗯」科尼爾揉了揉下巴,一點也不慚愧的說道:「都怪這些日子休息的不好還有人來襲擊都疑神疑鬼的了,啊看來果然還是該去睡覺的。」

    手向劍的方向招了招,那把插地上的劍微微鳴響,浮起了淡淡的微光,從地上一躍而起,直接落回了科尼爾的劍鞘「啊……好!

    那我也去查看一下情況,但是估計是沒希望的這次後來的那個傢伙似乎很厲害。」

    說完,科尼爾抬腳就走,臨走時還不忘說道:「對了,地面上的那個東西你瞧瞧,似乎是不錯的玩意兒。」

    地面上是那件已經殘破不堪的鎧甲,科尼爾才走,eng多慢慢的從不遠處走了過來,看了看地面的鎧甲,不由微微一驚,快步上前拾起這鎧甲一看臉上u出了詫異之e「魔王戰鎧!?」

    剛才雖然沒有參加戰鬥,但是對戰局eng多還是有所把握的,似乎這個東西…是後來的那個傢伙丟出來的!但怎麼這戰鎧上的徽章卻是那個女魔的!?

    「婁…唔……」

    「閉嘴」羅本用蚊子一樣小但是卻冷的向冰似的聲音碧瑞斯女王的耳邊說道,同時死死的摀住了她的嘴。

    羅本和碧瑞斯女王現就剛才科尼爾用劍劈過的營帳邊上那劍痕距離羅本的腳後跟就只有半米不到。

    碧瑞斯女王被羅本壓帳篷邊的木欄上,眼睜睜的看著eng多撿起了自己的戰鎧,瞪圓了眼睛,但是卻不敢出聲,一來現出聲的確是找死不說,二來羅本的聲音透著十足的冷意,這讓碧瑞斯女王感到十分的壓抑。

    等eng多走了,羅本才慢慢的鬆開了碧瑞斯女王嘴「我們走跟我來。」羅本也不廢話,一抓碧瑞斯女王的手,當先就走。

    一邊揉著自己因為被用力捏住而有些酸痛的嘴巴,碧瑞斯女王一面心也十分驚訝,沒想到羅本的隱身技巧居然已經達到了這個水準,甚至可以這樣輕易的騙過戰神。

    「醫生,你……」

    「閉嘴!」羅本厲聲打斷了碧瑞斯女王的話。

    管心頓時有些不悅,不過碧瑞斯女王這次倒是沒有出聲,閉上了嘴巴悶頭跟著羅本走路……

    整個軍營已經進入了緊急戒備狀態,天上有兩個戰神不時的飛過,所有的士兵全部嚴陣以待,羅本現還要帶著一個人,行動起來倍覺困難。營地邊緣處是把守森嚴,甚至士兵們都已經排起了人牆,虎視眈眈的望著營地內的方向,就好像這裡一定會冒出什麼人來一樣。

    不得已,羅本只好選了一個地方,暫時停了下來,著一處柵欄站好,量不靠近任何可以移動的東西,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碧瑞斯女王這時候卻再不說話,完全的沉默了下來,無聲的跟羅本身邊,羅本站這,她也無聲的站這從頭到尾,羅本除了說「閉嘴,之外,一個字也沒說過。

    正仔細的留意周圍的情況,羅本忽然覺碧瑞斯女王輕輕的拉了拉自己的衣襟,回頭一看,共享魔法下隱約見到的碧瑞斯女王正舉起手,向一個方向指著,順著手指望去,左邊的一個路口處士兵們往來移動之間會出現一個缺口,雖然士兵走過之後就會被其他的士兵立刻堵上,但總算有了一條路。

    「走」羅本吐出一個字拉著碧瑞斯女王慢慢向那裡移動。

    士兵們的能力還是差勁了一點,雖然只是小小的空隙,但是羅本依舊是成功的越了過去,突破這些士兵的防禦之後,那些圍欄就不是什麼問題了,神族的注意力都集營地裡面,這外圍倒是沒有多少人注意。

    帶著碧瑞斯女王,羅本慢慢的離開了神族的營地,逐漸接近了神族的防線隱沒了那滾滾的濃煙之。

    「呼……」

    已經濃霧走了很久,估計是完全走過了兩方交戰戰場的一半距離,碧瑞斯女王終於鬆了口氣,大口的喘息起來「這真是沒有想到醫生你……嗯?」

    碧瑞斯女王正想說什麼卻忽然現一隻僅僅抓著自己的手已然放開,雖然濃霧看不清對方,但是碧瑞斯女王知道羅本已經前邊停下來了。

    「醫生!?」碧瑞斯女王奇怪的問了一句「你你不會生氣了?」

    「啪!!」一聲脆響,碧瑞斯女王感到臉上挨了狠狠的一記耳光,力量大的讓自己的身體一個趔趄,踉蹌之下險些摔倒。

    直到到了鼻子裡緩緩滲出的溫熱血液,碧瑞斯女王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你你竟敢打我?」碧瑞斯女王瞬間心狂怒。

    「我從來不打女人!就算是ing格惡劣,對我抱有極敵意的女人,但是…起碼這個女人應該知道進退,懂得分寸,讓我覺得我不是忍讓一個蠢貨和白癡!!讓我覺得我的退讓還算是有價值!」羅本怒聲的咆哮。

    「你」碧瑞斯女王渾身抖幾乎說不出話來。

    羅本的聲音依舊冷的好像掉冰碴「很好如果你剛才撲上來的話,我會再抽你一耳光!「我殺了你!!」碧瑞斯女王應聲怒吼,身上黑煙沸騰,一拳直奔羅本的小腹打來。

    「砰!!」實實的一拳打小腹上,碧瑞斯女王疼的腸子都青了濃霧看不到人影,但是顯然對方一個錯身避開自己的攻擊,還瞬間進行了反擊。

    極的疼痛讓碧瑞斯女王身體好像蝦子一樣弓起來蜷縮到了地上「你…你」比如是女王想說什麼但是疼的實說不出來。

    「如果你想攻擊我,那你就是我的敵人」羅本絲毫沒有過去扶起碧瑞斯女王的意思。

    地上吸著涼氣好一會兒,碧瑞斯女王終於開口說道:「我我是去找你的,你……」

    「我知道。」羅本立刻打斷對方的話「我自然知道你是去那裡做什麼的,所以我才覺得你是個十足的蠢貨!!」

    羅本的語氣裡滿是怒氣「我問你,先我們那邊怎麼交代?我們兩個一班,現我們都消失了,你覺得這個應該怎麼向黑帝解釋?我們兩個都抗命跑到神族軍營那裡去好鬧對嗎?」

    「咳咳」咳嗽幾下,喘息的碧瑞斯女王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解釋你這個王八蛋知道你已經出去多久了嗎!!?我們的那一班早就結束了!我為了掩飾你不費了多少力氣你知道嗎?」

    「結束了,所以你就跟來了!?」

    「不錯!」碧瑞斯女王怒聲回答。

    「那我再問你,你來找我做什麼?你來找我的辦法就是神族大營裡和戰神大打出手?你到底是來找我的還是來害我的?你知不知道剛才到底有多危險!?我已經馬上就要踏出神族營地了,卻不得不回去救你!就因為你自以為是的愚蠢!我們兩個要暴u三個戰神的注意之下!要不是你的那件破爛戰鎧還能用而且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現我們的腦袋已經搬家了!!」

    羅本心裡真的怒了,平常裡碧瑞斯女王怎麼都可以,但是到了生死攸關的事情還是這樣任意妄為的話,那麼除了愚蠢之外,羅本想不出怎麼評價這個女人。

    「哼!」碧瑞斯女王哼了一聲,伸手擦了擦自己鼻子下的血跡,冷聲說道:「原來是這麼回事,怪不得你會火,到頭來是覺得我連累了你?」

    「你不僅連累了我,而且也愚蠢到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要是我沒出現你打算怎麼辦?被抓!還是被殺!?」碧瑞斯女王撣了撣自己身上的塵土,輕聲問道:「是我的話就這樣怒,還伸手打我,羅本,你能不能回答我,如果知道你離開的是納蘭,而去找你的也是納蘭,你還會這樣做嗎?」

    羅本皺眉「愚蠢就是愚蠢,不要找別的借口來掩飾!」

    ……哼不正面回答就是不會了說到底,還是因為我不是你喜歡的女人,雖然也是因為擔心你才不惜ing命的去找你,但是到頭來換來的結果卻是完全不一樣,你們男人果然都不是什麼好貨e!」

    不待羅本開口,碧瑞斯女王搶先說道:「怎麼?被我說了就惱羞成怒了嗎?還想打我嗎?滿足一下你男人對女人的優越慾望?」

    「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再次生了!如果你把我們都害死了,那麼說的再多都毫無意義!」羅本不想多說,轉身就走。

    走了幾步,羅本不由站住「不要再讓我覺得你加不可救藥,趕緊跟我走,這裡不是停留的地方,對方的戰神會追上來也說不定。」

    碧瑞斯女王站原地沒有動。

    輕輕的,碧瑞斯女王歎了口氣,伸手揉了揉自己微微腫起的臉頰「醫生……………,可以了?」

    「什麼?」

    「這裡就把事情解決掉你也是這麼想的,回到軍營裡的話,有些事情就不大好辦了,比如說毆打女王這樣的事情被現可是不得了的……………」碧瑞斯女王話裡似乎有些無奈……

    多本微微沉默……

    碧瑞斯女王默默說道:「你罵也罵了,打也打了心裡也該舒服了?那麼是不是可以聽我說一些話呢?」

    如果對方怒火沖天和自己糾纏的話,羅本倒是覺得自己不是那種一味憐香惜玉的男人,可是現碧瑞斯女王口氣,卻讓羅本感覺有些不自」「你想說什麼?」

    「哎」碧瑞斯女王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說起來,要是知道做一個女人這樣辛苦,我就不會去喜歡你了,或者找一個普通一些的男人也好。醫生,虧你也知道神族營地無比的危險,那你知道你離開後我的心情是什麼樣的嗎?」

    「上一次你去對面進行刺探,只是一夜就回來了,我不怕你笑,我擔心的要死,我一個人huang上抓破了huang單被子,我不知道要是你死了的話,我現所做的一切到底是為了什麼?我好不容易才克制住要出去找你的衝動,後來父親的進攻命令下來,我才算是有了借口留軍營裡沒動,而這次……醫生,女人的這種焦慮你不會懂的……」

    「等……等我?」羅本忽然有些恍惚失神,女人的這種焦慮……自己到這個世界幾年了,莎莎她們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焦慮?

    「醫生,過了今晚,你就已經消失兩天三夜了,我甚至都有些瞞不住你不的情況了,同時我也知道我忍到極限了,醫生你覺得一個魔族戰士進入了神族軍營兩天三夜都不會來,會是什麼樣可能?」

    兩天三夜!?羅本頓時一驚「我明明才去了一天多一點時間!」

    「是兩天三夜!!」碧瑞斯女王不由怒喝!「你神族軍營裡忙昏了頭嗎?」

    羅本暗暗回憶,心裡立刻有些吃不準了,神族營地裡精神高集,而且白天黑夜都是一片光亮,自己低頭忙著破壞那些東西還要隨時隨地的注意eng多的動向,的確沒有關注個天空的變化,只是覺得差不多該離開的時候現又天黑了……

    對方說的這麼肯定,這也不是什麼難以查證的事情,難道說自己真的神族軍營裡呆了兩天多的時間了?

    碧瑞斯女王有些激動的說道:「上次你一夜就回來了,但這次卻這麼久!!而且走的時候還明顯說是要去神族營地做什麼大事!你叫我怎麼想!!我甚至已經肯定你已經被神族現再也回不來了!你知不知道我心裡狂就差要把行宮全拆掉了!」…

    碧瑞斯女王開始有些神經質的顫聲說道:「我終於現了!為什麼那些女人一個個總是哭哭啼啼,原來就因為那些男人害的她們心神不寧!我這一生就沒有為什麼見鬼的東西這麼擔心過!我為了一個男人犯下了重罪。為了一個男人什麼都不顧,後這個男人居然不明不白的就死了!我簡直就是個笑話!!」

    喘了口氣,碧瑞斯女王控制了情緒「所以我就去找你了,反正你要是死了那我做的那些事情也就沒什麼意義了,我從來都沒有懼怕過死亡,你活著我們就一起繼續冒風險做我們的事情,要是死了那我現就只能陪著了……」

    羅本張了張嘴,還是沒說出話來,碧瑞斯女王這樣說雖然有些牽強,不過卻是實話,這個女人作為統治者也沒喜歡過男人,而且思維方式也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樣,這些做法安到她的身上倒是完全合情合理……………,這也算是一種至情至ing忽然之間羅本覺得自己又不佔理了,還伸手打了人家,簡直就是落到低級那個層鼻去了「我知道這次給你惹了大麻煩,本來可以平安無事的,但是後卻不得不為了救我而冒了生命的危險,我知道你是個絕對不會去做沒有意義事情的男人,想必這讓你無比惱火,但是我也有我的理由,而且……………,你也罵過了,也打過了……已經可以了?」

    羅本沉吟良久,聲音低沉的說道:「好了我們不要再說這件事情了,好我們現都平安無事,回去就當做沒有生過。」

    「也就是說……可以了對嗎?」碧瑞斯女王似乎不向就這麼含糊過責。

    「啊……可以了。」多本有些無奈。

    「呵呵」碧瑞斯女王輕輕一笑,羅本感覺她邁著小步子平飄飄的走了過來,煙霧逐漸出現了那張美麗的面孔,只是現一邊臉上腫的厲害。

    「那麼我的醫生,我的臉被一個該死的混蛋打傷了,你是不是給我先治療一下,不喜歡自己的女人是這個樣子的?而且……我們可必須都毫無傷的出現大家面前才行,不然抗命外出的罪名可是不小的。」

    「你受傷了?」羅本抬起手輕輕撫了一下碧瑞斯女王腫起的臉頰,淡淡的微光她臉上泛起,紅腫看起來似乎微微減輕了一些。

    「哎呀終於知道關心我了,沒事的,雖然是被偷襲,但是大部分攻擊都被你丟過來的戰鎧擋住了,倒是你那時候,你把我護裡面,被科尼爾的劍氣傷到了?」

    判…傷……」

    碧瑞斯女王忽然十分開心的笑了,上前直接抱住羅本的脖子,微張櫻口,香舌半吐的en了過來,羅本猝不及防,被狼en個正著。

    一番口舌纏綿,碧瑞斯女王把自己直接掛了羅本的肩膀上,大聲的笑了「醫生!雖然過程不怎麼舒服,但是結果還是蠻好的嘛!把自己的男人又重拉回到自己身邊原來這麼有成就感,哈哈」

    「下來,我們得趕快回去了……」

    「就這樣走好了,反正誰也看不見,而且啊醫生!」碧瑞斯女王很少神秘的眨眨眼睛「你一生氣起來,樣子好i人啊!神族那裡雖然寒著臉,但是一直緊緊拉著我不放,還拼著自己受傷也保護我,啊∼看來我這一生都沒辦法拋棄你了,霸佔這樣一個好男人,我還真是一個罪孽深重的女人,啊哈哈哈哈……」

    這女人的思維有時候自己真的跟不上,羅本暗無奈的大搖其頭。

    「我們走。」羅本不管碧瑞斯女王說什麼,自己邁步開走,碧瑞斯女王ing就掛羅本脖子上,羅本不拽自己就不下來「醫生!雖然還不是戰神的對手,不過我現我好像比以前厲害了一些,從前的話,不可能莫伊洛的手底下堅持這麼久的,你知道我的精神魔法不適合這面衝突,而且還是被對方靠近了。

    「醫生,說話啊還有你的那個隱身是怎麼回事?連戰神都現不了?這簡直就是奇跡啊!你居然還能帶著我一路安全的走出神族軍營!」

    「還有!你這麼長時間那裡做什麼了?我進去以後沒有現任何的奇怪之處,後是不小心觸動了陷阱才不得不現身火拚的!醫生?」

    「嗯?為什麼還寒著臉?不是說好的已經可以了嗎?難道你喜歡這個?嗯…也不是不可以,好你生氣的樣子還算不錯,以後我們親熱的時候倒是可以考慮增加一些鮮的玩意兒,不過你可不能向今天這麼粗暴,很疼的……」

    「對了醫生!這次你把我的戰鎧直接丟了出去,這以後可是個大麻煩,我們必須早想辦法把戰鎧弄回來!要不然我敢保證,我們兩個都死定了!」

    「我的女王大人」羅本實無力了「您別再我耳邊這樣不停的說了……………,而且是不是也該下來了,我們該立刻飛回去。」

    「你帶著我飛好了!」碧瑞斯女王十分奇怪的看來看羅本。

    「……………」

    黑帝似乎沒有現軍營裡少了兩位魔王的活動,羅本不見的時候碧瑞斯女王推說羅本趁著這幾天休息的日子努力的療傷,羅本的治療手段大家都知道,誰也沒有懷疑,而這次碧瑞斯女王出來又是趁著黑夜。

    兩個人悄悄回去的時候,天還沒有全亮,看起來魔族軍營裡一片正常。

    先把碧瑞斯女王送回了行宮,羅本給她看了看傷,幸好並無大礙,魔王戰鎧的防禦力還是相當強悍的,留下了一些治療轉軸,羅本起身離開,返回了自己的營地。

    按碧瑞斯女王所說,自己應該已經離開兩天三夜了,忽然的失蹤也不知道魔女們是不是已經急的焦頭爛額了。

    回來不能聲張,起碼自己再次出現的時候必須是從營地裡自己的住處自然出現大家視線裡的,這裡現不只有魔女,還有相當多的其餘士兵。

    羅本的行宮根據羅本的命令已經暫時停止建造了,羅本住的還是帳篷,只不過現換成了大的,好像一座大洋房一樣的巨大帳篷還沒進去,羅本就覺裡面有人,而且還是自己的huang上,羅本不由一歎,不用問,這肯定是納蘭……

    走進帳篷,羅本直接看見裡面huang帳上有一個人影,納蘭似乎抱著雙膝蜷縮huang的角落裡,看起來有些孤獨天助一一一一一一「納」羅本才要開口,huang的帷帳已經掀起,一道黑影射到了自己懷裡,納蘭把頭埋自己ing口,雙手死死的環住了自己的腰。

    不說話,甚至都沒有聲音,納蘭就這麼死死的抱著羅本,身體微微的顫抖……

    羅本心一疼,自己走的時候也沒和納蘭打招呼,這是大的失誤……………,伸手抱住納蘭的腰身,羅本輕輕說道:「納蘭,主人回來了,對不起,………,走的有些匆忙,沒有和你打招呼。」

    「嗚」納蘭輕輕哽咽了一聲,再沒動靜,只是死死的抱著羅本不鬆手……

    自從開戰以後,諸多事情忙裡忙外,倒是有些疏忽了這個從小就跟自己身邊的魔女,羅本不覺有些內疚「對不起,是主人錯了以後再也不會了,好嗎?」

    「有淡淡的女人香味兒是那麼該死的女人!」納蘭終於吭聲了,帶著十足的怨毛。

    羅本苦笑「她差點沒害死我哎,別提了」

    「嗯?」納蘭頓時一抬頭,雙眉豎起「差點害死主人!?」

    羅本以為納蘭立刻要問到底怎麼回事,才要解釋,納蘭卻直接鬆開了手「我去宰了她!!」

    「姑奶奶!快回來!」羅本趕忙一把將納蘭拉了回來,心哭笑不得,連緣由都不問就要去殺人這說明納蘭很生氣。

    「納蘭乖,你看主人風塵僕僕的趕回來,還沒吃東西喝水,咱們是不是先吃點東西什麼的,然後再說事情……」

    「大人……您回來了。」身後一個輕輕的聲音響起,羅本不用回頭也知道是尼婭,心裡頓時一鬆,有尼婭就不愁沒人制得住納蘭了……

    「抱歉,尼婭走的匆忙,沒有來得及打招呼。」

    尼婭倒是顯得很自然淡定「大人不要這麼說,戰場上的事情尼婭不懂,一切由大人自己決定,大人離開的話,我們這裡等大人回來就是了,今天尼婭忽然覺得大人似乎要回來的樣子,就過來看看,果然…^

    羅本微微流汗,難道這就是女人的直覺……

    「明明每天過來看十幾次」納蘭忍不住嘀咕,被尼婭一瞪,立刻縮到了羅本身後。

    魔女營地顯得十分平靜,尼婭把羅本離開的消息瞞了下來,符合碧瑞斯女王的說法,說羅本抓緊存傷,魔女們倒是都沒有絲毫懷疑,都每天盼著羅本的傷早點好起來,知道這些後羅本心裡愧疚了。

    而且說起愧疚一見到納蘭,說起話來讓羅本不由想起了碧瑞斯女王那個時候的話,如果找自己的真的是納蘭的話,或許自己的態真的就不一樣了,看來自己動手果然是有失分寸了,找個時機還要道歉去……………,這不是手賤嗎?

    納蘭顯然是被尼婭管的嚴嚴的,從那有些抑鬱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一二,要不然可能真的也跑出去找自己了,羅本只能好言安慰,尼婭雖然看起來十分鎮定,不過眼神裡的激動卻是騙不了人的,讓羅本大感慚愧。

    羅本從營地裡一出現,立刻魔女們就圍了上來,雖然說現羅本已經坐上魔王的寶座了,和魔女們之間的地位差距急速的拉大,不過魔女們似乎對於羅本這個魔王的頭銜沒有太多的感覺「大人!你終於出來了,傷好了嗎?」

    「嗯?怎麼看起來眼神怪怪的,大人難道你有什麼治不好的傷?」

    「尼婭姐姐,大人到底怎麼?」

    「大人似乎臉有些紅,會不會是燒?」

    七嘴八舌,七嘴八舌羅本總是覺得這些魔女們湊一起的時候讓自己難以招架,以前沒有正式頭銜是這樣,現都是魔王了,卻還是這樣……

    羅本和碧瑞斯女王i自外出,還闖入了神族軍營的事情悄然落幕,沒有任何人察覺,這讓羅本十分高興,不過才隔了半天碧瑞斯女王就把羅本叫了過去,說出了一件讓羅本目瞪口呆的事情來。

    看了看眼前翹著二郎腿,優先吃著熱氣騰騰的麵條,很開始的拌著辣醬的碧瑞斯女王,羅本不由用力的掏了一下耳朵「這個碧兒,你能不能再說一遍,我好像沒大聽清楚?」

    「嗯?

    嗯!」碧瑞斯女王哼哼著,雙手端著大碗喝了一口湯,這才抹抹嘴巴說道:「我是說我們必須把我的戰鎧弄回來,這次ting清楚了?」

    羅本兩條眉毛不由一陣亂抖「這…

    弄回來是什麼意思?召喚?」

    「當然不行,神族也不是白癡,難道好不容易得到的魔王戰鎧會讓你召喚回去」碧瑞斯女王大大的搖頭,一臉你很白癡的樣子。

    「碧兒,那戰鎧已經殘破不堪,而且就算神族拿出來的話,多也就是治我一個違抗命令的罪名,到時候我把責任擔下來,我現士兵們之威望很高,黑帝也不能把我怎麼樣的,而且我也不是白白丟掉戰鎧的……」

    羅本還想再說,碧瑞斯女王已經又開始搖頭「不不醫生,你還不明白我的戰鎧到底有多重要,這個責任你想擔下來我聽著到很高興,但是這不可能……一旦這件事情敗u,那麼恐怕我們這次戰爭裡無論表現的怎麼樣都算是白費力氣,而且後還要被處以重罪,這可不是你或者我能擔得起的罪名!「這這麼重要?」羅本有些難以想像碧瑞斯女王那套品質明顯比其他魔王低上不少的戰鎧會這麼重要。

    「當然,那是特別的你沒現我的戰鎧和其餘魔王的都不一樣嗎?」碧瑞斯女王拖著腮幫,一臉好笑的看著羅本。

    羅本還想再說,不過碧瑞斯女王已經打斷了羅本的話「就是今天晚上,你來我這裡,我們還去神族軍營,設法把戰鎧弄回來,如果你覺得奇怪實想不通的話,我到時候可以告訴你理由,嗯再來一碗!」(未完待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