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天神禁條

龍騰世紀 第九百九十六章 信念的抉擇 文 / 無來

    羅本知道自已這次稍微有些過分了,就算是要走的話,自己堅持一下這個女人也不一定就會要死要活的阻攔,倒是自己的做法可能把她真的惹火了。

    「啊女王也這裡啊,這這真是巧啊!」羅本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什麼現說出來比較合適的話來。]

    「是啊!真是巧啊!」碧瑞斯女王同意似的點頭「你一回來就立刻跑到父親這裡來,真是讓我感動的要死,我們的信任魔王這樣廢寢忘食的為了我族奔

    ,簡直就是魔王之的典範!與之相比,那些般阻撓我們的羅本魔王實施對我族做有意義事情的傢伙就顯得鄙俗無比了,現這兩個傢伙居然同時站一個地方,就除了巧合之外絕對不可能會有別的可能了。這完全就是兩種不同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應該站一起的,而且……」

    「等等等」羅本覺得這話再說下去可能就會衍化為加嚴重的方面去了,而且明顯碧瑞斯女王是自己給自己積攢怒火,越說口氣越是滿含怒意。

    「碧兒,我這不也是為了我們能取得勝利嗎雖然說我的做法有些不大妥當,但……」

    「不!」碧瑞斯女王當即一挑眉毛「我覺得你的做法相當的好,相當的有效率,效果良好,動作乾淨利落……」

    羅本是真的無奈了現看來不論說什麼都不能平息這個女人心的怒氣了。

    「碧兒,我得到了相當重要的情報,現必須去見黑帝。

    「是嗎?」碧瑞斯女王對於羅本所有的重要情報似乎完全不感興趣「十分遺憾,父親就剛才已經下達了進攻的命令,士兵們已經要準備進攻了。」

    羅本微微吃驚,訝然說道:「怎麼可能?我回來的時候明明見到士兵們才開始做飯而已!」

    「哦!那真是很抱歉,我剛才的話是騙你的。」碧瑞斯女王輕飄飄的說道。

    「你……」羅本頓時無語。

    「怎麼自己被騙了感覺很不高興是嗎?很生氣是嗎?我的魔王大人!您也知道為某些事情憤怒是什麼感覺嗎?」

    這次是把這個女人給得罪了,羅本心裡無力的想「碧兒,軍情緊急,我們沒時間這裡浪費再說,兩個魔王黑帝贏錢臉紅脖子粗的爭吵不休也不是什麼體面的事情。」羅本壓低了聲音。

    「體面!?」碧瑞斯女王臉上寒霜浮現「我現還有什麼體面,現那個士兵不知道我和你暗i通,你戰車上強en女王,夜宿女王行宮,你還想我怎麼要這個體面!?以前你我之下,現你也是魔王了,恐怕很多士兵已經覺得我只不過是你的女人了!現大家不知道的,就剩下我肚子裡的孩子了!」

    話題又扯遠了羅本看了一眼已經微白的天e,搖搖頭說道:「什麼事情都以後再說!現我必須去見黑帝,碧兒,我會好好的向你道歉,並補償你的!」羅本不想這裡耽誤時間,再過些時候魔族就要進攻了,那自己一夜的辛苦也就付之東流。

    「站住!」碧瑞斯女王微微一聲低喝,想身邊跨出一步,攔住了羅本的去路。

    羅本皺起了眉,心不由開始有些疑hu,面前這個女人ing格暴躁易怒,而且根本就不是個講理的主兒,但是,作為魔王她並不是不識大體的人,現一面是個人感情,一面是緊急的軍事情報,而且說的直白一點,這個人感情的事情實算不得什麼大事,到時候自己找個沒人的時間抱著這個女人好好的道歉也就是了,不過現……

    「碧兒,你為什麼不讓我進去?」羅本看出了碧瑞斯女王這裡等自己的真正意圖了,她根本不是為了自己的事情而惱羞成怒,而是不想讓自己去見黑帝。

    見羅本直白的問了出來,碧瑞斯女王ing一展雙眉,說道:「怎麼……………,懷疑我什麼嗎?」

    「碧兒,現的每一點時間都可以轉化為我們無數戰士的生命,你不要攔我了,好嗎?」

    羅本的臉上滿是嚴肅之e,碧瑞斯女王才舒展開的眉毛不由再一次皺了起來,雖然面前的男人一次都沒有說過喜歡自己,一次都沒有說過要為自己做些什麼,負責些什麼,但對方也一向都是無比溫和,甚至很多時候逆來順受的,自己清楚,對方是讓著自己的。向現這樣嚴肅的沒有絲毫表情的面孔,絕少這個男人的臉上出現。

    碧瑞斯女王忽然一笑,無比堅決的說道:「不錯,我是不想讓你進去,你就到此為止了,想要進去的話你可以動手,否則,我永遠都站你的面前。」

    「為什麼?」羅本現沒有時間說廢話。

    碧瑞斯女王的臉上雖然笑,不過眸子裡卻閃著寒光:「為什麼?當然是為了你!」

    「為我?」羅本聽到這個答案大為疑hu。

    「你不能進去,父親的進攻命令的確已經下達了,戰士們吃過飯後就會進攻,現魔將們已經全部就位了,除了我之外,魔王們也都準備好了,你現就算去說什麼也沒用了。」

    「那為什麼是為我?碧兒,不要和我兜圈子,時間緊迫,要麼你讓開,要麼立刻告訴我原因,我們沒法這裡動手,你明白的!」

    羅本變得有些強硬的態卻似乎讓碧瑞斯女王有些惱怒起來「我就是不讓你進去!你能把我怎麼樣?殺了我嗎?」

    羅本只能吸了口氣,平復一下想衝上去一拳把這個女人打暈的衝動,說道:「碧兒,我現是堅持我的信念,就像當初我戰場上陪你一起和克裡克戰鬥一樣,如果你現不能給我良好的解釋我沒有辦法對這件事情一笑而過!」碧瑞斯女王瞳孔微微收縮,這是威脅,或者說是後通牒。心思潮翻湧,幾番反覆思量之後,碧瑞斯女王忽然感到有些悲哀和委屈,自己居然這個男人的威脅面前妥協了……

    重重的哼了一聲,碧瑞斯女王偏過頭,甚至閉上眼睛完全不看羅本,怒聲說道:「有些教訓!上次你的意見就觸怒了父親,我先前已經說過叫你不要來,但是我就知道你不會聽!現父親的命令已經下完了,你又要去建議什麼!你這簡直就是不知死活,你別忘了,父親對你的印象才剛剛好轉!上次是這樣,這次你還想這樣,你到底有沒有腦子!?」

    羅本忽然沉默了。

    碧瑞斯女王忽然見羅本不說話了,倒是感到十分意外,印象,似乎這個男人要是堅持什麼事情的話,那倒是很難阻止的。

    「嗯整天惹麻煩,和你的那個魔女一樣我也不是非要責怪你,只是你做事的時候多少也考慮一下別的事情,你只看到你的堅持,但是別的想法和境遇你也總要考慮一下,還有……」

    謝

    …」

    「啊?什麼」忽然聽羅本冒出這兩個字來,碧瑞斯女王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

    羅本抬腳向前走去,碧瑞斯女王鼻體不由一顫「你……除非你踩著我的屍體,否則……」

    話還沒說完,羅本的手已經搭了碧瑞斯女王的肩膀上,碧瑞斯女王的話頓時停了下來,滿眼驚訝的看著羅本,羅本輕輕的笑著,和平時一樣,雖然這笑容總是看到,但是尤為珍貴的是,不論平時還是戰場上,還是遇到生死難關的時候,這笑容都沒有改變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碧瑞斯覺得這個男人笑起來的時候似乎不向以前那樣沒腦子了,反而還很好看。

    「碧兒,我說謝謝只是你這關心人的手法還是太粗劣了,不過我明白的。我不向黑帝建議什麼了,只是說說我得到的情報,要不然我黎明回來,結果晚上才去匯報情況,那樣的話可是貽誤戰機,會被殺頭的。

    笑著拍了拍碧瑞斯女王的肩膀,羅比和她擦身而過……

    「你……等等,別想就這麼……」碧瑞斯女王心裡不由一急。

    「這等我,我馬上就出來還要去和神族開戰。」碧瑞斯女王回過頭來的時候,看到的是羅本的笑臉。

    雖然說要想進去就必須踏著自己的屍體之類的,但那顯然是不可能的,只是表示一下自己堅決而已,卻沒想到後還是被這個男人從容的走過去了,而且……怎麼自己就不那麼感到氣憤呢?

    碧瑞斯女王一個人營門口大大的皺著眉,不由暗罵自己沒用,原地轉悠了幾圈,忽然之間哭笑不得的現,自己還真聽話的這裡等了起來………

    雖然再過一會就要再一次動進攻了,軍營裡已經是一片緊張的氣憤,但是黑帝這邊卻顯得十分安靜,士兵們整整齊齊的站那裡,沒有一點聲音,空氣裡全是寂靜,而這寂靜之又帶著幾分肅殺。

    羅本見到黑帝的時候,黑帝居然喝茶。

    「羅本,早上的時候你不,我聽碧兒說,你似乎去神族那邊親自調查去了,是真的嗎?」黑帝見羅本第一句話就位昨天的事情。

    「是的!」羅本毫不猶豫的回答「神族的動向有些奇怪,魔女們雖然偵查能力十分優秀,但是還不能進入神族的軍營,這也才導致了神族制備防禦工事的情況沒有被我們察覺,所以昨天我自己去探查了一番。」

    「羅本……」黑帝微微歎氣,把手裡的茶杯放下「你的做法讓我感到很欣慰,就算是成了魔王,你也沒有自滿,甚至還親身到敵陣裡去刺探情報。但是你現畢竟身份不同了,做事之前要先考慮清楚,如果你神族的軍營了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你知道會對我們產生多麼惡劣的影響嗎,戰勝戰神的英雄,才被封為魔王的風雲人物第二天就被神族給剿滅了」黑帝的口氣深沉了許多「羅本現能潛入神族營地的不只是你一個,但是去做的卻只有你,你是覺得自己十分出e呢,還是覺得自己有些愚蠢呢?」

    羅本微微低頭,不能回答。情況果然和碧瑞斯女王說的一樣,先不說自己得到的情報是否有價值,黑帝先就否定了自己去進行刺探的行為,而且對於自己這個任魔王而言,口氣已經有些重了。

    站起身,黑帝直接向外走去,邊走便說道:「不要再有下次了,現說說你得到了什麼情報,簡單點說……」

    見黑帝要走,羅本趕緊飛快的說道:「黑帝大人,我現神族的戰神eng多和神王通話。」

    「嗯!?」黑帝停下了腳步,臉e頓時沉了下來「你說什麼!?」

    「黑帝大人,情況是這樣的!」見黑帝開始留意自己的話,羅本心一喜,立刻把自己昨天得到的情報完全都說了一遍,特別是關於eng多的話,是一個字都沒有改。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