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玄幻魔法 > 天神禁條

龍騰世紀 第九百七十六章 今非昔比 文 / 無來

    碧瑞斯女王見羅本從裡面走了出來,面上不由u出了焦急之e,這次比格魔王似乎就是衝著羅本來的,現羅本u面的話,實不是個恰當的做法。

    羅本見碧瑞斯女王看著自己緊緊的皺著眉,對著她輕輕的笑了笑,嘴hun輕輕動了幾下,無聲的說道:「沒事。」

    走到前面來,羅本恭恭敬敬的給碧瑞斯女王行了一個禮,之後才轉過身看向比格魔王,但是對比格魔王就沒有絲毫要行禮的意思了。羅本直接問道:「不知道比格魔王大駕光臨,找我這個小人物有計麼事情嗎?」

    比格魔王兩點野獸似的細長眸子u出了讓人捉不定的光芒,羅本和碧瑞斯女王的身上來回的掃了加下,好笑的說道:「我聽到了不少的傳聞,但是沒想到這個時間就有人敢明目張膽的出入女王的寢具地點了。」

    碧瑞斯女王臉頓時一黑,才要說話,羅本已經搶先說道:「魔王大人,您貴為全軍領,具備判斷是非的能力是必要的,所以關於那些所謂的傳言還是不要輕信的好,如果因為那些傳言而說出什麼不合適的話來,那就有**份了。

    碧瑞斯女王才張開的嘴巴立刻就閉上了,看了羅本一眼,暗暗比了下大拇棒。

    比格魔王明顯有些惱火,自己一個魔王居然會被這樣的小人物告誡!而且對方根本沒有任何尊敬自己的意思,甚至都不給自己行禮,甚至還高高上的站二樓u台上俯視著自己說話。

    目光轉向碧瑞斯女王,比格魔王略帶嘲弄的說道:「女王這樣任由男子自己的寢居地點自由出入,還是軍營之這未免有些不好,作為魔王,作為統帥,行為檢點也是必須的。」

    碧瑞斯女王不由頓時滿面怒e,但是話卻又被羅本給搶了過去。

    「魔王大人,您說的太對了,我覺得作為魔王,作為全軍的統帥和代表,行為一定要端正要嚴謹,總是弄一些不堪的事情到自己的身上是絕對不行的。」

    碧瑞斯女王臉e這回不大好看了,狠狠的瞪了羅本一眼,不知道羅本到底要說什麼。

    羅本這時候忽然轉身,對碧瑞斯女王說道:「女王大人您的午飯已經準備好了就放餐廳裡,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的話,您可以去用餐了。」

    碧瑞斯女王頓時一愣,這還沒到午呢,而且自己都習慣過了午後吃東西的。不過立刻意識到這只是一個說法而已,碧瑞斯女王心領神會,不過……

    略有些為難的瞟了一眼下邊臉e陰沉的比格魔王,碧瑞斯女王心想自己也不能就這麼一走了之把比格就這麼的曬這似乎也太無禮了。

    羅本可是沒有這麼多考慮,直接又轉過身來說道:「比格魔王大人,我想您是誤會了什麼,我來到這裡是為女王大人準備食物的,我敢保證這軍營之,沒有誰比我加擅長料理食物這件事了。這件事情和趁機派人到軍營搗亂,為的只是抓捕魔女取樂,敗壞魔王大人的名聲,擾亂軍紀是完全不同的。」

    說著,羅本笑呵呵的把目光投向了比格魔王身後的那幾個魔將這幾個魔劍都是臉e頗為尷尬。

    一挑雙眉,羅本十分開心的說道:「比格魔王大人,我裡面隱約的聽到您說這次是來道歉的,不知道是不是這樣?」

    比格魔王的臉e難看的要命沒想到自己譏諷對方,倒反被咬了一口來道歉只是自己的借口而已,但是現承認的話,卻顯得弱了氣勢,不承認的話剛才自己說的時候可不知道有多少人都看著呢。

    羅本也沒用比格魔王回答,直接順溜的說了下來「呵呵,其實您不必這麼認真,我們也沒有遭到什麼損失,而且魔女們也算是看了場好戲,感覺蠻奇的,居然會有笨蛋闖進軍營來抓高階的魔族士兵,也不顧及兩軍可能會有大規模的衝突,這樣的事情真是好笑,呵呵呵,………」

    比格魔王的臉e愈的黑了起來。

    羅本指著那個白面魔將說道:「魔王大人您可能要好好的管家一下自己的下屬才行,雖然我們沒有任何的損失而且雙方也沒有什麼流血衝突,但是您的部下假借您的名義來這裡抓魔女,這種行為簡直就是藐視魔王的尊嚴和權威,我的魔女是由魔王親自下令授予的高階戰士等級,甚至那個營地裡將近一半的魔女都有魔將的軍銜,可以說是整個女王軍之軍階等級高一處營地,您的部下假借您的名義打他們的注意……」

    羅本的聲音沉了下來「擾亂軍紀,製造混亂,藐視和圖謀上階軍官,殘害同族並踐踏魔王尊嚴和權威!這罪名可是不輕啊!!這件事情女王已經通報給了黑帝,魔王大人!您及早的想一個處理的方案。」

    比格魔王聽到後一句話臉e驟然一緊。

    而比格魔王背後的白面魔將早已經滿頭冷汗,這次來抓魔女完全是比格魔王的意思,說起來這件事於情於理都是說不過去的,這支魔女部隊和神族開戰的時候就已經名聲外,來抓什麼魔女取樂,這簡直連借口都算不上,不過兩位魔王爭鬥多年,這樣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但是但是不論怎麼鬧!事情絕對不能擺到黑帝的面前,擺黑帝面前就意味著一切從律法和軍令的方面判斷,那麼這次的事件就大大的不妙了。

    神魔大戰的大前提先,魔族現還面臨十分不利的局面,帶頭挑起內部爭端的一定會被黑帝嚴厲的處罰,那麼比格魔王是不會受到處罰的,因為……

    白面魔將感覺遍體生寒,什麼樣的處罰也不會落到魔王身上,因為魔王從來都不會親自做什麼作為上位者,替罪羊是用之不的,從這個羅本的話,白面魔將似乎預感到了自己一個非常悲慘的結局。

    比格魔王終於緩緩地開口說道:「哦沒想到這樣的小事還驚動了黑帝但是一我並沒覺有人離開過這個軍營,難道是我的人弄錯了。」羅本一笑:「比格魔王大人,為了讓快準確的消息能夠傳達到黑帝大人那裡,我們一般都是用精英魔女作為信使的,雖然這麼說有些失禮,不過……我想我的魔女要穿過您的那些監視哨位的封鎖還是易如反掌的,哦對了,女王大人今天的午餐上有一道配菜是用生長距離這裡十里之外一座山上的野菜nen芽製成的,當時我們有好幾個魔女去採摘,不知道您的監視哨位有沒有向您匯報這件事情。」比格魔王臉上後一絲僵硬的笑容終於慢慢的消失了。

    立原地,比格魔王好像一塊石柱一樣,習慣的皺起眉,眸子裡泛起了冷光……

    羅本心微微一跳,暗警戒,心想這比格魔王果然不是好惹的,撕下虛偽的客套偽裝,光是站那裡,這個因為身體粗壯而顯得有些好笑的魔王卻好像一座山嶽一樣,不怒自威。管自己站高處俯視的對手,卻依舊有一種被壓的透不過氣的感覺。

    比格魔王用他那低沉的好像古舊銅鐘似的聲音緩緩說道:「關於這次魔女營地的事情,我一定會處理好的,你既然是魔女營地的主事人,那麼我的部下現正式向你道歉,這件事情到此為止,我不想再過多的談論,而且……我這次來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直接開始威逼了!羅本心裡不由暗罵。

    站直身體,羅本緩緩的吸了口氣,不卑不亢的朗聲說道:「不知道魔王大人除了魔女營地的事情之外,找我還有什麼事?不會是來算陳年舊賬的?」

    比格魔王對於羅本的話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應,而且自顧的說道:「我的部下已經經過了仔細的調查與核實,羅本!我現需要一個解釋,為什麼神族的星標會落到你的身上,我記得焦山我們全體魔王匯合的時候,你們說星標是落到女王身上的!」星標!

    羅本的警戒心頓時提高到了頂點,現羅本敏感的就是神族的星標,可是說這個星標是這個世界對自己做出的一個極端攻擊手段。

    見比格魔王冷冷的注視著自己,羅本心不由暗想:難道比格魔王也成了攻擊自己的一環,這次又要面臨決定生死的境地了?

    碧瑞斯女王這個正牌魔王一直一邊看著羅本和比格魔王說話,心其實不免有些吃驚,比格魔王的凶殘暴虐,這一點只要是個魔族就知道,別看他剛才始終保持著不冷不熱的態說話,其實就算這樣,那種沉澱骨子裡的傲慢和凶戾還是表u無遺,很少有人能這樣直面比格而不表u出謙卑膽怯的。

    目光羅本的身上來回的轉動,後停了羅本的臉上,碧瑞斯女王心裡有種說不清楚的感覺,似乎面前這個男人有些什麼地方生了變化,但是自己卻又說不上來,唯一可以說的清的就是現這個男人渾身散的氣和從前似乎有些一些區別。

    第一次看見這個男人的時候,其實很失望,父親叫自己來試探的男人是如此的平庸,絲毫沒有特點,拋開實力不談,丟進人堆裡絕對就再找不到了。那個時候,這個男人渾身散著一種若有若無的,安靜的,平和的氣。

    之後的時間裡,不知道受到了什麼的侵擾,這種安靜而平和的氣慢慢的專為不安和暴躁,但是後來卻又恢復了原狀,直到現捫心自問的話,自己不喜歡這樣的男人,自己喜歡那榫強勢的,渾身充滿了霸者氣息的男人,但是這樣的男人卻總會跪自己的面前tian自己的腳趾。而這個沒什麼特點,帶著一種寧靜祥和氣息的男人,卻似乎總能不知不覺間把自己帶進一種奇怪的氛圍,到頭來卻還是自己做了許許多多順從的事情,不過這種寧靜祥和的感覺卻從來沒有改變過。

    但是現……

    一種時而炙熱,時而凜冽的鋒銳氣息正緩緩的從面前這個男人的身上瀰散開來,碧瑞斯女王細細的看著羅本的臉,堅定的眼神,從容的笑意,這不是可以裝出來的,比格魔王的威勢絲毫沒有影響到他。

    忽然意識到了這一點,碧瑞斯女王心裡一處柔軟的地方似乎被觸動,感覺全身一陣u,面前的男人變得愈魅力十足起來。

    比格魔王的雙眉越皺越深,面前這個羅本現已經顯得相當的奇怪了,現自己逼過去的威勢已經很強大了,比剛才嚇唬那些魔女要強大的多,就連自己身後的部下都已經開始不安起來,但是面前的羅本卻似乎完全不受影響。

    要知道這並不單單是力量強弱就能決定氣勢高低的,作為魔王,作為魔界頂端的上位者,只要自己單單的站這裡就會對普通的魔族和其餘的皇族造成很大的壓力,但這個羅本卻感覺起來全不受一點影響。

    幾年前,那個小島上見過的羅本,還是一個見到自己出現就滿臉慘白,被自己身上散的威勢壓的站穩都很難的小人物,當年派沙比特去殺他也只是一時氣惱,完全沒意過這個小人物,但是現「哦!魔王大人是問星標的事情啊,這個很好解釋……」比格魔王正皺眉回想往事,羅本已經輕快的回答道:「其實這也沒什麼好解釋的,當初克裡克出現的時候,那枚星標的確是落了女王身上的,後來雷姆出現的時候,那枚星標好像也出現過,但是落了一個神秘人物的身上,後是牙出現的時候,這星標落到了我的身上,哈我想著星標可能是沒什麼規則的,誰知道神族到底搞什麼鬼呢?說不定這個星標只是一個障眼法,真正的目的我們誰也不知道。」羅本說完,心不由大樂!說這句話之前自己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想出這麼好的說辭來。

    現回想起來,雖然三位戰神先後都是用星標標記了自己,但是真正被大家看清楚的只有第三次,第一次東裡東的星標落到碧瑞斯女王身上的時候許多的魔族士兵可是都親眼看到的雖然那個時候碧瑞斯女王是自己假扮的,而第二次雷姆的星標落下來的時候戰場上幾乎沒人而現唯一場的奧弗裡斯等三位魔王也已經不幸遇難了,碧瑞斯女王當時說星標落了自己的老師身上,那絕對是無證可查了……

    只有第三次,星標是確確實實自己還是自己的時候落了下來。

    三次三個人,這星標和我自己根本沒有一毛錢的關係啊!!羅本心矢樂。

    不過這話也只能應付一下比格魔王,羅本心裡知道,當時黑帝來救援並殺了克裡克的時候,其實已經認出了自己的身份。

    比格魔王沉聲說道:「我聽說,第二次星標是落到了女王的老師身上,是嗎?」

    「哦!比格魔王大人打聽的真詳細啊,是這樣的,有什麼疑問嗎?」

    「但我卻從未聽說女王有什麼老師,我們當初是一起學習魔法和鬥氣的,我們都是由父親親自教授的,我想這一點你不會不承認?」比格魔王的目光落到了碧瑞斯女王身上。

    碧瑞斯女王正有些陶醉的看著羅本,猛的被問了一句,頓時心情大壞,蹙起雙眉冷聲說道:「比格!我可不是那種蠢腦子!我的靈魂魔法一半左右都是我自己研究出來的,我為此查閱過無數的資料,拜訪過無數的隱士,我的老師是一個十分強大的存,你沒有資格評論他!」

    「是嗎?那他現又哪裡?我們整個靡族都面臨困境,他還隱居嗎?」

    碧瑞斯女王不由大怒,罵道:「你也知道我們整個魔族都面臨困境!?你明白這點就回去好好管教你的部下!不要讓他們沒事出來找死!這次是我不,要是按照我的ing子,我就把他們的腦袋都丟回你的軍營!這件事情父親很快就會知道,你自己想辦法和父親解釋!」

    碧瑞斯女王一喝,比格魔王背後的魔將是汗流浹背,這件事情如果被送到黑帝面前進行裁決的話,那麼帶頭的自己肯定難辭其咎被處死都是有可能的。

    又提到黑帝,比格魔王的眼角一陣亂跳,背身後的手不由一陣哆嗦,平時不論如何爭鬥,大家都十分有默契的極力不驚動黑帝,完全靠自己的實力對拼,沒想到這次自己才動彈一下對方就把王牌丟了出來。

    「我說過,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女王不必再繼續說下去了我現要問的是,那個星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的人告訴我,戰神不惜代價的追殺星標標記的人,現你們兩個被星標標記的都這裡,我想知道……你們為什麼會被星標標記!」

    「你想知道?」碧瑞斯女王動了動眉毛一臉好笑的看著比格魔王。比格魔王尤為的討厭碧瑞斯女王這種笑容這笑容看起來就好像說:你求我啊,你求我

    …

    「這也算是神族動向的一部分,女王有必要對此進行說明,我想著對我們現的情況會有所幫助。」

    「呵呵呵也就是說n∼」碧瑞斯女王故意拉了一個長音,然後才說道:「你想知道,對?」

    這個該死的女人,早晚有一天要宰了她!比格魔王心裡大罵起來。

    「啊∼∼好!既然你用這麼誠懇的眼神看著我,而且還親自來到我的行宮下站了半天還帶著部下來道歉,我覺得我可以告訴你了。」碧瑞斯女王輕輕的搖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看的比格魔王簡直要氣爆血管。

    「答案就是……我也不知道。」碧瑞斯女王輕飄飄的丟出了一句話。

    羅本差點沒直接笑出來,比格魔王腦門上很明顯的凸起了兩條青筋顯然是怒到了極點。

    「女王這樣說話未免太不負責任了!」比格魔王的話裡多了幾分灼熱的火氣。

    「魔王大人!」羅本接過碧瑞斯女王的話繼續說道:「其實這件事情,我曾經和女王商量過很多次,只是現還有沒有確切的結論,所以不論下定論而已。」

    「這麼說已經有方向了!」比格魔王又看向了羅本,一對眸子全是隱隱浮動的殺氣。

    「啊,這個是有的不過這只是猜測而已,所以還請魔王大人您不要太認真。」羅本笑的十分十分的開心。

    「說!」比格魔王多一個字都懶得說。

    「是這樣的,我和女王大人商量了很久,後得出的結論是這個星標可能是神王製作的一種專門追殺強大戰士的標記,這次神族對我們的戰略有著相當明確的方向ing從不盲目作戰,標記女王的時候軍強者是女王,標記女王老師的時候周圍強者是女王的老師,標記我的時候,這個呵呵,看來這個星標應該不會重複ing的標記,或者就直接標記後的標記者。」

    比格魔王凝眉,倒真的思考了幾秒鐘,之後才問道:「但是據我瞭解,其他方向的軍隊並沒有出現星標的標記者,我這裡也沒有,而且…你自己明明就被多次標記過,這怎麼解釋?」

    「啊哈哈……所以說這只是個猜測,可能星標標記的並不只是力量強弱而已,也可能會是綜合的考慮,畢竟是神王的東西,所以其他的地方沒有出現星標的標記者也不足為奇。「比格魔王心湧起一陣狂怒,羅本這分明是說自己沒有資格被星標標記!

    羅本繼續說道:「不過這一點魔王大人也不必太過認真,畢竟只是猜測而已,神族的東西我們不瞭解也是很正常的,要是魔王大人實想知道星標的秘密,那麼就去抓個戰神來好好的問一問就可以,我們雖然先後和三位戰神碰過面了,但是很不巧的是一個也沒抓到,這個任務說不定就只有比格魔王大人您才能勝任了,呵呵……」

    現羅本自己都覺得自己笑的有些惡劣了……

    原來是這樣的嗎比格魔王徹底火了,這次來也沒想做什麼只是聽到了一些情報,想借這個機會用女王和這個羅本戰爭期間曖昧的關係諷刺一下對方,順便質問有關於星標的事情,也算是為魔女營地事件裡被嚇回來的部下,也為自己掙個面子,卻沒想到來到這裡上邊這對狗男女的伶牙俐齒這下受了嘲諷。

    輕輕的,比格魔王向前踏了一步,只是這一步,周圍空氣裡的氣氛立刻變了,羅本感覺空氣輕輕的顫抖,就好像抖一樣,一股若有若無的震b腳下傳來。

    難道這個比格想動手!?羅本頓時嚇了一跳,無論如何這裡魔王和人動手都是大失體面,要被其他人議論一輩子的事情!

    「哼!」

    碧瑞斯女王一聲冷哼,同時也踏前了一步,透明的空氣頓時一陣刺耳的辟啪作響,行宮之前地面上細碎的泥土和石塊竟然慢慢的飄了起來,而且似乎空氣有股巨大的力量,這些細小的物件被不斷的碾壓成小的碎末……

    「比格!如果再沒有事情的話,就趕緊回去,我這裡沒有你喝的酒,而且我再不回去的話,我的午餐就要冷掉了,而且,先是你的部下,之後是你帶著你的部下…

    我真的不想再給父親寫一封公函了。」

    赤uu的威脅。

    比格魔王再一次笑了,他那刻板的怒臉上出現這樣一個笑容真的讓人感到十分的不協調「我是來道歉的而已,女王為什麼卻似乎好像還依舊很生氣似的?」

    慢慢的,比格魔王把腳縮了回來,同時,碧瑞斯女王也後退了一小

    步,空氣裡那辟啪的聲音頓時消失了,浮到半空的泥土石塊重跌回了地面。

    「哦?原來你這是來道歉的,我真是沒有眼光,居然沒有看明白,比格,你能來道歉,我還真是高興啊。」碧瑞斯女王笑著,聲音卻冷的直掉冰碴。

    「呵呵,女王明白了就好。」比格魔王裂開嘴,笑的u出了一口森白的牙齒,看了看羅本說道:「女王還真是好運氣,會有這樣強力的部下,不僅能言善辯,而且還能負責一日三餐。」

    「你就算求我我也不會把羅本借給你的,我現每天只吃他做的東西。」

    「是嗎真是運氣不錯的傢伙。「比格魔王再一次看了羅本一眼,移開了目光,說道:「既然女王還要進餐,那我就不多打攪了,只是希望女王能早的弄清楚關於星標的事情,我想父親也一定很想知道的。」

    「你也早想好處理的方案,父親也會很想知道的。」碧瑞斯女王毫不客氣的回敬。

    「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那麼告辭了。」比格魔王向碧瑞斯女王點點頭,轉身離去。

    羅本心裡一震,比格魔王轉身的時候,用一種異常凶戾狠毒的目光看了自己一眼,那種感覺就好像被蠍子蜇了一下,全身都不舒服。

    軍營再次沒了動靜,只有比格魔王大踏步離去的腳步聲。

    「這該死的混蛋!」直到比格魔王走出了老遠,碧瑞斯女王才恨恨的罵了一句,轉身向裡面走去「醫生,過來扶我」

    雖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妥,但是轉過身的碧瑞斯女王卻用一種極痛苦的聲音對羅本小聲的說了一句。

    羅本一驚,連忙不動聲e的緩緩跟了上去。

    穿過一道門戶,脫離了士兵們的視線,碧瑞斯女王直接身體一軟倒了下去,羅本走後面,連忙伸手攬住她的腰,反手將身後的門關上。

    碧瑞斯女王滿臉慘白,冷汗不住的從臉頰上躺下來,連搭著羅本脖子的力氣都沒有,身體就那樣的倚羅本身上,大口大口的劇烈喘息著……

    羅本趕緊抱起她來到臥房,把她平放ang上。羅本知道碧瑞斯女王的精神狀況其實相當的糟糕,上次精神體被擊潰的影響雖然沒有b及到主要人格,但是魔力上卻有相當嚴重的創傷,碧瑞斯女王這輩子都可能無法再使用從前那麼強大的魔法了,剛才只是和比格魔法短短的對峙居然就讓她消耗成了這個樣子。

    抓住對方的手,羅本打算先舒緩碧瑞斯女王的意識之海,但是一瞬間羅本才現自己已經沒有精神力了,根本沒辦法引導對方的意識之海平靜的旋轉,不由心裡一陣失神……

    剛才短暫的對峙讓碧瑞斯女王頭暈目眩,ing口一陣陣的悶,眼前現甚至有些黑。碧瑞斯女王知道羅本要做什麼,也任由他牽著自己的手,但是過了好一會兒卻什麼都沒生。

    「醫生我,有些難受。」碧瑞斯女王奇怪的看了看羅本,往常自己無論受什麼樣的小傷,對方都會立刻為自己治療的,甚至有是有自己會故意弄些小傷出來,雖然故意的太明顯,但是對方也是無可奈何,總之一定會很快讓自己康復的,二年一直如此。

    看著碧瑞斯女王蹙著雙眉,又是難受又是疑hu的神e,羅本感覺手心微微冒汗。

    「碧兒,我去給你倒杯水,你先躺一會兒」羅本不得不艱難的又鬆開了自己的手,擦了擦碧瑞斯女王頭上的冷汗,轉身去倒水。

    「醫生!!」碧瑞斯猛然奮力挺起了身子,一把抓住了羅本的手,藉著身體回落的力量羅本拽的倒了自己的身上。

    雙手一鎖羅本的脖頸,碧瑞斯女王加劇烈的喘息起來,這一連串的動作消耗了她不少的體力。

    「碧兒,你這是……」

    碧瑞斯女王雖然看起來狀況很不好,但是一對眼睛卻異常明亮,亮的羅本不敢直視。

    「醫生,你對我說實話,你的傷到底怎麼樣了?你告訴我!?」

    「碧兒,我們現不是談論這個的時候,你先休息,我去給你準備些吃的好嗎?你想吃什麼,我……」

    「閉嘴!!」碧瑞斯女王一聲冷喝「醫生,我現不想吃東西……………」喘了口氣。碧瑞斯女王按下羅本的腦袋,自已的額頭著羅本的額頭。眼睛瞪的老大死死的零距離盯著羅本的眼睛「醫生你不給自己治傷就算了,那需要再生肢體,我知道那不算是十分輕鬆的工作,等完全恢復再好好的再生一條手臂這還說得過去但是我現這個樣子,只需要你一些精神力的引導而已你為什麼不幫我?」

    羅本的眼神不由有點躲閃,但是這個距離上,也根本沒有辦法躲閃,碧瑞斯女王那種目光就好像能刺進自己的身體一樣讓自己覺得不自。

    「不想說對嗎?」見羅本始終不說話,碧瑞斯女王微微一歎。

    羅本也是微微一歎「碧兒,你不是說自己這樣的追問未免有些不懂情趣了嗎?你就不要再問這件事情了,好嗎?」碧瑞斯女王慢慢的閉上了眼睛,臉上u出了幾分哀傷之e「是

    ……,我是說過,但是醫生………你到底……」咬了下嘴hun,碧瑞斯女王重睜開眼睛,嚴肅的問道:「醫生,你回答我,你……你到底還能活多久!?,…

    羅本頓時一愣「活……多缸」

    「醫生!」碧瑞斯女王的聲音隱隱的顫抖「別再瞞著我了好嗎?

    你絕對不會看著我這樣痛苦而轉身離開的,你難道現連引導我的意識之海運轉都做不到了嗎……」羅本心裡頓時苦笑,看來碧瑞斯女王倒是想歪了「碧兒,你看我這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哪會說死就死啊你沒看我整天都和鎧甲裡的黑帝商量對策嗎?」「那你現給我治傷,我頭疼的很!」碧瑞斯女王直直的瞪著羅本。

    「我……」羅本頓時無話可說。

    碧瑞斯女王頓時眼一片哀e,抱緊羅本不再說話了。

    羅本真心無奈,這叫自己怎麼解釋呢,如果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了的話,那可能隔天黑帝就會知道這個消息了,這對於自己是福是禍可就難說了,是福的話自己不會從黑帝那裡得到太多的好處,但一旦是禍的話,那自己真的就要似無葬身之地了。

    隱隱的,羅本聽見了碧瑞斯女王哽咽的聲音,擁著自己的身體還不斷的顫抖。

    抓了抓頭,羅本只好說道:「好啦好啦,你不要哭啊我還沒死呢,你就已經開始先為我難過了……」

    碧瑞斯女王立刻悶聲說道:「我只是頭疼!頭疼不可以哭嗎?」「好好……可以的可以的。」羅本趕緊說好。思付良久,羅本又說道:「碧兒,其實呢,事情完全沒有你想的那麼壞,不過現我真的對於你的傷無能為力,至於原因我現還不能告訴你,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的是,我現之前的傷基本上也好的差不多了,魔女們都給我精心治療過,除了這條手臂之外,其餘的都很好,也不會有生命危險,要是沒人來殺我的話,我一定會活的很久很久的……」

    碧瑞斯女王頓時皺起眉,盯著羅本的眼睛不住的看,看的羅本真想立刻扭過頭去,但是那樣好像自己說謊一樣,羅本只好堅持著也睜著眼睛看對方。

    「怎麼看起來像是騙我!」碧瑞斯女王口氣不善,但是哽咽聲倒是小了下去。

    羅本一笑,知道眼前的女人還是多少相信了,問了問眼前yu人的紅hun,這才咬著耳朵的向碧瑞斯女王說道:「現我的情況多少有些複雜,那個牙畢竟是一個奇怪的戰神,她對我的傷害也和之前的傷害不大相同,我現正努力的進行恢復,只是暫時還不能修復我的手臂,但是我想只要熬過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也就又可以有自保的能力了,我現擔心的其實不是我自己,而是你……」

    「不要轉移話題!」碧瑞斯女王直接用腦袋撞了一下羅本的頭。

    這女人真是敏感哪……羅本心苦笑。

    「嗯我說的是真的,稱看我嚇跑那幾個魔將的時候連動手都沒有就讓他們回去了,你覺得一個快死的人還能這麼厲害?」碧瑞斯女王看著羅本,眼出現了幾分古怪,皺眉說道:「醫生,其實我感覺的到,你似乎有些變了,好像是有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你身上生,你我是說,我還是很擔心,你現到底怎麼樣?你第一次借我的鎧甲時說一半是福,一半是禍,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羅本皺起眉頭,好久才說道:「碧兒,你相信我嗎?」碧瑞斯女王直接一翻白眼「你這個該死的混蛋!我相信你並不等於我不擔心!你就不能說一些立得住腳的話,起碼安慰我一下!你知道我現每天看著你一條胳膊的走來走去,我……」「好,那我以我名字的名義起誓!」「閉嘴!」碧瑞斯女王一把抓住了羅本要伸起來的手,狠狠的瞪了羅本一眼「你這個滿口謊話的騙子好不要隨便誓,我怕你說第一個字的時候魔神大人就立刻降下神罰來。」「那」羅本苦笑「那你要我怎麼樣?」碧瑞斯女王凝視羅本良久,忽然微微一歎「算了醫生,我只是…有些害怕,你如果不想說的話,我就再不問了,多陪我一會兒,………,然後給我做些吃的,我今天想吃全肉餡的餃子。」

    自從精神體崩潰過一次之後,羅本明顯覺得碧瑞斯女王ing格裡尖銳的一面少了很多,有時候甚至能感覺到幾分溫柔,只是還很生硬。

    羅本笑了笑「好的……附贈四菜一湯怎麼樣?」

    「哎喜歡了一個願意做賠本買賣的男人,我真是壞運氣啊今後不要把我也賠出去才好。」

    「嗯……量!」

    「是必須!」碧瑞斯女王叫道「要不然我宰了你」!。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