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控電少年

龍騰世紀 第十六章 第一次出手 文 / 賴長義

——    回復幾位書友問關於主角還沒有得到異能的問題:

    就算是奇遇、異事,也都要有個前因後果,看過我《現代賴布衣》的都知道,我會安排主角奇遇得到力量的,但是絕對不會出現解釋不了、莫名其妙得到力量的。我會加快寫作進度的。其實主角莫名其妙很猛的已經不少這樣的書了∼∼--小賴——

    別說現在只剩下老小三個,就是十二個人一起,跟他們面對起來也是力量懸殊,文叔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一屁股坐了下來,和黃叔相對無言。

    「他媽的!楊七,兩個老頭說你幾句,你就不敢動了?我們都沒有熱鬧看了!太差勁了吧?」看熱鬧的人群裡面有人陰陰地說道。

    聽到這個人的話,文叔他們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楊七抬起頭,對著看熱鬧人群裡面的一個人說道:「凱哥!不好意思,讓您掃興了。我馬上來點刺激的!」說著他抓住陳夕的脖子向上一拉,然後又猛地向下撞去!

    陳夕學習過的武術功夫都是自學的,又沒有認真練習,所以他根本無法做到本能防守,一下子就被楊七按到在飯盒上面。但是看過那麼多武術招數,看過那麼多武俠小說,他的頭腦當中多少都有一點防守、攻擊的意識。頭被按在飯盒上面有一會兒時間了,陳夕的腦袋裡面也都開始有了反應,一隻手摸到了扔開在桌子上的不袗調羹。

    陳夕的脖子被楊七拉起的時候,大家看到他臉上全部沾滿飯菜,很快又被按得向下撞去。

    這個時候,陳夕已經做出了反應,他的一隻手迅速把桌上的飯盒推了開來,然後沒有移開,把手墊在桌子上。等到頭再次撞下去的時候,已經不是按在飯盒上面了,也沒有撞到桌面,是撞在了他自己手臂上。雖然這樣一來,頭和手都痛,但是有手臂上面肌肉擋了一下,到底沒有剛才那麼痛了。

    陳夕已經做好了打算要自己保護自己,所以在防守的同時,他另外一隻拿著調羹的手已經迅速向後面插去!

    死死的按住陳夕的頭,楊七正在得意的狂笑,突然他感覺到腰上一陣劇痛,趕緊伸手捂了過去,馬上發現了陳夕拿著調羹當武器刺向自己的腰部!

    看熱鬧的有不少人也都看到了這一變故,全部停下了說話,那麼他們兩個。

    楊七已經伸手把陳夕手裡的調羹奪了下來,恨恨的扔到了一邊。他再伸手去摀住劇痛的腰部,忽然發現傷處濕濕的,他抬起手一看,竟然是血!

    「媽的!」楊七臉都青了,一把將陳夕拉了起來,一巴掌扇在陳夕臉上,將陳夕打得摔在了地上!

    陳夕本來臉上已經傷痕纍纍,現在又被他打了一個重耳光,半邊臉火辣辣的、耳朵也是嗡嗡作響。倒在地上他也不想起來了,就當休息一下好了,他躺在動都不想動一下,眼睛也閉上了。

    「不錯,不錯!好玩,楊七讓一個小孩給搞出血了!哈哈……」剛剛說話那個凱哥又是陰陰地笑了起來,周圍那些不害怕楊七的全部跟著凱哥笑了起來。

    楊七聽到大家的嘲笑聲,再加上腰部的劇痛,讓他眼露凶光,看著地上的陳夕,頭上、臉上還沾著飯菜,臉上有幾道深深的紅痕,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樣子非常的慘。但是他還覺得不解氣,覺得非常的沒面子,上前狠狠的踢了陳夕幾腳,又一腳踏在了陳夕的胸前!

    「好了!楊七,你這樣會打死他的!」文叔看不下去,又站起來大聲說道。

    「死老鬼!等下收拾你!」楊七狠狠地說道。

    這時,又有一個人陰陽怪氣地發話了:「文叔,你是不是要護著這個小子呀?他剛進來第一天,就敢捅傷楊七,讓他住久幾天,我們不是全部要被他打了?」

    文叔聽到說話聲,臉色又是一變,暗暗歎息,只能祈禱陳夕自己多積了點德,他已經沒有能力幫忙了。

    其他吆喝的人聽到那個說話時,都趕緊停了下來。過了一會兒,凱哥鼓掌笑道:「好呀!灰牛大哥都這樣說了,大家還等什麼?趕緊教訓一下這個囂張的小子呀!」

    有了灰牛、老凱兩位老大的授意,其他的犯人還有什麼顧忌?他們全部興奮的衝了過來,抬腳就往地上的陳夕踢去!

    文叔、黃叔兩人已經沒有能力解救了,只能無言地看著他們全部去打陳夕。

    楊七不知道今天是走什麼倒霉運,先被陳夕捅了一下,現在被洶湧過來的人群給擠得倒了下去,一下子倒在了陳夕身上。那些興奮得紅眼的犯人們哪裡管打的是誰?他們只是一打來發洩情緒而已,至於目標是誰,那是次要的。楊七怎麼也想不到,本來大家是跟自己一道打陳夕的,現在自己卻替陳夕挨了不少於一半的打!

    這時候,警哨響起來了。

    由於吃飯的時候經常會出現一些騷亂,所以大家也都見怪不怪了,獄警們也沒有怎麼在意,後來似乎有點越來越嚴重了,直到現場有點要失控了,在一邊監視的獄警才吹響了警哨。那幾個獄警和聽到哨聲衝進來的警察們一起,吆喝著揮動著警棍向人群中衝過來,犯人們這才做鳥獸散,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飯桌。

    「誰?誰帶頭打架的?!」警察們在一邊喝罵,然後看到地上還躺著兩個人。

    老凱自己沒有動手,看到大家動手,他已經笑著退到了比較遠的地方看戲。這個時候,他又出來說話了:「警察同志,沒有誰帶頭打架。是因為他們兩個搶飯吃,結果摔到地上了,大家想去把他們扶起來而已。不信你們看,地上還有很多飯呢!」

    這樣的話,鬼才相信呢!那些獄警們自然不會相信老凱的話,不過他又明顯沒有參與進去,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不理他。剛才那些參與了打人的犯人們,聽到了老凱的解釋,全部跟著起哄,說些什麼「要改善伙食」「飯菜不夠吃」之類的話。

    幾個獄警看到地上的兩個人,已經昏迷過去,知道事情不是那麼簡單,不過目前當務之急,是必須將他們馬上帶去醫治。

    看著獄警抬著陳夕和楊七出去了,黃叔不由搖頭,低聲對文叔說道:「打人的最後自己被打昏了過去,這算不算是報應?」

    文叔苦笑無語。

    這時候,剛才跑走了犯人們,又全部回來了,大家又坐下來趕緊吃飯,但是誰都沒有再說什麼。文叔、黃叔也沒有指責他們剛才不顧陳夕,因為本來就沒有什麼交情,他們自己覺得也沒有怎麼幫忙,只是多說了幾句公道話而已。

    獄警們把陳夕他們兩個抬到了醫護隊,這裡太偏僻,人數也不是很多,所以是沒有設立醫院,只是設立了一個醫護隊而已。醫護隊主要就是醫治一些常見的傷病,監督整所醫院的防疫衛生等。

    看到陳夕的傷勢,醫護隊的醫生不由吃了一驚,因為他年紀這麼小,正是青春期長身體的時候,剛剛進來就受了那麼重的傷。不過,醫生們也都清楚,差不多每個新來的犯人都是很快會有傷病記錄的,這個陳夕也都不算意外。

    經過檢查,醫生確定陳夕沒有傷到要害,雖然他受傷非常嚴重,但是由於最後混亂之時,高大的楊七被擠得摔在了他身上,把他身上的要害部位都給遮住了。他現在的傷主要是楊七打的,以及後來混亂時手腳被踢傷、踩傷。

    醫生確定了陳夕的傷勢之後,馬上叮囑護士給他擦跌打藥酒。

    這裡的醫護隊的護士全部都是男的,因為整個監獄的犯人、警察都是男的,幾乎個個都是憋得冒火的色中餓鬼,哪個女護士敢來這裡,不怕被他們吃了?要真是有幾個女護士,只怕犯人們打架率會多一倍都不止,而且有沒有受傷都會裝作受傷了。

    陳夕動彈不得,但是已經確定沒有內傷。不過同樣昏迷不醒的楊七就沒有他那麼好,醫生檢查了楊七的身體,他傷得比陳夕還重一些,不過他的身體要比陳夕強壯很多,所以相對來說,他反而沒有陳夕傷重,也沒有內傷。但是他還有一處傷口,就是被陳夕桶的那一下!

    腰部本來就是人體比較脆弱的地方之一,那裡的皮肉遠不如背上厚實。陳夕拿著的不袗調羹雖然不是刀子、叉子,只是普通的湯匙,根本沒有鋒利可言,但是在他拚命用力的情況下,還是插進了楊七的腰裡。沒有插進很多,但是已經破開一個近兩寸的傷口了。

    這個地方的傷口很危險,醫生不敢耽擱,只是給他簡單的包紮止血,然後便對監督的獄警說,「這個犯人傷勢嚴重,腰部有明顯傷口,傷勢可能大可能小,以我們這裡的設備條件不好把握,如果等到傷口惡化,再送去醫院就遲了。所以,我建議馬上送往醫院治療觀察。」

    最近的綜合性醫院都有兩三個小時的車程,要送去醫院,這是很麻煩的事情,必須馬上上報給監獄長,有監獄長批示才能送去醫院。

    獄警們雖然覺得很麻煩,但是又都希望監獄長能夠批示。因為要送犯人去醫院,肯定要有好幾個警察跟隨看押監視,不能讓犯人趁機逃走了,所以他們便有機會出去玩一下。雖然隨行監視犯人都有一定的風險,但是天天呆在這個地方,還是讓他們特別渴望能夠出去轉一下。

    監獄長得到他們的匯報之後,親自到醫護隊瞭解了一下楊七的傷勢,確定有必要送醫院,才批示准許送往醫院。同時他也發現了剛來的陳夕被打成了重傷,這都令他非常不滿,剛來第一天,就被莫名其妙地打成重傷了,叫他如何向省、市裡面的領導交待?

    監獄長馬上叮囑醫護隊要把陳夕護理好,同時教訓了剛才當值的幾個獄警,要求他們保護好陳夕的安全。當然,他沒有說得那麼明顯,只是說陳夕還是一個未成年孩子,經不起打,要是出了事情就麻煩了。下面的人當然也明白監獄長的話。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