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純愛耽美 > 醫品殘妃

正文卷 第五十一章 幕後黑手 文 / 墨瓔

    凌月邀的安靜讓那個女人暫時覺得有些不對勁。她緊緊的盯著這兩個看上去很普通卻又說不出哪裡怪異的女人。心裡總是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是很快又被自己否定了,一個無法行走,另一個被餵下了喪失功夫的藥,怎麼著都不可能會逃得掉。

    段明澈飛快的集結好了手下,雖然僅有十來人,但是絕對是對自己忠心且可以以一敵百的精英。他沒有考慮過這件事被傳出去的後果,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把那個已經深陷苦海的女人給救回來。自己說不出對她是一個怎樣的感受,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在自己的心目中很特別,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想讓她受到一點傷害。

    即使是在自己的計算之內。

    當小柳跑回顧家的時候,他們正在慌亂的找著那個『不翼而飛』的九小姐,看到小柳就好像看見了救星一般,可是小柳氣喘吁吁的只說了一句話,「求你們……跟我一起去救小姐回來。」

    「到了,下來吧。」女人粗暴的扯著楚黛和凌月邀的衣襟,直接就把她們甩下車來,剛才的那兩個男子又是像拎小雞一樣一人提了一個,熟練的進了那棟看起來很是壯觀的房子。

    楚黛看起來還是一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她像一隻驚恐的小獸,在掩飾自己的同時已經看清了所有的環境。這裡是分明就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後門,而且從圍牆的範圍來說裡面的地方應該也不會小。整條街道都是冷冷清清的,只能聽得見烏鴉飛過的叫聲和那三男一女肆無忌憚的調笑聲。

    楚黛已經嗅到了,空氣中帶著的濃濃的鐵蚸M鮮血的味道。應該這不遠處,存在一個規模不小的刑房才是。

    等待著自己的究竟會是怎樣的一個怎樣的地獄?

    她們倆被一路帶到了一個看上去極其華麗的房間,所幸的是沒有將她們分開。女子冷笑著看著她們,「不要想著逃跑了,這裡可不是你們能夠逃得出去的。來人啊,給這兩位姑娘沐浴淨身,給主子送過去。」

    說罷,女子纖腰一扭就離開了這個地方,然後接連走進來好幾個看上去特別有經驗的中年婦女的穩婆模樣的人,為首的那個婆子也是笑的意味深長,「能伺候主子是二位姑娘的福氣,還請二位姑娘合作一點,這樣奴婢們也不會為難才是。」她雖然說得是自己是下人,但是她和她身後的人對她們兩個可完全不是下人對主子的態度,手上的動作也是粗魯了起來,上來就想要脫她們的衣服。

    楚黛感受到那個冷傲的女子已經走遠,現在的這幾個婆子只是一般幹活的蠻力大而已,嘴角勾起一抹極細的笑容。凌月邀彷彿是感受到了她的意圖,直接就一躍而起,吸引住了所有人的視線,而這個時候,楚黛也是極其默契的在空氣中灑出一把晶白色的粉末,幾個婆子應聲倒地。

    「我們得離開這裡。」凌月邀蹲了下來,看見幾個婆子真的昏了過去,不由得這麼說道。可惜自己的長鞭在剛才就被收繳了,要帶著楚黛一個腿腳不方便的人逃出去,還真是有些難度。而且還不說這附近還有所少埋伏。

    「離開幹嘛?我們千方百計混進來是為了逃出去的?」楚黛笑著反問,「難得的這麼好的機會可以把這件事查個清楚,你就不想好好立個功再回去?」

    「你不覺得這裡實在是危險的很麼?我只是說你需要當誘餌來引誘他們出來,這件事的前提是我能夠保證你的安全,可是現在這個地方的確不是你一個小姐應該待下去的,我現在不是要破案,而是要把你安全的送出去!」凌月邀突然覺得自己是做了一個極大的錯誤選擇,自己就不應該把局外人牽扯進來。

    就算這件案子怎麼危險也好,怎麼艱難也好,也都是自己的事,沒必要把她的性命也白白的枉送在這裡。

    「那你為什麼要聽我的一直到現在?」楚黛看上去沒有一絲的惱意,嘴角的笑容更是洩露了她現在的好心情。「你剛才也看出來了吧,這家宅子的主人看上去並不是一般人。就算真的是被你僥倖查出了真相,若是沒有一個比這個主人更高的身份的人站在身後,你就算是把真相公佈於眾又有什麼用呢?你所堅持的一樣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件事的幕後黑手推出幾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出來抗下所有的罪責。你願意這麼做?」

    成為捕快,本就是為了除暴安良。照楚黛所說,成為官府中人的代價就是看見這個社會的不可避免的陰暗面。或許,自己之前的想法還是太天真了。可是,現在討論的不是這個重點好麼?

    「或許你不會明白我的想法,但是我只想說。我能保護的人不多,但是我唯一不希望看見有人在我自己的面前受到傷害,我會盡力送你平安的離開,無論如何我要保證你沒事!」凌月邀深呼吸了一口氣,看著楚黛的眼神也是帶了幾分歉意,「你畢竟只是一個深閨中的小姐,我能理解你想獵奇的心思。現在不是玩的時候,不要鬧了好麼?你的家人應該也是在為你擔心,我得想辦法把你送出去。」

    楚黛知道凌月邀的想法就是為了將自己送出去,然後自己無牽無掛的將這件事探查清楚。想一個人面對著危險對麼?「你怎麼知道我會一點防護措施都沒有就把自己送來這個鬼地方?」楚黛笑的邪魅而又自信,「這件事的真相你擔不下來,有的是可以在皇上面前說的上話的人。很快,端王和我父兄就會分別帶著一隊人馬順著我留下的記號趕到這座宅子附近。你說,我們被他們找到,然後順籐摸瓜到這件事的始末。你說,會不會比你說破了嘴皮子還沒有人敢聽你說的真話有用的多呢?」

    凌月邀呆呆的看著楚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很明顯她已經計劃好了這一切,她真的只是一時好玩什麼都不懂的閨中少女麼?而且,自己也是狠狠的被她利用了進去。自己終於明白了她的腿為什麼會一直是一個殘疾的狀態了,上天是公平的,就算是她這樣的天之驕女,有了一副好的容貌和無與倫比的腦子以及別人羨慕不來的家世,也是需要有點缺陷的。這樣的女子,也不知道怎樣的男子才能配的上她。

    「我們的時間不多,我要把那幾個噁心的死人得婆子弄醒了。」楚黛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楚黛已經打定了等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不會讓他們那麼好過。能讓她楚黛那般的惱羞,也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才是。

    段明澈在硃砂的引領下還是非常迅速的跑了出來,正好看見了也是急沖沖帶著一大隊人馬前來的顧葉同和顧葉麟兄弟。段明澈知曉顧葉同現在是被皇上安排在了禁衛營作為步兵統領,但是他們應該沒有權利在沒有收到命令的情況下就出動吧。

    不過現在已經沒有時間想為什麼了,還是救那個女人要緊,想必她的兩個哥哥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們見面也沒有過多的寒暄什麼,只是互相的點了點頭,然後兩隊人馬就匯聚在了一起。

    硃砂和小柳一人騎了一匹馬,很自然的走到了一起,他們的面前都有著一隻幾乎看不見的毒蜂,嗡嗡的朝著同一個地方飛去,給予他們前進的方向。段明澈眼色越來越凝重,跟在她們的後面,但是突然她們的速度就慢了下來。「這裡的味道太雜了。小姐留下來的味道已經淡了許多。」硃砂冷冷的說道。

    不是應該越接近目的地味道越清晰麼?這裡顯然還有其他的干擾毒蜂尋找味道的其他味道,只是自己這些普通人沒辦法察覺而已。這種事情,應該就只有小姐的那種嗅覺可以做到的吧。

    「在西邊。」小柳拿出一個竹籤將這只毒蜂收了起來,然後放出了另一隻幾乎一模一樣的毒蜂,然後跟著那只毒蜂的方向,堅定不移的報出了一個方位。順著小姐被帶走的軌跡,一點一點的接近目的地。

    段明澈咬了咬牙,現在多在這裡浪費一點時間都是煎熬,那邊的那個女人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段明澈突然間發現,那個女人可以輕易的就牽動自己的情緒,這可不是一件好事。

    「對,就是這裡。」終於他們來到了那個暗黑色的大門前,兩隻毒蜂正在爭先恐後的繞著那個門打轉,想要進去。硃砂看著它們的動作終於定了定神,「小姐一定就在裡面。但是具體的情況也不知是怎麼樣。」

    這裡看上去不是一般的戒備森嚴,而且,既然敢做這種事,應該也不會隨便的讓人潛進去吧。

    而來救她的那三個大男人卻也是一起的變了臉色,「這裡是……四公主府。」四公主是皇后所出,從小就刁蠻任性,但是特別得皇上的寵愛。她的丈夫羅駙馬更是皇上面前的紅人。

    原本想的是不好惹的人物,但是沒有想到是這麼不好惹的人物。段明澈眼睛變得赤紅,本來皇后就與他不是很對盤,現在這個把柄,自己還不要好好的利用麼?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