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騰世紀 > 職場校園 > 美食掌門人

龍騰世紀 第254章 冰澆西檸竹蟻蛋 文 / 風雨中的塵埃

    第254章冰澆西檸竹蟻蛋

    纏綿過後的秦曉偉摟著蜷縮懷裡的女友躺浴缸裡,一邊回味著剛剛巔峰時的餘韻,一邊享受著熱水所帶來的舒爽與輕鬆感。

    緊靠對方懷裡的安馨臉上,除了紅暈之外,是平添了幾分誘人的媚態。她一邊伸出手指男友的腦胸口劃著圈,一邊說道:

    「木頭,玉鼎酒樓怎麼會想起來請你做美食顧問的?難不成,***他們所說的那樣,想趕你奪取比賽冠軍之前佔個先機?」

    「呵呵……這話你也信啊。」輕輕的撫摸著那同樣透著紅暈的嬌嫩肌膚,秦曉偉笑道:「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打的會算盤,但肯定不會是你說的這個意思。」

    「哦?為什麼會這麼說?」略略抬起頭的安馨問道。

    感受著女友口中還帶有一絲**的氣息,秦曉偉的右手順著那光潔的脊背滑了下去,說道:「別忘了,這冠軍不冠軍的,現說還早了些。」

    「何況,這個美食顧問雖然有工資,可問題是幾乎沒看出來有什麼具體的事情需要我去做,這種白送錢的事兒,怎麼可能沒問題。」

    **剛剛過去的安馨,身體上的感覺還處於敏感的狀態,感受到男友那不停揉捏著自己臀部的大手,不由扭動了一個身體,有些微喘地說道:

    「說得也對,這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天知道他們打的什麼主意。現何況我們現也不缺少這點顧問費,這事兒不答應才好。」

    感受到那靠自己身的兩團彈性十足的**峰頂,突然堅挺起來的兩點,得寸進尺的秦曉偉一邊把手繼續下探,一邊說道:

    「錢不錢的我到無所謂,只不過,如果真做了這個美食顧問,別的不說,到是能接觸到不少的廚藝,這一點,對我的吸引力到是挺大的。」

    一邊強忍著傳來的陣陣刺激,一邊夾著著兩條大腿微弱的抵抗著正私密處來回揉動的大手,氣息重的安馨說道:「那……那你是想去試……試這個職位了?」

    「美食顧問的事情到是不急,反正我當時也沒直接拒絕。這考慮嗎,總是要花時間的。」感受著指尖傳來的滑膩,秦曉偉邊說這手上也沒閒著。

    就見他雙手微微一使勁兒,原本面對面靠懷裡的安馨頓時變成了背靠懷裡的姿勢。

    雙手穿過大腿這麼往上一提,隨後將自己再次堅挺起來的分身對準潮穴,手上勁一鬆,隨後就聽到對方的喉嚨裡迸發一陣**的***聲:「哦……」

    重力的作用之下,安馨下滑的身體正好將那根凶物給吞到了自己的潮穴裡。那種充實的感覺,讓原本就處於敏感狀態的她,下意識就將私處收縮了起來。

    而感受到自己分身被緊緊包含的秦曉偉,並沒有急於動作,而是一邊用手挑逗著那雙凸起的***,邊說道:「小馨,婷姐讓你過去幫忙的事兒,你怎麼看?」

    「呼呼……」一邊喘息著,一邊努力保持清醒的安馨說道:「那……那邊不是有胖子看著嗎,多我一個不多,少……少我一個不少,不……不想去。」

    對於這個回答,秦曉偉到是意料這中,不過他又問道:「不去也好,反正我現也算是能養得起你一點點了。」

    「只不過,大王村那邊的農業公司交給誰負責好呢?陶淵明和姜大衛都是技術型人才,讓他們玩管理不太好吧。」

    本能地扭動著身體,想舒服一點的安馨,聽到男友說道正事這時,不由靜了下來,說道:「那要不我去管理一下吧,反正那邊的事情也不多。」

    「呵呵……你可想好嘍,雖然那邊事情剛開始不會太多,但瑣瑣碎碎的也挺耽誤功夫,我還要參加比賽,到時候別想我想得睡不著覺。」秦曉偉笑道。

    雖然,他之所以這樣問,也是想讓自己的女友把農業公司那邊給管理起來。畢竟對於這傢伙來說,這些才是自己的根基,交給外人怎麼也不放心不是。

    而且,秦曉偉也不想到後安家找自己的麻煩。畢竟安馨大學畢業之後,總得有事去做。與其做別的,不如管好自己的錢袋子了。

    「沒辦法,誰讓這事兒你不放心交給別人呢,好大王村離金陵也不是很遠,想你了你來找我或者我來找你都方便。」安馨閉著眼睛邊喘息著邊說道。

    不得不佩服這兩個傢伙這種情況下居然還能談著正事。換成是旁人,哪裡還會顧得上別的什麼,先讓自己爽了之後再說。

    不過,等正事談完之後,秦曉偉和安馨的理智越來越敏感的刺激之下,也變得無力了起來。

    隨著女友幅度越來越大的扭動,秦曉偉乾淨將對方的雙腿捧成倒八字型,然後藉著水的浮力開始由弱到強的挺動起來。

    很快,水花聲、撞擊聲,喘息共***聲,頓時就浴室的空間裡劇烈的迴盪了起來。

    繼續折騰了快一個小時之後,這前後差不多洗了兩個多小時的澡才算完成。

    只不過,進去的時候兩個人走著進去的,等出來的時候,就成了一個抱著另一個了。

    連續幾個巔峰過後,連動個手指的力氣都沒了的安馨,男友的細心照料之下,才把這澡給洗完了。

    將女友放到開著空調臥室的床上,給對方掖好蓋被的秦曉偉輕吻了對方一下,然後就穿著短褲赤著上身走進了廚房裡。

    自從安馨回來之後,出租屋內原本一直處於閒置狀態的廚房就被很好的利用了起來。除了中餐和晚餐之後,早餐與夜宵都是由秦曉偉這個大廚換著花樣的料理。

    雖然之前宴客時吃吃喝喝也不少,可連續幾場激戰下來,體力方面的消耗對他來說還不算什麼,到是這肚子難免餓了起來。

    將炒鍋洗涮好之後,秦曉偉也想好了今天這宵夜吃什麼。

    只見他拿出一個空碗,然後伸手往上一蓋,嘴裡還應景的來了句「麻咪麻咪哄」,隨手就見淡金色的竹蟻蛋就出了碗中。

    經過這段時間的繁殖與培育,牧場空間裡的竹蟻所產的蛋,也由開始的淡紫色變成了種田秘譜裡所記載頂級品質的淡金色。

    而且除了顏色有所變化,品質也提高到了五星之外,這竹蟻蛋的個頭也比原來大了許多。

    由於這玩意可沒有豬牛羊好糊弄,再加上為了彌補以前的疏忽,所以,秦曉偉平時除了偶爾拿點出來給家人分享之外,連胖子都沒這個口福。

    而這東西雖然大部分人都不敢吃,可別說普通雞蛋鴨蛋鵝蛋什麼的了,就連空間出產的三元雞蛋、飛龍鳥蛋的營養和味道都沒辦法比。

    可惜的是,好東西卻不能見天日,讓秦曉偉不免有種暴殄天物的遺憾感覺。

    好這玩意繁殖力雖然相當驚人,但除了人吃之外也是很好的動物飼料,所以整個蟻群的規模都被控制合適的範圍內。

    弄了一大碗足以讓那些老饕羨慕的眼珠子都能瞪出眼眶的淡金色竹蟻蛋之後,秦曉偉又弄了些澱粉、麵粉、泡打粉,然後還從冰箱裡取了半斤冰塊。

    再加上兩隻檸檬,還有平時與女友小酌時所用,來自於品格酒莊的西檸白蘭地,這配料到是橫跨了中西兩種烹飪體系。

    等秦曉偉用空間裡的蒸餾水將竹蟻蛋略沖洗了一下,秦曉偉順手就將洗淨的炒鍋上火並加上空間裡加工的蒸餾水,動作那叫一個嫻熟流暢。

    跟普通家用爐灶不同,他這裡的爐灶完全就是飯店裡用的那種大火灶。所以,等這邊調料準備好之後,那邊鍋裡的水也很快就燒開了。

    秦曉偉將竹蟻蛋飛快的綽了一下水、又用冷水過了一下,接著又將麵粉和澱粉碼斗裡按一比一的比率混合,加入適量的泡打粉和水,調成糊狀。

    接著又用又蔥姜料酒和鹽對竹蟻蛋進行醃漬,同時還順手副火眼上開了一個油鍋。

    雖然這裡沒有迷迭香那邊可以隨時查驗油溫的「測溫勺」,但對於油溫的掌握也難不倒秦曉偉。

    當然了,身為一個大廚也不可能用丟根蔥白下鍋測油溫的土法子,他甚至連看都沒看,只是用手炒鍋上方做了個類似撫摸某個部位的動作,接著就將竹蟻蛋蘸上調好的脆皮糊灑進了油鍋裡。

    跟肯當勞、麥當基這類的洋快餐不同,傳統的華夏料理對於食材、火力和調料的細微差別,根本無法靠科學來制訂出統一的度量衡。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只有靠廚師的臨場經驗才能保證完美。而能像秦曉偉這樣隨意操控油溫的廚師都不是等閒之輩。

    炸、溜類的菜餚關鍵的的決勝所,就是過油時的油溫。哪怕溫度相差得只有很少的一丁點,這成菜出來之後的口感也是大相逕庭。

    相信那些對秦曉偉只有初級廚師證書而滿是嘲弄之色的那些同行如果看了剛剛的動作,相信一定會讓他們覺得臉上被狠狠地抽了一耳光。

    就第一批竹蟻蛋下鍋之後,秦曉偉雙手靈巧的連點之下,彷彿蕭邦彈鋼琴一樣,那些掛了糊的竹蟻蛋已經一個不剩全部下了油鍋。

    「嘿嘿……官大神教的這連環折蒂指果然妙用無窮。」一邊注意著油鍋裡的火候,秦曉偉的腦海裡不由浮現出了不久之前將這指法用自己女友身上的情景。

    等他用漏勺瀝油出鍋之後,一顆顆油炸完畢的竹蟻蛋如同晶瑩透明的寶珠一般,漂亮的讓人有種根本不忍下口的感覺。

    放好竹蟻蛋的秦曉偉,看著手上的白色痕跡,不由暗歎一聲道:「看來這指法的訓練真是不能放鬆,稍一不練,居然就有些退步了,換成巔峰時期哪裡會沾上面痕啊。」

    這樣的報怨得虧沒人知道,否則,這種誇張的手法,就算是餐飲界的積年老手也照樣為之目瞪口呆、瞠目結舌了。

    要說這脆皮糊基本上是個廚師都會調製,可是出鍋後能有這樣類似寶珠的效果,卻是誰也沒見過。脆皮脆皮,只有到了這種境界,才能釋義脆皮糊這個名字所孕意著的涵義。

    炸好了竹蟻蛋之後,秦曉偉又開始調製檸檬芡汁。跟用澱粉勾芡的普通手法不同,他全靠白糖和從大王村弄的野生蜂蜜。

    竹蟻蛋入鍋之前,用手勺舀著檸汁細細流下,然後鼓氣一吹,等從空中落到定制的不袗案台上時,居然全變成了**的糖絲,咯崩有聲。

    經過一通漂亮的翻鍋動作,滾上檸檬汁的脆皮竹蟻蛋霎時間變成了誘人的淡黃色。出鍋之後秦曉偉沒有急著裝盤,而是將竹蟻蛋全部倒入漏勺,和一堆早已備好的冰塊混合翻拌了一下。

    脆皮竹蟻蛋的外表裹著一層滾燙的糖液,這種糖液能被用嘴吹出的涼風冰結成絲,猝然加入大量冰塊製冷,自然會加迅速地結成晶瑩清澈的水晶外殼。

    很快,雪白的瓷盤中,水晶一樣外冷內熱的竹蟻蛋,碧綠的薄荷葉、嫩黃色的檸檬片做點綴,這道菜的造型可謂是美輪美奐,讓人驚歎。

    可就算到了這一步,秦曉偉也沒停下手中的活計,咬住酒瓶的塞子,隨著「啵」的一聲輕響,接著就將西檸白蘭地蜻蜓點水也似淋上菜餚。

    隨手用炒勺沾酒從爐灶上借火往菜上一點,頓時一汪藍幽幽的帶著酒香的醉人火焰從盤中裊裊升起,配上水晶模樣的竹蟻蛋,很有種冰火九重天的感覺

    等火焰熄滅之後,秦曉偉看著這道冰澆西檸竹蟻蛋,不由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連筷子也懶得用,直接拈起一顆寶珠般的竹蟻蛋扔嘴裡嘗了嘗。

    「這空間出產的東西就是好吃,外冷內熱、脆皮潤心的口感,加上甜鮮適口的味道,三砸之後仍有回味,妙,絕妙。」邊吃,這傢伙邊很不要臉的自我吹捧著。

    只不過,如果要是給趙飛或者其它人知道,秦曉偉連做個夜宵都用這麼罕見的食材和讓人歎為觀止烹飪手法,估計多半羨慕口水之餘,難免會暗罵他臭顯擺。

    不過,這傢伙眼睛可顧不上旁人的想法,而是趁著菜剛出爐,連忙端到了女友的臥室之中。

    原本癱軟無力的安馨還沉浸剛剛那巔峰之後的餘韻中,一時半會緩不過勁來,當那一股了醉人的鮮香繚繞她的鼻尖時,小肚子頓時就提出了嚴重的抗議。

    「木頭,什麼東西這麼香啊……」

    最新章節txt,本站地址: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